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01章戴金項鏈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一人就能搞定他們。將摩托停在路邊,王、謝二人下車,走過去。謝家化手挽鐵鏈,渾身蠻氣。「有種!我老實告訴你,要是你現在向我道歉,賠償我五十塊,那我就饒了你。」覃理昂著頭,一副黑社會老大的樣子...

幸好,洪東妹的纖指只是在他的寶刀上輕掠而過,要是直按在上面,他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王小兵咕嚕一聲喝下一口熱茶,緩緩移動眼珠,瞥了一眼她,瞧見她正露齒而笑,他感到臉龐火辣,尷尬地笑了笑,連忙把目光收回,繼續喝茶。

「我幫你看看手相吧。」不待他回答,洪東妹便伸手來拉他的右手,看了一會掌心,笑道:「感情豐富1

他笑而不語。

而她看完他掌心之後,就把他手掌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假裝看他的手背。

剎那間,他又碰到了她的大腿,他想摸一摸,但不敢亂動手指。她已領悟他的意圖,裝作查看他的手指,握著他的手掌在自己的大腿上輕輕摩挲。她瞥了一眼他,他連忙移開了視線,但他臉上興奮的神色盡落在她的眼底。

只一會,他便摸到了她大腿處的睡衣上有一點點濕潤,心中雪亮,知道她也已是欲`火焚身了。自己的寶刀也鉚足了勁,要是這時發起猛烈的進攻,包保能讓她得到六七次的高潮。不過,不敢肯定她是只想這樣小玩一下就算了還是要大玩。如果她自己脫個精光,他就要開始戰鬥。

在給她不停的愛撫之中,他把杯里的茶水喝光了,因為注意力都集中在摸大腿的手掌上,喝完了茶也還不知。倒是她看出了,笑道:「我幫你添茶。」說著,站了起來,又給他倒了一杯。

然後,她上了一次廁所。回來之後,就坐在梳妝台前化裝。

王小兵來這裡本來是跟洪東妹商量重要事情的,但至此,都還沒有開口,他也一時沒有找到說出來的機會,當時在樓梯上她問自己,但那時欲`火塞腦,想的是另一回事。如今,只好等她再問才說。

「小兵,你過來看看我戴這條項鏈好不好看。」洪東妹拿著一條金項鏈在脖子處比試。

王小兵走過去,目光落在金項鏈上,但同時也透過睡衣落在了她的兩座山峰上。原來她的兩座山峰沒有被奶罩遮住,是那麼清晰地顯現出來,橫看成嶺側成峰!霎時間,他咕嚕吐了一口口水。

「怎麼樣嘛?」她從鏡子里已瞧到了他的窘態,笑道。

「咯咯……」老是問這種模稜兩可的話,他都不知怎麼回答了,只有尷尬地微笑。

忽然,她轉過身來,堅挺的胸前左山峰正好撞在他的寶刀上,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他感覺有一種時光倒流的味道,因為在高一級老師課間休息室里,蘇惠芳也曾經用山峰撞過寶刀!

何其相似!

寶刀微震,盪出一圈圈快感,傳到腦皮層。他渾身打激靈,興奮不已。

洪東妹也不曾想到會這樣,微怔了一秒鐘,即時轉過身去,嘴角泛著微微尷尬的笑意。她只是想轉過身來,讓他正面看看自己戴金項鏈的效果而已,不料左山峰撞上他的絕世寶刀,她整個人軟酥酥的。

「好看嗎?」她透過鏡子看到他微紅的臉龐。

「好看。」王小兵由衷道。

「你幫我戴上吧。」她以不容分辯的口吻道。

王小兵踏前一步,想雙手接過那條金項鏈的,但是,寶刀橫空出世,如此之多驕,居然直愣愣地架設在兩人之間,點在她的脊背上。

那一剎那,兩人都呆住了。

他連忙撅起屁股,使寶刀離開她的脊背。不過,她卻有意要感受寶刀的堅挺,微一后靠,早已壓在寶刀之上。他退無可退,只好保持著原地站立,寶刀越來越雄壯,頂在她背脊上。他忍受著欲`火,給她戴金項鏈。但手忙腳亂的,沒有扣好,金項鏈忽然向她前面滑落下去。他右手往下一探,以最快的速度把金項鏈抓在手中,但同時,也握住了她的左峰山頂,感受到一股溫潤滑膩傳遞到五指,還有山峰上傳來的清晰的脈搏跳動,使人覺得好像握住了一隻小兔子。

她發出一聲低沉的輕呼「氨,隨即,露出了會心的笑意。正要轉身跟他作進一步的交流,卻聽到他的道歉話語。

「東妹,我不是有意的。」王小兵將右手從她的胸前抽了出來,道。

「沒事。」她微有失望,淡淡道。還以為他會不停地揉`搓下去,卻想不到只有永恆的一瞬間而已。

他幫她戴好金項鏈,退後一步,從鏡子里凝望著她上佳的五官。

她邊塗口紅邊問道:「是了,你剛才說有事找我,什麼事?」

「昨晚……」於是,王小兵把自己遇襲的經過簡單地說了一遍。

「有沒有看清砍你的人的面貌?」洪東妹神情忽然變得凝重起來,眼神恢復了犀利。

「沒怎麼留意。」王小兵對那四個歹徒沒什麼印象,「當時全神貫注對付他們,加上旁邊沒有路燈,也沒看清他們的樣子。」

「我幫你打聽一下。要是能說出那些歹徒的樣貌,那比較好辦。你以後要小心,他們第一次沒成功,還會再找你。平時單獨在外面要提高警惕。」人海茫茫之中,要找四個歹徒,說難不難,說易不易,要是歹徒只是在小樹林集市一帶的人,那就容易找出來,要是在其它鎮的,那就比較難查出。

洪東妹化完裝之後,從保險柜里取出一沓百元鈔票,約莫是千多元,遞給王小兵。他收下了。兩人又到山石集市的「宜興酒樓」吃了午飯。隨後,洪東妹打電話問了一些道上朋友,沒有查出追砍王小兵的幕後指使人。

下午,夜城卡拉ok廳已開始營業,洪東妹忙碌起來,王小兵就騎摩托回東興中學與董莉莉溫存,把寶刀刀氣貢獻給她。

看來想要短時間找出幕後黑手是不可能的了,只有慢慢打探查找。王小兵也提高了警惕,只要出外都會加倍小心。

學校生活一切照樣。

周一下蒙蒙雨,天氣陰暗,地面濕滑,不適宜做室外運動鍛煉。周二天氣好轉,風清雲淡,氣溫二十度左右,正是打籃球的好時光。

周二下午自由活動課,王小兵與謝家化換好運動服,穿著回力運動鞋,到籃球場去打球。

與謝家化做隊友,最大的好處是他夠狠,總是出暗肘撞擊對手,令對手不敢貼身防守。不過,也經常因此而惹麻煩。

這次,王小兵、謝家化與另一個不是同班的同學組成一隊,上去挑戰剛剛勝出的另一隊。那一隊里,其中一個隊員就是學生會秘書處的副秘書長覃理。這廝對王小兵沒好感,王小兵對他也沒好感。

王小兵跟謝家化說過自己跟那廝在學生會裡的一些小恩怨。一直以來,縱使是打球,兩人也不經常碰在一起。

若果是遇上其他人,那倒還罷了,但遇上謝家化這種出暗肘專家,也該是覃理倒霉。還沒有三分鐘,謝家化就一鐵肘撞在覃理的胸口上,把他撞倒在地。

身為秘書處副秘書長,覃理自視身份比普通學生要高,平時都是昂首挺胸走路,擺出一副官樣。如今,受了謝家化一肘,痛得臉面扭曲,登時大怒,吼道:「草尼瑪1說著,翻身起來,衝過去打謝家化。

不過,論打架,若是空手,在球場上,沒有幾人是謝家化的對手,先不說內在,且看身形,謝家化就比覃理要強壯得多。

自不用說,覃理剛走到謝家化面前,便被打了一拳,鼻血橫流,身子搖晃,又向後倒下去。

覃理的同班同學哪裡敢上來幫手,見謝家化牛眼怒瞪,早已怯了。

好不容易爬了起來,覃理捂著出血的鼻子,吼道:「麻痹,老子不會放過你!今晚八點老子在牛仔坡下面等你,我要跟你算帳!你可以不來,我到時也有辦法搞死你1他邊說邊往後走,不敢再沖向謝家化。

「老子還會怕你這條廢柴!你想怎麼玩都可以,我奉陪到底1

謝家化是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聞言,不怯,反而怒發千丈,好像一頭髮飆的公牛追打覃理,直追出上百米,才回到球場上,照樣鎮定異常,若無其事地繼續打球。

晃眼便是晚上第一節自習課。王小兵與謝家化各人寫了一張請假條,交給坐班的物理老師,然後下樓,到車棚取出摩托,擰動油門,嘟一聲,便朝牛仔坡駛去。

那牛仔坡就在東興醫院東面不遠處,離東興中學不到二里,是一塊斜度不足三十度的草坡,平時就會有不少年輕人在那裡玩耍。偶爾,也有江湖人士在那裡以刀論英雄,進行打鬥。

王小兵有軍刀作為武器,謝家化則帶了一條長鐵鏈。

不消十分鐘,便到了牛仔坡。借著東興醫院樓頂那盞烈日一般的照路白熾燈,王小兵看到在牛仔坡上只有三個人,其中一個就是覃理。

「三個人就敢挑戰自己與謝家化?」王小兵都不敢相信。如果真是那樣,不用他出手,單是謝家化一人就能搞定他們。

將摩托停在路邊,王、謝二人下車,走過去。謝家化手挽鐵鏈,渾身蠻氣。

「有種!我老實告訴你,要是你現在向我道歉,賠償我五十塊,那我就饒了你。」覃理昂著頭,一副黑社會老大的樣子,盯著謝家化,恐嚇道。

王小兵與謝家化相視一眼,都哈哈大笑起來。

「王小兵,我希望你不要管這件事,不然,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1覃理這種人,在道上地位很低,但又偏偏裝出很有料的樣子,實在讓人好笑。

「我從來就不用你對我客氣埃你有什麼能耐,儘管使出來好了。不會叫我倆來就是欣賞月色的吧?如果是那樣,我們就不奉陪了。還要回去學習。」王小兵還猜不到覃理到底想幹什麼。

「叫你們來,當然是要跟你們以江湖規矩解決恩怨1覃理惱羞成怒道:「待會你就要向我求饒!到時讓你跪在這裡向我磕頭1

「那我們來練練吧1王小兵向謝家化使了眼色,一起向覃理走過去。

覃理三人明知不是王、謝二人對手,見人家走過來,早已嚇得往後退去,大聲道:「別急,等著,很快就會讓你們嘗嘗被打的滋味1

這時,牛仔坡旁邊的鄉道另一頭,已有幾輛摩托車疾馳而來,發動機響聲刺破寂靜的夜空,只一會,便也停在了路邊。

王小兵知道那是覃理找來幫手的人。

果然,覃理向那些社會青年迎上去,急道:「鋒哥,就是那兩個。幫我打殘他們1

那叫鋒哥的,正是光頭鋒,帶著五六個手下,前來打人,但他看到王小兵之後,即時沒了打架的興趣。他還沒來得及開口,覃理卻是搶著一迭聲要他打王小兵與謝家化。

而王、謝二人正走過來,覃理就更急了。

「鋒哥,幫我揍他們,我給你們一百塊喝茶費。」覃理氣急敗壞道。

「好。讓我說話。」光頭鋒讓覃理住嘴,「是他們打了你吧?算了吧。」

「我給你們二百塊報酬!鋒哥,看你的了。」覃理家境還不錯,以為光頭鋒嫌錢少,加了一百元酬勞。

這時,王小兵已走到了光頭鋒面前,兩人笑著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覃理見光頭鋒沒有要打王小兵與謝家化的意思,頓時害怕起來,他隱隱覺得他們是相互認識的,如此一來,今晚的希望又要落空了。更壞的結果便是:可能自己還要被打一頓!

光頭鋒盯著覃理,道:「那是小事,就算了。別為這點雞毛蒜皮事情壞了朋友友誼。」

「鋒哥,他打了我,至少也應該向我道歉吧?」覃理心有不甘,下午被撞了一肘,打了一拳,現在鼻子都還疼痛。

「麻痹,老子現在就向你道歉1謝家化掄揚起鐵鏈就要朝覃理掃下去。他發起怒來,也是挺嚇人的。

覃理嚇得臉都青了,現在自己的幫手都不幫自己,靠自己,哪裡是謝家化的對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將者將兵,王者將神!2013年最新三國遊戲《將神》登陸縱橫!

今日首服震撼開啟,人氣爆棚。三大獨家活動,20萬縱橫幣等你來贏!

全3d打造三國視覺盛宴,感受別樣三國,祝君成就一番雄圖偉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