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97章榕樹下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上。」王小兵左手摟著董莉莉的小腹,右掌在她的背脊上輕輕壓下去。董莉莉也不知他要做什麼,只得按他所說的做,彎下腰,上半身伏在摩托上,以兩肘撐著摩托後座,問道:「你到底要做什麼嘛?」「我要交公...

夜深人靜,公路上靜悄悄的,月色如紗,輕輕罩下來,遠近景物如黛,朦朧而神秘,遠處民房,絕大部分已熄燈,只有極少數的窗戶還透出雞蛋黃的燈光。

王小兵一手摟著董莉莉的纖腰,一手在她的美`臀上放肆地摸著,直摸得她渾身顫抖,呼吸急促,才停下來。

而這時,董莉莉雙手也在王小兵的背脊上摸來摸去,像是進入了角色。

到了這個時候,王小兵覺得該說正經事了。於是,雙手捧著她紅潤的臉頰,居高臨下,凝視著她那秋水蕩漾的明眸,溫柔道:「你真的懷疑我嗎?」

「哼,我怎麼能不懷疑。你說,正常情況下,褲襠怎麼會濕呢。」畢竟要跟別的女人分享一個擁有不世出寶擔董莉莉是不願意的,至少現在她是沒有心理準備的。

「我知道,不論我怎麼說,都很難說清楚。」王小兵微微嘆息道。

「你個壞蛋。」董莉莉撒著嬌,把頭又埋進了王小兵寬闊結實的胸懷裡。

「你誤會我了。」王小兵撫摸著她的秀髮,在她飽滿的額頭上輕輕啄了一下,「我說個小故事給你聽。」

「我不聽,你只會揀黃色的說。」董莉莉用臉頰輕輕摩擦王小兵的脖子。

王小兵愛說些黃色笑話,這是班裡同學都知道的事,平常沒事,就開口說幾個,讓男生笑得合不攏嘴,讓女生害羞地翻白眼。

如今,他淡淡一笑,又在她玉唇上輕輕啄了一下,才笑道:「不是黃色笑話啦。我開始說了。有一戶人家住在離火車軌道有幾里的地方,每當火車經過的時候,都不會有太大震動感,可是,有一次,當火車經過之際,那房子里的床就劇烈震動。於是,住在那裡的少婦就去找專家來檢測。專家到了她家的時候,還沒有火車經過。她就讓專家躺在床上,說火車很快就要來了。專家果真就睡在床上。恰好這天少婦的丈夫在這個時候回來,進來看到專家睡在自己的床上,自己的妻子也正坐在床邊。丈夫就問專家在這裡幹什麼,專家說:『如果我說我是在這裡等火車,你會信嗎?』」

聞言,董莉莉噗哧一聲笑了。

王小兵趁熱打鐵,道:「如果你是那位丈夫,估計你也不太會相信的。世上的事情,有些就是這麼的巧合與詭異,看起來是這麼一回事,其實又是另一回事。只是當事人沒能像看電影一樣倒回去看,所以不知道真正的原因。」

至此,董莉莉情緒似乎好了些,道:「那你的褲襠怎麼會濕的呢?」

「真實情況是怎麼樣的呢?當時,在路上,我給蘇老師買了一瓶水,看到她心情不好,於是就說了一個黃色笑話給她聽,而她正在喝水,一下子就噴到我的褲子上了。事實就這樣。」王小兵佯裝無奈地聳了聳,道:「我就像那個躺在別人家床上的專家,我也想說:『如果我說是蘇老師用嘴含的水噴濕了我的褲襠,你信嗎?』」

董莉莉格格笑了起來,心裡的疙瘩解開了,人也就愉快了。不過,她還是有些狐疑,居然伸手假裝不經意間輕輕碰了碰王小兵那柄寶刀。

王小兵何等聰明,一下子便明白她的意思了,笑道:「我會向你證明,我今天沒有向其他人交過公扣糧。來吧,我們到那邊去。」

公路邊有一棵大榕樹,走過去不足三十米,人站在樹下的陰影里,從路上過往的行人很難看清楚。

「這是野外。有蚊子的。」董莉莉雖極願意,但少女的矜持又讓她必須說一句好像不是自己想那樣做的話。

「不怕的,我們穿著衣服埃況且,我們在大動,蚊子想叮我們都沒有機會。」王小兵推著摩托車,當先往那棵大榕樹走去。

董莉莉也跟在後面,但感覺很好奇,不明白王小兵說的「我們穿著衣服氨而且還要「我們在大動」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不是干那事,而是爬樹?她腦子裡冒出許多問號,沒有得到答案,只好跟著過去。

只一會,便走到了大榕樹下面。無數的觸鬚從枝幹上垂下來,像門帘一樣。樹冠頗大,將方圓十數米都籠罩在內。月色雖明,但也極難從葉隙透射下來。

榕樹四周是稻田。

蚊子聲嗡嗡響,似乎就要來攻擊王小兵與董莉莉的意思。

王小兵將摩托車停好,然後拉著董莉莉的手,來到樹背後,這樣,從公路過往的行人就看不到他與她了。

「我們爬樹嗎?」董莉莉終於忍不住,好奇問道。

「爬樹?no。」王小兵把最熟悉的英文單詞說了出來,「來這裡,不是爬樹,是要向你交公扣糧埃」

現在,董莉莉終於確認是要干那事,但也不知穿著衣服如何能幹,又道:「我們穿著衣服?」

「當然。」王小兵一把將美人摟了過來,將她的嘴堵住,不讓她再說話了。

可是,嘴說不了話,不代表腦子不會思考。董莉莉腦子忖道王小兵說的交公扣糧會不會只是接吻一事,要真是如此,那就無味多了。

兩條火熱的舌頭絞纏在一起,演化出無窮的樂趣。

王小兵正悄悄解開自己的皮帶,只聽到「啪」一聲,長褲已掉到了腳踝下面,只有一條褲衩擋在寶刀前面。董莉莉穿的是校服,褲子是運動褲,很容易扒掉的,往下一拉,便扯下來了。

「轉過身。」說著,王小兵雙手握著董莉莉的纖腰,把她旋轉過去。

「幹什麼呢?」正在熱吻的董莉莉十分不解,抗議道。

「你站直了,將身子伏在摩托車上。」王小兵左手摟著董莉莉的小腹,右掌在她的背脊上輕輕壓下去。

董莉莉也不知他要做什麼,只得按他所說的做,彎下腰,上半身伏在摩托上,以兩肘撐著摩托後座,問道:「你到底要做什麼嘛?」

「我要交公扣糧埃」說著,一把將董莉莉的那條粉紅內褲拉下去。

「就這樣嗎?」董莉莉終於知道王小兵所說的「穿著衣服」是怎麼回事了,應該是「穿著上衣」。

「對。」王小兵亮出了寶刀,只一挺,便進入了董莉莉的體內。

剎那間,兩人的溫度通過寶刀傳遞。

王小兵給自己這一招命名為「神棍打樁」,兩手握著董莉莉的纖腰,然後大動起來。寂靜的榕樹周圍響起「噗噗」聲,十分有韻律。

十幾分鐘之後,便將董莉莉送到了第一波高潮上面。

而這時,蚊子也飛了過來,繞在兩人身邊,試圖吸些血充饑,但真的無法下嘴,兩人都在大動,想找個地方落下去叮一口都辦不到。

蚊子嗡嗡吵著,似乎在說:氣死我了!你們這樣大戰,全身劇烈震動,我都沒法下嘴了!

夜空下,蟲鳴唧唧,與王小兵寶刀摩擦發出的「噗噗」聲融合在一起,匯合成一曲經典的「晴夜春曲」。再加上董莉莉偶爾一兩聲「啊啊氨,給這枯寂的夜晚平添三分誘人氣息。

又十多分鐘之後,王小兵再次把董莉莉送到第二波高潮上面。

莫要以為王小兵就這點實力了,其實,剛才那半個鐘只是他的熱身運動,現在,他才真正開始戰鬥。董莉莉是清楚這一點的,因此,已做好了迎戰的準備,撅起了屁股,等待王小兵獎賞第三、第四、第五甚至第六次的高潮。

王小兵乃男生宿舍里眾同學封的「天下第一刀」,這可不是浪得虛名,而是名副其實的,如今,寶刀就在此,不信可驗證,而董莉莉早已品嘗過他寶刀的堅挺鋒利,心裡對他充滿了信心。

其實,王小兵也真的不會令董莉莉失望。他是男人中的戰鬥機。

幾波強攻下來,董莉莉一共已獲得了四次高潮,她臉頰緋紅,洋溢著無比的幸福神色,櫻桃小嘴微張,哼著撩人的春曲。

這時,董莉莉的雙腿兩側都被泉水流下來弄濕了,而她的褲子上也沾了許多泉水,在這種極度興奮的時候,也沒心機去把褲子脫開拿到摩托車車座上面。

王小兵的寶刀雄赳赳,氣昂昂,以飽滿的精神戰鬥,如今不是開山鑿洞,只是重新拓展隧道而已。

最難能可貴的是王小兵的寶刀刀氣並不散失,一步步積蓄,直到個多小時之後,才會以最強勁的方式殺出去,征服天下。

五十分鐘之後,董莉莉邊哼邊道:「小兵小兵」

王小兵一邊大動,一邊喘氣道:「寶貝,什麼事?」

「我雙腿發麻了,快堅持不住了。」董莉莉兩肘酸痛,只能依靠兩座山峰頂在摩托車後座上。她處於極奮之中,吃奶的力氣也快用光了。秀髮凌亂,垂下來,隨著有規律的搖擺而晃動。

「沒事。我有的是力氣。我托著你。」王小兵也明顯感覺到董莉莉的雙腿似乎要彎下去,只得雙手摟緊她的小腹,用力向上提起來,使她保持剛才的高度,那樣,寶刀才不用費勁出入自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