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95章仙后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種離塵超凡的味道。靜坐了一會,王小兵喉干舌燥,想吞幾口口水都沒有,褲襠里火熱火熱的,讓人難受,一柄絕世寶刀悶在三角衩里,每每想露頭,卻被圓實而富有彈力的臀部壓著,堪比孫猴兒被鎮壓在五指山下。

其實,蘇惠芳心裡確實也有王小兵的影子,對他的印象還蠻不錯的,別的且不說,就說今晚在星記大排檔這件事,她就感覺他挺夠氣魄的,跟他在一起,就有一種使人鎮定的安全感。現在他雖有些過分的舉動,但也還算可以接受,最重要的是周遭沒有路人經過,就她與他而已,任由他抱抱也不會虧什麼。

是故,她也懶得掙扎了,就順了他的意,坐在他的雙腿上,感受彼此的溫存。

王小兵懷中摟著蘇惠芳,她的臀部正好坐在自己的褲襠上面,背脊緊緊貼著自己的胸脯,那股溫暖直接傳遞過來。他欲`火焚身,但強力忍住,一雙手抱著她的小腹,其實已碰到了她兩座山峰的下面,情不自禁地摸了一下。

「呀!放開我1蘇惠芳又吃一驚,不停地扭著腰枝,臀部磨來磨去,將王小兵的寶刀磨得起勁。

「惠芳,就這樣坐著,我不是有意碰那裡的,是不知不覺間觸到的。我把手放下一點就行了。你不要動了,我受不了。」王小兵懇求道。

「你個渾小子。」蘇惠芳也感覺到臀部下面有一柄寶刀越來越堅挺,如果不是自己穿著牛仔褲,要是裙子的話,可能已被破洞而入了,心裡又羞又無奈,只得安靜下來,不再挪動臀部,以免招來寶刀的攻擊。

「我們一起看星星。」王小兵見她沒有大叫大嚷的,已知她默許自己這樣抱著她,心裡喜滋滋的。

就這樣,他抱著她依偎在自己的懷裡,兩人看著天空,其實,他與她心裡想的都是那回事,只是還不到時候,不能點燃乾柴而已。

因為兩人身體緊緊貼在一起,只隔著兩層衣服,但彼此的脈搏跳動都能感受得到。那是一種很美妙的感覺,在這風清氣暖的夜晚,坐在小河邊,有一種離塵超凡的味道。

靜坐了一會,王小兵喉干舌燥,想吞幾口口水都沒有,褲襠里火熱火熱的,讓人難受,一柄絕世寶刀悶在三角衩里,每每想露頭,卻被圓實而富有彈力的臀部壓著,堪比孫猴兒被鎮壓在五指山下。

蘇惠芳也不敢亂動,只要輕輕動一下,那就牽一髮而動全身,臀部自然是會移動,這樣就會讓寶刀抬頭,極為危險,所以,她要用自己的臀部鎮壓住那柄舉世無雙的寶刀。

看著美人的玉頸,王小兵終於忍不住,將嘴唇印了上去,在她的後頸上吻了一下。

蘇惠芳像觸電一般,渾身肉跳一下,脊椎自然挺直,胸前兩座山峰向前突出,但臀部就向下一沉,正好把寶刀向下壓。但下一秒,她腰枝又緩緩依在王小兵的胸脯上,而臀部也向上。

這麼一來,被壓的寶刀得到釋放,頓時向上堅挺,差點衝破兩層布料,把隧道打通。

蘇惠芳的臀部就這麼一沉一浮間,已感覺到寶刀的勁力之大,暗吃一驚,雙頰緋紅,再不敢輕舉妄動,怕王小兵一個霸王硬上弓,將自己佔有了。於是,不得不迂迴曲折應付。用兩手按在王小兵的大腿上,以免待會自己的臀部再次向下沉下,惹起寶刀的性子。

「你個小壞蛋。」蘇惠芳羞答答地說道。

「惠芳,今晚天氣真好。」王小兵卻是自顧自笑道。他晃動兩腿,這樣,就能令她的臀部也隨著搖擺。

「你不要動。你再動,我就生氣啦1蘇惠芳感覺自己也快堅持不住了,只好嗔道。

聽到她的聲音真的似有些生氣,王小兵連忙收了勢,他是有自知之明的,如今能把她抱在懷裡,這已是極限了,想把她完全佔有,除非用暴力征服,否則沒戲唱。還沒完全得到她的心,自然也就還不能得到她的身。他是懂得這個道礫以,他要堅守如今得到的陣地,慢慢推進,方能取得勝利。

蘇惠芳微微喘著氣,臀部又開始一沉一浮,知道已惹動寶刀,不敢張開雙`腿,只得緊緊夾著雙腿,保護神秘之地。但她自己心中的欲`火也被撩撥起來,血液流速也加快了,呼吸也漸漸地粗起來。

兩人又在沉默之中暗戰。

雖是隔著衣服,但也奇妙無窮。

只一會,王小兵感覺到自己的褲襠濕了,起初還道是自己的噴出來了,後來感覺不對,應該是上面滴下來,滲進去的,他靈光一閃,便明白其中的訣竅了,笑道:「惠芳,你的泉水掉到我下面來了。我們的褲子都快粘在一起了。太神奇了。」

「你個小渾蛋。」蘇惠芳的語聲有些撒嬌的味道,她也是被他挑逗得欲`火焚身,雖極力忍住,但身不由己,胯下還是溢出了泉水。身為老師,多半希望擁有正面的良好形象,但如今,這樁糗事卻被學生知悉了,心裡又羞又氣,泉水下滴,那自己現在的情況就已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了。一氣之下,又掙紮起來,只折騰了不到幾秒鐘,又停了。因為她也不是真正想起身的,不然,早就站起來了。

王小兵的寶刀被她的臀部磨得霍霍響,雖是豪情萬丈,卻是無處發泄,憋在心裡,難受之極,但也無計可施,總不能亂來,強扭的瓜不甜。他只有努力忍受欲`火煎熬。

「惠芳,仙后座在哪裡呢?」為了打破這種沉默的局面,王小兵問道。

「那邊就是。」蘇惠芳也知道不能幹坐著,揚了揚小巧玲瓏的下巴。

「仙后座有仙后嗎?」王小兵問道。

「有吧。」這種事,就像問月亮上有沒有嫦娥一樣,明知沒有而還要問,因此,蘇惠芳也賭氣似的,回道。

「仙后也比不上你。」王小兵其實想說的是這一句。

蘇惠芳嘴角噙著笑意,微微垂著頭,卻不搭腔。女人都愛聽甜言蜜語,她也不例外。

王小兵則續道:「你真的很美。」說著,便將臉龐枕在她的背脊上,輕輕磨擦,只隔著一層衣服,能感受到她的體溫。她則嬌軀微微震動,似乎很享受的樣子,也沒出聲斥責他。

一會,王小兵又道:「惠芳,你的生日是哪天呢?」

「不告訴你。」蘇惠芳含笑道。

「說給我聽嘛。」王小兵開始輕輕搖著她的身子,尋找刺激。一手向上,準備上兩座山峰搜索;另一手則向下,看能否一探胯下神秘之地。但都被她的兩手擋住了,不能再前進。

「你不要遙我說就是了。五月二十號。」蘇惠芳褲襠已濕了一大片,不想再受折磨了。

「到時我給你做生日。」王小兵咂了咂嘴,道。

「不用。」蘇惠芳雖極力保持聲音的平靜,但還是隱隱約約透露出一絲興奮。

從她的語聲中,王小兵聽出,其實她是願意自己給她做生日的。他心裡很高興。

「你灑的是什麼香水,淡淡的香氣,令人聞了很舒服。」明知是她的體香,王小兵卻裝作不知,問道。

「我沒用香水。」蘇惠芳想緩緩移動臀部到他的大腿一側,以避開寶刀的正面接觸。

「我不信。」說著,他就在她的背脊上零距離嗅來嗅去,實行正大光明的揩油行動。

蘇惠芳扭著腰枝,笑罵道:「不要胡鬧,我怕酸。」

王小兵笑道:「哦,原來你怕酸,那以後我征服你,就撓你胳肢窩就行了。」

「你敢。」蘇惠芳撅著嘴唇道。

「等我倆正式在一起之後,才敢。」王小兵如是道。

話說得這麼親密,蘇惠芳也不敢接茬,注意力已轉到褲襠里,因那裡已濕了,使兩腿的肌膚有些悶熱。雖是一點一滴地溢出,但時間長了,自然也就將褲襠弄濕了。

王小兵的褲襠也被蘇惠芳的泉水弄濕了一大片,兩人雖還沒有真正的干那事,但也彷彿已有了接觸,令人想入非非。但在現時,他也不敢再進一步觸碰她的底線,能到這種水平,已屬不易。他雙手只摟著她的小腹,可以輕輕摩挲,感受她那滑膩的肌膚。但不能向上與向下,不然她會反抗。

兩人默默地坐著,他把頭伏在她的後頸上,彼此感受對方的氣息與脈搏跳動,居然也別有一番情趣。偶爾,他可以輕輕吻一下她的後頸,使她發出「嚶嚀」一聲低鳴,頗為撩人。如果要將嘴唇印在她臉頰上,她就會撅著玉唇表示生氣。

蘇惠芳也完全將身子依偎在王小兵的胸懷裡,好好感受這難得的放鬆。

王小兵的雙腿都被蘇惠芳坐得發麻,但美人在懷,那也值得。

二人在小河邊足足坐了個把小時,王小兵想到還要去接董莉莉,寶刀的刀氣要輸送給她,不然,今晚要欲`火焚身,便道:「惠芳,我送你回家吧。」

「嗯。」蘇惠芳也想回去洗個澡,換掉被泉水潤濕了的褲子。

於是,王小兵鬆了手,讓蘇惠芳起來,然後也起身,一時雙腿發麻走路不利索,在那舒展筋骨,做些拉筋運動。

蘇惠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偷偷地笑了。

好一會,王小兵的雙腿才恢復正常知覺狀態,便騎上摩托,擰動油門,等到蘇惠芳坐上之後,他便載著她回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