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90章美人遇窘時刻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懷疑自己是在夢中。「你知道他是誰嗎?」冼業勝冷道:「他是洪姐的乾弟。你能惹得起嗎?還不向小兵道歉1光頭鋒一臉的驚愕,茫然地不知所措地呆站著,好像精神失常一樣。在冼業勝刀子一般的目光注視下,...

摩托車的剎車聲極為刺耳,五輛摩托車將王小兵與謝家化圍祝

這時,已滿臉是血的光頭鋒好像吃了春藥一樣,大吼道:「快幫我做了這兩個小雜碎1

十多個青年下了摩托,向王小兵與謝家化走過來。王、謝不動如山,站在原地,何解?因為那群混混之中的頭目是王小兵認識的。其他混混要衝上來,都被那人喝住了。

「勝哥,幫我砍死這雜碎1光頭鋒的右腕已脫舀,只能用左手指著王小兵,痛苦道。

那個叫勝哥的正是冼業勝,他瞟了一眼光頭鋒抬不起的右手,看到手掌外翻,已知是怎麼回事,走上前去,拿起他的右手,用力一拗,得一聲,將手腕關節複位。

光頭鋒見己方人馬來了,氣焰大增,立時要衝上與王小兵拚命,但被冼業勝一拉,差點扯倒在地。

「勝哥,這小子很拽,今日把他做了1光頭鋒以為冼業勝要親自出馬,催促道。

「……」冼業勝冷冷地瞪了一眼光頭鋒,不理睬他,然後走到王小兵面前,這個時候,光頭鋒一伙人都以為冼業勝要出手,不料卻是掏出一包香煙,遞一根給王小兵與謝家化,又幫他倆點燃香煙,接著就是自己點燃一根。

剎那之間,光頭鋒等人都傻眼了,睜大眼睛,伸長脖子,像是看到外星人一樣,十分不解,滿臉狐疑之色,你望望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兄弟,什麼事呢?」吸了一口煙,冼業勝才問王小兵。

「我班主任的房間被偷了。她想要回那條銀項鏈,我答應幫她找。後來的事情,你也應該猜得到了。」王小兵微笑道。

聞言,冼業勝轉頭盯著光頭鋒,道:「把那條銀項鏈拿出來。」

「我已拿到手了。」王小兵道。

「勝哥……」光頭鋒真不敢相信這是在現實中,他懷疑自己是在夢中。

「你知道他是誰嗎?」冼業勝冷道:「他是洪姐的乾弟。你能惹得起嗎?還不向小兵道歉1

光頭鋒一臉的驚愕,茫然地不知所措地呆站著,好像精神失常一樣。在冼業勝刀子一般的目光注視下,光頭鋒已知道如果不向王小兵賠禮道歉,那極有可能被打的就是自己,頓時驚惶失措,連忙向王小兵道歉:「兵哥,對不起,請原諒。不知你是洪姐的乾弟。以後多多關照。」

「你的手沒事吧?」看在冼業勝的面子上,王小兵淡淡問了一句。

「沒事了,沒事了1說著,光頭鋒伸手進腦袋裡掏摸一陣,拿出一張百元大鈔,遞給王小兵,道:「都是我不對。這是給兵哥的喝茶費,請笑納。」

「不用了。」王小兵搖了搖手。

「收下吧。」光頭鋒懇請道。

「那就將這一百元給這些兄弟買幾瓶酒喝吧。」王小兵接了那張百元大鈔,遞給一位跟冼業勝來的社會青年。

那青年不敢接,冼業勝點了點頭,那青年才接了。

得知王小兵與謝家化還沒吃午飯,光頭鋒又連忙請他倆以及冼業勝等人到職工飯堂里,吃了一頓。光頭鋒向王小兵又是敬酒又是敬煙,十分巴結,與一個小時之前,判若二人。

辭別了冼業勝等人,王小兵駕駛著摩托載著謝家化回東興中學,彼時才是下午一點半多,還沒到上課的時間,找不到蘇惠芳,只好等下午她來學校的時候再把銀項鏈給她。

那條銀項鏈,上面被磨得光滑滑的,泛著淡淡的光澤,想到平時是蘇惠芳戴在脖子上的,用手輕輕地摸了摸銀項鏈,好像這樣能摸到蘇惠芳的肌膚一樣。

不知不覺間,已到了下午上課的時間。但不見蘇惠芳來學校,可能下午沒她的課,所以不來。只好等晚上她來之後,再把銀項鏈交給她。

忽忽之間,便又已是晚上晚讀的時間,晚讀過後,便是第一節晚自習課。在這種時候,班主任一般都會來學校,縱使不坐班,也會在老師課間休息室里。

於是,王小兵裝著有班務要彙報的樣子,向高一級老師課間休息室走去。到了那裡,聽到裡面有老師講話,其中一個正是蘇惠芳。心裡微微高興,但想到還有其他老師在場,又不好意思說曖昧的話語,便在門外徘徊。

一會,聽其中一個老師說要去坐班。王小兵即時退開幾步,等那老師出了門,才走進休息室。

「有事嗎?」蘇惠芳見王小兵來了,問道。

「惠芳。」說著,王小兵又伸頭出門外張望,見沒有其他老師前來,親昵道。

蘇惠芳怕被其他老師聽到王小兵這麼親熱叫自己,所以佯裝微微不悅,撅著玉唇,但明眸里的笑意卻說明她心裡是歡喜的。

王小兵從旁邊拿了一張椅子,挨著她坐下,道:「我找到你的銀項鏈了1

「真的?1蘇惠芳的明眸里射出驚喜的神色,也不再理會他把椅子放在離自己這麼近的地方了。

「我向來有口齒。」王小兵把銀項鏈掏了出來,遞給蘇惠芳。

不過,在蘇惠芳伸手來接銀項鏈的時候,王小兵卻是輕輕地撫摸了幾下她的十指如蔥的玉手,感覺真的比摸銀項鏈要滑膩很多。在不留意之下,忽然被摸,蘇惠芳好像觸電一般,眸子里射出又愛又恨的神色,想縮回手,但被王小兵握住了,卻又不出力甩開他的手,只是輕輕拖了拖,便任由他握著了,只是努著嘴,表示討厭,臉蛋上浮現卻是一種很可愛的表情。

握著她的手,能感受到濕潤油膩,他想往她手腕摸去,她忽然看準機會抽出了手,露出一個得勝似的笑意,愛恨交加地微微橫了他一眼。

「咯咯。」王小兵得意地笑著。

「沒正經。」這句話都成了蘇惠芳對王小兵專用的口頭禪了。

「我幫你戴上吧。」王小兵提出了一個有些非分的做法。

「不用了。我自己會戴的。」蘇惠芳又怕揩油,半嗔半喜道。

不過,王小兵還是站到了她的背後,兩手已繞到了她的前面,幫她戴銀項鏈。

蘇惠芳的臉頰悄悄地紅了,卻沒有拒絕王小兵的行為,因為這是他幫忙找回來的,她心裡對他很感激。

站在她後面,除了能看到她胸前兩座還沒有在那裡覓食過的高峰之外,還可以看到那條玉雕一般的頎長脖頸,不禁趁機輕輕地摸了摸,真是潤滑無比,像是摸在綢緞上一樣。

蘇惠芳「嚶嚀」一聲坐直了腰身,胸前兩座山峰似乎要向前衝出,既圓又挺,撩人之極。王小兵咕嚕一聲,咽了一口口水,欲`火焚身,褲襠里的絕世寶刀霍一聲挺了起來,不偏不倚頂在她的脊背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