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89章銀項鏈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過來。其中一個疑似是頭目的男子,三十歲左右年紀,剃著個光頭,腦袋油亮油亮的,像個低功率的電燈泡。王小兵猜測那廝便是光頭鋒了。陳林旺是中間人,介紹道:「兵哥,這位是鋒哥。」王小兵冷冷地...

王小兵從蘇惠芳與其他老師的聊天中,得知她租住的地方被偷了,遺失了一條銀項鏈。他心頭湧起打的不平之感,道:「蘇老師,我幫你去問問,看能不能找到偷你東西的人。」

「你認識他們?」蘇惠芳扭轉頭,驚訝道。

「不,」王小兵搖了搖手否定,「我要找其他人幫忙問一下。如果找到小偷,有機會把銀項鏈要回來。」

「那麻煩你了!盡量幫我找回那條銀項鏈,那十幾元零錢就不要了!那條銀項鏈對我很有意義!那是我媽媽前幾年送我的生日禮物。」蘇惠芳明眸里射出希望的光芒,誠懇道。

「我一定全力以赴1王小兵微笑道。

兩人的目光交接在一起,產生些許火花,蘇惠芳明知王小兵對自己有意思,只要與他視線相接觸,都能感受到一些情意,便有些不好意思,連忙垂下視線。

「那條銀項鏈什麼樣子的?」王小兵問道。

「有小指那麼粗,還有一個心型的銀墜。有可能找回來嗎?」蘇惠芳用手比劃著,嘴角噙著笑意,道。

「有。」見蘇惠芳眸子里流露出濃郁的期盼,王小兵不想讓她失望,點頭道。

下了第二節晚自習之後,王小兵駕駛著摩托車,前往小樹林集市去找陳林旺。在遊戲機室里,找到了陳林旺。把情況跟他說了,請他幫忙。陳林旺答應去打探一番。

陳林旺在道上的地位不算高,但要打探些消息,還是可以的。王小兵對他比較有信心,只要他是真心去做,應該會查到銀項鏈的下落。

到了星期四早上,陳林旺才來東興中學找王小兵,說打探到銀項鏈在誰的手裡。約好中午在沙崗街道職工飯堂旁邊那個籃球場與那伙小偷見面。

時間一晃便到了中午,王小兵與謝家化連午飯也沒吃,便駕駛著摩托去沙崗街道職工旁邊那個籃球場找陳林旺。

不消十分鐘,便到了那裡。

在籃球架旁邊,站著四個青年,一看便知是阿飛。陳林旺正與他們說話。見到王小兵來了,都望過來。

其中一個疑似是頭目的男子,三十歲左右年紀,剃著個光頭,腦袋油亮油亮的,像個低功率的電燈泡。王小兵猜測那廝便是光頭鋒了。

陳林旺是中間人,介紹道:「兵哥,這位是鋒哥。」

王小兵冷冷地盯著邊致鋒,道:「你有什麼貨?」

光頭鋒哼道:「你要買銀項鏈?」

「對。拿出來看看。」王小兵需要確認一下是不是蘇惠芳所說的那條銀項鏈。

「百分百是真銀的。」說著,光頭鋒從兜里掏出一條小指粗的銀項鏈,有一個心型的銀墜,拿在手裡,在王小兵面前晃了晃。

剎那之間,王小兵便認出那條銀項鏈與蘇惠芳所描述的極為吻合,應該就是了,心裡一陣興奮,道:「多少錢?」

光頭鋒也是個奸狡之人,從王小兵的神色之中,看出他很想得到這條銀項鏈,本來只是二三十元便要出手的,而今卻提價了,道:「一百元吧。」

「新的也不用這麼貴。」王小兵怔了怔,他本來還想說這是偷來的,立刻無條件要回來,但給面子陳林旺,可以給一包煙錢。

「不買就算了!你想買,我也不賣1從陳林旺稱呼王小兵為兵哥那一刻起,光頭鋒便對王小兵有偏見,現在便表現出來了。

「大家都是朋友……」陳林旺是中間人,想要出面調停調停。

不過,王小兵也明白陳林旺的難處,這件事,人家幫到這裡,已是很夠義氣的了,不想讓他為難,畢竟是他叫光頭鋒出來的,所以拍了拍陳林旺的肩膀,道:「旺哥,這事跟你沒關係。你先回去。我會跟他談妥的。」

「你?」陳林旺有些疑惑道。

「我會找時間請你吃飯的。先回去。這裡的事與你沒關。我能處理。請相信我1王小兵雙目射出堅定的眼神,讓人一看便知是胸有成竹。

「那你們好好商量商量,我就先走了。」陳林旺也明白王小兵的意思,便向兩邊打了個招呼,駕駛著摩托,自去了。

現在,籃球場上一共有六個人,其中王小兵與謝家化算一夥,剩下的四個算一夥,彼此都冷冷地盯著對方。就年齡而言,光頭鋒一夥都要大於王小兵與謝家化,但這並不意味打起架來就以年紀大小來分勝負。

偏偏光頭鋒一夥自以為吃定了王小兵與謝家化,剛才陳林旺在這裡,還礙著面子,如今,他走了,就不用再給面子王小兵了。四打二,還有不勝的道理?

王小兵叫陳林旺走開,就是要動手的意思。他從洪東妹那裡學到了五招刀法,還有一套小擒拿手,單是自己都能力敵這四個混混了,更不用說還有一個也懂小擒拿手的謝家化助戰。

「你個屌毛,也敢叫什麼兵哥,我草,搞到你好像是方圓百里內的黑社會老大一樣1光頭鋒極為不屑地哼道。邊說還邊吐口痰,以示鄙夷。

其他三位混混跟著起鬨,嘻嘻哈哈怪笑著。

「你偷了東西,還那麼拽,把銀項鏈放下,我讓你平安離開這裡1王小兵目光犀利,盯著光頭鋒,一字一頓道。

「噢耶!老子不給你,你還能將老子吃了?哇哈哈……」光頭鋒笑著笑著,臉面就變得猙獰起來,目露凶光,握著拳頭,向另外三位馬仔使眼色。

但王小兵完全把他們四人當作是透明的,他仿若無事一般,問謝家化:「黑牛,你要不要練練手?」

「當然要!至少要留二三個給我1謝家化是一天不打架都感到世界將要變末日的傢伙,只有打架才能喚起他血液里的興奮。

「這個光頭的我來對付,其他的就交給你了。」王小兵笑道。

王小兵與光頭鋒一夥相距也不足三四米,卻與謝家化旁若無人一樣談笑風生。

光頭鋒哪裡咽得下這口惡氣,怒喝道:「媽了個逼!你今日把摩托留下來,老子就饒你,要不老子就打到你吐血1說著,揮手讓其他三個馬仔圍了上來。

謝家化自從學會了小擒拿手之後,還沒真正實戰過,這一次,正好派上用場,大吼一聲,已沖向那三個混混。

這邊廂,王小兵也氣度悠閑地迎面走向光頭鋒。光頭鋒揮著右拳擊過來,王小兵側面一閃,順勢使出小擒拿手中的「風卷殘葉」,雙手抓著光頭鋒的右拳,反手一拗,使他的手腕向外並向下旋,在電光石火一瞬間,光頭鋒頓時感覺手腕劇痛,身子不由自主地斜彎下去。

王小兵卻不放手,一腳掃在光頭鋒的右肋上,將光頭鋒打倒在地。乘勝追擊,不給機會光頭鋒喘息,雙腿不停踢在他頭上,砰砰亂響。

光頭鋒被打得殺豬般哇哇大叫。

另一邊廂,謝家化已打倒了兩個,還有一個害怕,拚命逃走了。

「快打電話叫勝哥來1光頭鋒無還手之力,但嘴巴卻還能說話。

幸好王小兵這天穿的是平底運動鞋,如果是皮靴,至少踢得光頭鋒頭破血流。饒是如此,還是把光頭鋒的腦袋踢得紅腫起來。

王小兵雙手扭著光頭鋒的右手,控制著他,道:「把銀項鏈拿出來1

「你給老子記住,絕對不讓你好過1光頭鋒拚命想掙脫王小兵的控制,卻辦不到。

這時,謝家化沖了過來招呼光頭鋒,拳打腳踢,砰砰連響,將光頭鋒打得奄奄一息,鼻血牙血流了一地。

王小兵加勁一擰,嚓一聲,將光頭鋒右手手腕脫舀。

慘叫一聲,光頭鋒面無人色,死死瞪著王小兵,似乎要認準這個仇人,以後好報仇。但他這麼一瞪,又惹起了王小兵與謝家化的火氣,一左一右,同時出拳,擊在光頭鋒的兩隻眼睛上,頓時打成了熊貓眼,又黑又腫。

「麻痹!敢瞪老子。」謝家化咆哮著,拳頭狂風暴雨般砸在光頭鋒的身上。

王小兵則從光頭鋒的衣兜里掏摸那條銀項鏈,拿到了手,心中的大石終於落了下來,算是能對蘇惠芳有交待了。聽到光頭鋒還在罵罵咧咧,便與謝家化又上去收拾他。十多分鐘之後,才收手。就在他要離開的時候,忽然發現有五輛摩托車從馬路的轉彎角處沖了過來,每輛摩托車後座都坐著二人,手中握著砍刀與鐵棍,明顯是要來打架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