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85章摸了股溝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王小兵一邊聆聽一邊點頭,好像聽得很入神,目光專註地落在教案上,左肘撐在桌面上,右掌卻是神不知鬼不覺地伸到了蘇惠芳的後面,輕輕地摸了摸她的臀部。雖是隔著牛仔褲,但也能感受到微微的肌膚溫暖傳到手掌...

蘇惠芳眼睛雖看著教案,但也是心神不能集中。而王小兵就坐在旁邊,兩人相距不過幾厘米,他總是有一種蠢蠢欲動的趨勢。彼此都是心猿意馬,醉翁之意不在酒。

靜默了片刻,王小兵輕輕抬起了右手,假裝不經意放在了蘇惠芳那飽滿富有彈性的大腿上,剛剛與她的牛仔褲相接觸,還沒感受到肉感,蘇惠芳就肉跳了一下,連忙揮手格開他的咸豬手,微慍道:「再胡鬧,我就生氣了。」

「我不是故意的。」王小兵裝出一臉無辜,將手縮了回來。

「你不是故意的,但你是有意的1說著,蘇惠芳乘勝追擊,舉著玉掌,想拍打一下王小兵的那隻咸豬手。

不過,說到反應速度,那她可比不上他,看似就要打中他的手背,怎知他忽然將手掌移開,貼在小腹上。這樣,她沒有打中他的手背,但她用力頗大,瞬息之間收勢不住,玉手向下拍去,不偏不倚擊在他的褲襠上。

王小兵的運動褲里有一柄絕世寶刀直挺挺地隱伏著。蘇惠芳的玉掌按在了寶刀之上,剎那間,她知道自己摸到了什麼!好像被高壓電電了一下,睜圓了明眸,微張著清純的櫻桃小嘴,發出一聲悅耳清脆的低呼「氨!她的臉頰忽地紅暈飛舞,連耳根也赤了。可能是驚喜交加,太過震驚,一時呆住了,居然按在寶刀上足足三四秒鐘,才恍然大悟似的,急忙收回了玉掌,輕輕咬著朱唇,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

須知,王小兵在東興中學里,是男生公認的「天下第一刀」!

蘇惠芳摸到了這柄「天下第一刀」,著實是又驚又喜,她心裡懷疑王小兵可能是戴了一層又大又長的膠套,要不然,不會那麼雄壯!

在那數秒鐘之內,蘇惠芳的內心轉過了萬千念頭,都是關於男女交`合的激情畫面,欲`火焚身,只一會,她的泉眼就湧出了些許的泉水,滲透到椅子上,她所坐的椅子上就微微濕了。

看著蘇惠芳那好像在回味,又好像在震驚的神色,王小兵笑道:「惠芳,怎麼了?」

這時的蘇惠芳臉頰通紅,其實她很想問他褲襠里那柄寶刀是真的那麼巍峨威武還是人工假造的,但這種話,怎能問得出口?莫說現在兩人還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關係,縱使是一對小情侶,那也是不方便在大庭廣眾之下隨意談論寶諜不知說什麼好,心如鹿撞,渾身酥軟軟的,卻嘟著玉唇,佯裝嗔道:「你就是不正經。」

「其實沒什麼的,喏,像這樣,不小心碰到了你的大腿,那也是很正常的埃」說著,還用右掌演示了一番,輕輕按在蘇惠芳的大腿上,臉皮無限厚地在她那彈力十足的美腿上按摩了幾下,明顯是揩油行為。

「你再胡鬧,我真的要跟你急了。」蘇惠芳雙手叉腰,一副老娘也不是省油的燈的姿勢,不過,她畢竟不是潑婦,任由她如何裝模作樣,都難以露出兇巴巴的樣子。

「沒有。我只是舉個倒子讓你明白。」王小兵挺直了腰,兩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正襟危坐,十分有禮貌,儼然一個聽話的三好學生,讓蘇惠芳忍俊不禁,莞爾一笑。

對於王小兵這個學生,蘇惠芳可謂又愛又恨,愛他的那種爽朗與豪邁,恨他的太隨意,動輒要揩油。

過了數分鐘,蘇惠芳臉上的紅暈才漸漸褪去,但王小兵那柄絕世寶刀的雄壯影子卻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田裡。

「你回教室吧。」蘇惠芳近乎懇求了。

「惠芳,我也想看看歷史教案。」說著,王小兵煞有介事地伸頭過來,也全神貫注地看起來,眼睛轉來轉去,焦點明顯不在教案上面的文字上,好像是在想什麼歪主意。

蘇惠芳嚴防王小兵揩油,本想移椅子,但都挨著牆了,沒地方可移,想只坐一半椅子,但椅子上已濕了,怕被王小兵看到椅子濕處而窺知自己的秘密,那就丟糗大了,所以不敢挪動臀部,雖是在看教案,卻常常要緊盯著他的雙手。

「惠芳,這個李世民為什麼能登上九五至尊之位呢?」王小兵也知蘇惠芳全神戒備自己,因此只好真的請教一個問題。

「他能禮賢下士,本身智謀不俗,手下猛將眾多,謀臣又得力,自然能把帝位奪到手。」蘇惠芳一邊說著一邊留意王小兵雙手的動向。

無油可揩,王小兵無奈地笑了。蘇惠芳明眸里射出得意的神色,唇邊溢出淡淡的笑意,似乎在說:現在你不能揩油了。

這時,有其他老師進來,坐在蘇惠芳前面那張桌子前。

如此一來,蘇惠芳便大大地放了心,以為王小兵在大眾之下不敢再行揩油之舉了,可是,她又錯了。

看到有老師來了休息室,王小兵的膽子卻更大了,但他不動聲色,假裝正經問道:「為什麼古代埃及的象形文字未能流傳後世呢?」

蘇惠芳微笑道:「那是因為它的文字本身缺乏普及性,古代埃及的象形文字複雜難懂,只有祭司、書吏、官員和一些大商人掌握讀寫能力,平民沒有這個能力。」

王小兵一邊聆聽一邊點頭,好像聽得很入神,目光專註地落在教案上,左肘撐在桌面上,右掌卻是神不知鬼不覺地伸到了蘇惠芳的後面,輕輕地摸了摸她的臀部。雖是隔著牛仔褲,但也能感受到微微的肌膚溫暖傳到手掌上。

下一秒,蘇惠芳觸電似的,渾身震顫了一下,挺直了腰桿,胸前兩座山峰向前怒突而出,好似快要掙破白色內衣,出來透透氣一般。櫻桃小嘴微張,明眸也睜圓了,一臉的驚訝。隨即,粉臉上又浮上了兩朵紅雲。她使勁遞眼色,要他不要再揩油,卻沒有收到什麼效果。

短短五秒鐘,他就摸了三次她股溝兩邊的臀部。

蘇惠芳又不好意思大聲斥責「你為什麼摸我屁股」這樣的渾話,只得將屁股往前挪,試圖擺脫那隻在後面不停進攻的咸豬手,但椅子面積有限,移了一半,已不能再移了。

也是在這時,王小兵摸到椅面上濕漉漉的,朝那裡瞥了一眼,心中豁然明悟,已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對著她微微一笑,還眨了眨眼睛,意思是說:我知道你的秘密了!

這麼一來,蘇惠芳泉水溢出來滲到椅子上的事就被他知悉了,她露出一個窘態,皺著柳眉,紅著臉,緊緊抿著朱唇,要不是還有一位老師坐在前面,她就要揮動兩隻小粉拳揍王小兵了。

王小兵笑得更得意了。

而前面那位老師雖是背對著蘇惠芳,但卻說個不停,正與蘇惠芳聊天。蘇惠芳只得一邊談笑風生,一邊回手去撥王小兵的咸豬手。可是,論力量,她不可能比得上王小兵,因此,他的咸豬手節節推進,眨眼間,便又已到了她的股溝旁邊,輕輕摸了幾下。

蘇惠芳忽然靈機一動,又任由王小兵摸了三五下,卻不生氣,倒露出嫵媚的笑容,讓王小兵大感意外。她忽然抬起左腳,笑著,然後重重一腳踩在王小兵的腳掌上。

突如期來的疼痛宛如萬箭攢心一般,痛徹心扉。

王小兵凝視滿臉得勝之色的蘇惠芳,見她笑得那麼花枝招展的,立刻還以顏色,將食中兩根手指併攏插進她的股溝里,揉`搓著,第一次摸到了她的臀部上的嫩滑肌膚。

霎時間,蘇惠芳又羞又惱又無奈,紅著臉,屁股不停地扭動,知道一時沒法擺脫這種狀況,便狠下心來,騰出一隻手來,往王小兵的大腿肉上掐了起來。她可是真的用盡了吃奶的力氣來掐。

王小兵也微微張開了口,睜大了眼睛,痛楚從大腿傳到腦中樞神經,使人難以承受。他緊緊咬著牙關,額頭汗珠直冒。此刻,他真正體會到什麼叫作「痛並快樂著」這句話的含義。

瞧著無禮食色的人這般苦樣,蘇惠芳心裡也感到了些許的慰藉,唇邊露出較量的笑意。

戰鬥相持了數分鐘,這時,又有坐班老師進來休息,人多了起來,王小兵與蘇惠芳便不好意思再又掐又揉的了,都鬆了手,明顯地,蘇惠芳覺得賺了,因為她笑了。王小兵雖也笑了笑,但混雜著絲絲的疼痛表情,抹了抹額頭的汗水。

「蘇老師,我先回教室了。」王小兵見沒油可揩了,便閃身出了老師課間休息室。

看著王小兵的背影,蘇惠芳心中暗覺好笑,雖被揩了油,但沒有半點生氣,倒感覺與他在一起,蠻有趣的,就像早已認識的好友,不拘小節,廝混在一起,跟他相處,會有一絲淡淡的戀愛味道。

王小兵出了老師課間休息室,感覺大腿處好似被剜去了一塊肉一樣,非常痛。下了晚自習,回宿舍才發現大腿上的肌肉青了一大塊,找藥酒來搽,幾天才好。

在與蘇惠芳的接觸中,王小兵感覺她對自己是有意思的,但還遠遠稱不上男女朋友。想到莫文鋒那廝近來正竭盡全力追求蘇惠芳,似乎快要追到手了,王小兵頗為不甘,決定出手,找法子將莫文鋒踢出去,自己來呵護這朵鮮花。

「莫文鋒這個鳥人,絕不能讓他得到蘇惠芳1

憶起以前莫文鋒與大頭東聯手逼問自己,想從自己這裡獲取美容丸配方這件事,王小兵便火冒三丈,一直想找莫文鋒好好算一算那筆舊帳,只是沒有合適的機會,如今,由於蘇惠芳的關係,便決定要用江湖手段來教訓莫文鋒,讓他嘗嘗痛苦的滋味,以泄心中之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