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0083章跳個探戈

作者:凡凡一世  |  更新時間:2013-04-02 11:14  |  字數:4268字

洪東妹呷了一口烈酒,沉思半晌,微笑道:「朱所長有什麼事要說嗎?」

朱由略的香煙也吸到了煙蒂,丟掉,又點燃一根新的香煙,吸了一口,不疾不徐道:「你是明白人,又何必要我多說?畫人不必畫出小腸吧。」

聞言,洪東妹臉色微變。王小兵由她的神色,便猜到了些許端倪,也暗自為她捏一把汗。

「那你想怎麼樣?」洪東妹只有攤牌了。

「沒有好處,我是不會糊塗的。有了鈔票,那我就會有些糊塗。」朱由略陰陰地笑了笑,似乎已握著洪東妹的把柄。

洪東妹笑了,朱由略也笑了,王小兵也跟著笑了。

「但我還是不清楚朱所長想要說什麼。」洪東妹沉住氣道:「請朱所長明言吧。」她還抱著些僥倖。

朱由略冷笑道:「洪小姐真是太不識趣了,非得我道破玄機!金毛鼠販毒這件事隱藏很多疑點。洪小姐不會想讓我認真查個水落石出吧?我已得到警方線眼的情報了。」

話說到這個份上,洪東妹與王小兵都確定朱由略已知道了真相。但朱由略是怎麼知道的,洪東妹很想聽聽,道:「朱所長耳目為什麼這樣靈通呢?」

「哈哈哈,這個不可說。我們警方的線眼是保密的。」朱由略非常得意,「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如果想要金毛鼠出來,那我肯定會查清楚,還他清白的;如果你想他出不來,那就要明白做人。」

「朱所長果然是個有趣的人!好,開個價吧。」洪東妹想不到棋差一著,留下這麼個禍端,跟定時炸彈一樣,什麼時候會把自己炸個粉身碎骨還不能確定。

「十萬。」朱由略獅子大開口。

以洪東妹的財力,給得起十萬,但這個價太高了,她沒有一口應承下來。她眼神里射出一絲殺機。

王小兵一直在注視著二人,這時,他已瞧見洪東妹微仰頭,淡笑著,半眯著眼,假裝思索的樣子,其實她的右手已緩緩伸向大腿處,準備摸出匕首。在剎那間,他想到她可能是要殺人滅口,幹掉朱由略,他即時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朱由略,見他也已摸向腰間。

一個用匕首,一個用槍,誰更利害?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隔壁的包廂里傳出一句歌聲「我讓你飛」。洪東妹與朱由略都同時定住了手,兩人的目光交迸在一起,足足持續了半分鐘。

隨即,朱由略成竹在胸笑道:「洪小姐,還是別玩了吧。退一萬步來說,縱使你能殺我,那你也逃不出法網!我來這裡,難道不會留後路?」

洪東妹犀利的眼神又漸漸緩和下來,淡笑道:「既然朱所長開了價,那東妹只好出錢消災。不過,有句醜話說在前,如果朱所長玩兩面派,那你也知道我會怎麼做的。」

「不用說得這麼難聽。你想求平安,就拿十萬出來。要是不想,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告辭了!」朱由略霍地站了起來,就要抬步出去。

如果現在要下手,正是好時機,王小兵瞥了洪東妹一眼,見她沒有要動手的意思,因此,也不敢出手。洪東妹冷道:「錢是打進你帳戶還是直接拿給你?」

「爽快!我會給個帳戶你。喏,轉進這個帳戶就行。」朱由略從衣袋裡掏出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一串數字。

當朱由略離開包廂之後,洪東妹重重一腳踏在玻璃茶几上,哐咣一聲,玻璃碎了一地。現在事情留下了一個尾巴,被別人捉住了,以後會怎麼樣真不敢想像。千算萬算,卻料不到終究是功虧一簣,不夠完美。雖是把金毛鼠給陰了,但也給自己招來了難以預料的麻煩。

王小兵道:「這件事確實棘手。」說著,遞了一杯烈酒給她。

洪東妹接了,抿了一口,又仰靠在沙發上,眼神縹緲道:「記得讀初中時,老師說過一句話叫做螳螂捕蟬麻雀在後,現在才深深體會它的含義!」

「這個把柄落在他手裡,後患無窮。要是以後他隔三岔五來要錢,那都成他的提款機了。」王小兵舉杯與洪東妹碰了一下杯。

「如果他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他!」洪東妹也知道即使殺了朱由略,其實事情還是不能解決,除非是想同歸於盡,不然,很難全身而脫。

「你不是說過,兵不血刃幹掉敵人才是上策嗎?」王小兵安慰她。

「兵不血刃雖好,但每件事都想要做到那種程度卻不容易。你有進步了!」洪東妹沉悶的臉色舒展了些許,又與王小兵碰了碰杯,「朱由略不是個簡單貨。唯有沉得住氣,等待機會,在最佳時機給予他致命一擊,才能打敗他!」

王小兵也是第一次看到黑道與白道之間如此微妙的較量,不單是在檯面上進行,在台下也有普通人不知道的黑暗交易。他深深感到想要做一個成功人士並不容易,在白道自然得八面玲瓏,在黑道也得面面俱到,才能水到渠成,做出一番事業。

「來吧,我們跳個探戈。」洪東妹忽然站起來道。

「我不會跳啊。」王小兵如是道。

「我教你。來,到我的辦公室去。」說著,洪東妹當先出了包廂。

洪東妹的辦公室里有一部唱機,是唱鐳射碟的,她找出那張上面有探戈舞曲《只差一步》的鐳射碟,放在唱機上,一會,便聽到小提琴的優美聲音回蕩在室內。

「來,握著我的手,跟著我的步伐,我教你。」洪東妹站在了王小兵面前,左手握他右手,右手握他左手,然後,隨著舞曲的節拍,帶著他開始移動腳步。

兩人零距離貼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