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80章翹臀召喚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過去,春色無限。那些女生起初聽女舍管說女生部的幹部要來察看宿舍,以為女生部的都是女生,哪裡知道有王小兵這種男生也是女生部的,並且突然出現,嚇得趕快穿衣遮住身體重要部位,鶯鶯啼啼,滿幢女生宿舍樓笑語連篇...

蘇惠芳見王小兵有些走神,問道:「你在聽嗎?」

王小兵裝模作樣地點頭,表示自己在聽,但目光始終不離她胸前兩座高聳山峰之間的那條大峽谷,神思有些縹緲。

順著他的視線方向,蘇惠芳忽然明白他在看什麼,渾身打了個激靈,又好氣又好笑,連忙把紅色薄外套衣襟扯了扯,想藏起兩座高峰,但終究遮不住兩座怒突而出的巨峰,越是拉扯外套,就越顯出兩座山峰的飽滿,無奈之下,只好連忙從抽屜里拿出一本講義,打開,豎起,放在桌子上。

果然,王小兵的目光受阻,只好將視線抬了起來看她的臉蛋,見她得勝似的露出淡淡的笑容,似乎在說:小子,還有得看嗎?

兩人目光相接,王小兵微微一笑,裝作不知其意。

已護住胸部,蘇惠芳神色鎮定了許多,她對於眼前這個空前絕後的女生部男部長感到一絲的滑稽,繼續道:「現在我們班有你這位女生部部長,那是佔盡先機,評比之中即使拿不到第一,也應該有前三吧?」

「前三?」王小兵腦門冒出一個問號,全校幾十個班級,要拿前三可不容易,「倒數嗎?」說著,他自己先笑了。

「你要是敢拿倒數前三,看我不打你……」蘇惠芳本想開玩笑說「打你屁股」,但想到不夠莊重,把「屁股」二字吞了回去,又想到那天在單車棚那裡被王小兵摸過自己的臀部,頓時有些害羞,臉頰微紅,嘴角卻是噙著笑,頗為嫵媚。

「不要打我屁股。」王小兵把她想要說的補充完整。

蘇惠芳努力噙著笑,眸子要佯裝微慍,卻是學不像,滿臉全是笑意,最後露齒笑道:「跟你說正經事呢。你可得為班裡拿下一面錦旗。」

「我儘力吧。」王小兵道。

「那你回去籌備組織活動與板報吧。」蘇惠芳見有其他老師進來休息,便叫王小兵回去。

回到教室,王小兵與董莉莉討論一回,先擬定板報由班裡的文娛委員秦蓮花帶人去完成,至於女生活動,其實就是業餘愛好之類,比如羽毛球比賽,詩歌朗誦,跳舞……。只要有個活動可表現出女生積極向上精神面貌的就行,這個的評分都不會有太大差別。主要就是黑板報專欄,內容好與差,版面美與丑,所得到的評分會有差距。

下午活動課時間,學校的那隻沙啞丑劣喇叭發出鬼叫的聲音:「現在報一條通知,請學校女生部部長王小兵,副部長安雲秋、鄧卓翔到辦公室找團委書記張靜。」

王小兵正想與謝家化去球場打籃球,聽到廣播之後,便去辦公室找團委書記張靜。

張靜是半老徐娘,曾買過王小兵的美容丸,是個愛打扮的女人,姿色算不了上乘,五官一般般,胸前兩座山峰也不高,但她的臀部很翹,傳說是一個性慾強的女老師。她丈夫許文超是東興中學教導處的主任。學校里有這樣的傳聞:說張靜房事能力太強,搞到許文超每晚在床上運動量過度,白天來上班常常打瞌睡。張靜經常買補品給許文超補身子,但許文超還是腎虧得利害。

團委辦公室里只有張靜一人在那裡,王小兵敲了敲門,走進去。

「坐吧,等她們兩個來了再說個事。」張靜是指女生部的兩位副部長。

王小兵就在長藤椅上坐下。

這時,張靜手執筆在寫什麼,但不時掀起眼瞼瞥王小兵。偶爾與王小兵的目光相接觸,彼此都感覺到有一股曖昧在傳遞,各自連忙移開視線。一會,她站起來,走到一個文件櫃前,彎下腰,站直雙腿,似乎正在尋找什麼文件,但那又翹又圓的臀部卻是正對著王小兵,似乎要掙破白色的褲子的束縛,向王小兵展示神秘的地方。

最要命的是,她還時不時輕輕搖擺臀部,姿勢頗為撩人,翹翹的臀部似乎在說:來嘛,來嘛……

吞了一口口水,王小兵感覺口乾舌燥,血液里湧起一股衝動,真想衝過去,舉起寶刀,將她的臀部征服。

倏忽之間,還俯身的張靜回眸嫵媚一笑,似乎有意挑逗王小兵,見到他目光正專註地盯著自己的臀部,更加得意地扭了扭`臀部,還哼著浪漫的小曲調。

王小兵褲襠里的寶刀霍地豎了起來,好像發了脾氣,要破襠而出,找張靜的臀部大戰一常幸好他強力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才漸漸使寶刀聽話,恢復正常狀態。

幸好在這時,女生部的兩位副部長也來了,就是安雲秋與鄧卓翔。張靜便斂起了放浪的形骸,裝出一副端莊的模樣。

「坐吧,叫你們來,跟你們說個事。」張靜指了指靠牆邊的長木椅。

等安雲秋與鄧卓翔坐下之後,張靜道:「縣裡領導很關心教育問題,特別關注女生的入學、就讀情況,鎮領導貫徹上級的精神,要東方鎮的中學都搞一次活動,還要出板報,以彰顯女生良好的精神面貌。屆時可能有縣委縣政府領導來視察,馬虎不得。鎮領導很重視這次活動。」

頓了頓,喝了一口茶,站起來,踱著碎步子,不知是想向別人顯示她的魅力四射的翹臀還是以助說話聲勢,揮舞著手臂,又道:「你們作為女生部的部長,要做好三件事,第一件就是與後勤處一起把女生宿舍布置得具有向上精神面貌的樣子;第二件就是協助學校各班組織女生參加各種活動,選出有意義的活動並把活動內容登記好,等領導來視察,就要派上用場;第三件就是聯手宣傳部評選專欄黑板報,不合格的班級在評旬先進班級稱號』中要扣分。四月十五號之前一定要完成任務。有什麼疑問沒有?」

王小兵目光不經意落在張靜那翹臀上,心裡湧出一個好奇的問題:聽說臀部越翹的女人,在性`生活之中越難得到滿足,不知她老公能不能餵飽她,學校傳聞她丈夫腎虧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王、安、鄧都沒有什麼疑問,告辭了張靜,出到外面,三人商量著怎麼樣完成這個任務。這是王小兵做女生部部長以來第一次接受考驗。

時間緊迫,現在是四月十號,只剩下不到四天。

「你倆覺得應該怎麼布置女生宿舍才好?」王小兵掃視一眼兩個女副部長。

鄧卓翔也是新上任的副部長,梳著條馬尾辮,頭髮略黃,好似營養不足似的,很愛說話,一旦開口,便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沒了。在競選女生部部長時,安雲秋敗於王小兵手下,心裡不服,時常想給他出難題,如今正好藉機來為難他,所以說了句「不知道」,就不開口了。王小兵察顏觀色的本領絕對不差,早已看穿安雲秋的心肝脾肺腎,但現在不是內耗的時候,按下那份不滿,臉帶笑容道:「那我們一起去察看女生宿舍,看過情況再決定。」

說罷,帶著兩個女副部長朝女生宿舍走去。到了宿舍大門外,跟女舍管交流一番,便隨女舍管一起去看女生宿舍。其時正是女生在宿舍的時候,每間宿舍都有人。

女生宿舍一共三十八間。

一間間看過去,春色無限。那些女生起初聽女舍管說女生部的幹部要來察看宿舍,以為女生部的都是女生,哪裡知道有王小兵這種男生也是女生部的,並且突然出現,嚇得趕快穿衣遮住身體重要部位,鶯鶯啼啼,滿幢女生宿舍樓笑語連篇。有些正要衝涼的,已洗濕了頭髮,穿著內衣在梳頭,胸前突出兩點清晰的圖像,忽然看到王小兵來到宿舍門口,即時飛掠進沖涼房裡。其他女生則嘻嘻哈哈大笑。

王小兵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觀察女生宿舍,盡覽無限春色,比《紅樓夢》里的賈寶玉還要更優越。每間女生宿舍都瀰漫著淡淡芳香,不知是灑了香水還是什麼,裡面小物件特別多,不像男生宿舍那樣,除了被鋪與拖鞋衣服之外,基本別無它物。

經過察看一遍,王小兵心中有數,女生宿舍的窗戶玻璃上貼著報紙或其它破布,用來當作窗帘,房間里的物品擺放也很凌亂,沒有任何積極向上的精神面貌,只有散亂的感覺。每間宿舍的鐵門都有些跡,斑斑點點的,像個生癩瘡的腦袋,顯出頹廢與破敗之氣。

要想把女生宿舍布置得有積極向上精神面貌,只須收拾擺放好裡面的各人物品,除去窗戶玻璃上的報紙或布塊,將鐵門重新漆一遍,這樣基本就行了。

但是,女生宿舍要是沒有窗帘布,那人家也很為難,畢竟她們都有三點,要是被哪個變態用望遠鏡偷看了,那是大大的損失。因此,要她們扯開窗戶上的報紙或布塊,那就得給她們買窗帘,這需要鈔票,是個問題。

團委書記張靜沒說到錢的問題,到哪裡拿資金呢?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