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78章關鎮龍的疑惑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家還是氣氛緊張地站在前台收銀台旁邊,彼此目光如電,射來射去。門外的董莉莉雖焦急,卻幫不上什麼忙,抿著嘴唇,不知所措。眨眼便是五分鐘過去了。一會,只聽見君豪賓館門外摩托車急剎聲刺耳,從...

而杜雲佳一家則是黑著臉,看著這一幕。要不是保安進來了,估計杜堯笙父子也要加入戰鬥。

關鎮龍手忙腳亂,又氣又急,撥著號碼,撥錯了好幾次,過了一分鐘,才撥正確號碼,拿起聽筒,然後用狠毒的目光瞪著王小兵。

董莉莉有些害怕,扯了扯王小兵的衣袖,意思是叫他走。

「你先出門外等著我。」王小兵指著門外,他是怕待會傷到她。

「走吧。」董莉莉看出王小兵沒有要出去的意思,也知自己在這裡幫不上忙,只好先出去外面等著。

君豪賓館的保安在問是怎麼回事,因為打架雙方都沒有說,也不清楚,只是忙著與服務員扶好桌椅。

王小兵則向君豪賓館的前台走去,那裡正站著關鎮龍。那廝見王小兵向自己走過來,臉都嚇青了,左手握著聽筒,應該還沒有接通,渾身在顫抖。

「你幹嘛那麼怕呢?」王小兵站在關鎮龍旁邊,笑道。

他越是笑,關鎮龍則越害怕,電話又還沒有通,真是心急如焚,卻又無可奈何,敢怒不敢言,要是出言惹怒了王小兵,不單電話打不了,還要再被揍一頓,他現在知道單打獨鬥已不是王小兵的對手。

杜雲佳一家也走了過來,一臉的冷峻,站在關鎮龍身後。

王小兵冷冷地瞥了一眼杜雲佳,道:「做人不要太拽,不然自招滅亡1

這番話,自然是說給杜雲佳聽的,杜堯笙在村裡作威作福慣了,聞聽這種教訓口吻的話語,當場手舞足蹈,怒道:「媽了個逼!你算什麼東西!老子堂堂村長還沒發威,你等著,絕對不會讓你好過1

「好!那你也要叫你兒子背著棺材出門1王小兵笑道。

此言一出,杜雲佳的媽媽臉色即時煞白。杜堯笙則是氣得發抖,連聲催促道:「鎮龍,叫些人來,打死這野種1

這時,明顯是電話接通了,關鎮龍三句並做兩句,但越急就越說不清楚,道:「喂,喂,是虎哥嗎?是我,是我埃哦,我是龍仔埃沒什麼事。哦,有事。我現在君豪賓館,吃飯?是埃下次一定請你。我,什麼?是的,下次一定請你來吃。我被打了。就在這裡,在哪裡?在君豪賓館。那屌毛還在這裡,很拽,虎哥,帶幾個人過來,幫我收拾他。好,要快,我等你。」

說完,掛機,然後好像吃了春藥一樣,頓時恢復了些氣勢,冷冷地瞪著王小兵,只是不敢再出手。

王小兵不認識那個叫「虎哥」的,想到今日不解決這個恩怨,留著也沒什麼意思。於是,也撥電話打到夜城卡拉ok廳,只是沒人接,在這關鍵時刻,卻遇到這種事,當真是哭笑不得。不過,他有底氣對付幾個混混,學會的五招刀法還沒真正用來實戰過,如今正是時候。

「你可以走,但我也能找到你。」關鎮龍鼻血還在流,用紙巾不停擦拭。

「用走嗎?笑話!你今日不向我道歉,休想離開這裡1王小兵向來天不怕地不怕。

關鎮龍聽了,氣得渾身顫抖。

就這樣,在其他食客恢復秩序的時候,王小兵與關鎮龍、杜雲佳一家還是氣氛緊張地站在前台收銀台旁邊,彼此目光如電,射來射去。

門外的董莉莉雖焦急,卻幫不上什麼忙,抿著嘴唇,不知所措。

眨眼便是五分鐘過去了。

一會,只聽見君豪賓館門外摩托車急剎聲刺耳,從聲音來判斷,至少有四五輛摩托車。王小兵抬眼往外望,只見每輛嘉陵牌摩托車上都有兩個健壯青年,轉眼間,便有一群手持鐵棍砍刀的社會青年沖了進來。說真的,在那時,王小兵也微有緊張。

雖是經常打架,但面對手持兇器的眾多歹徒,自己只有一人,王小兵也微感有些緊張。

關鎮龍已迎了上去,好像中了百萬彩票大獎的神情,道:「虎哥!就是他!砍死他1

那個叫虎哥的,本名羅天虎,戴副墨鏡,脖子處紋身,戴條粗粗的金項鏈,一臉橫肉,露出兇殘的目光,雙手插在褲袋裡,嚼著口香糖,走到王小兵面前,兇巴巴道:「給我跪下1

「喂,不要亂來。」與羅天虎一起走進來的另一人,是王小兵認識的,他就是洪東妹的手下冼業勝。這會也走了上來,扳轉羅天虎的肩膀,讓他退到一邊,「我認識他。等我來問。」

「勝哥,你認識他?」羅天虎口氣頓時平和了許多。

冼業勝點了點頭,這使得後面的關鎮龍感到失望。杜雲佳一家原本也以為王小兵必然要被打一頓,不意又來者又是相識的,心中也頗為失落。

「這是怎麼回事?」冼業勝向王小兵點了點頭,然後轉過頭來,著臉問關鎮龍。

「……」一時懵了,這是自己請來的人馬啊,不教訓別人,還來質問自己,關鎮龍腦袋轟隆一聲,變成一片空白,不知怎麼回答。

「你知道他是誰嗎?」冼業勝指著王小兵,眼神刀子一般鋒利盯著關鎮龍,道。

「知道,一個高中生嘛,在我表弟班裡。很拽的,誰也不放在眼內,不打他不行。今天一定要打到他撲街1關鎮龍恍惚了一會,回過神來,答道。

「啪1

一聲清脆的耳光響起。在大堂用餐的食客都望向這邊。而被摑了一巴的正是關鎮龍,打他的則是冼業勝。五個清晰的指印留在了左臉上。

頓時之間,不單是羅天虎,或者杜雲佳一家,就是關鎮龍也一臉的驚愕,不知冼業勝為何打自己。其實,這有二點原因,其一便是冼業勝忠於洪東妹,而王小兵是洪東妹的乾弟弟,所以他幫王小兵;其二便是他也是看在羅天虎的面子上,在幫關鎮龍,因為他不清楚王小兵心裡想什麼,如果真的要找人打關鎮龍,那關鎮龍一定遭殃,因此,他先扇一耳光關鎮龍,以消王小兵的怒氣。

關鎮龍捂著火辣辣的臉龐,整個人癟了下去,神情獃滯,耷拉著雙肩,又驚恐,又無奈,又委屈地看了一眼羅天虎,又瞧了瞧冼業勝,可憐巴巴地問道:「幹嘛打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