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77章痛打對美女無禮的人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種人,不教訓不行。」關鎮龍討好道。說話間,四人也已走進君豪賓館,向服務員要包廂,被告知沒有空的包廂,也就在大堂里找了一副座位,坐下,點菜,喝著茶水,等待上菜。王小兵沒有聽到他們說什麼,但看...

轉眼便到了周末。王小兵與董莉莉都沒有回家,周五晚上在學校宿舍過了一夜,周六上午在學校飯堂吃了早餐,然後駕駛著摩托出去兜風,直到中午,兩人才到君豪賓館,本想要一間包廂的,但沒有了,只好在大堂里找了臨窗的一副座位坐下,點了胡椒豬肚、鐵板燒牛肉、清蒸雞蛋等等菜肴,然後就等著上菜。

四月也是梅雨季節,雨絲飄飄,到處都顯出春天的生機。

窗外的大街上,行人撐著雨傘或穿著雨衣,匆匆而過,看不清雨滴,但在外面待久了,頭髮與衣服也會濕。

忽然之間,王小兵的目光瞧見大街上一個熟悉的身形,正是蘇惠芳騎著女式自行車經過,還有一個男的緩緩駕著摩托一同前行,那男的王小兵也認識,就是莫文鋒。看著蘇老師跟那廝在一起,心裡便有幾分不爽。

「她為什麼不坐在他摩托的後座上呢?這說明什麼呢?那表明他還沒有真正得到她的芳心,兩人還處於相識了解階段!嘿,可得抓緊時間想個法子,將他踢出她的圈子。」

從洪東妹那裡,王小兵也學到了一點整人的心得,想著想著,嘴角溢出一抹淡笑。

「你笑什麼呢?那是我們的班主任蘇老師。」董莉莉微有些嫉妒,她作為女生,如果一個男生對別的女生有些興趣,她也會看得出來。

「蘇老師嗎?在哪裡?哦。我雖看著外面,但一直都在想著私事,沒看到。她沒瞧見我倆。」王小兵有些裝蒜道。

聽他這麼說,董莉莉又歡喜了。

說話間,菜肴陸續端了上來,董莉莉不喝酒,王小兵也沒點酒水,兩人只吃米飯,邊吃邊談些童年趣事,氣氛歡快。

就在這時,董莉莉小聲說道:「你看,我們班的老班長杜雲佳。」

王小兵側臉往窗外瞧去,果然看到兩輛錢江牌摩托已停在君豪賓館前面,一共四人,一個是杜雲佳,一個中年男人,一個中年婦女,還有一個青年。他與杜雲佳有些不睦,其實不想在這裡遇到他,會影響消化。

杜雲佳無意之中也瞧見了坐在窗前的王小兵與董莉莉,眼神立時變得失落與怨毒,似乎跟王小兵有血海深仇一樣。在爭奪董莉莉這場愛情大戰之中,他輸了;在競選班幹部這件事上,他又輸了。都是敗給同一個人,那就是王小兵。如今,見到王小兵與董莉莉坐在一起,吃得那麼愉快,他醋意大發,恨不得立時上去揪著王小兵丟出外面,可是,他沒這個能力,只能幻想一下。

不過,他旁邊那個青年卻可能有實力教訓王小兵,那是他的表哥關鎮龍。

「表哥,我班最拽那個屌毛。」說著,朝王小兵的方向揚了揚下巴。

「哪個?那個美女對面那個?」關鎮龍一身牛仔衫褲,理著個平頭,也有幾分兇悍之氣。

「是埃拽到死。」杜雲佳陰沉道。

這時,已停好摩托,那個中年婦女聽杜雲佳說話,便道:「管人家那麼多幹什麼。」

杜雲佳明顯不服,道:「媽,你知道什麼!那次,我只是晚讀遲到了不到一分鐘,他就把我的書桌搬走了。還不讓拿回。」

「他誰啊?怎麼有這個權力?」中年婦女問道。

「班長。他是有意整我。」杜雲佳卻不說真實原因,只揀對自己有利的話來說。

「你不是班長嗎?」中年婦女訝道。

「……」杜雲佳選擇沉默。

自從競選班長落敗之後,他回家從來不說這件事,上學期他做班長時,就在家經常說班裡的事。家人還道他依舊是班長哩。

那個中年男人就是杜雲佳爸爸,是木棉村的村長,叫杜堯笙。他聽了,說道:「做個班長也那麼屌,以後再敢欺負你,你叫鎮龍去教訓教訓他。」

「那種人,不教訓不行。」關鎮龍討好道。

說話間,四人也已走進君豪賓館,向服務員要包廂,被告知沒有空的包廂,也就在大堂里找了一副座位,坐下,點菜,喝著茶水,等待上菜。

王小兵沒有聽到他們說什麼,但看杜雲佳等人說話的神色,便知道應該是跟自己有關,但也不在意,別人說什麼,隨他說好了。他與董莉莉用心品嘗香噴噴的佳肴。

關鎮龍想在舅舅面前顯顯能力,喝了半杯茶,便站起來,朝王小兵這桌走過來,也不打招呼,便一屁股坐在王小兵下首座位上,倒令董莉莉嚇了一跳。他非常淡定地微笑著掃視一眼王小兵與董莉莉,手指敲著桌子,凝望董莉莉,以輕佻的口吻道:「嗨,美女,寂不寂寞埃」

忽然來了這麼個陌生人向自己說親熱的話,董莉莉自然不自在,神色微訝,望了一眼王小兵,見他微笑著點了點頭,似是安慰自己,便又安下一顆心來,並不理睬關鎮龍。

碰了一鼻子灰,關鎮龍便又將目光移向王小兵,冷笑道:「聽說你做班長很拽,是嗎?」

從關鎮龍坐在自己這一桌開始,王小兵便感覺到他是來找碴的了,莫說如今,就是放在半年前,也不會怕他,挾了一塊鐵板燒牛肉放進嘴裡,嚼了幾下,不慌不忙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想跟你談談,教你怎麼樣做人。」關鎮龍涵養遠不及王小兵,說不到兩句,臉上肌肉已僵硬,想擠出一絲笑意都辦不到。

「哦?你是何方妖魔?」王小兵依然保護著瀟洒的風度,倒像是跟一個老朋友聊天。

「那你是不給面子?」關鎮龍瞪著眼,一副要開打的樣子。

「面子?嘿。」王小兵拿起餐巾從容不迫地擦了擦嘴角的油漬,「剛才你對我女朋友沒禮貌,已不給我面子。現在還敢來跟我說面子。你想離開這張桌子,都還得經過我同意1

「麻痹!你算老幾1關鎮龍再也忍不住,伸手向王小兵的脖子掐去。

在半年前,王小兵對付這種攻擊手段,一般是橫掌當空,擋住敵人的來手,然後揮拳砸過去,那是一種靠眼明手快的攻擊行為。而今,他已得到洪東妹傳授小擒拿手,也已練習得非常嫻熟,見一隻手伸過來,不用想,就憑條件反應,立時使出羅漢折枝手法。

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一把握住了關鎮龍的大拇指,用力一拗,使他不得不跪下去,痛得臉面扭曲,苦不堪言。

但這只是一個開始,在小擒拿手之中,羅漢折枝到使敵人蹲下去,其實已完成,但王小兵憑著聰明的腦瓜,延續了這一招的手法,當關鎮龍跪下去時,腦部正好低了下去。他右腳膝蓋以四十五度的角度往上一撞,正好撞在關鎮龍的臉上。

登時,關鎮龍大叫一聲,整個人向後仰飛出去,鼻血、牙血同時湧出,重重撞在後面的桌子上。

在場的食客連忙躲開,站在周圍看熱鬧。

王小兵扳了扳手指,冷笑道:「剛才說什麼來著?說教我做人,對吧?現在求你教我啊,還不起來1

「老子跟你拚了1關鎮龍惱羞成怒,抹了抹流出來的鮮血,向王小兵撲了過去。

但王小兵從容對付,臉帶微笑,根本不像是在打架,等關鎮龍前衝過來,快要到面前時,忽然施展出小擒拿手的順手牽羊手法,雙手齊出,一把抓住關鎮龍的右手,用兩隻拇指向上頂著他的手指,其餘手指則扣他手背近腕關節處,用力撅壓他的手指,一氣呵成。

關鎮龍手掌快被拗斷,身子前俯,彎著腰,直不起身。

而王小兵自然又故伎重演,一抬右腳膝蓋,重重撞在關鎮龍的胸口上,把他撞出二米多遠,碰翻了幾張靠背椅子。

霎時之間,王小兵感覺到會功夫與不會功夫的差別:會功夫,那就是一種打架技巧,可以省力,又可高效制服敵人!

食客們看到這麼優美的打架,都喝起彩來,瞬息間,君豪賓館里喧嘩聲盈耳。

二次被打倒,關鎮龍面子全失,本來想在舅舅面前顯顯自己的威風,不料卻被打到撲街,幾乎氣得要頭頂冒煙,怒吼著,爬了起來,抓起一張椅子,向王小兵沖了過來。

但是,王小兵在心理上已佔了上風,縱使對方手中有椅子作武器,他也非常鎮定,施展身法,閃過椅子攻擊,猱身向前,以右肘撞過去,正好擊在關鎮龍的腹部。

關鎮龍啊呀一聲,整個人又被撞飛,向後倒退,趔趔趄趄,坐倒在地上,一副哭相,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眼睛快要流馬尿。

君豪賓館門外的保安聽到打架的聲音,走了進來,叫大家不要打了。

王小兵心裡痛恨關鎮龍剛才敢對董莉莉無禮,現在一點面子也不給他,笑道:「怎麼了,怕了?來呀,我教你打功夫。」

「你有種!麻痹,老子一個電話,即時滅你!不要跑1關鎮龍叫王小兵不要跑,自己卻跑到了大堂的公用電話機旁,要打電話。那個女服務員見他滿臉是血,又大吼大叫的,也不敢說不給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