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75章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摸透她的城府到底有多深。不過,想到她對自己的關懷,或者說是對自己有一種若隱若現的愛,心裡還是溫暖的。她教給自己的,在書本上是學不到的,非常珍貴。自從將杜雲佳這個搗亂分子治服之後,班裡就沒什麼人敢...

以洪東妹的話來推測,金毛鼠在四月份左右就會出事。

而現在已是三月下旬,王小兵也在拭目以待,看看結果是否真的會如洪東妹所言那樣。

辭別了洪東妹,王小兵駕摩托回家,數了數洪東妹給的那沓百元大鈔,居然有五千多元,加上工行里的錢,就達到一萬一千多元。想到在將來的不久,自家在國道邊上的宅基地也可以動工建房子了,他心裡非常興奮。錢這東西,要來的時候,就像流水一樣;不來的時候,就像烏龜拉車,半年沒走幾步。他只盼早些修鍊出中級三昧真火,那就可煉製中級丹藥,那收入就更豐厚了。

星期天,他窩在家裡,除了練習刀法外,還練習小擒拿手。練擒拿手,一人不行,因此,他找來了謝家化,兩人一起練。順便也把小擒拿手教會他,畢竟是死黨,以後要是打架,還得他幫手。

在學校,下了晚自習,也是兩人一起練小擒拿手。謝家化學習文化課不咋的,但對於練功夫,倒也比較容易上手。

想到洪東妹,王小兵忽然感覺她頗高深莫測的,有時又好像很簡單,又時又很複雜,難以讓人摸透她的城府到底有多深。不過,想到她對自己的關懷,或者說是對自己有一種若隱若現的愛,心裡還是溫暖的。她教給自己的,在書本上是學不到的,非常珍貴。

自從將杜雲佳這個搗亂分子治服之後,班裡就沒什麼人敢再跟王小兵暗中較量了。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學生會那邊,雖有派系暗鬥,就是主席與副主席之間有些不和,但他也沒有加入哪一邊,因此,沒什麼煩惱。平時除了與謝家化練練手之外,就是跟蘇惠芳調調情,但一直沒能找到好機會進一步拉近兩人的距離,王小兵猜測這可能跟莫文鋒的存在有關,因此,他也想學洪東妹,用兵不血刃這一招,將莫文鋒踢出蘇惠芳的視線。

不過,這需要周密安排,方有希望成事。

而他與董莉莉的關係,始終是那麼的牢固,沒有人可以把她搶走。她對他也頗依戀,外表說不上是劉德華那樣的帥哥,但也過得去,而關鍵是褲襠里的老二令她非常滿意,將她吸引祝

兩人在一起,水乳`交融,極為快樂。平時都很少愁眉苦臉的。但也有特殊的時候。這天,王小兵看到董莉莉秀眉微蹙,不知有什麼心事,問她,她只是淡笑著搖搖頭,似乎不想說。這撩起他的好奇,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追問之下,她才說了。

原來,董莉莉的叔叔董飛雄是小樹林稅所的外編人員,主要幫忙在山石集市那一帶收稅,薪金是基本工資加提成,不像內編還有福利。因為做人不夠精明,不會巴結奉承,幹了四年多也沒能轉成內編。本來,這樣干著也還能緊巴巴地養家糊口,但近來傳出小樹林稅所要精減外編人員,而董飛雄最有可能被裁掉。他家老婆又多病,是個藥罐子,不常去找工做,又有兩個小孩子要撫養,一旦被裁,那就即時進入無米下鍋的狀態。

因此,董莉莉也為這件事煩心。

認真聽完,王小兵笑道:「我幫你叔叔想想辦法。」

董莉莉投來很感激的目光,道:「要是你是稅所的所長就好了!你幫不了。」

「這樣吧。我先去探探別人的口風,行不行我也不敢保證,但我會全力幫你。」王小兵也沒有百分百信心,這是他第一次去跟官場的人打交道,成功與否,只有試過才知。

「你是開玩笑還是說真的?」董莉莉明眸射出狐疑之色。

「真金都沒那麼真。」王小兵點頭道。

「要是你能幫我叔叔,那就太好了1董莉莉滿臉期盼之色,倒使王小兵感覺到些許的壓力,要是辦不了,那就大大地掃了她的興。

兩人對話的時間是星期三晚上第二節晚自習的時候。星期四中午,王小兵騎摩托到小樹林集市,買了四條紅雙喜香煙,又買了一瓶五糧液,然後拎著禮物直接去稅所找所長段忠致。這也是王小兵有錯失的地方,帶著這麼明顯的禮物到人家辦公的地方去,讓人家的手下看到,那多不好意思。

段忠致與王小兵交情還不算深,但與洪東妹的交情比較鐵,而王小兵又是洪東妹的乾弟弟,因此,也算有些交情。他見王小兵拎著禮物進辦公室,臉色沉了下來,連忙把辦公室的門關了,問他來幹什麼。

王小兵也不隱瞞,說是為了董飛雄的事情。

聞言,段忠致說到外面吃午飯吧。於是,兩人便出了辦公室。王小兵把禮物留在辦公桌上,已走出了稅所門口,段忠致見他兩手空空,連忙叫他把禮物拿出辦公室。起先,王小兵還以為這姓段的真是個清官,無奈只得把四條紅雙喜香煙與一瓶五糧液都捎了出來。

到了君豪賓館,要了一間包廂,坐下,段忠致才吐出真言:「你帶著禮物到我辦公室,給我的下屬看到,那影響很負面。」

「一時疏忽。段所長不要怪。我作東,想吃什麼就點1王小兵才恍然大悟。

段忠致便點了胡椒豬肚,酸排骨。王小兵點了鐵板燒牛肉,白切雞,魚湯與大白菜。君豪賓館服務員拿著菜單去準備菜肴。王小兵就說道:「段所長,沒有轉寰的餘地嗎?」

「很難。」段忠致似乎吐出肺腑之言那樣,拉長著音嘆息道。

「怎麼個難法?」王小兵心裡涼了半截。

「外編人員一共四個,其中二個是有後台的。還剩下二個沒後台,其中之一就是董飛雄。你說我敢動那兩個有後台的嗎?」段忠致點明要害。

「他們的後台大嗎?」王小兵在想要是自己搬洪姐出來,會不會使段忠致答應下來。

「一般般吧。」段忠致笑道。

說話間,胡椒豬肚已端上,還有兩碗飯,兩人邊吃邊談。

王小兵答應了董莉莉,看著她那期盼的眼神,心裡就想著要把這件事辦妥,但現在看來,確實比想象中的要難。但是,他沒有放棄,心念電轉,在想著法子。

吃了一會飯,段忠致忽然問道:「這是你的意思,還是洪東妹的意思?」

王小兵脫口道:「是洪姐的意思。她叫我帶禮來給您。想請你幫個忙。」

果然,段忠致聽了便有些猶豫了,而實際上,他也很難辦,一個小小的稅所所長,很容易就給大一點的官捏死。但他與洪東妹有說不清的經濟關係,不給面子她,也是一件麻煩事。他是沒膽直接去裁那兩個有後台的外編人員,但這不代表他沒有方法。

事在人為!

全部菜肴都端上來了。兩人吃了兩碗飯,便開始喝酒,有了三分酒意之後,段忠致也想到了可行的法子,壓低聲音道:「這事,除非董飛雄有大靠山,那自然不會被裁,但他沒有。剩下的只有一條路。」

聽他這麼說,王小兵心中又燃起了希望,湊過頭去,問道:「怎麼走法?」

段忠致滿口酒氣,道:「除非是那兩個有後台的人犯了重大錯誤,那就……,呵呵,你明白啦?」

「重大錯誤?」王小兵畢竟還是學生,不夠厚黑,想了想,似乎明白,但還要確定一遍,「您是說人為讓他們犯大錯誤?」

「哈哈,聰明1段忠致笑道。

「段所長果然高人!來干一杯1雖還未辦成事,但已找到了方向,王小兵也沒那麼迷茫了。

兩人吃足喝飽,已快到下午二點鐘。段忠致要回去上班,王小兵也要回學校上課。於是,王小兵把禮物給了段忠致。等段忠致走遠之後,便到賓館的公用電話打了個電話到夜城卡拉ok廳,找到洪東妹,把不經她同意便用了她的名來辦事這件事告訴她。洪東妹說沒事,還說要幫他。

回到學校,王小兵思忖該怎麼把事情辦成功。董莉莉心情很好,問他什麼時候能有好消息。他笑說還早著呢。現在是八字還沒有一撇,確實不敢再誇海口,不然,她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晚上,請了假,駕駛摩托到夜城卡拉ok廳,找洪東妹商量董飛雄的事情。畢竟洪東妹慣使黑手段。

洪東妹道:「那兩個有後台的,我查過了,一個的後台是東方鎮副鎮長,另一個的後台是東方鎮民政辦的主任。如果要動,那就動後台是民政辦主任的那個。」

「段忠致說要使他犯大錯誤,那要怎麼做?」王小兵自己想到一點計謀,但不說,只請教洪東妹。

「你涉世不深,自然不知。你想想,要是有個女子告他強姦,那他不就進號子里蹲著了嗎?」

「哦」王小兵感嘆一句,明白她要說的是什麼情況了,「但到哪裡找那種女子呢?」

「這事由我來操作就行。你不用操心。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有些事,你花了很多腦筋去做,有時往往就差那麼一點點運氣,也是會失敗的。我也不敢擔保一定會成功,但儘力幫你就是。」洪東妹吐著煙圈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