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74章江湖手段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但沒有機會。我聽說他準備在我今年生日那天來這裡鬧事,所以說有些危險。」「他很有實力嗎?」王小兵還不知道那個「他」到底是誰。「一般吧。以前賣過搖`頭丸的。後來漂白黑錢,做起正當生意。聽說過...

王小兵悟性不低,但要在剛看過就把小擒拿手的精髓使出來,還真不行,主要是準確度不夠,沒有抓住洪東妹的右手。她的右手抓在了他的胸膛上。

「咯咯,我吃你豆腐了1這位黑道大姐也有頑皮的時候,這是王小兵認識她這麼久第一次看到她童真的一面。

他則說「再來抓我」,可是,連抓了幾次,依然還是被她吃到豆腐了。至此,他不敢再逞強,笑說「等把小擒拿手練成之後,再來比試」,她則笑說「好啊,等著你,我已吃你六次豆腐了」。

洪東妹又將小擒拿手的其它招式一一演示給王小兵看,直到他都記住了,然後順便將刀法第五招「龍出生天」也教了一遍,讓他領會其中的奧妙,才停止,坐下來品酒。

「以你的悟性,一個月內都可以熟練運用了。有了五招刀法與一套小擒拿手,你就算是有些底子,只要不是遇到武術高手,你都能夠應付了。」洪東妹喝著酒,眸子卻凝視著王小兵。

「多謝洪姐培養。」王小兵舉起酒杯,「乾杯。」

「那你拿什麼報答我?」洪東妹笑道。

「你要什麼,只要我給得起的,都行。」王小兵向來豪氣。

「好!我記住你這句話。」洪東妹樣子頗為開心。

兩人幹了一杯。

洪東妹又道:「下個月十七號是我的生日,你來嗎?」

王小兵笑道:「洪姐的生日,我一定來。」

微微嘆了一口氣,洪東妹道:「不過,那天可能會有危險。其實我不想來你,盡你自己吧,你來就來,不來也可以。」

猜不出是什麼事,王小兵好奇道:「什麼危險?」

洪東妹又抿了一口酒,道:「都是以前的恩怨。說起來沒有什麼意思。你還要不要葡萄酒?」

「要。」王小兵等著她說下去。

以洪東妹在道上的地位,有人敢跟她叫板,那人也必定不簡單,至少是一個不怕死的傢伙。

「三年前,我與一個人合夥做古董生意,因為不熟悉那一行,最後每人虧了十幾萬。但他以為是我設下騙局騙了他的錢,要我賠十三萬。我當然不給,這恩怨就這樣結下了。」

洪東妹似乎在回憶往事。

「他一直想找人做了我,但沒有機會。我聽說他準備在我今年生日那天來這裡鬧事,所以說有些危險。」

「他很有實力嗎?」王小兵還不知道那個「他」到底是誰。

「一般吧。以前賣過搖`頭丸的。後來漂白黑錢,做起正當生意。聽說過金毛鼠嗎?」洪東妹道。

「他?聽說過。」那個金毛鼠本名叫霍競天,也算是黑道老大,但四十歲時,便金盆洗手,轉做米販,八十年代中期算一個人物。

「他一直認為我騙了他的錢,但我自己都虧了。做生意就有賺有虧,他想耍蠻橫,只是找錯了對象1說著,洪東妹堅毅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不過,他的存在對我來說也是一顆定時炸彈。要是有人能除掉他,那就好1

說罷,目光盯著王小兵,好像要他表態一樣。

王小兵心裡猛震了一下,暗忖道:「難道她說這番話是要我主動去做了金毛鼠?怪不得她對我這麼好,不料還隱藏著這麼一段原故!這怎麼辦好呢?」這只是一兩秒鐘之內,便有無數念頭在他心內轉過。看洪東妹的神情,非得自己給個說法才行。但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在這種時候,他只有明言相問,以求她的真實意圖,懶得自己去揣摩,浪費精力與時間。

心裡雖有些緊張,但沒有表露出來,笑道:「那就讓我去做掉他吧1

聞言,洪東妹冷漠的臉上露出了笑意,道:「聽你這樣說,肯為我冒那麼大的危險,我心裡很高興,總算沒白認識你一場!但我已有計劃,不需要你去做這種事,何況,你是我的乾弟弟,要做掉他,也不能叫你去。」

王小兵心裡暗道一聲「慚愧」,如果她真的叫自己去幹掉金毛鼠,那就只得另想辦法了。他很好奇道:「什麼計劃?」

「你聽了之後,不要對其他人說。不然,就難以成功了。」洪東妹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金毛鼠賣過搖`頭丸,曾被捉過,公安局有他的案底的。他名義上是退出了黑道,但平時照樣還是跟黑道上的朋友有聯繫。所以說,他想不幹這行都很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王小兵洗耳恭聽。

兩人又碰了一次杯,喝了一口葡萄酒,洪東妹繼續道:「他有一個大米鋪,每個月要從縣城裡運米回來。」說到這裡,她壓低了聲音:「我已叫人在他運的米之中藏了幾包白粉。只要民警一查,他縱使不被判死刑,都要在監獄里蹲到死。」

聽到這麼黑暗的一幕,王小兵心裡不禁怦怦直跳,這種事,他只在電視里才看過,在現實中,他還是頭一次親耳聞聽。

洪東妹也看出了王小兵的震驚,笑道:「你以為這算很黑暗嗎?這世間,有些事情黑暗到你永遠也想象不到。你記住一句話:對福你心慈手軟就是對自己殘忍!其實我並不想做掉他的,但近來傳聞越來越多,說他準備幹掉我。那我只好先收拾他1

「洪姐妙計!跟著你,能學到很多東西1王小兵拍了一句馬屁。

「那你以後就多跟著我,我會教你一些對改手段。」洪東妹這時顯出了她精明強悍的一面,「明刀明槍齲那隻能算下乘計策,畢竟容易被公安抓到。要兵不血刃將敵人消滅掉,那才是上乘之計。」

王小兵終於明白,洪東妹能得到今天的地位,也並非只是靠一柄軍刀與功夫獲得的,她的腦袋也是頂呱呱的。心裡不得不佩服她的權謀,道:「小樹林派出所所長朱由略跟金毛鼠認不認識?」

「認識,但沒有我跟他那麼熟。這種唾手可得的功勞,朱由略不會輕易放過的。」洪東妹笑道。不過,她小看朱由略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