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67章功夫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折的數字已變成了6000元,看著每月都變化的數字,他感到很快就有錢建樓房了。那些分到國道邊上宅基地的人,不少已動工建店面了,都是村裡有錢有勢的人家。村裡還是不斷有人上訪,但都沒有下文。在這段日子...

林燦東左手小指才剛剛在醫院做完手術不久,綁著繃帶,看到王小兵都感到不自然。而刀疤男卻不知道這段原由,還大嚷大叫道:「東哥,就是他,拽到要死1

不過,林燦東並沒有動手,問是怎麼回事。王小兵說了事情的經過。林燦東瞟了一眼刀疤男,沒好氣道:「算了吧,以後不要再找別人的麻煩了。」

「東哥,就這麼算了嗎?」刀疤男褲襠處的疼痛快消退了,一臉不解問道。

「那你還想怎麼樣?」林燦東冒火道。

「做了他1刀疤男口氣依然那麼強硬。

「啪!啪1林燦東二話不說,掄起右掌,朝刀疤男臉上抽去。

刀疤男登時懵了,睜著無辜的眼睛看著林燦東,那眼神似乎在說:老大,你打錯人了。我是你小弟,他打了我,你應該打他才對啊!

林燦東是一肚子氣沒處出,才打刀疤男,吼道:「沒事給老子惹事!他媽的,你安分些就不行!?」

刀疤男快要哭了,本想靠著林燦東來報仇,想不到結果這樣,真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一時不知所措,摸著兩邊火辣辣的臉頰,好像在做夢一樣。

「你走吧。我保證他以後不會再去搞你的那位朋友。」林燦東見王小兵一直盯著自己,只好表態道。

「好!我知你是條漢子,說一是一,說二是二。謝了。」說罷,與謝家化、陳林旺等折回停摩托車的位置。

等王小兵走遠了,林燦東瞪了一眼刀疤男,壓低聲音,貼在刀疤男的耳朵上,道:「你知道他是誰嗎?麻痹!他是洪東妹的乾弟弟!你敢跟他玩?我都沒有這個實力!他媽的,專門惹這種人,你想害死我啊1說著,也帶著馬仔走了。

刀疤男愣了半晌,才恢復清醒,自言自語道:「不可能吧?他這麼有實力?」

……

陳林旺也想巴結王小兵,笑道:「兵哥,以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說一聲,隨叫隨到。」

「好。走了。」王小兵坐在摩托車後座,由謝家化駕駛摩托。

回到東和村之後,還不到九時,王小兵考慮了一會,決定還是去鄭喜旦家裡,把結果告訴曾長山。路上打著腹稿,不知不覺已走到那裡,門關著,但有橘黃的燈光從門縫裡射出來,還有電視的聲音傳出來,猜測他們還沒有睡覺,便走上去敲門。

鄭喜旦開了門,見是王小兵,微訝,也沒請他進門。王小兵把事情的結果告訴他,要曾長山不用擔心,也明白鄭喜旦的尷尬之處,寒暄了幾句,便回家了。站在門口的時候,瞥見坐著看電視的小雙,她的肚子隆了起來,已有幾個月的身孕,王小兵心潮起伏,想打個招呼,但又怕鄭喜旦受傷害,便算了。

光陰荏苒,高一第一學期結束了,放寒假,幾天之後,期末考成績出來,王小兵掛了三科,謝家化掛了三科,不過,不用補考。轉眼便到春節,喜氣洋洋的,眾人忙著買年貨。大街小巷都瀰漫著節日的氣氛。

洪東妹的夜城卡拉ok廳員工吃年晚飯,也叫了王小兵,他過去了,喝了幾杯,席間發現洪東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粘人,他微微感覺有些曖昧。洪東妹並沒有明顯的表示,王小兵也不敢多想。吃足喝飽之後,大家又唱k,玩了一晚。洪東妹叫王小兵初八過來熱鬧一下。初八是新一年營業的第一天。

王小兵的工行存摺的數字已變成了6000元,看著每月都變化的數字,他感到很快就有錢建樓房了。那些分到國道邊上宅基地的人,不少已動工建店面了,都是村裡有錢有勢的人家。村裡還是不斷有人上訪,但都沒有下文。

在這段日子裡,他除了把美容丸的品質提高之外,還嘗試煉製《丹經》里的另一種初級丹藥:除穢丹。

這種除穢丹就是用來治狐臭與腳臭的,但凡身上有異味的,都能除去。煉製這種丹藥,他花了個多月,才漸漸摸索到一些竅門,煉製出幾枚,也交給洪東妹,讓她送給人吃,看效果如何。煉製除穢丹所需的藥材很特別,玉墜的丹域里種植數量很少,因此不能像美容丹那樣一個月可以煉製幾百枚,至多一個月也就可煉製三四十枚。它需要用到的藥材有七彩根、落地龍與千手菩提子。

而他的三昧真火依然處於初級階段,感覺要突破到中級階段,那還需要不少日子。

有了鈔票,年也過得豐盛。開年時放的鞭炮也足足達到上萬響。初一到初四,王小兵到親戚家裡拜年。以往,他最喜歡過新年,因為可以在竄親戚時得到利是,總共可以得到幾十塊。如今,他不在乎了,只是過去坐坐而已。

初五,一家人便乘中巴到江石鎮的溫泉玩耍,這還是他們全家第一次去泡溫泉,當然是王小兵買單。家人也知道王小兵賣美容丸賺到不少鈔票,但絕對沒想到賺到那麼多。王小兵又沒告訴他們。

初七,王小兵穿著新衣服,駕著舊摩托,到小樹林接董莉莉到江石鎮泡溫泉,在拿成績單那天,兩人已相約好初七先在小樹林的廣場上相見,不見不散。王小兵還不知董莉莉的家準確位置在哪裡,董莉莉沒有告訴他,是怕家人知道她談戀愛的事會受到批評。

兩人泡了半天的溫泉,然後在溫泉旁邊的旅館開了一間單人房,大戰了兩個小時,才心滿意足地回來。

初八下午,王小兵自己駕駛著摩托車到山石集市的夜城卡拉ok廳,給洪東妹捧常前面的停車場上,停了不少摩托車,也有小轎車,來捧場的人還真不少。

大門前,擺放著花圈與花籃,鮮艷奪目,與紅底金字的門對相映襯,喜氣之中洋溢著富貴。不少政府部門人員都來這裡捧場,但絕大部分只是稍停留,旋即離去。有派出所的,國土所的,居委會的,還有稅所的,等等,枚不勝舉。王小兵由此看出洪東妹的人脈非常之廣。

除此之外,還有道上的朋友,也是三五成群前來捧常每個包廂都人滿為患,一樓的舞廳也是擠滿了人。

洪東妹要王小兵跟在自己身邊,目的是要他讓認識些人,需要介紹的,就叫他過來敬杯酒。走進203包廂時,王小兵見有一個約莫四十歲的胖男子摟著小姐在唱k,開始還道是商人,經洪東妹一說,才知是小樹林稅所所長段忠致。

「段所長,你唱的真有水平1洪東妹誇獎道。

「這首歌我經常唱的,馬馬虎虎。」段忠致唱的其實不怎麼樣,但也自認為不錯。

「小兵,還不過來敬段所長一杯。」洪東妹笑道。

王小兵即時走過去,斟了滿滿一杯的啤酒,雙手端起,道:「祝段所長年年行好運,升官發財。」說罷,仰脖子幹完一大杯。

段忠致微微頷首,端起酒杯微呷一口,道:「這位小兄弟是?」

洪東妹連忙道:「他是我乾弟弟,叫王小兵,今天營業,他過來幫忙。我喝了不少,要他代敬幾杯。段夫人吃的美容丸,就是他制出來的。」

「年輕有為1段忠致舉起酒杯,道:「再干一杯1

「好1王小兵又給自己倒滿一杯,咕嚕咕嚕幾聲,便又幹完了。

「段所長玩得開心些。」洪東妹說著,帶著王小兵出去了。又到其他包廂去敬酒,有時是她喝,有時是王小兵喝。

王小兵也認識了不少道上的朋友,雖還不相熟,但也有過照面,以後碰到也能認出。

晚上更是賓客如雲,有專門來捧場的,也有是真正來消費的,人來人往,生意頗為興攏洪東妹與王小兵都向來賓敬了不少酒,幸好是啤酒,雖有幾分醉意,但還不致不醒人事。

到了晚上十點半左右,捧場的賓客才漸漸少了。十二點半要打烊。

在洪東妹的房間里,她親手泡了一壺好茶,與王小兵慢慢品嘗。她的房間在二樓,只有三四十平米,是一個集辦公與休息於一體的所在。兩人處在一個房間里,總是有一種曖昧的感覺。王小兵喝著茶,尋找合適的話題來打破沉悶。

洪東妹問王小兵與董莉莉有沒有做過愛,他笑說有。這令他有些心猿意馬,不知她心裡想什麼,為何會問這種事。不過,她也只是笑一笑而已,並沒有再說這類話題,而是轉向了其它話題,說在江湖混,就得有些實力,那是指功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