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64章胸器按摩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蘇惠芳伸手輕輕在王小兵腰間擰了一下,格格嬌笑起來。王小兵渾身酥麻麻的,真想停下車,立即抱著美人跳進路邊的甘蔗地里大戰一常但他也知道兩人的關係遠沒到這一步,於是忍住了。說笑間,便已回到了蘇惠...

王小兵回到教室,謝、董、魯都問級主任找他幹什麼,其實,三人也猜到是什麼原因,只是好奇問問而已。om

「小兵,級主任批評你吧?怎麼去了不到幾分鐘就回來了?以我的經驗,被他叫去,沒半個鐘都回不來的埃」謝家化偷笑道。

「他說我愛學習,所以讓我早些回來看書。」王小兵笑道。

三人自然不信,王小兵又沒將事情經過告訴他們,謝、董、魯也不知是怎麼回事。

摩托車沒油,不然,王小兵想在下了晚自習之後載著董莉莉兜兜風的。只可惜被謝家化騎到耗完油為止,有摩托也不能兜風。

董莉莉問王小兵的摩托哪裡來的,王小兵說是專門買來載她去兜風的,這句奉承話逗得美人眉花眼笑,如雨後梨花搖曳多姿。

像杜雲佳這些人,就懷疑王小兵的摩托是偷來的,多方面打聽,希望聽到些消息,然後去報案,但鬼鬼崇崇打探了很長時間,都沒得逞。

晚上回到宿舍,舍友都圍著問從哪裡買的摩托。王小兵煞有介事地盤膝坐著,道:「說來話長,簡單說來就是這樣的,我在路上走著走著,見到天上掉下一塊金磚,連忙撿了起來,然後有個開摩托的就過來要求分贓,我說把金磚給他,他把摩托給我。他說好,於是就成交了。」

「吹牛。」眾舍友搖頭道。

王小兵不想把事情說出來,畢竟牽涉很大,還有槍支的問題,有些事情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好,多嘴並無好處,只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因此,他始終沒有把如何得到這輛半新舊嘉陵牌摩托的真正原因告訴舍友。

舍友只是好奇,追問了一段時間,也就不再感興趣了。

第二天中午,王小兵要推著摩托車去三公里之外的加油站加油,謝家化主動要求推車,看他樣子,還沒過足駕駛癮。於是,由謝家化推著摩托,王小兵步行,一起到中崗加油站加油。om~加滿油之後,就到小樹林集市,王小兵把二千元現金存進了銀行里。看著存摺上那四位數的阿拉伯數字,他心裡喜滋滋的。

謝家化在銀行外面看摩托,等王小兵出來,問他存了多少錢。王小兵說存了幾十元,不告訴謝家化準確數目的原因是怕他泄露秘密,以後就不能給家人一個驚喜。

如今,按正常情況而言,每個月,王小兵都可以從洪東妹那裡拿到二千元,在九十年代初,這筆數目確實相當可觀,是工薪一族好幾年的收入。

從工行回東興學校,謝家化也是爭著做司機,載著王小兵回去。他開的速度又快,又不穩,倒是使人心驚肉跳的,但他樂在其中。

王小兵有一輛摩托車的消息,在校園裡很快就傳遍了,不單學生知道,老師們也知道了。須知,金輝球這些老師都還是蹬自行車來上課的,他們極為羨慕王小兵,但私下裡都猜測說摩托車來路肯定不正,不久就可以看到好戲。

到了下午zyu活動課時,蘇惠芳找到王小兵,請他幫忙搬家。她的家本來在東方鎮那邊,來東興中學工作,住在學校的宿舍里,嫌衛生條件不夠好,在離學校一里多的沙崗街道村民住宅區里租了一間套房,一房一廳。

女人搬家,很多零碎的東西,裝了幾大紙箱。還有碗鍋洗臉盆水桶等等,又是幾大包。衣服也有兩三袋。要是她一人搬,來回至少要走三四次。幸好可以請學生幫忙,只一次就搬過去了。

王小兵用摩托幫她載了幾大紙箱,謝家化也用單車載了兩大包的東西,其他同學也用單車幫忙載東西,七八個男生,一下子就把東西都載過去了。

蘇惠芳所租的那裡,正好是路邊,很方便的。那是一幢二層樓房,屋主搬出東方鎮那邊住了,空著,就租出去。除了蘇惠芳之外,還有另一個教初中的女老師租住在那裡。蘇惠芳租的是二樓。

同學們幫忙把東西搬上去,人多力量大,不消十幾分鐘,便搬完了。om~

王小兵上到二樓,從窗外看出去,正好能瞧見鄉村石子路,再把目光放遠些,便能看到一里之外的東興醫院樓頂飄揚的紅旗。

蘇惠芳讓幫忙搬家的學生在房間里等著,然後要王小兵載她去買水與盒飯。同學們都說不用了,但她執意要酬謝大家,眾人只好留下來。

當蘇惠芳坐在王小兵摩托後座的時候,王小兵心裡冒起一陣興奮,過了半個學期,這還是首次如此接近她,可惜她沒有抱著自己的腰,而是抓著後座的鐵架。

出了村民住宅區不到一里,就有一間快餐店。

雖是短短的四五百米路程,王小兵卻把摩托速度放慢,跟班主任拉些家常,套套近乎,想著要不要來個急剎車,讓她受前沖慣xng的作用撞過來,感受一下她兩座山峰的彈xng。

「你哪來的錢買摩托呢?」蘇惠芳也很好奇。

「其實是朋友送的啦。」王小兵笑道。

「你的朋友真大方1蘇惠芳羨慕道。

「一般。」王小兵感覺她注意力正在說話上,便忽然急停了一下,果然,蘇惠芳一個不留神,嚇了一跳,身子撞了過來,兩座山峰正好撞在他背脊上,頗有彈xng,雙臂一把摟住他的腰,「氨地叫了一聲。

因為道路又不夠平坦,摩托車開在上面有些顛簸,蘇惠芳胸前兩座山峰先是撞在王小兵背脊,隨後,又隨著她的震動而上下移動。

王小兵心裡頗為得意,享受著蘇惠芳「胸器」按摩,背脊酥軟軟的,頗為舒服。

「你個小壞蛋。」蘇惠芳只說得一句。

「摟著我的腰,不要放開。」他笑道。

這時,王小兵立時把摩托速度提上去,飆風也似的向前開去,提醒蘇惠芳要摟緊,時不時還玩兩下急停。蘇惠芳連聲呼喚開慢些,摟著王小兵的腰,伏在他背上,既害羞又肉跳。

但王小兵一加油,便基本到了那間快餐店門口。那個店老闆見摩托車速度這麼快,笑道:「你男朋友開這麼快很危險的。」

蘇惠芳聽了,臉微紅,但不解釋,嘴角溢著笑意,問道:「盒飯多少錢一個?」

「一元。」店老闆穿著飯店專用的白s工作服。

「白雲礦泉水怎麼賣?」蘇惠芳又問道。

「二角一瓶。」店老闆開心道。

「要八瓶礦泉水,八個盒飯。」忽然想到謝家化飯量驚人,王小兵補充道:「要九個盒飯。八二一六,九一得九,一共十塊零六角。」

口裡算著,已掏出了一張十元與一張二元,遞了過去。

「小兵,這錢應該我出,怎麼是你出呢?」蘇惠芳不好意思道。

「這個還客氣?」王小兵笑問道。

「就是嘛。反正都是兩口子,誰出都一樣。」店老闆接了王小兵的錢,找回一塊四角零錢。

蘇惠芳也沒解釋,只是要自己出錢,但硬被王小兵攔住了,在兩人客氣的推讓之下,四手耍太極一般,交纏在一起。王小兵趁機好好地摸了摸蘇惠芳手臂上油膩的肌膚。蘇惠芳起初不覺,幾回的手碰手之後,才發覺他有意吃豆腐,微做了個討厭的表情,便不再執意要付錢了。

飯店的飯菜都是現成的,只用飯盒盛起來就行了,九個盒飯,分兩個大塑料袋裝著,九瓶白雲礦泉水也分兩個黑s塑料袋裝著。蘇惠芳拎兩個裝盒飯的塑料袋。王小兵則把兩個裝礦泉水的塑料袋掛在車把手上,跨上摩托,等蘇惠芳坐上后,嘟一聲,揚長而去。

「不要急剎車,不然,沒飯吃了。」蘇惠芳怕王小兵再搗鬼,連忙提醒。

「不會了。惠芳,你坐近一點。我比較好駕駛。」王小兵有意改一改稱呼,看她有什麼反應。

「你呀,人小鬼大。還是叫我蘇老師吧。」蘇惠芳說時,將屁股向前挪近了二厘米,但沒有貼在王小兵的背脊上,兩人相隔有三四厘米。

「在學生面前,我叫你蘇老師,私底下,我叫你惠芳吧。」王小兵笑道。

蘇惠芳噙著笑,終於忍不住笑出來,道:「你還是先好好讀書,別想其他的事情。會影響你學習的。」

「不得不想埃惠芳,你體會不到那種煎熬的。」王小兵由此判斷出,蘇惠芳對自己也是有好感的。

「小鬼頭。」說著,蘇惠芳伸手輕輕在王小兵腰間擰了一下,格格嬌笑起來。

王小兵渾身酥麻麻的,真想停下車,立即抱著美人跳進路邊的甘蔗地里大戰一常但他也知道兩人的關係遠沒到這一步,於是忍住了。

說笑間,便已回到了蘇惠芳所租的房子前面。

盒飯的米飯不好吃,鬆鬆的,硬硬的,有些霉味,一菜二肉。平時,街坊都流傳快餐店裡的豬肉和雞鴨肉是不衛生的,可能是死豬死雞死鴨。不過,眼不見為凈,吃多了也就習慣了,大菌吃小菌,當成是補品。

謝家化一人吃兩個盒飯,特別顯眼。

仈ji個人蹲著,邊說邊吃,氣氛和諧。

蘇惠芳不吃肥肉的,而她的盒飯里就有肥肉,瞥了一眼旁邊的王小兵,道:「小兵,你太瘦了,吃些肥肉吧。」說著,便把肥肉挾了過來。

王小兵將飯盒遞過去,讓蘇惠芳將肥肉挑過來,心忖道:「她說我瘦,那是借口,看來她對我真的有意思。嘿嘿。」

「你笑什麼嘛?」蘇惠芳含笑道。

「心情好啊1王小兵意有所指道。

蘇惠芳佯裝不理睬,滿面笑意,只埋頭吃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