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62章想載美人兜風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視鏡撞壞了一隻。要花幾十元去賣一個新的。」「聽到了!你們賠這幾十元,離開吧。我跟你們互不相欠!不然,你們也知道洪姐會怎麼做的了?我向來不喜歡恐嚇人。如果你們想試一試的話,那隨你們,很快就能看到效...

林燦東轉身向洪東妹叩了一個頭,說了聲「對不起」,又向旁邊的王小兵叩了一個頭,也說了一聲「對不起」。至此,王小兵以為事情結束了。但好戲還在後頭。林燦東忽然抽出一柄閃著寒光的匕首,將左手平放在桌上了,右手握匕首,照準左手的小指切下去!

當王小兵的目光再次落在桌面上時,已有一灘鮮血與一節手指。

「三爺、龍爺、古爺,這樣行了吧?那輛摩托車就送給王兄弟,這五百元算是給他的驚嚇費。」林燦東痛得臉s發青,咬著牙根,把五張百元大鈔放在桌子上,然後用一塊布包紮那個斷指。

三個老頭子望向洪東妹,見她點了點頭,便道:「有交待了!這件事以後就互不相欠1

聞言,林燦東向三個古董叩了一個頭,撿起那節斷指,帶著馬仔匆匆而去。

洪東妹忽然站起來問道:「大頭東,除了你之外,那個開藥店的有沒有份?」

「有。」說罷,林燦東一步跨出大門,乘著摩托走了。

「將他的藥店砸了。」洪東妹向冼業勝使了個眼s。

冼業勝點頭,帶著十幾人出去。後來,王小兵路過小樹林集市的時候,看到和記藥店被砸得稀巴爛,聽說莫文鋒也被打傷了。他自然知道是誰幹的。

處理完這件江湖恩怨之後,龍應唯道:「東妹,有消息說全國公安機關將要舉行掃黑大行動。你得注意下,不要惹火燒身。」

「我知道怎麼做。」洪東妹道。

「那我們就不坐了,告辭了。」龍應唯站了起來,其他二個古董也站起來。

「等一下,東妹還有薄禮送三位。」說著,洪東妹招了招手,便有三個店員,每人拎著包裝jng美的禮包,無非是高級煙酒,走了過來。

「你太客氣1三位老古董笑道。便命司機將禮物收下,自去了。

事情辦完之後,員工又把那個「今r暫停業」的牌子搬了回來,重新開業。外面馬路上來來往往的人,只看見一隻歇業的牌子,而不知裡面發生了驚心動魄的一幕。

王小兵得了一輛五成新的嘉陵牌摩托車。那五百元,他不敢要,畢竟洪東妹出面辦這件事,不但欠了別人的人情,而且還送了不少的禮。他把五百元交給洪東妹,推讓一番,洪東妹也就收下了。

洪東妹用座機打電話叫了一席酒菜送到夜城卡拉ok廳,與王小兵一起吃晚飯。席間,洪東妹笑道:「小兵,不如這樣,由我幫你銷售美容丸。藥店賣的價是多少?」

「咯咯,五元。」王小兵笑道。

「那好,我給你五元。你把貨全給我。你一個月能生產多少枚美容丸?」洪東妹舉著筷子挾了菜肴品嘗了一下。

「大約四五百枚。」王小兵如是道。

「行,那每月就給我供貨四百枚吧。」說著,洪東妹從皮包里取出一沓鈔票,全是百元大鈔,數了二十張,遞給王小兵,「喏,這是二千元。」

「還沒給貨呢。」王小兵不好意思拿錢。

「先拿著,你到時給我就行了。」洪東妹把鈔票推到王小兵面前。

王小兵只好收下。平生十幾年,他第一次拿到二千元,這可是他家幾年的收入!心中的興奮,自不用說,但他表面沒有顯出太過亢奮的神s。

吃完晚飯之後,辭了洪東妹,王小兵駕駛著摩托車,想把錢存起來,但銀行已下班了,只好回學校,一路上,哼著王傑唱的《一場遊戲一場夢》,聽著摩托的發動機聲,心情特別好。om~

一時心血來cho,先回一趟家裡。他還不想把錢交給父母,只想自己存著,存到幾萬塊,再拿出來給父母建房子,給他們一個驚喜。

回到家時,再是六點十分。

許娟問是誰的摩托,王小兵說是自己的。家人當然不信,以為是他偷來的,叫他在哪裡弄來的就送回哪裡去。在他再三的解釋下,父母才相信。在屋門前的平地上載著許娟,來來回回駛著,引得鄰居都出來看熱鬧。他們打聽王小兵怎麼弄到一輛摩托車,得知是朋友送的,都說那個朋友真夠大方。他們不知大頭東是被逼的。

回家兜了一圈,才去學校。那時,很多老師都是騎自行車,沒有摩托,而他卻有了一輛摩托,頗為拉風。

半路上,他遇到一樁交通事故,摩托車撞摩托車。他瞥了一眼,見是東興中學校長張萬全,便過去瞧瞧。一瞧之下,嚇了一跳,正是昨晚用槍指著自己的那個劍眉混混,頭上包紮著繃帶,正在要求張萬全賠錢。

劍眉混混看到王小兵,也是吃了一驚。他早已知道後來的事情。起初還道王小兵是來報仇的呢,緊張得想立刻逃跑,但看到沒有什麼人馬,才稍微鎮定下來。

而張萬全認識王小兵,在人叢中掃了一眼,看到他,連忙叫道:「王小兵,幫我去看看派出所還有沒有民jng。」

其實,派出所下班了。王小兵從劍眉混混與那個高瘦混混的眼神之中覺察出,他們是怕自己的。便停了車,走上前去,問張萬全是怎麼回事。

「明明是他們逆行撞我,還要我賠償,這成什麼體統1張萬全手臂上劃出一條血口子,不深,沒有流什麼血。可能撞車不激烈。

「你賠還是不賠?1劍眉混混用恐嚇的口氣道。

「你們這麼蠻不講理,我賠什麼啊1張萬全有了幫手,自然底氣足了些,聲音也高了。

那個高瘦混混正要動手,被王小兵一聲喝住:「喂1

兩個混混同時望向王小兵。

王小兵心裡已想好腹稿,不慌不忙道:「大頭東沒告訴你們嗎?那件事要是追究起來,你兩個他媽的吃不了要兜著走!我在洪姐面前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算了,所以沒有向你們發難。」隨即,問張萬全:「校長,傷著沒有?摩托車損壞了嗎?」

張萬全也看出王小兵能震懾住兩個混混,就如實道:「傷倒沒什麼傷,就是後視鏡撞壞了一隻。要花幾十元去賣一個新的。」

「聽到了!你們賠這幾十元,離開吧。我跟你們互不相欠!不然,你們也知道洪姐會怎麼做的了?我向來不喜歡恐嚇人。如果你們想試一試的話,那隨你們,很快就能看到效果的。」王小兵語氣平靜道。

兩個混混互視一眼,一臉的不服,臉拉得老長,沉默了幾分鐘之後,那個高瘦混混從后褲袋裡掏出一張五十元鈔票,擲在地上。然後與劍眉混混夾著尾巴走了。

王小兵把那張五十元撿起來,交給張萬全,道:「校長,我去學校了。」

「你拿著吧。沒有你幫我,都不知怎麼脫身1張萬全嚇出一身冷汗,因為他也知道派出所下班了,不知找誰來解圍好。正是秀才遇上兵,有話說不清。要是這麼纏下去,還有可能被打一頓。

「我是您的學生。幫您是應該的,縱使跟您不認識,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也是應該的,所以不用多謝我。真的沒傷著筋骨吧?」王小兵拒不接受那張五十元報酬。

「真的沒傷著什麼,謝謝啦1張萬全感激地拍了拍王小兵的肩膀,「那你去學校吧。」

王小兵擰動油門,開動摩托,朝東興中學馳去。

到了學校,引來無數學子那羨慕的眼神。女生們看他的目光也極為含情,如果上去跟她們搭訕一下,估計不少願意以身相許。

「黑牛!這是什麼1到了宿舍門口,王小兵興奮叫道。

謝家化從裡面走出來,大吃一驚,道:「小兵,哪裡借的?」

王小兵啾了一聲,揮了揮手,道:「什麼借的!我的1

「我不信。」謝家化知道王小兵的家底。

「不信就算了。反正是我的。」王小兵也不想與他爭辯,只想載著董莉莉兜兜風。可是,謝家化纏著要騎一會,只好讓他騎。

謝家化也是拿著許勇的摩托學會駕駛摩托的。技術不如王小兵。但他不怕死,是個生手,也敢開六十公里時速,簡直是玩命。或許是他太想駕駛摩托。

本來,王小兵想讓謝家化騎一會,自己再去載董莉莉。不料,謝家化騎上了癮,一直騎到上晚自習,下了晚自習,又借著騎,把油箱里的油都耖完,才心滿意足睡覺。

上晚自習的時候,董莉莉關切地問王小兵昨晚與今天去哪裡了。王小兵不想把那麼驚險的事情告訴她,以免引起她的擔心,便輕描淡寫地說自己去與朋友聚會,本來不去的,但朋友太過熱情,硬是要架著走,只好去了。喝醉了,白天才沒來上課。董莉莉聽了,也就信了。

而昨晚,王小兵差點連xng命都丟了,這真如一場噩夢,幸好很快就過去了。回想起來,當真是兇險異常,要不是命大,早已到yn間去見閻王了。

許多事情就是這樣,不看見,不聽見,就感覺很平淡,一旦參與其中,就能深深體會到那種巨大的危險。

剛上第一節晚自習,級主任就來找王小兵,叫他到老師課間休息室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