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31章食色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同學帶了請假條去。一早,吃了早餐,便蹬著單車去上學。到學校的時候,差點遲到。周一早上升國旗,然後開周例會,再然後是正常上課,日子重複著,沒有任何的變化,要不是還有女生作調劑,讀書也實在是世...

想起王秀娟的咄咄逼人,王小兵聯想到黃麗華,忽然心猿意馬起來,腦海里比較著兩母女的身體會有什麼不同。黃麗華那裡是一毛不長,王秀娟那裡也一樣還是像挪威的森林,這引起王小兵的好奇,當然,自然少不了夾雜在其中的一絲慾念。

說真的,他的好奇心大過慾念。

當他以黃麗華的身體去推測王秀娟的身體時,便好像當真已瞧過了王秀娟那潔白的身子,心裡不禁得意起來,咯咯笑著,就跟魯迅筆下的阿q一樣,得到了些許的自我滿足。

夜越來越深,他還沒有倦意。

忽然想起國慶長假結束回校就要參加班級籃球比賽,手痒痒的,只想拿籃球到球場去投投籃,又想到可以跟董莉莉見面,心裡真箇喜滋滋的。

「什麼時候能一親董莉莉的芳澤呢?」他腦海里印著董莉莉的音容笑貌,每每想起,便渾身酥軟,暗想要是能把她泡到手,那減壽二年也值了。

以他如今與董莉莉的關係來看,要發展到那一步也並非沒有可能。雖還沒有像情侶一般,但曖昧之情早已瀰漫在兩人心中。從董莉莉那討人愛的眼神里,他感覺得到她對他是有意思的。

這一點很重要。

如果一個女生對一個男生沒有興趣,那任由男生死在女生面前表白,也是得不到女生的愛的。倘若女生對男生有了好感,那才有發展的機會。

王小兵讀過《水滸傳》,想到潘金蓮與西門慶那一幕,也知道泡妹子不能心急,不然,欲速則不達,要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試探,直到可出手時再出手,屆時方是採花之日。他清楚地分析自己與董莉莉現今的關係:比普通朋友要好,但還不是情侶。

因此,動手動腳的事情不能隨便做,否則,把美人嚇怕了,以後就不易再修復這段難得的情感。

一直坐到四點多,秋天清晨會下露水,沾在頭髮上,身上,一會便形成水珠。王小兵感覺有些想睡覺了,搬椅子回家,閂上門,上床睡了二個多小時,就起床了。

本來昨晚要回校的,但喝醉了,也就沒去,在去喝酒之前,他就知道自己晚上不能去上晚自習,請同村的同校同學帶了請假條去。一早,吃了早餐,便蹬著單車去上學。

到學校的時候,差點遲到。

周一早上升國旗,然後開周例會,再然後是正常上課,日子重複著,沒有任何的變化,要不是還有女生作調劑,讀書也實在是世間最枯燥無味的事情。同學的眼鏡是一副比一副度數深,看著就可怕。

課間的時候,同學之間都交談著國慶假期到哪裡玩了。

「小兵,聽說你國慶在小樹林那裡賣涼茶,是不是?」董莉莉轉過頭來,微笑問道。

「我見到他們兩個,黑牛也在。」魯月菁早已搶在王小兵之前,把謝家化的乳名說了出來。

「黑什麼牛,有名字不叫。」謝家化很害怕魯月菁跟他套近乎,每每那種情況出現的時候,他就會裝作很不耐煩的樣子說話。

「噯,你不是叫黑牛嗎?人家叫你黑牛有什麼不對?又不是亂叫。要是叫你黃牛,叫你水牛,那又不同。」魯月菁有些撒嬌的錫一忸怩就讓人感到難受。

謝家化黑著一張臉,堂堂七尺男子漢,在肥妹面前,卻是毫無辦法,只有干噎與翻白眼的份。

王小兵與董莉莉都黃鵠礎

隨後,王小兵才說道:「你看到我了?」

「沒看到。」董莉莉露齒甜美地笑道。

「騙人。」魯月菁拆穿謊言道:「你不是跟我說,十月五號那天經過小樹林街道去縣城嗎?黑牛在那裡吆喝,整條街的人都聽見了。從那裡走過的,沒有誰不聽見他那把洪亮的聲音,真是帥呆了。」

「你不要稱讚我好不好?」謝家化最怕魯月菁讚揚他。

「你個小樣,別人要我表揚,我還不幹呢。美言贊你幾句,還不要。不過,這樣的男人比較老實。」魯月菁像在挑丈夫一樣評頭論足。

「麻痹,誰要你讚揚了?」謝家化口吐髒話。

「小樣太不文明,當著美女的面說粗話。哼,粗糙。」魯月菁一扭脖子,像高傲的天鵝轉過頭去,暫時不理謝家化了。

謝家化在這時才感到滿意,露出得意的笑容。

一對冤家靜了下來,王小兵與董莉莉才有機會聊幾句。

「你在那裡賣涼茶,賣了多少錢?」董莉莉饒有興趣問道。

「不多。」本想吹吹牛皮的,但有謝家化在場,只好作罷,「不到二百啦。幾乎都是前面兩天賺的,後面二天都賣不了多少,別人也跟著做,競爭太激烈。」

「嘩,這麼多啊!你們兩個,誰想到這個點子呢?」董莉莉明顯地吃了一驚,掃視一眼兩人,笑道。

「當然是我啦。黑牛這腦袋,想不出來的。」王小兵得意洋洋道。

這時,魯月菁又可以開口了:「喏,王小兵也一樣叫黑牛,黑牛,又不見你說他?」

剛剛得到安寧的謝家化頓時又哭喪著臉道:「我跟他什麼關係,跟你什麼關係?」

王小兵一聽謝家化這麼說,就知道魯月菁肯定要藉機反擊了。

果不其然,魯月菁腦子也不笨,張大口,笑道:「我知道你們是什麼關係,是搞基關係吧?咯咯。我跟你是同學關係,當然比不上你們的搞基關係啦。」

「麻痹,我搞基?」謝家化還想繼續吐髒話,但張口沒說完整:「我搞……」

「黑牛發威,天下母牛遭殃。哈哈哈。」王小兵笑道。

「麻痹,老子要是公牛。每配一頭牛就收十元,一年就成為千萬富翁1隻有王小兵開他玩笑,謝家化才不會頂嘴回罵。

「小心啊,黑牛,鐵杆磨成針啊!哈哈哈。」王小兵隨口道。

董莉莉與魯月菁臉上飄上兩朵紅暈,嘴角掛著微笑,努了努嘴,表示討厭,轉過頭不搭話。

這時,體育委員段世康走過來,是要跟董莉莉與魯月菁說班級女生籃球賽的事。

「董莉莉,魯月菁,你倆準備一下,下午自由活動課我們班對高一班,地點在三號籃球常記得不要遲到。」段世康道。

「我們的什麼時候開始?」謝家化問道。

「下星期吧。這星期都是女生組比賽。」段世康看了看手中的體育活動時間表。

等到段世康走開,謝家化第一次主動與魯月菁說話,道:「喂,你也會打籃球啊?」

「喂什麼喂,我沒名字嗎?小樣,就你會打籃球?我就不會?太小看人了。我跟你一樣,你行,我也行。」魯月菁是指兩人體型差不多,但一人是肥肉,一人是肌肉。

「見過臉皮厚的,但沒見過你這麼厚的。」謝家化頗為不屑道。

「懶得理你。」魯月菁鼻子哼了一聲。

女生打籃球,沒有什麼技術可言,一場比賽下來,如果比分能突破個位數,那都很了不起了。

高一班的女生之中也沒什麼特別利害的角色,兩班是半斤八兩,旗鼓相當。

眨眼便到了下午的自由活動課。天氣晴朗,風力不大,正是做運動的好時光。操場上,高一級的同學大部分都到了。星期一有兩場高一級的女生籃球比賽,其中一場是高一vs高一,另一場是高一vs高一,高一輪空。

女生籃球比賽,不單有本班的男生到場助威,更有其它班級的男生來觀看,並非因為賽事精彩,他們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來食色的。

王小兵與謝家化自然也到了三號籃球場,給自己班的女生加油。球場周圍,已站滿了兩匝人,男生居多,女生寥寥無幾。王小兵猜測高一班的蕭婷婷會不會上場,到那裡一看,果然看到她也出戰。

高一級的級花,也是校花,蕭婷婷與董莉莉都參賽了,而且二人打的都是小前鋒,剛好形成一對。因此,三號籃球場比二號籃球場多了許多觀眾。

如果能帶上一支啤酒,自斟自酌,又能欣賞兩大美人的對位斗戰,那才是一大喜事。王小兵是這樣想的。他用肘輕輕撞了撞身邊的謝家化,道:「看到沒有,你的老相好,魯大將上場了1

「……」謝家化做了一個嘔吐並且要暈倒的動作,只是搖頭,並不言語。

男生們都是來看女生的,並不是來看籃球。

在學習枯燥之餘,能出來飽飽眼福,那也會令精神為之一振,提高學習效率。學校不準女生穿奇裝異服,在平常日子裡,看到的女生都是被衣服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除了能看到臉面與脖子之外,還有就是能看到手指與手掌。這些都是男生不愛看的。

魯月菁身材肥大,穿上運動衣之後,肥肉直往外溢,胸前兩座山峰巨大,配上水桶腰,還有粗大的兩條腿,確實令人嘆為觀止。其實,她的腳毛才是使眾男生大倒胃口的大殺傷力武器。

除了魯月菁與董莉莉、蕭婷婷這兩個極端之外,其他上場的女生樣子中規中矩,說不上漂亮,也不算醜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