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27章驚嚇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吃完炒河粉不久,王叢樂把那盒新蚊香拿來了。他自始至終都不知道兒子的小把戲。第二天,也就是國慶的第二天假期,黃麗華果然把請帖送到王小兵家裡。王叢樂倒不想去喝喜酒,因為要給紅包,給大紅包,家庭承受...

退已無可退,只有戰鬥了。

俗話說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白秋群半老徐娘,如狼似虎,十個男人遇上她,九個要求饒。

剩下那一個,自然是王小兵這種扛著老二可以打遍天下無敵手的雄壯男人,只有他這種男子,才能真正將白秋群治服。

白秋群浪`叫著,倒是嚇得王小兵有些擔心。夜深人靜的,些許聲音都能在曠空里傳播很遠,要是這些「啊氨之聲被人聽到,招來閑人看春圖,那實在是有百害無一利。

「不要叫那麼大聲,要是被人聽去了,怎麼辦?」王小兵停下了運動。

「知道就知道唄。」白秋群已軟成一灘爛泥,急促喘息道。

「小聲點,要不我不敢再玩了。」王小兵又開始了老漢推車。

「行,行,小皇帝,你說什麼都行。」白秋群閉著眼享受。

看著面前亂震的白肉,王小兵心忖道:「扯住了這根救命草,高考要是沒考上大學,看能不能混進村委里。除了她,還有黃麗華也是我的棋子,嘿嘿,一切朝著好方向發展……」

其實他是想進入東方鋼業公司的,但沒有熟人幫忙很難進的,如果村支書與村長肯相助,那也有希望。他差點就進入了銅業有限公司,成為一名職工,但後來發生了一件事情,使他被拒於東方銅業公司門外。

約莫到了九點鐘左右,發生了一件讓王小兵受驚嚇的事情。

那時,他正與白秋群睡在木床上卿卿我我,聊些男女之些,正在得意。忽然聽到外面有個熟悉的聲音在訓斥黑妞:「不要調皮。」

這正是王叢樂!

從聲音的遠近來判斷,分明已快走到茅屋了!

王小兵腦子轟隆一聲,變成一片空白,腦海里只盤旋著一句話:怎麼辦好?!

白秋群也是臉色煞白,她知道要是被王叢樂撞破了,縱使不嚷出去,臉面也是尷尬,日後相見頗難堪,一骨碌翻身起床,將褲衩、奶罩與衣服急急穿上。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王小兵當機立斷,首先開門出去,在三步外擋住父親,笑道:「爸,有事嗎?」

「你媽炒了些河粉,我帶來給你。趁熱吃了。」王叢樂將鐵飯盒遞過來,就要往茅屋裡走去。

「爸,你過來看看這網箱里的黃鱔,好像有些不正常。」王小兵強作鎮定,拉著父親的手朝魚塘的邊走去。

「有什麼不正常?」王叢樂不知就裡,跟過去。

「就是亂撲騰。」王小兵心裡在琢磨下一步應該怎麼做才能避免父親看見白秋群。

一會,兩父子已走到網箱的所在位置,王叢樂用手電筒照了照網箱的水面,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隨後,他又要朝茅屋走去。

「爸,幫我回家拿那盒蚊香來吧。蚊子特別多。」王小兵連忙追上,擋在前面。

「你先吃河粉,待會幫你拿來。」王叢樂是老實人,也不曾想到兒子搞鬼。

「先幫我拿來吧。真的很多蚊子。」王小兵懇求道。

「那我回去拿。」王叢樂返身朝村莊走去,一會便消失在夜色之中。至此,王小兵才鬆了一口氣,手心、額頭、背脊都是汗。

白秋群也不敢多耽擱,提了褲子匆匆離開茅屋,只要離開了魚塘,遇到誰都不怕。她也是驚弓之鳥一樣,小跑著自回家去了。

王小兵心裡還怦怦直跳,良久才完全平靜下來。坐在魚塘岸邊的草地上,聽著唧唧鳴叫的蟲聲,呼吸著清新的空氣,仰頭望著天宇深邃的星辰,這會算是遮掩過了這件事情。

吃完炒河粉不久,王叢樂把那盒新蚊香拿來了。他自始至終都不知道兒子的小把戲。

第二天,也就是國慶的第二天假期,黃麗華果然把請帖送到王小兵家裡。王叢樂倒不想去喝喜酒,因為要給紅包,給大紅包,家庭承受不起,給小紅包,惹別人白眼。那時東和村哪家有喜事請人喝酒,上去喝酒的人給的紅包一般是五元或十元。

但村長與支書家請喝喜酒,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現場拆紅包,把禮金亮出來,即時登記在簿,這是防止有些人的紅包只裝一張一元或一張二元。誰不愛面子呢?別人的紅包都是五元十元以上的,自己的就是一元,那也太丟人了。所以去村長與支書家喝喜酒,那紅包至少都是五元的。

當場點禮金那還不是關鍵,問題還在後頭。

紅包大的,就坐在屋裡的好位置;紅包小的,就坐在屋外的差位置。這樣,讓人一眼就看出,來喝喜酒的人之中,哪些人給的紅包大,哪些人給的紅包校

俗話說:樹要皮,人要臉。

人都是愛面子的,誰願意被別人的白眼盯著自己看呢?給了小紅包的那些人總是不自在,雖是在喝喜酒,但精神上卻遭受著折磨,喝酒比喝毒藥還難受。

村長與支書是不可隨便得罪的。如果可以不去,許多人選擇不去。但現實是殘酷的,哪個都想跟村長與支書套個近乎,露露面,以後辦事也容易開口。

如果村長與支書家請喝喜酒,王叢樂是不去的,由許娟作為代表去。她或者帶王志文,或者帶王叢樂,很少兩個兒子一起帶去。

鄉下人喝喜酒,只給一個紅包,然後全家都去吃。至少也得二個人一起去,這樣才能吃回本。所以說鄉下人喝喜酒,那就相當於全家去酒店吃一頓。擺喜酒的,想賺錢,那比較困難。這種情況並不適用於村長與支書家。

村長與支書家擺喜酒,那百分百是賺錢的。

黃麗華點名要王小兵也去。這樣,許娟就只帶王小兵赴宴。壽宴時間定在十月七日,正是長假的最後一天。

王小兵很清楚母親給的禮金肯定是五元,那到時就要坐在屋外的桌子上,臉面自然不會好看。他收鄭喜旦的那一百元封口費,用來交了學費,又花了些,現在都所剩無幾了,不足五元。

「等我也送一個大紅包,套套近乎,讓村長心裡記住我,為將來留條後路1王小兵心思活絡,說到做人世事,他也自有一套。

問題是:要送大紅包,那得有鈔票才行!他身上只有五元,還有五天時間,要是在這五天內能賺些外快,那就能完成心愿。

到哪裡弄錢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