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24章與美人共醉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勇心裡肯定是念頭無數,正在百般為難。「唉呀,大家都拿著木棒,想打架是吧?」白光偉將煙頭吐出,「那我跟你打吧。」他這麼一說,兩支治安分隊的學生都眼露怯色。許勇、王小兵與謝家化都面面相覷...

莫說白光偉的馬仔跟著來,就是白光偉自己一人前來,那都會給人很大的壓迫。

誰想惹這個太歲?

當白光偉從麵包車走下來那一瞬間,許勇、王小兵與謝家化三人的腦筋急轉,在想著應對的法子。要麼讓白光偉進入校園,要麼攔住他,如果選擇後者,那後果很嚴重,生命都沒有保障。

那幾個馬仔叼著香煙,昂著腦袋,有些腦殘的樣子,但眼神是那麼的野蠻與霸道,叫人心寒。

白光偉走到許勇面前,足足比許勇高了半個頭。

「偉哥,出來兜風?」論年紀,許勇比白光偉大,但他不得不向白光偉低頭。

「聽說你不準別人進裡面?」白光偉吐著一圈圈濃煙。

「這個是學校領導規定的,不是我個人想做的,他倆可以做證。」許勇的聲音明顯不敢太大。

白光偉傲慢地瞥了一眼王小兵。

王小兵也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與白光偉接觸,看到他太陽穴微鼓,明顯是練武練到一定水平了。

「我要進去,你給不給?」白光偉又盯著許勇。

「偉哥,這個……」許勇心裡肯定是念頭無數,正在百般為難。

「唉呀,大家都拿著木棒,想打架是吧?」白光偉將煙頭吐出,「那我跟你打吧。」

他這麼一說,兩支治安分隊的學生都眼露怯色。

許勇、王小兵與謝家化都面面相覷。謝家化這種人已算牛`逼的了,但現在也不敢逞強,畢竟面前這個傢伙不單練過武,又是斧頭幫的幫主,家裡有錢有勢,輕易招惹不得。

「你,還有你,上來。我扎個馬步,你倆要是能把我拉動或推動,那我就離開。否則,我就進去。這算給足面子你們了。如果你們還要跟我玩,那隨時奉陪。」白光偉指著許勇與王小兵,道。

隨即,白光偉就在空地上沉腰扎馬,向許勇與王小兵招了招手,示意兩人上前拉他或推他。

「真的這麼牛`逼?我不信,推都推不動?」王小兵心裡暗忖道。他與許勇相視一眼,然後一起走上去,兩人從背後一起出手推白光偉。

許勇也是個經常打架的貨,但沒練過武,論力氣,論技巧,論速度,畢竟比白光偉要差。王小兵與許勇有得比,但與白光偉相比,也是遜色一籌。

但不試過還真不知,原來真的推不動。

白光偉就像釘在地上一樣,屹立不動,任你又推又拉,始終未能使他雙腳離開原地。

那些馬仔在一邊為白光偉喝采。

三分鐘過去了,白光偉勝了。

「偉哥,真的不要在裡面搞事,不然我就麻煩了。」許勇只得講些檯面話。

「放心,我是來看蕭婷婷節目的,不是來打架的。」說著,白光偉帶著幾個馬仔大搖大擺走進了東興中學的校門。

至此,王小兵才知道白光偉來這裡是想泡蕭婷婷。他對蕭婷婷也有點意思,但想到有這麼一個強大的對手,真是沒什麼把握。

等白光偉一行人走遠了,許勇才惡罵道:「麻痹,那屌毛太屌了!遲早有一天收拾他1

「你能打贏他嗎?」王小兵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沒學過武,要空手單挑,當前真的不是白光偉的對手。至少是現在不可能戰勝他。不過,他心裡想到要是自己能煉製出《丹經》里的高級丹,那又是另一回事。

「打個毛埃空手跟他打,那還不是自尋死路。不過,他身體是鋼造的?槍都打不死?」許勇臉面有些擱不住,今晚算是在學生面前丟了臉,心裡很不高興。

「那也是。他惹得人多了,始終會被人收拾。」王小兵這話可不是胡謅。在幾年前,也有一個黑道老大是個練家子,功夫也不錯,但就是被黑道中人用散彈槍幹掉的。

那時候,混混們很喜歡穿牛仔衫與牛仔褲,除了是當時的一種時髦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牛仔衫褲材料比較厚韌,被西瓜刀劈中還能擋一下,沒那麼快劈到肉,遇到散彈槍攻擊,也可以擋一些鐵砂。

散彈槍攻擊面積大,一槍打出,周圍的人都要遭殃,一旦被擊中,即使不死,到了醫院挑砂子都要痛死人。

因此,當時的混混很喜歡穿牛仔服也正是為此。

幸好,一場晚會下來,真的沒發生什麼打群架的事情。王小兵聽說白光偉對蕭婷婷很有意思,但卻還未獲得美人芳心。

到了八點左右,王小兵就趕到後台去換服裝,準備表演《為了誰》的舞蹈。他以前沒上過晚會表演,第一次參加,不免有些緊張,但隨著音樂的響起,他漸漸鎮定下來,雖不太明白手舞足蹈是什麼意思,但也按照文娛委員秦蓮花所要求的動作去完成了。

結果,到評選的時候,《為了誰》這個舞蹈節目居然獲得了二等獎。本來只是抱著完成任務的想法去做的,卻得了獎,大家都很興奮。

四對舞者興高采烈地到飯堂去吃夜宵來慶祝取得的成績。成雙成對的,宛如小情侶。他們要了瘦肉炒河粉、皮蛋粥、湯河粉、幾樣小菜,男生每人要了兩瓶珠江啤酒,幾杯啤酒下肚之後,黃段子就多起來了。

「我說個謎語給你們猜。」王小兵有些亢奮,因為董莉莉就坐在旁邊,狠不得伸手去握緊她的玉手,又怕太過魯莽嚇怕她,只得忍祝

「好,說。」

「快說。」

其他三個男生臉面泛光,噴著淡淡的酒氣催促道。

王小兵清了清嗓子,嘴角噙著壞笑,抹了抹油嘴,斂住笑意,道:「聽好了。一個在上,一個在下,只要上面的一用力,下面的就會感到痛。打一種運動。大家猜猜。」

剛說罷,其他三位男生齊聲拍掌笑道:「小兵啊,你真淫`盪。這種運動也敢說出來。淫`神非你莫屬。哈哈哈……」

四位女生則是粉面含笑,佯裝沒聽到,自顧自吃夜宵。

「是什麼運動嘛?你們又不說。我怎麼知道你們猜的是什麼運動。說出來。」王小兵偷眼瞥董莉莉,見她螓首微垂,長長的睫毛微微眨動,飽含秋水的明眸情意濃濃,教人望之而心動,薄潤的朱唇漾著青春的光澤,還有那堅挺的雙峰連同上衣向外凸出,含苞待放,讓人遐想聯翩,加之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少女那淡淡的體香,更是心醉神遙

董莉莉也感覺出王小兵在偷看她,眼角餘光微一掃視,與他的灼熱的目光剛接觸,旋即收回了視線,小巧的櫻唇溢出迷人的笑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