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22章特例保安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我聽人說很早就看見你來了。」董莉莉一雙秋水眸子特別明亮。「想早點見到你……」王小兵乾脆亮出底牌,討一討美人的歡心。他感覺很快就會將董莉莉的芳心緊緊攥在手裡,但一天未到手都還不屬於自己。...

與曾長山一起去小樹林派出所錄完口供之後,王小兵偷偷給了五元鈔票曾長山。回到家后,心情舒暢了許多,只等著民警去調查王傳興。

東和村裡也悄悄流傳開去,說是王傳興投的毒,一時之間,村頭巷尾,三姑六婆茶餘飯後都是談論這件事。

晚上吃飯的時候,王志文還提議也買些毒藥去毒死王傳興家養的幾頭母豬,但王叢樂制止了。他教誨二個兒子,做人要做到「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

理論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王小兵謹記前半句「防人之心不可無」,至於後半句「害人之心不可有」,他改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十倍奉還」。

當天晚上還沒有公安機關的破案結果,但王家四口人都一致認為是王傳興乾的,後來的結果與他們所猜測的也差不多,只是王傳興雇傭了刀疤男投毒。

吃完晚飯,天色已昏暗,王小兵倒希望一下子就到明天,因為周日他要到學校去排練舞蹈,並不是他喜歡舞蹈,他是醉翁之意不在於酒,另有所謀。

由於太過興奮,差點一夜失眠。修鍊了個把小時的初級三昧真火,心境才漸漸平和下來。

第二天起床,居然有些許黑眼圈,幸好精神還飽滿。

王志文也想出去玩,但王小兵有合理的理由,做弟弟的只好去守魚塘。

一大早,王小兵就騎單車到了東興中學。路上行人車輛都很少,初秋的清晨有些涼,淡淡的霧氣薄紗似的隨風移動,校園裡沒什麼人,空蕩蕩的,跟往日充滿了學生歡聲笑語的情景很不相同。

這是王小兵人生里第一次在星期天大清早就跑來學校的。

可是,參演《為了誰》舞蹈的其他舞者還沒來,只有他一人在約定的學校禮堂等待。周圍非常清靜,只有鳥兒的歌唱聲使人覺得有些生機。

朝陽冉冉升起來,暖暖的,柔柔的。

上了兩次廁所,來回踱了無數次,看了n次電子錶,已是早上十點多,這時,才見到舞者來了。

說真的,在王小兵眼裡,董莉莉穿軍裝有一種特別的魅力,除了健康的氣質,還有就是剛中有柔,柔中有剛,十分招人喜愛。

「你來多久了?」董莉莉笑問道。

「沒多久,剛來一會。」王小兵雙腿都站麻了。

「我聽人說很早就看見你來了。」董莉莉一雙秋水眸子特別明亮。

「想早點見到你……」王小兵乾脆亮出底牌,討一討美人的歡心。他感覺很快就會將董莉莉的芳心緊緊攥在手裡,但一天未到手都還不屬於自己。

果然,董莉莉臉頰悄悄飛上兩朵紅暈,露出整齊細密的貝齒,甜美幸福地笑了。

其他三對舞者聞言,都嗤之以鼻。

「耶,太露骨了,表示抗議」

「小兵,你臉皮真厚。」

「小兵,利害矮」

……

王小兵一笑了之,並不與之計較。他只須討好董莉莉,其他幾人,不用多操心。

也是從這次舞蹈節目之後,高一班的同學幾乎知道王小兵與董莉莉有一種親密的關係。像是戀愛關係,但又還沒真正發展成為戀愛,蒙朦朧朧的。

但凡紅顏都會有不少追求者,像董莉莉這種校花,那更是不缺少愛慕親近者,包括有高一的男生,也有高二的,也有高三的。這些男生之中,有的寫好情書,叫人捎給董莉莉;有的用彩紙折成心型送給她,有的則主動約她去打羽毛球,伎倆不少,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接近她。

不過,想跟王小兵這個「近水樓台」爭奪,那還是有一定難度的。

除了學生之外,也有社會青年對董莉莉很感興趣。不過,不經常見面,那些地痞們也只有流流口水的份。

在學校里,追求董莉莉的男生之中,也有些是混混。其中就有上文說到的那個石頭幫的成員,幫眾只有四人,但號稱四大戰神。其中一個戰神,名叫陳華東的高個子就對董莉莉垂涎三尺,他是高二的學生,每天都會來高一班門前晃蕩,穿件背心,有意露出不像樣子的一丁點肌肉,每當遇到董莉莉目光看向教室門口時,他就會賣力地扳指骨,發出必剝必剝的清脆聲響,以吸引美人的目光。

可是,董莉莉總是用一種平靜冷淡的目光一掃而過,從來不在陳華東身上多停留哪怕一秒鐘。

這讓陳華東很受傷,他以為是自己表現得不夠,於是更頻繁地出現在高一班門前,課間休息時間必然會來,下午活動時間也會露面,反正就是儘可能讓董莉莉看見他的蹤影。

高一班的同學都在拭目以待,看王小兵與陳華東會演出怎麼一場好戲。

周日舞蹈排練,一直到下午四點,總算有些像模像樣了。王小兵依然不知跳的是什麼,但與董莉莉在一起摟摟抱抱,覺得挺有趣的。

兩人翩翩起舞,四目相視,彼此都感受到由心田發出的最誠摯的呼喚,偶爾打個激靈,隨即移開目光,不然,就有可能引燃心中的欲`火。王小兵沒所謂,他是求之不得;只是董莉莉還沒有心理準備,畢竟人家是黃花閨女,心裡還是有防線的,不那麼容易就被攻破。

王小兵有時握著董莉莉的玉手不放,她就會害羞地輕聲提示道:「到下一個動作了。你還緊握我的手。」這時,他就會醒悟似的,笑一笑,連忙鬆手。兩人又會心一笑。

其他三對舞者看在眼內,羨慕在心裡。

……

喜迎國慶,校園裡掛上了紅燈籠,公示欄上也出了幾版國慶專題,每個角落都洋溢著喜慶的味道。

眨眼便到了國慶前夕,文藝表演晚會在操場的主席台上舉行。全校師生與領導到場觀看演出。

這種日子,是領導做秀的好時光,也是他們頭痛的時刻,因為凡是在這種晚會上經常有校外的混混來鬧事。這不是空穴來風,以前就經常發生這種事。一個小小的鄉鎮中學,還要不是鎮中心中學,派出所是不會派民警來維持秩序的。東興學校保安只有一個,叫做許勇,二十四五歲年紀,人不算高大,但很結實,看上去沒有脂肪的樣子,給人一種打不死的感覺。

許勇是東興中學第n屆上任的保安,為什麼要用n呢,因為在他之前,不知換了多少次保安。以往每屆的保安不是給社會混混打跑的就是給嚇跑的,很少能做滿一年的。許勇算是個特例,到現在為止,他做了一年零三個月。

平日里,他很少在學校,一般都在學校外。他本身就是個混混,還算有些地位,有些事情別人會給幾分薄面。如果學校有麻煩事,就呼叫他的bb機。他就會回來處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