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21章古惑仔年代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接待了王叢樂等人,做了筆錄,然後叫王叢樂回家等待公安機關破案。果然,經過民警的調查與審問,確定王傳興是參與向魚塘投毒的團伙成員之一,起先王傳興還嘴硬,但經不起民警的質問,最終曝出了另一個作案同夥...

王小兵看出黃麗華的擔心,笑道:「黃姐,真的不用害怕。包在我身上,她絕對不會在別人面前說你壞話的。」

「你怎麼能肯定?」黃麗華不太相信。

「因為她沒有看到我與你做那事。」王小兵也不好意思說自己跟白秋群有一腿,只得揀些看似合理的理由說。

「但願那樣。要是她敢在背後說我壞話,我也不會饒她。」黃麗華現出了強悍的一面。

除完蔗地里的野草,已快是中午時分。

王小兵扛著鎬頭回家,在進入村口的時候,見到曾長山正迎面走來。曾長山見到王小兵,似乎有話要說,走了過來。

「他想說幾句感激的話。沒意思。」王小兵心忖著,不想與他搭訕,但村道就那麼巴掌寬,無所躲避。

「我是想來跟你說聲多謝的……」曾長山臉面有些猥褻,笑起來就更淫猥。他還沒說完,就被王小兵打斷話頭。

「知道,不用提。小事一樁。」王小兵擺擺手道。

「我聽說你家的魚塘被人投毒了,想告訴你一些事情。」曾長山說這句話的時候,王小兵已走過去了,聞言,旋即回首。

王小兵隱隱之中感覺曾長山知道的東西可能與自家魚塘被投毒有直接的關係,盯著他,心裡雖焦急,卻不開口詢問,等他自動說下去。

在王小兵期待的眼神催促下,曾長山道:「記得在你家魚塘出事之前的幾天,你們村的王傳興向我買過硫化氫。我不知他用來幹什麼,以為他自己有魚塘要清理,後來聽說你們村有魚塘出了事,我就覺得可疑,但一直沒機會告訴你。」

「你講的都是真的?」王小兵有三分憤怒七分激動,畢竟這是一條線索,或許能助公安破案,挽回自家的損失。

「對。」曾長山理了理凌亂的髒髮。

「那待會我與你到派出所去。你照實說,就當是幫我,怎麼樣?」王小兵迫切道。

「這個礙…,行是行,就是我怕他會報復我。」曾長山心有疑慮,下不了決心。

「如果他敢找你碴,我會幫你。打架這種事,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你放心好了。兩個王傳興我也不放在眼內。」王小兵給曾長山打一支鎮定劑,「去派出所錄完口供之後,我再給你五元。就這麼說定了!來,到我家去坐坐1

不由分說,王小兵把曾長山拖回家。曾長山是猶豫不決,但欠了他的人情,又想報答,只是又怕被報復,心裡很複雜。

許娟聽說之後,就要到王傳興家去發飆,還是王小兵攔住了,說這事八字只有一撇,是真是假還不能蓋棺定論。

中午王叢樂回來午飯,聽了也是火冒三丈,留曾長山在家吃飯,之後,便到小樹林派出所去錄口供。

王小兵也跟著去。到了小樹林派出所,正遇到民警在審問一個小偷。

小樹林派出所所長朱由略接待了王叢樂等人,做了筆錄,然後叫王叢樂回家等待公安機關破案。

果然,經過民警的調查與審問,確定王傳興是參與向魚塘投毒的團伙成員之一,起先王傳興還嘴硬,但經不起民警的質問,最終曝出了另一個作案同夥,正是刀疤男。硫化氫是由王傳興從曾長山手裡購買的,然後用一百元雇傭刀疤男丟下王小兵的魚塘。

破案是幾天後的事情。

王傳興與刀疤男被刑拘,被捉時,刀疤男還一瘸一瘸的,明顯上次被王小兵與謝家化痛打留下的傷患還沒有痊癒。兩人需要向王叢樂賠償一千二百元。

這件事,表面看上去算是結束了。但好事多磨。問題主要出在刀疤男身上,曾長山的擔心還是有道理的,他差點被打死。這是後事,先按下不題。

許娟平時不怎麼樣,真是發起飆來也不會遜色於潑婦,她也去王傳興家門前大罵了幾次,雙方差點動手掐架。

王叢樂還找人制了一面錦旗,親自送給小樹林派出所,上面寫道:「神威警察」。但不美的是,就在送錦旗那天,派出所處理一件打架事件,把一個小頭目帶回派出所的途中,居然讓那個被銬上了手銬的小頭目跳下三輪警用摩托車跑掉了。兩個民警愣是沒法追上那小頭目,不消幾分鐘,就消失在視線里。

九十年代,正是港產片《古惑仔》系列大受歡迎的年代。之前,東方鎮的年輕人看的多是抗日戰爭的打仗片子,思想很單純。後來,經濟漸漸有了發展,文化也跟上來,各類商業片子也豐富起來。

當年輕人看了《古惑仔》系列與相類的片子之後,被裡面的兄弟情誼與義氣激發了潛伏在體內的方剛血氣。也就是在那時,各種幫派如雨後春筍破土而出。

大的幫派幾百人,小的幫派幾個人。

莫要以為只有幾個成員的幫派就低調了,他們反而更高調,曾經有一個叫石頭幫的,成員只有四個,但四個成員卻自稱為四大戰神。要是不知底細的,還真給他們嚇尿了。這四大戰神每天被其他幫派成員追打,幾乎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做混混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這些幫派成員絕大多數都是學生,可能是小學高年級的,也可能是初中生,也可能是高中生,社會青年則一般是個頭目,也學著古裝片里丐幫的叫法,稱呼為幫主。

幫派里的成員必須要聽老大的話,老大說向東,大家就向東,老大說向西,大家就向西。老大沒錢買煙抽,大家就要湊錢供奉老大。老大就是個小小的土皇帝。

入了幫派就很難出去,給錢贖都贖不出。

地盤是有限的,幫派眾多,那就要經常火併。因此,在那年代,隔三岔五有人傷亡都是司空見慣的事情。那時,不少人還有槍,一般是獵槍或氣槍或散彈槍,也有從軍隊退伍回來的軍人自製的仿五四手槍。大約是九十年代中期之後,全國掀起收繳槍支的行動,到了二零零年之後,社會上的流動槍支就極少了。

每個幫派里,要是有幾支槍,那戰鬥力就不錯了。幫主一般都有一支槍。後來在全國公安機關大掃黑行動中,絕大部分幫主都落網,到號子里去吃國家糧。

也曾經有混混想叫王小兵與謝家化入幫派,但他倆沒有加入,兩人跟那些幫派的關係是若即若離,既不過分親熱,也不冷漠對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