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20章甘蔗地韻事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要村長同意,不然,就是違建。加上之前已上了賊船,如今也是身不由己,反正也是順水推舟做個人情,年輕力壯,並沒什麼損失,才與她大戰幾十回合。幸虧是王小兵這種強壯如豹的少年,要是換成杜雲佳這種瘦弱斯文...

經過小樹林集市的時候,見到一堆人圍在「麗絲髮廊」前面。王小兵與謝家化也騎車過去看看,原來是髮廊女老闆正騎在一個男人身上扭打在一起。髮廊女老闆三十幾歲,一頭卷褐發,五大三粗的。被騎翻在地的那個男人正是小雙的堂哥曾長山。

髮廊女老闆罵罵咧咧道:「你媽了個逼,沒錢還裝逼!敢在老娘面前耍賴!老娘揍死你1

彼時已是六多點鐘,派出所的民警下班了,沒人管這種事。

曾長山的臉面被抓出了幾道血紅的爪印,可能是佔了女老闆便宜沒付錢,現在被揍也不還手,只是用手護住頭頸,一聲不哼。

看熱鬧的人在一旁指指點點,卻沒人上前拉架。

王小兵想起與小雙的溫存,又曾收過鄭喜旦的一百元封口費,褲袋裡還裝著十幾元,於是讓謝家化扶住單車,他擠了進去,一把拉開發廊女老闆,勸道:「有事好商量,不要打了。」

「耶!兔崽子欠揍是不是1髮廊女老闆明顯盛怒之下,絲毫不領王小兵的情。

「他欠你錢?」王小兵猜測有這麼一回事。

「你幫他付?」髮廊女老闆語氣緩和些,神色也不像剛才那麼凶神惡煞的了。

「對。多少錢?」王小兵聽說過髮廊的行情,一般是十元開價的。

果然,髮廊女老闆冷笑道:「十元。」

王小兵也不多說,掏出一張十元給了她,然後瞥了一眼早已爬起身的曾長山,心中感嘆一句,跨上單車,頭也不回自去了。曾長山也認出了王小兵,想要說什麼,但沒有說出來。

「小兵,你幹嘛幫他付嫖資?」謝家化頗為納悶地問道。

「見他可憐。」王小兵如實道。

回到家裡,已快七點。家人已用飯,王小兵與王志文都在學校里吃過晚飯,無所謂。一家人還籠罩在魚塘被投毒事件的陰影里,晚上看電視時,大家也默默無言。虧了一千多元,對於一個普通家庭而言,實在是挺傷元氣的。王小兵心情好些,因為他知道自己一旦可以煉製《丹經》里的丹藥,那必然能賺些鈔票幫補家裡開支。這些天來,修鍊初級三昧真火也有了些許的收穫。他充滿信心。

晚上由王叢樂守魚塘。

王小兵想起魚塘被投毒,其實跟自己也有關,要不是那天早上在村長家的床上過銷魂的一刻,估計能防止事件的發生,再不濟也有可能看到形跡可疑的人物。但現在是什麼頭緒也沒有,派出所也沒有抓到嫌疑人,一切看起來就這樣過去了。

那時普通人沒有手機可玩,所謂的手機,就是「大哥大」,一部要過萬元,不是普通民眾消費得起的。拿在手裡,跟一塊磚頭沒什麼區別,除了可以打電話,還可以用來防身,要是遇到有人搶`劫,將「大哥大」擲出去,估計也能砸死幾個人。

改革開放十幾年之後,各種各樣的手機才逐漸豐富起來,街頭巷尾也可以見到小巧的手機,什麼諾基亞,什麼三星等等。

當時沒手機玩,王小兵躺在床上溫習《龍虎榜》,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第二天,吃過稀飯與酸菜這種早餐,王小兵就扛著鎬頭到自家的甘蔗地去除草。他家種有半畝地的甘蔗,是黑蔗。弟弟王志文要看守魚塘,而王叢樂則出去做零工。許娟在家編織竹製品。

王小兵家的半畝甘蔗地與村長家的一畝甘蔗地相毗鄰,只隔一條水溝。

甘蔗是經濟作物,可以增加農民的收入。南方農民不少都種植甘蔗。甘蔗有兩種,一種是黑蔗,一種是白蔗。王小兵家種的是黑蔗,看著茁壯成長的甘蔗,王小兵心裡也頗高興。夏天的時候,他經常會砍幾根黑蔗吃,甜甜的,像喝糖水。

剛走到自家的甘蔗地,王小兵便看見黃麗華也正在她家甘蔗地里除草。幾天不曾見她,不料在這裡碰到。

「黃姐。」王小兵打了聲招呼。

黃麗華聽到熟悉的聲音,渾身興奮地抖了一下,回過頭來,笑道:「小兵,早埃」

「您家的甘蔗長得真好,比我家的要粗大。」王小兵只是脫口而出,但聽者卻有意。

「你的才大。」黃麗華瞧著四外無其他人,笑吟呤地說了一句。

王小兵也不笨,即時就聽出了弦外之意,訕訕地笑著,走進自家的甘蔗里里,用鎬頭輕輕刨土壟上的野草。

一會,黃麗華風急火急地走進王小兵家的甘蔗地。王小兵嚇了一跳,停下活計,笑道:「黃姐,有事嗎?」

「你小子是不是找到女朋友了,這麼快就忘了我。」黃麗華色眯眯地盯著王小兵看,用語言挑逗道。

「沒有。心裡永遠記著黃姐。」王小兵想到明天要到學校與董莉莉排練舞蹈,心裡頗為期盼,只想現在就飛過去,把她抱在懷裡,一吻芳澤。

「現在沒人。」黃麗華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又走出甘蔗地朝四周掃視一圈,只在極遠的地方有村民耕作。

「待會可能有人經過這裡。」王小兵還沒有心理準備。

「怕什麼,速戰速決。」黃麗華喘著氣,兩眼放光,把王小兵看成到手的獵物,也不管他願不願意了,撲上來三下五除二,將他衣衫脫去。

「黃姐……」王小兵在半推半就之下,便與黃麗華開始了激烈的戰鬥。

王小兵不想開罪黃麗華,畢竟她丈夫是村長,以後還有許多事要求著她,比如申請宅基地准建證等,都需要村長同意,不然,就是違建。加上之前已上了賊船,如今也是身不由己,反正也是順水推舟做個人情,年輕力壯,並沒什麼損失,才與她大戰幾十回合。

幸虧是王小兵這種強壯如豹的少年,要是換成杜雲佳這種瘦弱斯文型的,恐怕早就被黃麗華欺下去了。也只有王小兵才能治得她服服帖帖,半個鐘頭之後,她就開始求饒了。但已開始了戰鬥的王小兵不依不饒,直把她折磨得欲死欲生,才停下來。

太陽已升上老高,出來種地的村民也漸漸多起來。

王小兵怕被人撞見,穿上衣服,撣凈粘在上面的泥塵,瞥了一眼還躺在地的黃麗華,道:「黃姐,還不起來。」

「讓我好好享受一下。」黃麗華雙峰聳動,喘著氣道。

「被人看到就不好了。」王小兵提醒道。

「怕什麼,做鬼也風流。」黃麗華賴著不起身。

王小兵只好把她拉起,幫她結束好衣衫,撣凈身上的泥塵,但見她褲襠濕了一大片,又沒紙巾擦拭,也只好隨它罷了。

就在王小兵走出甘蔗地想看看周圍有沒有什麼村民經過時,一眼就看到了向這邊走過來的白秋群,心中暗道一聲慶幸,要是再慢得三兩分鐘,好事就要被撞破,結果會怎麼樣,雖未可料,終究有些危險。

「白姐,早埃」王小兵打招呼。

「小兵,好些日子不見你……」白秋群話還沒說完,就被王小兵打斷了,他怕她說出些渾話被黃麗華聽到。

「白姐,您來評評。黃姐說我家的甘蔗長得好,我說她家的長得好,她還要一壟壟察看。」王小兵這句話是同時說給兩個女人聽的。

果然,還在甘蔗地里的黃麗華也就笑道:「我看過了,明明是你家的長得好,還嘴硬說我家的長得好。你輸了,幫我除完蔗地里的野草就行了。」

「這怎麼行?還得白姐來評評。」王小兵笑道。

言語間,白秋群已走近。她聽到黃麗華的聲音,但又不見她的人影,心裡自有幾分懷疑,便快步走上前來。

「麗華,你怎麼跟他比這個。」白秋群目光掃視一眼還沉浸在興奮之中的黃麗華,又見到她褲襠濕了一片,心中已明白是怎麼回事,但自己也與王小兵有一腿,因此不敢聲張,鬧翻了臉對誰也沒好處。

「要是我贏了,他就得幫我除草。你來評評。」黃華麗的衣衫有些不整,雲鬢散亂,臉頰還有紅暈,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剛做了劇烈運動不久。

「都差不多啦。不分輸贏。咯咯,你們各自除自家甘蔗地的野草。」白秋群也不想戳穿這種事,只想快些離開,以免讓黃麗華尷尬。

其實,黃麗華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態,心裡猜疑白秋群看到了什麼。

彼此說著笑,白秋群自去了。她本想與王小兵說幾句,約定一個時間,切磋切磋,再現當日的激烈戰鬥。但碰到了黃麗華與王小兵這樁事,心裡微有不快,但沒有顯露出來,只是暗罵黃麗華搶她的人。

「騷`逼1

心裡罵了一句,腳步加快,自到她的花生地去除草。

等到白秋群走遠了,黃麗華小聲道:「你看到她從哪裡來的?」

「不用怕,她沒看到那事。」王小兵安慰道。

但黃華麗也顧忌白秋群長舌,女人第六感很準的,她都看到自己這副亂顛鴛鴦的樣子,恐怕要在背後嚼舌,如果傳到丈夫耳朵里,那可比較麻煩。因此,她有些后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