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19章KO情敵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使人心醉神遙偶爾彼此驚鴻一瞥,兩道充滿青春活力的目光相觸,猶如電光交迸,各自打個激靈,美妙無窮。有那麼一剎那,王小兵想把嘴唇湊上去。兩人都不會跳舞,一會你踩我的腳掌,一會我又踩你的腳掌,但...

到了星期四下午的兩節體育課時,金輝球對於董莉莉的關注更多,雖不是很明顯,但同學們能一眼看出來。

不過,王小兵有信心將董莉莉的心牢牢佔據。

國慶節就快來臨,學校除了舉辦文藝晚會表演,還會舉行班級籃球比賽。每班至少要出兩個表演節目,籃球比賽是級內比賽,每個年級都會產生冠軍球隊。

高一班裡,文娛委員秦蓮花要求班裡出一個歌唱節目,一個舞蹈節目。歌唱節目比較好辦,找個大膽的男生或女生就行了;舞蹈節目有些難度,畢竟同學們平時沒跳過舞,驟然間要弄個舞蹈出來,不是那麼容易。

不過,秉著敢闖敢拚的精神,秦蓮花找了四個男生,四個女生,決定表演《為了誰》。軍裝都是用軍訓時所發的迷彩服。四個男生之中,其中之一就是王小兵,杜雲佳也在行列。四個女生之中,其中之一就是董莉莉。舞伴自由搭配。杜雲佳主動請董莉莉做舞伴,在他當著王小兵的面問董莉莉的時候,王小兵心裡撲通撲通跳著,這可是明目張的挑釁,如果董莉莉選擇了杜雲佳,那他王小兵心裡可要受打擊。

霎時之間,時間彷彿都凝固了。

選他嗎?不要眩選我吧。王小兵心裡想道,專註的眼神凝視董莉莉。

董莉莉瞥了一眼王小兵,與他那期待的眼神相接觸,那一剎那間,她讀懂了他的複雜的心思,於是婉拒了杜雲佳。

杜雲佳一下子變蔫了,想擠出一絲裝門面的笑意,愣是沒法用僵硬的臉部肌肉做出這一簡單的表情。

說真的,當聽到董莉莉不肯做杜雲佳的舞伴那一瞬間,王小兵就知道自己已初步獲得了她的芳心,心裡別提有多高興,渾身是勁,就差沒有用仰天長嘯慶祝了。

這種面對面的比拼能快速且直接得出結論。如今已證明,在董莉莉少女的心田裡,王小兵的影子是頗為清晰的。

之後,王小兵懷著興奮與忐忑的心情,走到董莉莉的面前,笑道:「做我的舞伴,怎麼樣?」

這也是一個讓人心跳的時刻,如果董莉莉說「不」,那也是挺折磨人的,幸好她燦爛一笑,怕羞似的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嗯。」

那一秒鐘,王小兵感覺天亮了,心情極為舒暢。他笑了。這是一種釋放內心緊張與興奮的笑容。

反觀杜雲佳,則是一臉沮喪,眼神既呆又不甘。後來,他找借口退出舞蹈隊。秦蓮花只得又找了一位男生補進來。

因為時間緊迫,還有幾天就是國慶,唱歌節目不用怎麼排練,舞蹈節目就要。所以他們利用中午休息時間,下午放學之後的休息時間排練,九點十分下晚自習之後再加練一個鐘頭。四對舞者約定,星期天回校,加練一天。

四對舞者都不會跳舞,秦蓮花會一點點,主要還是從電視上學來的,加上又向師姐請教,頗有舞蹈老師的模樣。

王小兵第一次握董莉莉的玉手,感覺溫潤柔軟,近距離與她相對而立,能聞到她那淡淡的體香,使人心醉神遙偶爾彼此驚鴻一瞥,兩道充滿青春活力的目光相觸,猶如電光交迸,各自打個激靈,美妙無窮。

有那麼一剎那,王小兵想把嘴唇湊上去。

兩人都不會跳舞,一會你踩我的腳掌,一會我又踩你的腳掌,但誰也沒有責備另一半,只是尷尬一笑,隨之繼續舞蹈。雖不懂這舞蹈的含義,但兩人手握手的時候都能感覺到無比的甜蜜。

晃眼是周末。四對舞者休息一天,周日回校再排練。

王小兵倒想與董莉莉在周六單獨排練,但董莉莉畢竟還有少女的羞澀,他知道很難成功,所以沒有向她提起。

謝家化看不懂王小兵他們跳的是什麼,說道:「小兵,你們跳是什麼舞,一會走到這裡,一會走到那裡,一會仰頭看天,一會又低頭看地,什麼意思啊?」

「很高深的,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王小兵也不知自己跳的是什麼,但他樂在其中,主要是由於有董莉莉在那裡。

「你意會到了?」謝家化好奇問道。

「差不多了。」王小兵含糊道。

「那你說給我聽聽。」謝家化追問道。

「你個豬頭啊,都說了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王小兵差點翻白眼,無奈笑道。

兩人帶了點私人物品,然後騎著自行車回東和村。所謂的私人物品,謝家化捎的是一套衣服,他不帶書本回家的;王小兵帶一本英語課本回家,他得研究研究,看看那些蚯蚓一樣的字母到底是什麼意思。董莉莉勉勵他把英文學好,他對英語有些興趣,怎奈能力有限,終究沒有大收穫。

出了校門,兩人就開始耍雜技一樣騎著單車在石子路上飛馳。

單車速度比賽,是他們最喜愛的活動。回家的時候,看誰能最先到達約定的地點。一次,謝家化不小心撞上一塊石頭,人車一起摔出去老遠,幸好是掉在泥地里,沒有大礙。

王小兵下車問道:「有沒有受傷?」

「沒有。」謝家化晃了晃膀子,只是擦傷了,流了些血。

「傷到內臟就麻煩。」王小兵幫忙將單車扶起來。

「怕什麼,醫院就在對面,送進去就行了。大不了十八年之後又是一條好漢。」謝家化一骨碌翻身起來,撣了撣身上的泥污。

那間東興醫院就在東興中學的旁邊,相隔不過半里,從學校回家,必然要路過東興醫院。而醫院的太平間也在路邊,有時挺嚇人的,晚上從這邊經過,要是月黑風高,又聽到太平間里隱隱約約有呻吟聲傳出來,會叫人頭皮發麻。曾經試過有幾個學生晚上回家,正遇到太平間有人呻吟,加上同學之間相互恐嚇,居然把一個學生嚇暈了。

而東興醫院附近幾個丘陵都是亂葬崗,墓碑有木的有石的,也有一些沒有墓碑,只有一堆隆起的黃土。當年消滅不少地主,都拉到這些丘陵山頭槍斃或幹掉的。加上當年天災死的人都葬在這裡,密密麻麻都是墳頭,夏天的夜晚時分,這些丘陵附近還有鬼火飛舞。

於是,周遭村莊的村民以迷信的思想將東興醫院附近的山頭說得鬼氣陰森,他們都懼怕到這裡來,如果不是葬人,那是不會隨便來這裡逛的。

東興醫院是一間力量比較雄厚的醫院,不差於縣城裡的國營人民醫院。

有人會說,九十年代初一個普通鄉鎮怎麼會有那樣級別的醫院呢?一般鄉鎮就只有診所醫療站而已。那不是說謊么?其實是有來頭的。

五六十年代那時,全國興起鍊鋼尋礦這種時興活動。有一支地質勘探隊來到東方鎮,勘探出一條銅礦儲量豐富的礦脈。於是,東方鎮便有了第一間國營企業,叫做東方銅業公司,集開採、冶鍊、鑄造於一體,成為東方鎮的龍頭企業。

自從東方銅業公司成立以後,外來人口一下子多了起來,平地起高樓,短短几年,便有了職工樓房,小學、初中與高中,還有職業技術學校,當然也有上規模的醫院,那就是東興醫院。

以東方銅業公司為中心,方圓的十幾個村莊連成一體,儼然一個小鎮,車水馬龍,在路上走的,基本是從蘇聯進口的土黃色的工程車。但奇怪的是,這一帶並沒有從東方鎮里分離出來成為獨立的鎮,行政上依然從屬於東方鎮。

只是這裡的小學、初中、高中直接屬於華龍縣教育局管轄,不屬於東方鎮教辦管理。

那時的普通鄉鎮一般只有一個派出所,但東方鎮就很特殊,它有兩個派出所。一個派出所在鄉鎮政府大院那裡,叫做天水派出所;另一個派出所就設在東方銅業公司辦公大樓前面的大街對過,叫做小樹林派出所。這間小樹林派出所就是管轄方圓十幾個村莊的,派出所民警的工資是縣財政直接支出,不納入東方鎮的鄉鎮財政編製。

因為派出所的名稱叫小樹林,於是,東方銅業公司附近一帶都叫做小樹林,那裡是東方鎮三個集市之一。小樹林就是集市名。

東方鎮的三個集市,一個在鄉鎮政府大院那邊,距離小樹林大約二十公里。另兩個集市都在東方銅業公司附近。可見東方銅業公司在當地的份量舉足輕重。附近不少村民都是東方銅業公司的職工,收入比其他村莊的村民要高。

那時,除了從高考這條路走出東方鎮的被譽為有前途之外,還有就是以能進入東方銅業公司做職工,也被看作是個有前途的工作,男的找媳婦都容易找些。

因為東方銅業公司出資修了不少馬路,所以東方鎮的瀝青路比其他鄉鎮要多。

東方銅業公司辦公大樓附近一帶,有不少商店,也有飯館以及各種娛樂場所,興興旺旺的。這一帶比鄉鎮政府大院那裡還要多人,經濟也更發達。

王小兵與謝家化從東興中學出門,騎蛋肜鎰笥業氖子路,就拐上了瀝青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