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18章牛B的體育老師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的傾向,但從她經常與王小兵視線接觸的神情來看,她心裡已有他的影子。兩人是前後座,經常可以說話聊天,這樣就可增加感情,天長日久,情愫自然也就慢慢培養起來了。王小兵不時拿些數理化的題目向董莉莉...

咕嚕一聲,咽了一口口水,王小兵感覺欲`火要焚身。他的這一聲吞唾沫聲音引來了蘇惠芳的注意,站直身轉頭問道:「你沒吃早餐嗎?吃一塊麵包吧。」桌子上放著一杯豆漿,還有兩塊麵包,明顯是她的早餐。

「吃過了。」王小兵笑道。

蘇惠芳坐下,才言歸正轉道:「聽說你昨晚差點與劉幫治打架?怎麼回事。」

果然如所料,王小兵也不隱瞞,遂將劉幫治如何影響其他人學習,紀律委員如何管不了他,自己出於正義才上前教訓劉幫治的經過都說了。

「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最好不要打架。」蘇惠芳吸了一口豆漿,「董莉莉早上跟我說,她推薦你做紀律委員,她說你做紀律委員,肯定能震懾住班裡的任何一個。把你叫來,就是問你的意見怎麼樣?」

「她做也挺合適的。」王小兵推讓了一番。

「為班裡出力,是班裡每個同學應該做的。就這樣決定吧,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班裡的紀律委員。不要拒絕。現在我就到班裡宣布一下。」蘇惠芳微笑著,口中散發出豆漿的香味,有些像奶香。

王小兵沒有推卻,接受了這個沒什麼意思的紀律委員。

隨即,蘇惠芳與王小兵一起回到教室,由蘇惠芳宣布王小兵接替董莉莉成為高一班的紀律委員。

與他後來所做的官相比,這算是王小兵做過的最小的「官」。

自從由王小兵做了紀律委員之後,高一班晚自習果然沒什麼人敢大聲喧嘩。劉幫治雖心裡不服,但也不敢捋虎鬚。

以往,杜雲佳借著談班務的理由接近董莉莉,現在她不做紀律委員了,他也就缺少了與她套近乎的機會,心裡更惱恨王小兵。雖不敢怎麼樣,但借著班長的身份,偶爾也會在王小兵面前耍一耍適度的威風。

開班幹部會議的時候,杜雲佳經常想要表現自己的口才,但不時會受到王小兵的揶揄,自知鬥嘴是斗不贏王小兵,只得自認倒霉。

本來,王小兵對做班幹部並沒什麼興趣的,只因杜雲佳刺激了他,他暗暗下了決心不但下學期要去競選班長,以後還要去競選學生會主席。他的官途也正是從學校開始的。十數年之後,他回想起自己的經歷,嘆為觀止,想不到自己一個只有高中文化的大村莊的農民兒子居然在官場之中殺出了一片輝煌天地。這是後事,先按下不題。

杜雲佳老是想法子來破壞王小兵與董莉莉的關係,但每次都失敗。數次之後,他自己都感覺難以撼動王小兵在董莉莉心目中的地位,便漸漸地收斂了些耍陰謀的心思。

自從那次幫忙震懾劉幫治之後,董莉莉與王小兵的關係越來越親密。

果然快要應了那句「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意思。

其他男生也對董莉莉有意思,但卻沒辦法接近,何況現在王小兵佔據了有利位置,當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只要他不放棄,那就還沒有哪個男生可以搶在他前頭。他依然保有獲得董莉莉愛情的先機。

至於喜歡誰,董莉莉雖沒很明顯的傾向,但從她經常與王小兵視線接觸的神情來看,她心裡已有他的影子。

兩人是前後座,經常可以說話聊天,這樣就可增加感情,天長日久,情愫自然也就慢慢培養起來了。

王小兵不時拿些數理化的題目向董莉莉請教,董莉莉學習成績處於中等水平,但也比他要強些,所以也可以指點江山。

有一次,謝家化問王小兵一道代數題,王小兵看了半天,沒有想出解法,道:「做這種題幹什麼,不會用來考試的。」

「當然不會用這道題來考試,出了類似的怎麼辦?」其實那道題也並不算難。謝家化平時都是抄作業的,很少自己做題目,他是有意拿來難王小兵的。

「啾,你不會抄埃」王小兵將練習題丟回給謝家化。

肥妹魯月菁轉過頭爹聲爹氣道:「人家家化學習就是比你要勤奮。」

「噗哧」一聲,王小兵笑得差點吐血。說誰都不要說謝家化比自己勤奮,那簡直就是一種褻瀆。

謝家化並不領情,像個大丈夫一樣粗魯地嚷道:「誰要你多管閑事了。還不好好看書。」

「人家是想幫你嘛。哼,我自個看書,不理你了。」魯月菁一甩披肩長發,轉過身去了。

那種語氣讓前後左右都笑了。謝家化黑著一張臉,似乎受了欺負一樣,六神無主,不知所措。

隨後,董莉莉就轉過頭,小聲道:「哪道題?讓我看看。」

「這道。」王小兵從謝家化手中拿過那本練習題,指給董莉莉看。

「我看看會不會做。」董莉莉拿著練習題想了一會,把解題步驟都寫在練習本上,然後又轉過頭來,給王小兵講解,一直到他領會為止。

再之後,王小兵又拿著練習題給謝家化講解,到了這時,則是對牛彈琴了。謝家化睜著一雙牛眼,聽了半晌,最後問道:「這麼麻煩的埃算了,不管它。考試不會出這種題的。」

文化課對於王小兵與謝家化來說,基本是一種折磨,到了體育課,就是他們的快樂時光。

一星期之中,總共只有四節體育課,分別是星期二下午三四節與星期四下午三四節,遇到下雨天,體育課就轉變成語、數、英三門主課其中之一的課時。

教高一班體育的也是一個剛畢業的師範學生,叫做金輝球,長得很英俊,要身材有身材,要口才有口才,他上的第一節體育課,正是下雨天,但因是這學期第一次與同學上課,所以沒有變成語數英的課時。

他開場就說:「我是個很隨便但又很嚴肅的人。如果你們把我當老師,我就很隨便;如果你們把我當白痴,那我就很嚴肅。當年,我也在這裡讀過高中。有些老師都認識我。我也是個比較調皮的學生,那時還與校長頂過嘴。但現在,我憑藉三寸不爛之舌,又跟校長冰釋前嫌,成為同事。」

王小兵發現那廝的目光總是瞟向董莉莉,憑藉他的感覺,就知道體育老師被董莉莉的魅力吸引了。

「在這個世界上,我認為沒有誰可以辯得贏我。除了我自己之外。」金輝球繼續道:「不論多麼有辯才的人,遇到我,他都會變啞巴。所以,你們別在我面前撒謊騙人。我的要求很簡單,上課聽我的話,請假要有請假條,說透白一些就是要尊重我這個老師,那就什麼都好說。不然,後果很嚴重。」

這時,王小兵舉手要提問。

開始,金輝球說得太起勁,沒看到王小兵舉手,隨後見到了,就叫他起立提問。

「金老師,我問一個很私人的問題,可以嗎?」王小兵正在設陷阱。

「可以,問吧。」年輕人自然有氣概。

「如果你很愛你女朋友,而你女朋友跟你辯論一個問題,她很想贏你,你會選擇敗於她的嘴下以換取她的愉快嗎?」王小兵笑道。

「這是個有趣的問題。課堂上就不說了。」金輝球怔了怔,一時也不知如何說才好,畢竟剛才說過那句「在這個世界上,我認為沒有誰可以辯得贏我」,他不想這麼快改口。

這是金輝球第一次認識王小兵,印象特別深刻。兩人的目光相接觸,同樣是那麼的堅定與明亮。這是兩個男人之間的第一次較量。

董莉莉則掩嘴而笑,明顯是被王小兵逗樂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