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17章班主任有請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火的口訣。念了一遍,隨即以眼觀鼻,以鼻觀心,漸漸進入空靈境界,達到忘我忘物,守住靈台一點,窺視肉身內的真火。不知不覺間已修鍊了二個鐘頭,微有收穫,也不急在一時,便退了出來,安然睡覺。第二天...

這時,另一個同學又站起來了,不是別人,正是謝家化,他手中已掄起了一張椅子,走到劉幫治身後,兩眼神色堅定,黑著臉,瞪著眼,就要打架的樣子。

如果劉幫治再吼一句,那必然要吃一椅子。

莫說其他同學,就是劉幫治都嚇了一跳,攥緊的雙拳又鬆了下來,怯怯地轉頭瞧著沒腦子的謝家化,生怕被砸幾下,那椅子是桉木做的,很重很結實,要是被砸幾下腦袋,不死都變白痴。

王小兵依然臉帶笑意道:「我跟你說,你是條漢子。但你不能在班裡撒野。來這裡的同學,不是想在這裡寫寫作業,,那就是想睡睡覺,打打盹。各自有各自的目的。你說話這麼大聲,把所有同學都吵到了。」

這會,劉幫治不敢再頂嘴了,蔫了一半,但還是一副不服氣的樣子。

「我也是來這裡睡覺的,你吵到我,我本不想理你。你吵到其他想在這裡看書寫作業的同學,我對你不滿,現在你又這麼蠻橫,我更是看不過去。我敬重你是條漢子。知道真正的漢子是怎麼樣的嗎?」

王小兵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頓了頓,知道劉幫治不會回答,又道:「那我告訴你吧。在女生面前,真正的漢子是不會自恃自己拳頭大而恐嚇她的,真正的漢子敢作作為,錯了有勇氣承認,絕不找借口。真正的漢子能屈能伸,不會因面子問題而拒絕道歉。」

他說這番話,正是為了下一步要作鋪墊。

至此,劉幫治眼神里沒了凶光,別過臉,好像在思索的樣子。

王小兵知道到了節骨眼上,打開天窗說亮話:「我不是班幹部,其實不應管這件事。但你實在做得過分了。影響了我睡覺,也影響了別的同學學習。現在大家都需要台階下,一切看你怎麼做。你只要向董莉莉道歉就行,不需要向班長道歉,那你依然是條漢子。給不給台階大家下,就看你了。我還要睡覺,沒空等你。」

說著,返身回座位將自己的椅子提起,握著椅腳,活動活動肩膀,做好掄臂砸椅子的動作,「黑牛,準備開工了1

「麻痹!老子幾日不揍人筋骨就不舒服1謝家化聲音低沉,像野獸怒吼,揚起椅子作勢就要砸下去。

前段時間被揍的記憶依然清晰地儲存在劉幫治的腦海里,他也清楚,王小兵話說到這個份上,要是不給點面子,那今晚就要被狂揍一頓,想到上次被打得痛了好幾天,現在要是被椅子砸,恐怕不躺個一年半載都休想起來。

又聽說只向董莉莉道歉就行了,而且還算是條漢子,加上王小兵剛才說的話也給足了面子,劉幫治思量再三,不敢再賣爛,只得向董莉莉道了歉。

「對不起。」劉幫治聲音不高,但還是能聽得很清楚。

「沒事。以後不要那麼大聲說話說可以了。」董莉莉得了台階下,十分感激王小兵,眸子不時瞥向他。

杜雲佳則是陰沉著臉,自知在泡妹子這件事上已落了下風,心又不甘,但又沒辦法,只得發幾句牢騷來泄泄胸中的鬱悶:「大家以後在晚自習時間不要隨便喧嘩!影響別人學習1

一場小風波就這樣平息了。

王小兵對於自己處理的結果比較滿意,重重打擊了杜雲佳的囂張,而且也獲得了董莉莉心中的好評。他已佔了上風,加上是近水樓台,更容易得月。他充滿了信心。

第一節晚自習下課之後,董莉莉轉過頭來,笑道:「謝謝你。」

「小事一樁,不用多說。」王小兵心裡得意,表面裝出很平靜的樣子擺了擺手。

「你做紀律委員最合適了。」董莉莉提議道。

「我?不合適。」王小兵伸了個懶腰,「我覺得你做挺好的。」

「哎,我還有一張彩色臘紙,幫你把英語課本包起來吧。」女生喜歡用塑料紙或臘紙將課本封面包裹起來,這樣能更好保護書本。

「好埃」王小兵也不拒絕,他已看到了希望,心裡頗為興奮。

這是董莉莉在教室第一次這麼親熱與王小兵侃大山,她對他真的有了好感。另一個競爭者杜雲佳看著董莉莉幫王小兵包書,心裡很不是滋味,卻無可奈何。

下了第二節晚自習,有些同學還留在教室里自學,董莉莉也在。

王小兵向來是下了晚自習便回宿舍的人,今晚,也坐在座位上,假裝看書。

「小兵,走咯。」謝家化已走到教室門口,發現王小兵在看書。

「你先回去。我把這段英文背下來再走。」王小兵揮了揮手。

「哪段英文啊?」謝家化走過來。

「你不懂的。」王小兵其實是想在這裡跟董莉莉談談情,說說愛而已,不料謝家化這個電燈泡不知趣,居然不肯走。

「什麼不懂,不記得了,初二那次中段考,我英語考了四十分的,還比你考多一分,哈哈哈。讓我幫你看看。」謝家化一臉死皮賴臉。

「你妹的,揭我老底。跟你拚了。」王小兵無奈地搖頭笑道。

謝家化哈哈大笑,退到教室門口,隨時準備溜人逃難。

董莉莉跟王小兵原來不是同一所初中的,因此彼此不了解初中的學習生活。她聽了,也是掩嘴而笑。

「噯,你真的考過三十九分嗎?」董莉莉用英語課本遮住下半臉,只露出一對水汪汪的明眸,含笑問道。

「是。但一言難荊我那時發高燒四十度……」王小兵正說到這裡,又被站在門口的謝家化打斷了。

「考試那天也不知多正常,還四十度哩。」謝家化笑道。

「耶,真的跟你拚了。」王小兵一個跨步,已掠到教室門口,但有準備的謝家化早就咚咚連跑帶跳飛下樓梯,只留下一串粗獷的笑聲從下面的樓梯間傳上來。

王小兵回到座位,又繼續道:「真的啦,我那天發高燒,但多少度不是很記得,估計也快要接近四十度。他是抄的,才四十分。」

「那你以後要加把勁。」董莉莉並不駁斥王小兵話中可能存在的謊言。

「這個怎麼發音?」王小兵指著英語課本那個「λ」問道。

董莉莉很認真地教王小兵發音,其實王小兵知道怎麼讀啦,他只是想藉此來與她套近乎而已。

那邊廂的杜雲佳看到王小兵與董莉莉那麼親密地在談論著英語單詞發音,頗為妒忌,捂著雙耳,兩眼看書,卻是看不進去。

一直廝磨到十點多,王小兵與董莉莉才各自回宿舍。

王小兵回到男宿舍,又融入了色狼氛圍之中,除了談論籃球、足球,還有就是女人。在宿舍里,很少談學習內容的。

夜深人靜之後,王小兵才進入那塊玉墜里。在裡面,他可以按照《丹經》所記載的方法修鍊初級三昧真火。

「以天地為鼎爐,日月為水火,陰陽為化機,性情為龍虎,念為真種子……」

王小兵口中念念有詞地背誦《丹經》里修鍊三昧真火的口訣。念了一遍,隨即以眼觀鼻,以鼻觀心,漸漸進入空靈境界,達到忘我忘物,守住靈台一點,窺視肉身內的真火。

不知不覺間已修鍊了二個鐘頭,微有收穫,也不急在一時,便退了出來,安然睡覺。

第二天早上,上早讀的時候,班主任蘇惠芳來到教室,掃視一圈,然後走到王小兵的桌子前,輕輕敲了敲桌子,道:「你跟我來。」說完,先自去了。

王小兵暗忖道:「誰這麼長舌,把昨晚的事告訴了她?」一徑也跟著到了老師課間休息室。

「你幫我抬一下這張桌子。」蘇惠芳指著那張黑漆杉木長桌。

王小兵幫忙將桌子抬好,掃視一圈,辦公室里其他老師還沒來,只有蘇惠芳一人,目光不經意間落在蘇惠芳胸前那凸起的飽滿的雙峰上,不禁打了個激靈,渾身軟酥酥的。

之後,蘇惠芳背對著王小兵,彎腰下去整理下面那個抽屜,圓實而優美的臀部似乎要從牛仔褲里呼之欲出,散發著一種催人興奮的誘惑,加上那條顯露的白皙股溝,更是讓人口乾舌燥。

已經歷過人道的王小兵連忙悄悄換了個站姿,避免雄壯的老二獻醜,看著班主任那健美的身材,他有一種想走過去抱一抱的衝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