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16章你方唱罷我登場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扭過頭自去讀英語課本。晚讀與第一節晚自習連在一起,中間沒有休息時間。但下了晚讀,還是有同學在大聲說笑。保持教室安靜,這就是董莉莉的工作,她是紀律委員。小聲說話,那是沒人管的。大聲說話,要看...

吃完飯,都六點半了。秋季白天氣溫依然熱,到了晚上就涼爽很多。六點半的時候,太陽已下山了,夜幕越來越濃。

回到宿舍,一群光棍在那裡嘻哈說笑,因幾十人擠在一室,空氣不流通,頗為悶熱,大多數只穿條褲衩,練肌肉的練肌肉,做俯撐的做俯撐,唱歌的唱歌,想,除非練成了定心神功,不然,吵都被吵死了。

王小兵與謝家化自然也脫剩一條褲衩,加入大家庭之中。謝家化那個暴露狂,經常連褲衩也不穿,扛著老二在宿舍里散步,十足個非洲原始部落朋友,偶爾做兩個屈臂動作,向舍友展示他那發達的肱二頭跡

不時會有女同學從宿舍門前走過,這時騷動的光棍們就會吹起口哨,向女生髮起叫`春的聲音,嚇得那些女生們笑罵著小步跑過去。

「美女,美女,快過來。這裡有好東西看。」

「謝家化老二想見你。」

「這是老二的世界。」

「你這班色棍……」

「切,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食色性也1

「老衲在此,女施主請留步……」王小兵隔著窗戶笑道。

這時,一群色狼就會哈哈大笑,笑聲如雷,充盈宿舍。那些被挑逗的女生們,大膽的就會說「你們出來氨或者說「你是和尚,那就去找尼姑氨或者說「狗頭殺的,生小孩沒屁`眼」,小膽的則羞著臉扭著屁股匆匆飄過。

這是上晚自習之前最快樂的時光,可以調戲調戲女生,其樂無窮。

一起沖涼的時候,同學們難免會比較起老二,這個可能短些,那個可能長些,這個可能粗些,那個可能細些,彼此抨擊,各自取樂,然後就會在男生之中流傳開去,最短的會被灌一個外號叫「三寸侗,最長的則會擁有一個雅號叫做「天下第一刀」。

王小兵就獲得了「天下第一刀」這麼一個綽號。

晚自習之前是二十分鐘的晚讀,莘莘學子的讀書聲朗朗入耳。每個教室里燈火通明,洋溢著向上的氣氛。

別的同學都是拿語文書或英語書出來朗讀,謝家化就拿數學書來看,並且是那種打開了課本,一個晚讀時間都不會翻一頁的,他的眼睛也盯著書本,只是一眨不眨,耷拉著眼皮,跟石像一樣。王小兵會拿歷史書或地理書出來看看。

「丟了吧?」見到謝家化那本代數課本皺巴巴的,又缺頁,王小兵笑道。

「這是錢買的。要傳給我兒子用。」謝家化打了個哈欠。

「能傳到給你兒子用,我賠十本給你。」王小兵很清楚,不用到學期末,謝家化的書基本就報廢了。

這時,魯月菁回眸一笑,道:「你們兩個為什麼不讀英語呢?」

王小兵與謝家化明白得很,這是魯月菁想加入聊天的前兆,於是,王小兵即時拿出了語文課本讀起來,謝家化則拿出一本化學課本大聲念起來。

「你們兩個真怪?」魯月菁也學著奶聲奶氣道。

王小兵與謝家化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更加賣力地朗讀課本。他們知道只有這樣才可擺脫魯月菁的糾纏。

果然,魯月菁自覺沒趣,扭過頭自去讀英語課本。

晚讀與第一節晚自習連在一起,中間沒有休息時間。但下了晚讀,還是有同學在大聲說笑。保持教室安靜,這就是董莉莉的工作,她是紀律委員。

小聲說話,那是沒人管的。大聲說話,要看誰,換了謝家化或劉幫治這種學生,也沒幾個同學敢制止,只有董莉莉出面制止。謝家化是誰也不怕的,但他會聽王小兵的話,有時晚自習說話大聲了,董莉莉叫他小聲點,他不太理睬,這個時候王小兵就會叫他小聲點,他就伏桌睡覺。

董莉莉很感激王小兵的。

這晚,剛下了晚讀之後,教室里還有人在大聲說笑,不是謝家化,正是劉幫治。他的聲音充斥整個教室。

董莉莉回首瞥了一眼劉幫治,示意一個同學讓劉幫治不要影響別人。但劉幫治似乎說得正起勁,沒有要住嘴的意思,還在繼續大聲喧嘩。

其他同學不敢怒叱劉幫治,但又靜不下來思考練習題,都頗為氣憤。

「劉幫治,請不要在晚自習時間說話吵著別的同學學習。」董莉莉走過去,輕輕敲了敲桌子。

「你誰啊?」劉幫治感覺自己被欺了,面子掛不住,站起來,瞪著一雙牛眼,一副佔盡道理的樣子。

「我是紀律委員。」董莉莉也有些怯,畢竟是個少女。

「紀你妹!我說話關你鳥事1劉幫治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唾沫橫飛道。

有些同學哄堂大笑起來。

董莉莉也沒法下台,白凈的瓜子臉一陣紅一陣白,緊緊咬著嘴唇,眼眶裡有些許的晶瑩淚花在打轉,氣得快哭了,卻又沒有辦法震懾得了劉幫治,也不知下一步怎麼做才好,只是愣愣站在那裡。

之前,還沒有哪個同學被董莉莉這樣批評過,劉幫治覺得自己被特殊處理,心裡不爽,就跟董莉莉抬扛,現在也是騎虎難下,但自忖是佔了優勢,聽到有男生以笑聲附和,就更加得意了,鼻子哼著,顯出「老子天下第一,誰也不怕」的樣子。

這種事,王小兵一般沒有興趣管,但因為董莉莉的關係,他想幫她,心裡想道:「我又不是班幹部,沒什麼權管,加上劉幫治也是個刺頭,惹他也沒什麼意思。唉,不過我不幫董莉莉,誰幫她呢?那麼可憐,一個弱小少女被一個牛高馬大的傢伙瞪眼,能不怯嗎?」

權衡利弊,他作出決定,要助董莉莉一臂之力。

就在這個時候,班長杜雲佳出馬了。他也是想借這個機會給董莉莉一個好印象,爭取得到紅顏青睞。

王小兵就按兵不動,看看是怎麼回事再說。畢竟人家杜雲佳是班長,有權管這事。

「你大聲喧嘩就不對,還這樣吼班幹部,你像個什麼樣子?」杜雲佳話說得很嚴肅,但沒有那種霸氣。他也不敢在劉幫治面前逞霸氣,一旦動起手,終究吃虧。

「……」董莉莉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麼,又沒有說出來,但黑亮的眸子射出感謝的神色。

「我愛說就說,關你鳥事啊1劉幫治怔了怔,繼續野蠻道。

「你這樣做,隨即可記你小過。現在立刻向董莉莉道歉。」杜雲佳語帶威嚇道。

「記你妹!道你媽!有種就出來練練1劉幫治又重重拍了拍桌子,氣勢迫人,凶光四射的眼睛挺嚇人的。

給這麼一嗆,杜雲佳也沒法下台階了。他這種斯文男生,論背書,絕對是個能手,說到動拳腳,則是個門外漢了。

打架這種事,不在乎練沒練過功夫。打得多了,自然反應就快,拳頭就硬,技巧也多,抗擊打能力也強。只是練過功夫的人會更合理利用勁力與技巧而已。

其實,杜雲佳肯站出來趕這趟渾水,已給董莉莉一個好感。

王小兵也明白杜雲佳佔了先機,但並沒有勝出,心忖道:「班長啊班長,你的如意算盤又要落空了。想泡妹子,沒那麼容易。現在是我登場的時候了1

教室里,只有三個人站著,一個是劉幫治,一個是杜雲佳,另一個自然就是董莉莉了。兩個班幹部被一個刺頭弄得只有干眨眼的份。

班裡看熱鬧的同學都小聲議論,嘰嘰喳喳的,好像是快要燒開的滾水。

王小兵慢條斯榔鵠矗咳了兩聲,走到劉幫治桌子旁,這一剎那間,全班都靜極了,落針可聞。

班裡的同學都清楚,只要王小兵出面,那就有戲看了。

王小兵愛憐地瞥了一眼董莉莉,微笑道:「我幫你。」

董莉莉幸福地笑了,眼眶裡的高興淚花幾乎要流下來,眼神也變得有光彩,神情明顯有些興奮。

杜雲佳沒好氣地瞥了一眼王小兵,嘴角一扯,露出一抹不屑的弧度,那意思彷彿在說:臭美!看你有什麼能力收拾這個局面!

當事人劉幫治咽了一口唾沫,氣勢立時變弱了,瞪起的牛眼也恢復了平常樣子,他已感覺到壓力。

全班幾十人,都扭過頭來,目光聚焦在劉幫治桌子一帶。

現在,有四個人站著,除了前面說的三個人之外,自然還有一個是王小兵。他氣定神閑地打量一眼劉幫治,就這麼打量一眼,就能給劉幫治無形的壓力,然後輕輕敲了敲桌子,平靜道:「說話是你的權利,對不對?」

「對又怎麼樣1劉幫治著臉,並不想顯出氣怯的樣子,只是兩隻手在不停地摳指甲,表明他心中有些慌亂。

「班幹部是管理這個班的,管你也是他們的權利,對不對?」王小兵深邃的眸子盯著劉幫治,直把他看低頭。

「我說話關你鳥事啊1劉幫治終於惱羞成怒,大喝一聲,又昂起了頭,想藉此來驅除心中的驚慌,攥著兩隻缽頭大小的拳頭,就要打人似的。

董莉莉輕輕扯了扯王小兵的衣角,叫他別管了,怕他被打。

杜雲佳嘴角露出一抹陰笑,微微仰著頭,一副看熱鬧的樣子,就想看王小兵是怎麼被劉幫治打倒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