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15章舌戰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班長是獃子。我們就笑了。」謝家化是個口無遮攔的人,不管他三七二十一,想到哪句就說哪句,是典型的不經過小腦說話的人。「哎,人家說你是獃子,你也覺得好笑?」董莉莉眨了眨水晶似的眸子。「我沒說我...

下午放學之後,有些同學在教室里繼續學習一會,有些同學回去排隊沖涼,有些同學則到運動場上去鍛煉身體。對於謝家化與王小兵而言,這個時候是最快樂的,他倆不會留在教室里看書,要不是到操場跑步就是在球場上打籃球。

他倆的打籃球技術一般,王小兵打球時還算斯文,謝家化就很粗魯,經常出鐵肘撞擊對方,有時還會因此而幾乎打架。人多場地少,一般是三人一組,只在半個球場玩,哪組輸就下去,換另一組上。打個把小時籃球,已到六時多,王小兵與謝家化就到飯堂吃飯。

那時段,就能看到不少女生到飯堂打熱水回去洗澡。飯堂里有免費的熱水,但只限於女生打回去洗澡,男生沒這個優惠。

王小兵在飯堂門前碰到拎兩個暖水壺來打水的董莉莉,笑道:「這麼巧。」

「這有什麼巧?天天見面。」董莉莉頭髮盤起來,細長玉雕般的脖子更有味道。

「以前沒碰到你打水。」王小兵訕訕道:「女生打水洗澡真舒服。打兩壺熱水,很多埃」他也不知自己說什麼,說出口之後,忽然覺得怪怪的。

「你們男生沒這個優惠,就是洗冷水的命。我幫魯月菁打一壺,昨天她幫我打了一壺,我倆輪流打水。」董莉莉莞爾笑道。

說話間,已進入飯堂里。排隊打熱水的女生不少,而排隊打飯的同學也很多。飯堂用餐區通道上濕漉漉的。

班長杜雲佳也正在打飯,見到羅龍與董莉莉說說笑笑的,也不甘示弱,走過來道:「莉莉,我跟你說些事。」

「什麼事呢?」董莉莉注意力放在與杜雲佳的對話上,明顯冷落了王小兵。

「班裡的事。」杜月佳看著這一幕,心裡頗為高興。

王小兵也不想聽什麼班務,自然走開,與謝家化到木架上拿自己的鐵飯盒去打飯,飯堂有專門打飯菜的餐具,但洗得不幹凈,一般沒什麼學生使用,絕大部分學生都是用自己買的餐具盛飯菜。

自從王小兵看上董莉莉之後,就發覺杜雲佳總是有意或無意地要跟自己較量一下來顯示他的優勢性。這次,他也看出杜雲佳的那種橫刀奪愛的意思。他裝作不知,心裡卻暗忖道:「走著瞧。鮮花擺在那,誰能摘走還是個未知數。」

兩人打了飯,找了個座位坐下來吃飯。

打五兩飯,量足夠,買點豬肉吃,那就只能見到肉沫子,分菜的師傅用鐵勺從一盆只有水沒有肉的所謂水煮肉里舀上一勺,只要放在飯上,就從飯隙中落下去,連一塊指頭大小的肉都瞧不見。

飯堂里的飯很不好吃,煮得乾癟,飯粒水份都沒了,要費些勁才能嚼爛。燒出來的菜,真是給豬吃的,那青菜都是菜市場里的次品,大部分是撿的,拿回來根本就沒洗乾淨,頭髮是經常能見到的,菜蟲也是常見之物,偶爾還能見到鐵線之類的,一點油水也沒有,一大鍋煮熟,倒出來就開賣了,只聞到臭青味,根本沒什麼菜香。

「狗日的飯堂賺老子的飯錢去嫖了。」謝家化邊嘟嚷邊從青菜里扯出一條膠繩,非常不滿。

「怕什麼,繩子也可以吃的啊,吃了變成個塑膠人,槍都打你不死。」王小兵則從飯底里尋找剛剛買的二角鈔豬肉,飯盒底部只見肉湯,不見豬肉。他微有失望,但習以為常,也無可奈何。

「小兵,給你吃。等你成了塑膠人之後,我再吃。」謝家化將那條三厘米長的膠繩丟了過來。

「啾,我早已是塑膠人聯合會會長,不用吃了。」王小兵用筷子將飛過來的膠繩一挑,甩了出去。

那根膠繩好像長了眼睛一樣,不偏不倚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最後落在了班長杜雲佳的飯面上。

「耶1杜雲佳頗為生氣地拖長音表示憤怒,轉過身來,黑著臉盯著王小兵的背影。

「不好意思。不是有意的。」那確實是意外,王小兵並非出於本意,只是巧合。

「吃飯不要亂丟東西埃」杜雲佳想發飆,但又不敢,他也知道王小兵與謝家化是不好惹的。一旦惹上了,那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班長想做塑膠人。哈哈哈。小兵,你收他做徒弟。」謝家化嘴裡塞滿了米飯,張嘴大笑,一副開心果的樣子。

在飯堂里用餐的都是學生,老師是另有小灶開飯的,不在學生飯堂就餐。其他正在吃飯的同學都向這邊瞧過來,一副好奇的樣子。

打是打不過王小兵與謝家化,杜雲佳也有自知之明,咽了一口唾沫,把怒氣生生吞了回去,腦筋一轉,臉上堆上了笑容,把餐具挪到了王小兵的那張桌子上,坐下,笑道:「什麼塑膠人啊?」

謝家化把塑膠人的典故說了一遍。

「要是我成了塑膠人那就好了。」杜雲佳自嘲著,瞥了一眼王小兵與謝家化的餐具,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班長,你的伙食真好。」王小兵心裡清楚杜雲佳想要做什麼,反而主動開了口。

「這算什麼。如果我胃口好,肯定打半斤豬肉。」杜雲佳笑道:「你們那麼省幹什麼?連肉也不捨得買來吃,學習是要動腦子的,不吃好些,哪裡有精神學習。你們太小氣了。」他老爸是村長,家境不錯,吃用寬裕,不像王小兵與謝家化家境一般,不能像二世祖那樣大把花鈔票。

「啾,我來這裡是看美女的,讀什麼書,獃子才有精神讀書。」王小兵想也不想,脫而出。

「那你不是說班長是獃子,哈哈哈。」謝家化獃頭獃腦道:「那就是你的不對了。班長,你不是獃子吧?」

「呆你……」杜雲佳正想爆一句粗口,見到打水經過的董莉莉,就住了口,一陣乾笑。

本想藉機來諷刺一下王小兵,不料反被譏嘲一回,杜雲佳臉色很僵硬,極力擠出些笑容,終究太假,看起來倒像哭相。

「你們說什麼那麼好笑呢?」董莉莉走了過來,好奇問道。

「我們說班長是獃子。我們就笑了。」謝家化是個口無遮攔的人,不管他三七二十一,想到哪句就說哪句,是典型的不經過小腦說話的人。

「哎,人家說你是獃子,你也覺得好笑?」董莉莉眨了眨水晶似的眸子。

「我沒說我是獃子埃」杜雲佳一臉的尷尬,此時是有口難辯。

「那你幹嘛笑呢?」董莉莉嫵媚笑道:「你們怪怪的。我走啦。」說著,輕移蓮步,自去了。

「哈哈哈……」

王小兵與謝家化又是一陣笑聲歡送董莉莉,杜雲佳則是又氣又惱地乾笑著,想不到自己掉進這麼一個陷阱里,自找羞辱。

「你們兩個很賤,不跟你們說了。」杜雲佳自知嘴功不足,只好夾著尾巴離開。

「沒有你賤吧?說你是獃子你也覺得快樂。哈哈哈。」王小兵笑道。

旁邊飯桌的同學也掩嘴偷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