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12章在村長家睡覺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兵腦子有些空白。心裡只想著一個問題:這是誰幹的?!這是誰幹的?-…有人去村長家的雜貨鋪里打電話報了警。一個小時之後,派出所所長帶著一個民警,坐著三輪綠皮警用摩托車來了。民警詢問了一些問題,...

才剛心猿意馬之間,目光所及之處,出現一位孕婦,正是小雙,小腹微凸。與小雙挽手走在一起的是鄭喜旦。剎那間,王小兵精神了起來,不知如何才好,畢竟,自己才是播種的人。

小雙與鄭喜旦也是看著天氣和暖才出來走走的,起初沒有看到王小兵,還是小雙首先發現他,連忙用手肘撞了撞鄭喜旦。鄭喜旦目光與王小兵相接觸那一瞬間,也是呆了呆,隨即扶著小雙向另一邊走去,有意避開王小兵。

王小兵心頭驀然湧起一股失落感,明明自己按鄭喜旦的意思去做了那件事,現在彼此碰面都要閃閃躲躲的,反而生疏了許多。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男的還是女的?是像我還是像小雙?」

這麼想著,王小兵長長吁了一口氣,不意轉身剛走兩步就撞在一個人身上,定睛一瞧,連忙賠笑道:「黃姐,你來看電影?」

「看你失魂落魄的,想什麼呢?」黃麗華獨自一個,見旁邊沒什麼人,便壓低聲音道。

「沒什麼,隨便想想。」王小兵搔著後腦勺笑道。

「你明天秤好二斤黃鱔拿到我家吧。我到時再給錢你。」廣場上散步的人越來越多,黃麗華也不好意思再跟王小兵纏下去。

「哦,行。」王小兵在想著明天該不該給白秋群送涼茶。

電影開始放映之後,王小兵看了開頭,然後就慢慢踱回家看黃金劇扯大時代》。回到家裡,全部人都在,王小兵把白秋群要涼茶和黃麗華要黃鱔的事都說了。

「看來還是我的涼茶打動了柳支書1王叢樂想起自己戰勝了王傳興,重新得到小魚塘的租賃權,便得意地笑了。

王小兵笑而不語,心中卻是不服,暗忖道:「要不是我老二發威,估計王傳興就得逞了。那婆娘雖半老,但也頗有風韻,敢來玩我,看我怎麼日死她。」

慾念一起,渾身便熱烘烘的。坐了一會,不得不出門外乘涼,待到欲`火降了,才重新進門看電視。

沖涼的時候,看著自己老二那雄壯的景象,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不禁又猜想柳大鐘與鄭喜旦的私物到底如何,是否比得上自己。

上床睡覺之前,看了幾分鐘《龍虎榜》,腦海里自然想到那天在茅廁看到黃麗華的那一幕,心中小鹿亂撞,遐思縹緲,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次日一早,王小兵起床去魚塘,在專門用來養黃鱔的網箱里挑了兩條黃鱔,一共二斤多,放在網兜里,準備拿給黃麗華。

王叢樂準備載魚去集市賣。吃了早餐,還沒有空閑撮涼茶,便要王小兵去后屋把葯櫃里的草藥拿出,打開,待會他就能盡最快的速度撮幾包涼茶。

王小兵走到那間幾平米的藥房里,濃郁的藥味撲鼻而來,打了個阿嚏,開了燈,將那隻三層的葯櫃打開,上面二層擺放著許多中藥。最底一層放的是一些礦物之類的,本來引不起他的注意。不過,卻有毫光透出來。

「噫?什麼東西發光?」

帶著好奇心,王小兵蹲下去,掏摸一陣,終於將那微微發光的東西攥在手裡,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塊玉墜,呈大肚佛狀,拇指大小,沒了紅繩,溫潤滑膩,一塵不染。

「居然像新的一樣,我拿來佩戴也好。」

順手將玉墜塞進衣袋裡,把幾大包草藥都拎出來,放在長條形的桌子上,打開,又是各種辛辣的氣味直撲鼻子,鼻子有些酸,差點又打一個噴嚏,揉了揉,出了藥房。

「爸,草藥都取出了。」王小兵出到正屋,他爸正在將秤放在魚簍里。

「這就來。」王叢樂走進藥房里,只一會,便撮好了幾包涼茶,捆在一起,拎了出來,交給王小兵,叫他先把涼茶送到支書家。

周末早上的村莊比較安靜,讀書的不用上課,做媽媽的就不用那麼早起床煮早餐,上班的休息,不像工作日那樣要早早趕去上班。

偶爾看到有老伯牽牛去吃草,王小兵都會問候一聲。他在村中的人緣還不錯。

走到柳大鐘院子外面時,便聽到那條大黃狗又吠了起來。王小兵隔著院子喊道:「柳支書,在家嗎?」

「你這麼早來了。」過了半晌,白秋群才走出來,微有失望,因為柳大鐘在家,她接過涼茶,使了個眼色,要王小兵回去。

「不用給錢。我回去了。」王小兵不接白秋群那二元鈔票,笑著揮了揮手,走開了。

他還要回家取黃鱔送去給村長。因為不敢一起拿過來,怕白秋群看見了,誤以為是送給她的,到時不給她,又會惹起她的妒意,所以寧願走多一趟,也不要惹出事端。

女人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就有利,不然,則要受害。

回到家裡,取了裝黃鱔的網兜,便望村長王家發的家走去。也不過十分鐘路程。院子里養了不少雞鴨,鴨子肥嘟嘟的,晃著身子左搖搖右搖搖地在散步。一股雞屎鴨屎混雜泥土的暖騷`味瀰漫而來。大門打開,不見黃麗華身影。

「村長在家嗎?」王小兵往裡張。

「進來吧。」黃麗華的聲音從廚房裡傳出來。

王小兵也不客氣,走進正屋,在長椅上坐下來,心裡在思忖待會見到村長該說些什麼話。

「多少錢?」黃麗華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往兩邊衣服揩拭乾凈。

「二斤一兩足秤。我爸說當兩斤就行了。一斤三塊,二斤六塊。」王小兵學著小販的口吻算起來。

「喏。」黃麗華掏出一張十元鈔票。

王小兵從褲袋裡摸出一沓零錢,基本是一角、二角、五角。扯了三張一元,兩張五角,找回給黃麗化。如今不是巴結的時候,也不須白送黃鱔。

「黃姐,那我走了。」王小兵轉身就要往門外走。

「坐一下嘛,又不用上課。我家還有些點心,放著也浪費了。你嘗嘗吧。」說著,已轉身進廚房,風急火急將一盤甜點心端了出來,「不用客氣,吃。」

「村長上班去了?」王小兵拿了一塊糯米糕,咬了一口,甜甜的,軟軟的,有嚼頭。

「是呀,有人想租我們村的地做廠房,天天來找家發。家發昨晚都沒回來,可能是跟人談租地的事情。這陣子他很忙,都不常回家。」

黃麗華親手拿起一塊糯米糕遞給王小兵。他接了。

「這糕真好吃。」王小兵吧唧吧唧嚼著,看起來吃得十分香,心裡在琢磨黃麗華留自己吃甜點不否另有用意。

「嗨,你在學校有沒有女朋友?」黃麗華忽然壓低聲音神秘兮兮地問道。

「嘿嘿,沒有。」王小兵嘴鼓鼓的,塞滿了糯米糕。

「你想不想試試?」黃麗華呼吸變得急促。

王小兵心裡怦怦直跳,咽下糯米糕,腦子空白了幾秒鐘,因為經歷過了人道,忽然被挑逗,渾身血液加快流轉。

黃麗華起身快步走到門口,把大門關了。

「黃姐……」王小兵怕村長回來。

「不怕的。來,我教你。」黃麗華拖著王小兵的手走進室里,她以為王小兵還是處男。

王小兵起先有些顧忌,一旦情`欲被挑逗燃燒起來,也顧不得那麼多,三下五除二,便把黃麗華征服在胯下。

一個鐘頭之後,兩人都軟成了一灘爛泥,伏在床上直喘氣。

黃麗華臉頰緋紅,緊緊偎依在王小兵懷裡,幸福道:「想不到你這麼強大1

「村長那玩意兒怎麼樣?」王小兵好奇問道。

「比你的小多了。」黃麗華嘆了一口氣。

「那是你的命。」王小兵一把將黃麗華摟緊,笑道。

「作死,就會嘲笑人。」黃麗華撒起嬌來,居然也有模有樣。

在村長的床上睡了兩個鐘頭,也快到午飯時分,王小兵回家,黃麗華留他吃午飯,他不幹,怕遇到村長,執意回家,剛走出院子不過一分鐘,就看到弟弟王志文神情焦急地迎了上來,並且大喊道:「哥,你到哪裡去了?出大事了1

王小兵心頭一緊,加快腳步,走到他面前,問道:「什麼事?」

「我們家魚塘被人下毒了!魚全死了!都浮起來了1王志文一臉沮喪。

「他媽的1王小兵拔步便往自家魚塘方向奔去。

早上本來是他看守魚塘的,卻因在村長家風流快活了一上午,沒有去,聽到這種壞消息,又驚又惱,攥著雙拳,飆風也似的趕去。

已有不少村民在那裡圍觀,小聲議論。

許娟聲音很大,在咒罵著:「婊子養的!被我知道是誰,要他好看!從來沒得罪誰,敢這麼狠毒,下藥毒魚1

王叢樂在集市賣魚還沒回來。

魚塘上浮著許多死魚,白晃晃一片,宛如用鵝卵石鋪成的地面。整個魚塘都快要被死魚鋪滿了。

看著這損失慘重的一幕,王小兵腦子有些空白。心裡只想著一個問題:這是誰幹的?!這是誰幹的?-…

有人去村長家的雜貨鋪里打電話報了警。一個小時之後,派出所所長帶著一個民警,坐著三輪綠皮警用摩托車來了。

民警詢問了一些問題,然後帶了幾條死魚與一瓶塘水回去化驗。接下來就是等結果。

魚塘損失達千元左右。這幾乎是王家的大部分財產。當頭生出橫禍,令全家陷入壓抑的陰雲里。吃晚飯的時候,靜悄悄的,全都黑著臉只顧扒飯,但腦子裡均在想著同一個問題: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干這壞事?

晚上,沒有看電視。全家坐在一起默默無言。

王小兵想了一遍,如果有嫌疑人那多半是那個刀疤男或者王傳興,可是沒有證據,也下不了定論。全家人將可能幹這事的人都猜測了一回,始終不得要領,猜想終究猜想,沒法確定。現在只有等公安`部門破案。

因為太過專註想這件事,王小兵居然忘記了沖涼,非常憋氣地躺在床上,暗忖道:「要是我早上去看守了魚塘,可能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不過,那混蛋在暗中要做這壞事,今天不做,以後也會做。媽的1

狠狠捶了一下大腿。

忽然,摸到那枚玉墜,掏出來瞧了瞧,暗想是不是這玉墜帶來了衰運,想著想著,火氣就來了,正要把它擲出去,只覺神識一恍惚,自己便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腳下氤氳之氣繚繞,四周白茫茫的,似是被霧氣籠罩著,又像是邊界,前方有一座大牌樓,上面龍飛鳳舞寫著二個金字:丹域。

「我到哪裡了?」王小兵愕然自問。

信步走過牌樓,一陣陣葯香撲鼻而來,展眼望去,原來是幾畝土地,種著各種各樣的藥材,奼紫嫣紅,琳琅滿目。那些藥材有些開了花,有些結了果,有些沒花也沒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