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11章看電影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謝家化笑道。「沒問題,等你下輩子成了陳圓圓再說,我背著你跑。」王小兵笑道:「哈哈,吳三桂要是來找你,那我比較麻煩。」謝家化對歷史不熟悉,看過的東西早已拋到爪哇島去了,問道:「陳圓圓誰啊?...

教官每天早上都會來宿舍巡視一遍,發現不合格的「方格被」,就要責令重新折過。當走到王小兵所在的宿舍門口時,看到一坨「屎」與一條「棒棒」,臉色頓時沉了下去。

「這是誰的被子?」教官嚴肅道。

「我的。」王小兵從人堆里走了出來。

「這又是誰的?」教官指著謝家化的床鋪。

「我的。」謝家化敬了個軍禮。

「給我立刻疊好1教官動了真格,聲音之中明顯飽含了怒火。

眾目睽睽之下,王小兵與謝家化也得乖乖重新疊被子,他倆被教官那方剛的軍人氣勢懾住了。

等疊好了「方格被」之後,教官又道:「你們兩個到操場跑四圈!立正,起步走1

一圈四百米,四圈就是一千六百米。

王小兵與謝家化小跑著奔向操常

「你引誘我犯錯。」王小兵回頭看了看還站在宿舍門口的教官。

「下回你也可以引誘我埃」謝家化毫不在乎。

「還想搞一次?你豬腦啊,四圈啊,一千六百米,我要死了。說不定下次八圈,我和你跑到最後,都要爬著前進。動動腦子,好不好?」王小兵聳了聳肩膀,做好長跑準備。

「沒看見我腦子在動嗎?」謝家化憨笑道:「我身體動,腦子就動。」

「牛腦。」王小兵無可奈何。

這一天,王小兵與謝家化在高一新生之中出名了。別人在操步,他倆就在跑道上跑步,每個學生看到他倆都笑。

新生之中,已被男生私下裡定為校花的除了董莉莉,還有就是高一班的蕭婷婷。在眾男生心目中,蕭婷婷更勝一籌。平日大把男生圍著她轉,只是她生性恬靜,不太理睬那些追求者。

別的班的美媚,王小兵不敢奢望,他只朝自己高一班女生方陣看去,見董莉莉戴著軍帽,扎著褐色腰帶,正朝自己笑呢。他朝她揮了揮手,她抿著嘴,薄面含笑,別過頭去了。

「好兆頭1

王小兵心裡一興奮,腳步加快,把謝家化甩在了後面。

「小兵,吃了春藥嗎?跑那麼快乾嘛,慢慢跑埃」謝家化在後面發力追上來。

「我渾身是勁。跑十圈都不成問題。」人逢喜事精神爽。王小兵處於亢奮之中,非常有動力。

「那連我這四圈也跑了吧。」謝家化笑道。

「沒問題,等你下輩子成了陳圓圓再說,我背著你跑。」王小兵笑道:「哈哈,吳三桂要是來找你,那我比較麻煩。」

謝家化對歷史不熟悉,看過的東西早已拋到爪哇島去了,問道:「陳圓圓誰啊?很漂亮的嗎?」

王小兵放慢了腳步,與謝家化並肩,悄聲道:「喏,看到我們班的肥婆沒有?就像她了。哈哈哈。」

謝家化瞥了一眼高一班女生方陣中的那個重噸位的肥妹,倒吸一口涼氣,為之變色。

「小兵,你不會那樣詛咒我吧?那我下輩子做只麻雀好了。」謝家化連忙收回了視線。

「哈哈哈,那你也做只肥麻雀。」王小兵一道煙似的向前飆了幾米。

四圈跑完,王小兵坐在草地上,喘氣兼且以手加額,一副生病的樣子。教官問他怎麼了,他說有些頭暈。教官就叫謝家化扶他回宿舍休息。

「小兵,怎麼了?」謝家化扶著王小兵,向宿舍走去。

「想嘔,氣悶,頭暈,應該是中暑了。」王小兵慢慢走著。

「要到醫務室去嗎?」謝家化半信半疑地打量一眼王小兵,「你臉色很好埃」

「你留些口德不行嗎?」王小兵挺直了腰。

等到轉過了d座教學樓,教官看不到自己的身影,王小兵忽然變得龍精虎猛,沒有半點頭暈的模樣,哈哈笑著,心情頗為愉快。

「你裝病?」謝家化看出了破綻。

「不能裝嗎?」王小兵反問道。

「你早些告訴我埃」謝家化十分懊惱,「我還得去操步。真的要累死。」

「都叫你多動腦子。」王小兵笑道。

「我在動腦子埃只是動了沒效果,因為我的腦子是用來裝飾的。」謝家化很老實地說道。他向來怕思考,是典型的無腦型人士。

時間是下午三點多,謝家化還得去操步一個鍾。他跑去跟教官說自己也頭暈,但教官一眼就看出他精力充沛,不準休息。

軍訓是艱苦的,但也是快樂的。半個月很快就過去了。經過了閱兵禮之後,同學們依依不捨與各自的教官道別,這是一段珍貴的記憶。

軍訓之後,恢復了正常的學習時間,但野了半個月,心都拴不住,上課時間還好,到了晚自習時間,便很難靜下來,不少同學在喧嘩說笑。

上了一天正常的課,又到了周末。高一不補習,初三、高二、高三周六也要上課,周日休息。

王小兵與謝家化回東和村。從學校到村子,大約八公里。他有一輛二手二十六寸鳳凰牌自行車,擋板都卸掉了,車尾架也拆了,只剩下兩隻車輪、車架與把手,是最簡單的單車。下雨天騎這樣的車,後輪飛起的泥水會濺到背上。

每次回村子,王小兵都想去看看小雙,但經過她家門口也不敢進去,怕碰到鄭喜旦,當時說好了,也收了封口費,不想再給鄭喜旦難堪,因此,每每經過她家門口,都狠蹬幾下腳踏,飆風也似的飛過去了。

只是有一次經過她家門口,看到她肚子微凸,心中感慨萬千。她也瞧見了他,還打了一聲招呼,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看到這一切,王小兵也覺得可以放心了。

好事多磨,他是後來才明白這句話的深奧含義。

路過村長家門口時,正好遇到黃麗華。

「放學回來了?」黃麗華隔著圍牆笑道。

「對。吃飯了沒有?」王小兵想起那天茅廁的情景,忍不住笑道。

「你家還有黃鱔吧?」黃麗華之前買了幾條。

「不太清楚,等我回去看看就知道。」要是擱在八月份,王小兵早就說「我送來給您」,現在魚塘合同已簽,他也沒那麼恭敬了。說話間,單車已過了村長家。

「明天我去買幾條。」黃麗華的聲音在後面傳來。

「行。」王小兵沒有回頭,一路去了。

回到家裡,將單車放好,沒帶書回家,在家一般只看《龍虎榜》。弟弟王志文對軍訓有些興趣,在吃飯的時候問了不少問題,王小兵一一作了回答。開飯前上菜上飯那是王小兵與許娟的活,飯後收拾碗碟是王志文與許娟的活。

九月天氣,白天雖然還比較炎熱,但晚上沒有夏天那麼悶熱,多少有些涼風吹吹,舒爽許多。吃過晚飯,鄰里之間都聚在一起談天說地,和和樂樂,自有純樸的鄉村景象。

九十年代初鄉村電網不發達,電費比現在要高許多,一般人吃了晚飯都出門外吹自然風,或者用人力扇涼。白天里大家各忙各的,一到晚飯之後,就可見到三五成群的村民在果樹下、圍牆邊、曬穀場上說說笑笑,場面和諧,氣氛融洽。

物質方面雖不高,但精神方面還算充實。不像現在的人,住在小區的同一棟樓房裡,縱使是對面房的,一年也沒見過幾次面,陌生程度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在國企和事業單位上班的村民收入比普通村民要高,他們晚上的娛樂節目較為豐富,手頭有了幾個鈔,可以打打小麻將,或者去看電影。那時放電影分兩種,一種是免費的,這種基本是革命片子,另一種是要收費的,那是商業片,幾乎是港產片。

私人放映室,也就相當於現在的私人電影院,在那時悄悄興起。

周五和周六晚上,村裡要放《地道戰》和《三毛從軍記》,免費的,村民都可以去看,但放過了四五次,片子里的情節是老少皆曉,能倒著說出來,也沒有多少人願意去看了。會到廣場上去看這部片子的,不外乎是出來散散步的,乘乘涼的,還有就是小孩子愛熱鬧,在母親的帶領下出去玩玩。

王小兵趿著人字拖,叼支牙籤,慢悠悠走向村廣場,那廣場其實是一個大曬穀場,夏天用來曬穀,平時村裡有什麼大會要開就在那裡舉行,廣場左邊不遠就是村委辦公的房舍。

每遇到村裡的大媽小嬸,三姑六婆,王小兵都會向她們問聲好。他在村裡人的眼中算是一個懂禮貌、腦瓜子靈活的男孩。眾人都說王叢樂生了一個好兒子。

到了廣場,那裡已有些人,天邊留下一抹紅霞,映照著這些人兒,罩上一層溫馨的感覺。放電影的工作人員正在調試機器,把那棟三層樓房的背後白牆當作是屏幕,將圖像投影到上面。

晚上要放映的是《地道戰》,講的是游擊隊痛打小日本的故事。

王小兵在廣場上遊盪,忽然見到支書柳大鐘夫婦正迎面走過來,躲是來不及了,只好走上去,又看到柳大鐘穿著自己遺漏在他家中的那雙涼拖鞋,心中暗自好笑,笑道:「柳支書,來看電影?」

「嗯。《地道戰》非常有教育意義,你們這些年輕人要多看幾遍才行。」柳大鐘雙手叉腰,以上位者的目光環視一圈,道。

「您說得對。我就是來看這片子的。」王小兵有些違心地說道。

「小兵,看完電影,你回去跟你爸說一聲,說我們再要幾包涼茶。」白秋群剛洗了頭髮不久,還有洗髮水的香味。

「好的。明天我送過去給您。」王小兵想起在室里與白秋群大戰的場面,渾身血液也沸騰了。

看著白秋群那豐滿而圓的臀部一扭一扭的走向放映機組人員,王小兵揣測她是不是又奈不住寂寞,可能是要找自己泄火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