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10章軍訓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董莉莉氣質不錯,形象也佳,一身運動裝,不肥不瘦,該大的大,該小的小,身體各個部位頗為勻稱,就像qq的那個企鵝頭像,給人健康陽光的味道。王小兵覺得蘇惠芳與董莉莉都有氣質,但蘇惠芳多了一分誘人的成熟...

有男同學居然吹了一聲口哨,全班同學都嘻嘻笑著。那美女隨和一笑,指著王小兵桌子問道:「你自己坐嗎?」

「是呀。你是新來的同學吧?可以坐這裡。」王小兵熱情招呼。

隨即,其他男同學也不甘示弱,紛紛向美女示好。

「美女,我這裡有空位。」

「不要坐在那裡,離黑板太遠,很難看清黑板上的字。來我這裡。」

「色渣……」

「啾,誰不愛美女?偽君子。」

……

教室里好像燒開的滾水,喧嘩一片。

這時,謝家化小解回來,正要回歸座位,被王小兵一把扯到背後,不讓他坐。

「這位同學坐在這裡的吧?」美女露出整齊的雪白貝齒,指著謝家化。

「不是。他是其它班的。來這裡看熱鬧的。」王小兵將謝家化推出教室門,向謝家化使眼色,「你還不回你的班裡去。沒什麼好看的。」

「尼瑪的,賣友求女,我有位難回,你二五仔。」謝家化又伸頭進教室瞥了一眼美女。

美女已走上講壇。

「你死了。」謝家化一臉壞笑。

「……」王小兵咧了咧嘴,連忙坐好。

果然,美女正是他們的新班主任,是剛從師範學校畢業的,教歷史的。她站在講台前,從容掃視一圈,笑道:「我先來介紹一下自己。我叫蘇惠芳,是你們的班主任。以後大家有什麼困難,可以找我幫忙解決。」

全班男生吐了吐舌頭,皮笑肉不笑的,為剛才的舉止感到尷尬。

「剛才那位同學,你介紹一下自己。」蘇惠芳盯著王小兵,笑道。

「我叫王小兵。他叫黑牛。」王小兵順便連謝家化的乳名也報上了。

「什麼黑牛?我叫謝家化。」謝家化連忙糾正道。

全班哄堂大笑。

王小兵在這種溫馨的氣氛里給班主任留下了初步不錯的印象。

「剩下的時間,大家都自我介紹一次。從杜雲佳開始吧。」蘇惠芳與杜雲佳曾是同一個村子的,彼此認識。後來因蘇惠芳父親的工作關係,蘇家搬出鎮上住,離開了木棉村。

「我叫做杜雲佳,擅長運動。……」

「……」

……

等到全班五十幾個同學自我介紹完畢,蘇惠芳便離開教室,讓大家自由安排時間。在同學們的自我介紹之中,王小兵只對一個女生的名字特別有印象,她叫董莉莉。董莉莉氣質不錯,形象也佳,一身運動裝,不肥不瘦,該大的大,該小的小,身體各個部位頗為勻稱,就像qq的那個企鵝頭像,給人健康陽光的味道。

王小兵覺得蘇惠芳與董莉莉都有氣質,但蘇惠芳多了一分誘人的成熟。

當天晚上晚修課時間,在蘇惠芳的主持下,高一班舉行班幹部選舉。大多數同學之前並不認識,杜雲佳做了一天的代理班長,頗有優勢,早已與不少同學打好了關係。他爸是木棉村的村長,從小耳熏目染,學到了些許權術之道。

選舉流程是這樣的,先由想做班幹部的同學上講壇演講,然後由同學投票,最後票數多的當選班幹部。

一共有十個同學想做班幹部,每人三分鐘的演講時間,等到全部演講完,已下了第一節晚自習。

第二節晚自習便進行投票活動。

班幹部成員有班長,組長,學習委員,勞動委員,文娛委員,紀律委員,體育委員。票數最多的做班長,其餘的由班主任分派指定。

同學們把自己想選的人的名字寫在白紙上,然後折起來,投進紙箱里,最後當場點票,頗有幾分公正的味道。

「你看什麼?」王小兵在寫人名的時候,推了推伸頭過來的謝家化。

「你選誰?」謝家化問道。

「隨便。你呢?」王小兵只寫了一個人的名字,那就是董莉莉。

「我想選你,你又不參加競眩」謝家化笑道。

「下學期我競選班長,記得選我。」王小兵把寫好的票折了四折,走上講壇,投進那個紙箱。

全班投票完畢,便開始數票。結果,杜雲佳票數最多,得了二十八票,超過了全班人數的一半,合法地成為了班長。

其餘得票數為:張潮旺二十五票,董莉莉二十三票,段世康二十二票,秦蓮花二十票,……

班主任蘇惠芳一一分派職位,董莉莉做了紀律委員。

從第二天開始,便是軍訓日子。軍訓期為半個月。白天軍訓,夜晚上自習。軍訓最苦的就是操步,走一會沒事,時間長了,特別是腳,基本麻木,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秋老虎又兇猛,使人頭頂一團火,幸好鄉下孩子平日有勞動的習慣,能吃苦,並沒有出現昏厥事例。

在宿舍,早上起床,還得疊方塊被。

九十年代初的東興中學的宿舍環境不好,宿舍有二種,一種叫「套間」,這是十二個人住在一起的,有獨立的沖涼房和廁所;另一種叫「大平鋪」,就是一個大房間,大約是一個教室那麼大,地面鋪了木板當作是床板,學生將席放在上面,就是一張床了。這種宿舍沒有獨立的沖涼房與廁所,想洗澡,那得到外面的沖涼房裡才能解決問題。幾個「大平鋪」的學生共用一個沖涼房與廁所。一間「大平鋪」,至少也住三十人。

裝大平鋪」,排隊洗澡與上廁所是一件很費時間的事情。

「套間」宿舍要貴些,並且不是每個學生都能住進去的,班幹部,學生會幹部優先。「大平鋪」比較便宜,大部分的學生都住在這種變態的宿舍里。

王小兵與謝家化就住在「大平鋪」里。

人多了,什麼鳥都有。三十人的大宿舍,有精力旺盛的人午夜還在學雞叫。那是別的「大平鋪」里的學生乾的。謝家化不會學雞叫,但他會學牛嗥。連續嗥了二晚,第三晚終於被教導處的老師捉住,記了一個大過,理由是影響他人正常休息,擾亂秩序。

一般來說,住校的學生不經常住宿,午睡則多半會在宿舍里度過,晚上,如果天氣好,那些離學校不遠的同學就會回家。

裝大平鋪」的,每天軍訓回來,同學們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將自己的水桶拿去沖涼房門前排隊,然後去吃飯。排在後面的,往往要到凌晨之後才能洗個澡。

有一次,謝家化好不容易佔了個頭位,把王小兵的水桶放在第二位。這時,同班的劉幫治有意見了。謝家化與劉幫治都很高大,但前者是壯實,全身是肌肉,後者是一身肥肉。

「你佔一個位置就行了,還要佔二個位置,草尼瑪1劉幫治有混混的脾性,平時在班中也自居老大。

「惹你了?」王小兵瞪了一眼那廝。

「就是惹我了1說著,劉幫治一腳踢開了王小兵與謝家化的水桶,雙手抱胸,一副天下老子第一的架勢。

「黑牛1王小兵還懶得出手。

就在「黑牛」二字剛響起的時候,謝家化已撲了上去。老拳狂風暴雨般落在劉幫治的身上。其他看熱鬧的同學都鼓掌慫恿,圍著吶喊。

劉幫治力氣也大,但在謝家化面前,簡直不算一碟菜,半分鐘之後,劉幫治便只有招架之力,步步後退。又半分鐘之後,謝家化將他踢倒在地,騎了上去,一頓怒拳砸上去,打得他臉面腫起來,鼻血、牙血外流。

「尼瑪!敢惹老子1謝家化邊說邊找空隙出拳,因為劉幫治雙手抱頭,護住要害。

「黑牛,算了。」王小兵過來扯開了謝家化,又踢了一腳地上的劉幫治,道:「下次你再這麼拽,打到你媽媽都認不出你1

自此,劉幫治再也不敢招惹王小兵與謝家化,平時見了面也繞道走。在高一班裡,也沒有人敢向王小兵與謝家化撒野。在無形之中他倆成了班裡的老大。謝家化又聽王小兵的,因此,王小兵是真正的老大。

那次,謝家化、王小兵還有劉幫治同時最早回到宿舍,劉幫治不敢拿水桶去排隊。還是王小兵開了腔:「不排隊沖涼?」

「好,我先去吃飯。」劉幫治心有餘悸,當日被謝家化狂揍一頓,痛了好幾天。

軍訓第十天,天空飄來一朵黑雲,同學們都希望下雨,因為一旦下暴雨,那操場就濕漉漉的,到處是泥漿,沒法操練。因為操場是推平一個小山頭建成的,建了幾個籃球場,但都沒有鋪水泥,全是黃泥,只要下雨,就無法進行體育活動。

雷聲轟隆轟攏高一新生們都期盼黑雲停在頭頂上,不過,一陣風吹過,把黑雲吹走了,只掉了幾點雨,在操場地面上滾成了泥丸。

每天操練完畢,同學們都是滿臉泥污。操步的時候,踏得泥塵煙霧似的升起來,籠罩眾人。

第二天早上,謝家化將被子堆成一坨盤旋向上的屎狀,笑道:「不折被子了,就這樣,看教官怎麼說。」

「你的沒創意。」王小兵把綠色軍被捲成一條棒棒狀,頗像生`殖器。

宿舍舍長勸說了一次,但謝家化與王小兵依然我素我行,不理睬他。舍長也知道謝家化不好惹,不敢再聒噪。同學們都等教官來檢查,暗中替王小兵與謝家化捏一把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