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09章開學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白秋群咧嘴耳語笑道。「我是說真的。」王小兵一本正經道。「行,行。我服輸了。包幫你辦妥。哪裡敢得罪你這個小皇帝。」白秋群回味無窮道。果然,到了八月二十五號,便是魚塘簽合同的日期,在...

突然來了這麼一位中年男子,實屬意料之外。

剎那間,王小兵緊張起來,心裡怦怦直跳,也不知是福是禍。

「你是誰?怎麼在這裡?」反倒是那中年男子首先開腔質問。

「……」本來有些緊張,被一詢問,腦子突然有幾秒鐘空白一片。

小雙正在挽頭髮,剛走到室門口,聽到中年男子的聲音,即時縮了回去,重新整理衣衫與髮式,將那股凌亂撫平。

而王小兵驚慌了半分鐘之後,鎮定下來,道:「我是這村裡的,旦哥叫我幫他寫信,他出去買信紙了。」

「寫信?」中年男子半信半疑打量王小兵一眼,見是少年,疑慮消了些。

「堂哥,你來了1小雙笑著迎了出來,「他是喜旦叫來的,要幫我們寫一封長信寄到出外打工的朋友。你有事嗎?」

聞言,王小兵才知這個陌生中年男子是小雙的堂哥曾長山。他很早就聽說小雙有一個堂哥叫曾長山,但沒怎麼見過,這還是第一次碰面。

曾長山也不再管王小兵,進了屋,開門見山道:「妹子,我想買幾隻豬崽養,不夠錢,近來買老鼠藥的都少,多數是買老鼠夾,我又不賣老鼠夾,沒什麼收入,想向你借五十塊。」

「你會養豬?要技術的,不懂的會得豬瘟的。」小雙聽聞過堂哥會去找女人睡,因此不太相信他的話。

「學著學著就會了。」曾長山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現在手裡沒那麼多錢。」小雙猶豫道。

「那先借我三十塊也行。」曾長山好似很急著要錢,這暴露了他的動機。

「錢在喜旦手裡。我這隻有五元。」小雙心中雪亮。但他是唯一的堂哥,不好意思完全拒絕他。

「那先借我五元也行。」曾長山又把數目降了下來。

沒奈何,小雙只得轉身進室里,從涼席下面拿出五元鈔,給了堂哥。曾長山得了鈔票,道聲謝,便匆匆去了。

王小兵長長吁了一口氣,暗自慶幸沒有穿幫,不過,心裡還有餘悸。又怕碰到鄭喜旦回來,到時更不好意思,便也告辭回家了。

這段日子裡,他隔三岔五便到鄭喜旦家施捨甘露,免費播種。這成為一件習以為常的事情。

晃眼便到了八月十八,王小兵與謝家化一起到白秋群家幫她打大水井。每天二元,也是包中午一頓。王小兵第一天也捎去一條鯉魚,算是見面禮。總共四個人,兩個在下面挖土,兩個在上面運土。飯菜也是三菜一湯,不差於村長家的。飯後還有一塊蘋果吃。

一共幹了五天,得了十元。

前面三天很平靜地過去,到了第四天,白秋群再也按捺不住,趁柳大鐘外出辦事之際,在午飯之後,使眼色要王小兵到室來。

謝家化與其他二個打井的村民都在外面的大槐樹下乘涼,王小兵找不到機會脫身,不好意思走進她家裡。因為魚塘合同就要到期了,幾天之後便要簽新合同,為了能得到柳大鐘的暗中相助,王小兵也不敢開罪白秋群。王傳興出錢,他就出力。

這是一場別開生面的較量。

王小兵想從後門溜進室,但謝家化問他:「小兵,到哪裡去?」

「隨處逛逛。」王小兵叼著牙籤。

「我也去。」謝家化提了提短褲,從光溜溜的樹根上爬起身。

「你以為我去哪裡啊?就在這裡隨便走走埃」王小兵非常無奈。

「我也隨便走走。」謝家化晃著光膀子,跟在王小兵身後。

另外兩個村民王銓與關大生都是四十開外的種地老實農民,坐在樹頭邊抽煙絲捲成的紙煙,自然不會跟著王小兵看風景。

王小兵又支不開謝家化,他倒不著急,這麼大熱天還想休息休息,不想做太過激烈的運動。可是白秋群卻不一樣,嘗試過王小兵寶刀的鋒利,對於柳大鐘那種小刀不屑一顧,心中只存著王小兵那把刀影,腦子裡想起就心痒痒,如今是欲罷不能。

時間在一分一秒流逝,午飯之後休息個把鐘頭很快又要開工。

白秋群火燎火急從室里走出來,派了一項任務給謝家化:「黑牛,幫我把這堆乾柴搬到那邊牆角,給你三元。」

「好。」謝家化也樂意。

那堆木柴,至少要搬半個鐘頭才能搬完。

這回,王小兵脫了身,便先踅到屋后,從後門悄悄溜進去,摸到白秋群的室,與她大戰了一回。白秋群咬著嘴唇,不敢發出聲音,臉頰緋紅,早已進入欲生欲死境界。

完事之後,王小兵趴在白秋群身上,小聲道:「白姐,過幾天我家租的魚塘就要簽新合同,你一定要幫忙,不然,以後不理你了。」

「唉喲,小樣還會要脅人呢。」白秋群咧嘴耳語笑道。

「我是說真的。」王小兵一本正經道。

「行,行。我服輸了。包幫你辦妥。哪裡敢得罪你這個小皇帝。」白秋群回味無窮道。

果然,到了八月二十五號,便是魚塘簽合同的日期,在柳大鐘的暗助之下,王叢樂順利簽了二年合同。王傳興敗了下去。

王叢樂回到家裡,開心道:「我什麼也沒送,王傳興天天往支書家跑,結果還是我贏了!看來支書還是廉潔公正的。」

一家人都很高興,卻不知這是王小兵努力的結果。王小兵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畫上完滿的句號,但後來發生的事讓他懂得世間的許多事情並非像快刀斬亂麻,揮刀斬斷就是斬斷,現實中的事猶如橫刀切水,看似劈斷了,其實不然。

高一開學前一天,鄭喜旦悄悄來找王小兵,說小雙懷上了,並且給了一百元封口費王小兵,要他一直保密。

王小兵又驚又喜,自己助鄭喜旦完成了心愿,不過,自己居然播了種在陽間,好幾天都有些興奮莫名,想去跟小雙說些什麼,由於答應了鄭喜旦,以後不再去騷擾小雙,也就不好意思再到他家去。他得了鄭喜旦一百元,足夠交一年的學費。

九月一號,終於開學了。

高一總共五個班,每班約莫五十人。王小兵與謝家化都分在高一班。

高一沒有分科,男女生人數還是比較平衡的。就拿王小兵的高一班來說,五十三人,有二十三個女生,比男生略少一些。

東興中學的飯堂與城裡的中學不一樣。城裡的中學里的食堂是承包給別人做的,學生只要買飯票與菜票,吃多少就花多少。東興中學飯堂就不一樣,學生一般是買菜票,飯票是用米來換的,也就是學生從家裡帶米去給飯堂,飯堂就給學生相應斤數的飯票。

王小兵扛了三十斤稻米交給學校飯堂,拿了一沓三兩面值的飯票。謝家化食量比較大,交了五十斤稻米。

高一班的同學里,有部分認識的,其餘的是其他中學的初中匯聚來的,不相識。

開學第一天,王小兵與謝家化坐在第一組最後那張桌子,挨著後門,若是遲到,從後門溜進來,老師很難發現的。

高一要軍訓,但還沒開始。

九月一號早上,算是領新書的日子,一般沒有老師講課。班幹部還沒選出來,班裡由代理班長杜雲佳帶幾個同學把新課本一捆捆抱回來,然後分發給同學們。

跟初中也沒什麼大區別,課本都是語、數、英、物理、生物、化學、地理、政治與歷史,加上幾本練習題,還有幾個作業本。

謝家化的書不消半個月就會變成舊書,不是一般的舊,是會缺頁的那種。他不愛護書的,到處亂丟,臟乎乎的。

領完新書,還沒見班主任出現,謝家化就去上廁所。王小兵則掃視一番班中的女生,看哪個比較標緻。

班裡喧嘩聲鼎沸。

一會,有個人出現在後門門口,全班男生都回頭看,突然安靜了很多。那是個穿紅色船鞋的女子,因膚色很白嫩,一眼看不出年齡,穿條牛仔褲,束著有衣領的t恤,梳著劉海,黑髮披肩,自有一種清純的韻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