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0008章不速之客

作者:凡凡一世  |  更新時間:2013-04-02 11:14  |  字數:3563字

翌日,在村長家做了半天小工,便把活幹完了。

結帳領工錢的時候,村長也在場,為了巴結一下他,王小兵忍痛割肉,本來兩天半至少是五元,卻自願不要,笑道:「我家魚塘還是靠村長才租到手的,來幫忙也是應該的。我就不拿工錢了。」

「做工不拿錢怎麼行呢?」村長笑道:「那是你應該得到的。」

「中午來這裡吃,也算是工錢了啊。」王小兵也笑道。

「你真會狡辯。」村長擰開保溫鋼杯的蓋,喝了兩口茶。那意思都是準備不給王小兵工錢的了。

不過,黃麗華笑道:「魚塘是一回事,這是一回事。幹了活,一定要拿工錢的。要不,我都不好意思了。喏,拿著。」說著,便把五元鈔塞進王小兵的手裡。

「黃姐,真的不用。」王小兵婉言拒絕。

兩人四隻手在推來推去,拿著張五元鈔票耍雜技似的。黃麗華好像有意在摸王小兵的手,不停搓來搓去。王小兵微有尷尬,腦子裡浮現那天在茅廁的一幕,不禁打了個激靈。

村長也要王小兵一定收下工錢,無奈之下,王小兵只好收了五元鈔。謝家化也是五元工錢。鄭喜旦是大工,一天五元,兩天半一共是十二元五角。

在村長家吃過午飯,三人便告辭回家。

剛走到院子門口,黃麗華追了出來,喚住王小兵:「小兵,你家魚塘的黃鱔養得怎麼樣了?」

「可以賣了。我爸前幾天還拿了幾斤出去賣。」王小兵叼著根牙籤。

「過些日子我去挑幾條。」黃麗華笑道。

「行,黃姐什麼時候要就來吧。」王小兵十分大方道。

黃鱔具有壯陽效果。但凡賣黃鱔的人,多半是要滋陰補腎。那句廣告詞叫做「腎好才是大家好」。「大家」一詞當然是指夫妻二人。王小兵也知道村長腎虛,跟黃麗華在一起,估計是男人都要腎虧。

謝家化這小子,手頭沒錢也罷了,一旦有了幾張鈔,那就很快流入別人的荷包。他有一嗜好,就是喜歡跟人鬥地主或詐金花,但卻是輸多贏少。如今有了五元在手,便撇了王小兵,自去找人玩牌了。

王小兵與鄭喜旦走在一起,微感局促。

「喏,你拿著。」鄭喜旦居然抽了張二元鈔,遞給王小兵。

「給我?」王小兵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嗯。那事不要傳出去。」鄭喜旦眼睛裡射出懇求的神色。

「旦哥放心,只有你知我知她知天知地知,不會再有人知。」王小兵不想拿這種封口費,拍著胸脯道。

「過兩天記得來我家。還要你幫忙。」鄭喜旦的臉色比昨晚好了許多。

「一定!」王小兵點頭道。

哥倆走到岔道口便分別,各自回家。王小兵回到家裡,把五元鈔給了許娟,從她那裡拿回一張二元鈔。

接連兩天都在魚塘茅屋裡度過。

這天,鄭喜旦尋到了魚塘,請王小兵晚上到家裡「寫信」,王小兵答應了。畢竟幫人要幫到底,半途而廢,太對不起人家。

望著鄭喜旦遠去的背影,王小兵倒覺得有疚於他。但腦海里浮現出小雙的胴`體之後,即時把不快一掃而空。

「小雙,等著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心裡充滿激情吼了一句,站在塘邊做了幾分鐘的熱身運動,然後一個猛子扎水跳進塘里,嘭聲響,濺起一片水花。

游泳於他而言是小菜一碟,蛙泳、仰泳、自由泳,哪一樣他都嫻熟自如。正在他仰泳的時候,忽然聽到有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小兵~」

王小兵循聲看去,見是白秋群,笑道:「白姐,要不要吃鯉魚?」

「要。」白秋群也奶聲奶氣回了一句,隨即徑直走向岸邊茅屋,「好熱啊。小兵,你茅屋裡不會藏有美人吧?」

「應該有。」王小兵環視一圈,沒見到其他人,笑道。

「在哪裡?等我看看是怎麼個美人。」白秋群扭著肥`臀走過去。

「待會就有了。你進去之後肯定會有。」王小兵心裡在盤算白秋群來這裡的目的,會不會是來要自己交公扣糧。想到晚上還要到小雙那裡播種,雙線開戰,確實不易對付。

「咯咯,那我倒真要見識見識那位美人。」白秋群扭著腰枝走進了簡陋的茅屋。

不來都不來,一來就兩個,咋辦?

王小兵站在池塘中間,只露出一個頭,不停地用雙掌掬水澆腦袋,清涼清涼,看能不能想出妙計。

「白姐,幫我說魚塘的事沒?」王小兵看著茅屋,問道。

「說了。有機會。不過傳興經常到我家,大鐘又不好意思拒絕他。我會儘力幫你的。你這茅屋還真涼爽啊。這是什麼?」白秋群好奇的話音從茅屋裡傳出來。

「白姐,等我捉到鯉魚給你。」說著,鑽進水裡。

在水裡追逐一會魚兒,王小兵暗忖道:「這婆娘真會玩手腕,一邊收王傳興的禮物,一邊來給我施壓力。走著瞧,看我怎麼日死`你。」

白秋群等著王小兵到茅屋裡去,可是王小兵卻在水裡賴著不上岸,以他捉魚的能力,十數分鐘內便能捉一條魚,現在卻是慢悠悠地在水中遊動,不是捉魚,而是在趕魚。

「小兵~」白秋群的迫不急待的聲音又從茅屋裡傳出來。

「來了。就捉到鯉魚了。」王小兵腦子急轉,卻未能想出應對的法子。要不是晚上還有艱巨的任務,那也就成全白秋群。

正在躊躇間,謝家化來了。王小兵看到救星,莫提有多高興了。

「小兵,這麼熱的天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