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07章酒是媒人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發生了,心裡念頭急轉,卻沒有頭緒。果然,小雙呼吸也急促了,一隻玉手已搭在了王小兵的大腿上。王小兵好像觸了電一樣,渾身打了個顫,呼吸也快起來,連忙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乾笑道:「這茶好熱。」看...

鄭喜旦的房子是平房,左邊是主人房,中間是客廳,右邊是廚房與飯廳,飯廳面積不大,擺著一張半徑約莫半米的圓形白漆木桌,差不多已把飯廳佔滿了,再放幾張木椅,便很擁擠。飯桌最多能容七八個人同時坐席。

偶爾有家養的母雞走進來,啄食地上的飯粒。

入座的時候,王小兵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本來鄭喜旦與小雙是夫妻,應該坐在一起,但偏偏中間就夾著他,倒使他有一種做電燈泡的感覺,三番五次要換個位置,都被勸住了。

兩夫妻還不停給王小兵碗里挾菜,弄得他都不好意思。

鄭喜旦又頻頻敬酒,幸好是啤酒,不然就要大醉。吃了足足半個鐘頭,可謂酒足飯飽,油光滿面。

喝啤酒不易醉,但經常要上廁所。王小兵約莫喝掉三瓶啤酒,又喝了兩碗豬腳湯,上了三次廁所小解,有四分醉意,但神識還清醒,說話也沒有糊塗,只是膽子大了,敢拍鄭喜旦的肩頭,稱兄道弟起來。

用過晚飯,又喝過一杯熱茶,已是八點鐘時分。

村中華燈早亮,偶爾有狗吠此起彼伏,更顯出鄉村的寂靜。

「旦哥,拿出紙筆,我幫你寫信。」王小兵摸著肚皮,打著飽嗝道。

「好。家裡沒有信紙,我去買。你在這裡坐坐。我可能不會那麼快回來,不要急。」鄭喜旦意味深長地瞥了一眼小雙。小雙垂著頭,雙手搓著衣角,好似有些心事。

「行,快些回來。」王小兵靠在椅背上,打著哈欠道。

鄭喜旦走出門,順手把門拉上了。王小兵微怔,但這是人家的房子,黑夜了,關上門也比較正常,於是又安下一顆心。鄭喜旦出去之後,正屋裡就剩下王小兵與小雙。屋裡空氣有些悶熱,只聽到風扇轉頭的聲音,頗為安靜。

兩人枯坐了幾分鐘。

一時找不到話題打破沉默氣氛。王小兵用眼角餘光瞥了幾眼小雙,恰好小雙妙目也瞟過來,四目相接,似電光相觸,彼此打了個激靈,隨即各自收回視線,心跳都加快了些許。

王小兵也經歷了人事,與白秋群大戰百十回合,雖說稱不上高手,但也已有經驗,所謂「看遍天下毛片,心中自然無碼」,他還沒到這個境界,但腦子裡也浮出小雙模糊的影子,其實那是白秋群的胴`體。

心中慾念一動,虛火便上升,血液就沸騰,水分蒸發加快,口乾舌燥,喝完一杯茶,還沒解渴。

「還要茶不?」小雙甜膩的聲音特別粘人。

「要。」王小兵連忙點頭道。

小雙站起來,兩條豐滿的大腿在褲子里呼之欲出。走到廚房添了滾水,出來俯身給王小兵添茶。

剎那間,王小兵看到小雙那副紫色的奶罩。

斟完茶,小雙就坐到同一張長椅上,挨著王小兵,相距不足三厘米。王小兵都能聞到她的體香,頓時心猿意馬起來,咽了幾口唾沫,才勉強定住神。

「她要幹什麼?」王小兵已意識到有事情要發生了,心裡念頭急轉,卻沒有頭緒。

果然,小雙呼吸也急促了,一隻玉手已搭在了王小兵的大腿上。王小兵好像觸了電一樣,渾身打了個顫,呼吸也快起來,連忙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乾笑道:「這茶好熱。」

看到小雙臉頰一片紅霞,瞳孔擴大,射出期待的目光,王小兵感覺真的要發生大事了。

孤男寡女處一室,確實不妙。

突然之間,小雙鼓足了勇氣,靠了上來,緊緊抱著王小兵,呢喃道:「你想睡我嗎?」

「這個……」王小兵想起了白秋群,渾身血脈賁張。

小雙已把嘴唇貼到了王小兵耳朵,呵出的熱氣使他感覺痒痒的。

想起鄭喜旦出去買紙筆,應該很快要回來,被撞見那不好玩,連忙側頭道:「雙姐,旦哥要回來了。」

「他不會回來的。」小雙軟蛇一般貼了上來。

「怎麼不回來?」王小兵疑惑道:「到村長雜貨鋪,來回最多二十分鐘。」

「他回來會敲門的。」小雙拉著王小兵的手臂,往室里走去。

「真的不要,旦哥看到了,對我倆都不好。」王小兵拒絕道。酒精在作用,雖有幾分撩人,但想到後果嚴重,還是克制住了。

「是他同意的。」莫看小雙是個少婦,力氣也頗大的,硬把王小兵拖進室里去了。

沒完全醉的王小兵忽然靈光一閃,豁然開朗,已明白是怎麼回事,心裡又驚又喜,不意鄭喜旦找自己來是幹這種事。

少年血氣方剛,色膽包天,加上有三分醉意,仗著酒精的催情作用,也不再婉拒,一把抱起小雙,拋在床上,然後輕車熟路地干起了銷魂的事情。

王小兵寶刀不老,鋒利異常,所向披靡,進出無阻。唯一不同的是小雙這個少婦還沒生育過,給人更多的快感,使王小兵知道了姑娘與大媽的差別。

四十分鐘之後,兩人已如膠似漆,香汗涔涔,緊緊相擁在一起,彼此體味那融合在一起的體溫。

「雙姐,你們沒小的,是旦哥不行嗎?」王小兵輕輕吻了一下小雙那飽滿的額堂,輕聲道。

「嗯,去醫院看過了。他不行。我很想要一個小孩。女人沒有小孩,那總會被其他女人用異樣的眼光看,怪難受的。」小雙小鳥似的,偎依在王小兵的懷裡,甜聲道。

「會有的。」王小兵緊緊抱著小雙,承諾道。

隔了半個鐘頭,鄭喜旦還沒回來。王小兵年輕力壯,又與小雙行了一回房事,直到十點多,才筋疲力荊

戰鬥了一晚,王小兵肚子里的食物已消化了,有點餓,但沒什麼好吃的。看看牆上的吊鐘,已十點半,也該回家了,便向小雙告辭。兩人是依依惜別。看著雲鬢散亂的小雙,王小兵也不想離開,但這是鄭喜旦的家,不走不行。打開門,剛出到門口,便碰到回來的鄭喜旦。

「旦哥……」王小兵尷尬地打了聲招呼,想說些什麼,終究想不出該說什麼。

「心照不宣。」鄭喜旦明顯吸了不少煙,吐出的口氣帶有濃郁的煙味,神情酸楚,嘴角很用力才扯出一抹勉強的笑意。

「我……」王小兵知道自己佔了便宜,想表達一下歉疚,但找不到合適的話語。

「我去買信紙,沒買到。你過兩天再來。」想不到鄭喜旦說出這麼一句,語氣還頗真誠,不像是裝逼。

王小兵被感動了,拉著鄭喜旦的手,緊緊了握了握。他如今上了賊船,如果拒絕人家,那就太對不起人家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他決定幫助鄭喜旦完成這個歷史上艱巨的任務。

「旦哥,放心。不會讓你失望的。」王小兵輕聲許諾道。

「嗯。夜了,你先回去吧。」鄭喜旦神情落寞,微微緊張。

王小兵帶著興奮回到家裡,錯過了黃金劇場的時間,不過,他做了一件比看《大時代》更有趣味的事情。洗澡,看一遍《龍虎榜》,回想一番小雙的胴`體,暗暗下決心要做一回好人,於是帶著滿足進入了夢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