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06章幫忙寫信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沃地拿了不少,集體的東西也在暗中撈了許多油水,加上有商人要來這邊開發,屆時他又能從中得益,荷包不愁沒錢。因此,他心情特別好。等到謝家化走向另一條村道之後,鄭喜旦忽然說道:「小兵,能不能幫我寫封信...

黃麗華也瞪大了一雙眼睛瞧著王小兵。

在那一秒之中,雙方都定在了時間的方格之中。

「我不是故意的。」當王小兵意識到自己莽撞之後,連忙掩上了木門,退後幾米,心裡還怦怦直跳,沒聽到黃麗華斥喝,才漸漸安下一顆心來。

實在是快忍不住了,王小兵夾著屁`眼,問道:「黃姐行了嗎?」

「行了。」黃麗華語聲之中並沒有責備之意。

一會,咿呀一聲,木門開了。黃麗華扭著翹臀走了出來,若無其事的樣子,徑直往後門走入屋裡。

王小兵連縱帶跳,蹲在了茅坑上,一通響屁伴隨著嘩啦嘩啦下落的稀屎瀉`出去,終於使肚子舒服了許多。正在他享受這舒暢一刻的時候,忽然木門打開了。

一雙熟悉的眼睛瞧過來,正是黃麗華。她似笑非笑地掃視一眼,忽然呆住了,見到了王小兵那把寶刀,震驚不已。

王小兵連忙雙掌交叉,擋在寶刀前面,微顯尷尬。

「扯平了。」黃麗華咽了一口唾沫,咧嘴笑道,隨即關上了木門,揚長而去。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使王小兵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暗忖道:「她有病嗎?居然要看我小弟弟。」

膽怯怯地回到堂屋裡,沒發現有異常。

謝家化與鄭喜旦都吃飽了,黃麗華已把碗碟都收去了。

風扇吹出來的風都是熱的。熱浪似的,一撥一撥涌過來,身上微有清涼,懶洋洋的,極想睡覺。

三人剔著牙,在風扇那催眠式的吹拂下,半闔著眼瞼,倚在太師椅上小憩,聽著門外聒噪的蟬聲,更是睡意濃厚。

鄭喜旦數次拿眼覷王小兵,每次都現出沉思神色,他在考慮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休息半個鐘頭,又接著幹活。

下午的太陽更毒,曬在背脊上,跟火灼似的。要不是想巴結村長另有所謀,王小兵都不想做小工。

傍晚時分,白秋群路過黃麗華家門口,看到王小兵在拌水泥漿,笑道:「唉喲,小兵你也能幹小工?」

「反正在家閑著,掙些零錢花。」王小兵想起那晚的刺激與驚險,血液也加快了流速。

「我家十八號挖大水井,也請你幫工,想不想做?」白秋群站在黃皮樹的樹蔭下,拿著白布帽扇涼。

「行。那天準時到。」王小兵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臉,「怎麼算工錢?」

「麗華給你多少錢一天?」白秋群問道。

這時,黃麗華從裡屋出來,笑道:「二元。反正是鄰居,大家幫幫忙,計便宜些。秋群,你一定要把黑牛也請,他一人能幹二人的活。」

「那黑牛也一起來吧。」白秋群笑道:「還要去摘些青菜。」說著,徑直走了。

「我早上割了些菜心,你要不要?」黃麗華看著白秋群的背影喚道。

「我的那壟菜心也要割了,要不就老過頭,不好吃了。」說話之間,已轉過屋角,不見了蹤影。

這兩個女人都是半老徐娘,風韻猶存,她們的男人又是村中的一二把手,向來誰也不服誰,但表面卻是和氣得很,有說有笑。

活干到六點,便收工。不包晚飯的,各人回家吃。

曬了足足一天,渾身快要著火,身體里似乎灌了熔岩,滾湯滾湯的,再大的風也難以短時間內帶走那股灼人的熱氣。

在村道上,遇到從外面回來的村長黃家發。

「村長,把那賊人送到派出所了?」王小兵拿著草帽扇涼。

「送到了。扣留十五天。」黃家發駕著嘉陵牌摩托車,慢悠悠地駛過去。

「判他十年才好。」謝家化用t恤擦拭傘

這幾年裡,黃家發做村長,肥田沃地拿了不少,集體的東西也在暗中撈了許多油水,加上有商人要來這邊開發,屆時他又能從中得益,荷包不愁沒錢。因此,他心情特別好。

等到謝家化走向另一條村道之後,鄭喜旦忽然說道:「小兵,能不能幫我寫封信?」

「可以埃」這是舉手之勞,王小兵並不拒絕。

「明天收工之後,到我家,晚上在我家吃飯,然後幫我寫一封信。」鄭喜旦非常真誠邀請。

「你家小雙不會寫?」王小兵聽說鄭喜旦識字不多,六十年代出生那代人,一村之中,沒幾個有文化的。

「她只有小學三年級文化,寫不了。」鄭喜旦苦笑搖頭。

「那行。寫信很簡單的。我還是回家吃飯。」王小兵第一次見鄭喜旦說這麼多話。

鄭喜旦死活不肯,非要王小兵在他家吃飯。王小兵也不再推遲,便答應了。

第二天,王小兵與謝家化準時到村長家做小工。太陽還是那麼威武,曬得人快要著火,午間菜肴也差不多,三菜一湯。只是有一點不同,黃麗華對王小兵特別熱情,又是幫盛飯,又是幫挾菜,而且,她打扮也比昨天要艷麗,倒像個大姑娘。王小兵從黃麗華的眼神里感覺出一絲的曖昧,只是當作不知。

幹了二天活,圍牆也砌好了大半,再花大半天就能完工。

六點之後,王小兵跟著鄭喜旦到他家去。他倆夫妻分居過活。小雙是坡塘村人,父母早亡,由伯父帶大,有一個堂哥曾長山,年四十未婚,平日在集市賣老鼠藥、蟑螂膏等等。小雙正在門口坐著洗小白菜,見到王小兵來了,居然可愛的臉頰忽然浮上了紅暈。她還沒生育過,算是個姑娘家。

「雙姐。」王小兵禮貌性地問了一句。

「屋裡坐吧。」小雙梳著個劉海,氣質還算清純,大大的眼睛,可愛的鼻子,身材一般,在女人之中,處於中等姿色行列。如若一定要稱讚的話,那就是她的膚色還白凈。

「我文采不好,只能寫幾句簡單的。有錯別字請別怪。」王小兵先給自己辦了條後路,畢竟寫信不是他的特長。

「沒事。來,坐。」鄭喜旦搬了張靠背竹椅給王小兵。

王小兵也不客氣,便坐下,旁邊正是一張矮木幾,上面擺放了一包餅乾、一包瓜子,一小袋蓮藕糖,一袋花生,還有兩碟涼拌小食。矮几下面有五瓶珠江啤酒。

想到幫人家寫封信,還要人家這麼破費,王小兵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拿紙筆來。你說,我寫。」

「不急,吃過晚飯再寫。來,先吃些零食,跟你喝兩口。」鄭喜旦異常熱情招呼。把餅乾袋撕開,又把瓜子倒出,然後用牙咬開一瓶啤酒蓋,放在王小兵面前,他自己也吃一瓶。

「乾杯。」王小兵也不客氣,拿起啤酒與鄭喜旦碰瓶,喝了一大口,果然解渴,全身有一股涼爽瀰漫開去,頗為舒服。

半瓶啤酒下肚,兩人話也多了起來。王小兵說的多是學校里的事,鄭喜旦說的則是誰家日子過得好,誰家小孩可愛的事,兩人各說各的,但也很有氣氛。

小雙洗好小白菜,就到廚房弄晚飯,沒有坐在一起喝啤酒。

一會,便有香噴噴的油煙味從廚房裡瀰漫出來,聞一聞,正是牛肉炒青椒,令人饞涎欲滴。

「好香,是牛肉?」王小兵心情愉悅道。

「是。還有白切雞、燜排骨,紅燒鯉魚,豬腳湯。」鄭喜旦笑道。

「這麼豐盛1鄉下人晚飯的菜譜多是一肉一菜或二肉一菜,只有年節餐桌上才會見到豐盛的美食。

「你是貴客,難得請你一回。」鄭喜旦剝了兩粒花生仁丟進嘴裡。

「太客氣了!旦哥,我都不好意思了。」王小兵灌了一大口啤酒。

兩人又寒喧了一番,彼此海闊天空,無所不談,但鄭喜旦聽的多,說的少,王小兵說的多,聽的少。

半個時辰之後,飯菜都弄好了,一一端到了圓飯桌上,滿滿一桌子的菜肴,連同用瓦煲煲出的豬腳湯,真算得上一頓饕餮大餐。

小雙一直都不敢用正眼瞧王小兵,忸忸怩怩的,好似個要出嫁新娘。臉蛋上始終浮著紅暈,紅撲撲的,吹彈可破,顯出幾分可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