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05章洗蛋事件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躬盡瘁。」王小兵應付自如道。鐵牛挨著他,一臉憨樣,只會張嘴笑,不懂說話。「你們先坐,我到村委將那賊押到派出所去。」王家發穿了皮涼鞋,就出門了。王小兵與謝家化在門口將村長送走,又回到客廳里坐...

王小兵回到家裡,家人正在收看黃金劇扯大時代》,由鄭少秋、劉青雲與周慧敏等主演的,其實就是一部商戰片,頗吸引人的。

「支書說什麼沒?」王叢樂問道。

「沒有。」王小兵掇條凳子也加入了看電視。

「那個賊是你捉的?」弟弟王志文繞有興緻問道。

「算是吧。」王小兵點了點頭。

「以後少管那些閑事,要是自己受了傷,那怎麼辦?」許娟正在織毛衣,「那人是個流氓,以後都不知會不會報復。」

「他敢來我們村偷東西,要是我,將他打死。對那種人,絕對不能軟弱,要往死里治,你一軟弱就被欺負。」王叢樂一副凜然不可侵犯的神色。

夫妻二人議論了好一會,才漸漸住嘴。

一會,到播廣告時間,王小兵把去做小工的事說出來:「爸,我明天跟黑牛去幫村長做小工。」

「也好。工錢怎麼算?」王叢樂贊同道。

「二塊一天。包中午一餐。」王小兵如實道。

「鐵公雞。他家裡發了,還是那麼吝嗇。要是請大人,至少要三塊才幹。」許娟又啐了起來。

「我想到時魚塘簽合同還得靠村長說說話,去幫幫忙,露個面,他也有印象。」王小兵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家人。

「對,你懂這樣想就好。」王叢樂雖知溜須拍馬有好處,但他自己為人老實耿直,打死也不會去拍村幹部的馬屁。

人的性格一旦生長,到了成年之後,想改也改不了。有些事情明知能卑顏一些會更好,但為了一口氣,為了面子,死也不會去做。

古語道得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便是指此。

「爸,明天一早,我想去捉兩條鯉魚送給村長。」王小兵本來打算偷偷乾的,但白天送了一條給白秋群,不想再欺瞞父親。

「兩條啊?」王叢樂沉吟半晌,還是不捨得,「一條也可以了。」

「那就一條吧。」電視劇又開始了,王小兵不想再談此事。一條也罷,二條也罷,並沒多大差別。

看完一集《大時代》,差不多十點。平時,王小兵都是十一點左右才洗澡,約莫十二點才睡覺,但晚上與白秋群大戰了幾百回合,也覺睏倦。用井水洗完澡,才十點多,回房看了一會《龍虎榜》,腦子將書里的「姐姐」們那撩人的嬌軀與白秋群那白鱔一般的肉軀對比了一番,雖覺白秋群有所欠缺,但也令人銷魂,不知不覺間,老二又雄了起來。想到村長老婆黃麗華那對比白秋群更宏偉的山峰,好奇心大增,不禁打了個激靈,想入非非,將《龍虎榜》塞進涼席下面,夢神仙姐姐去了。

夜宿無話。

一覺醒來,聽到家養公雞「喔喔喔」叫了起來,睜開惺忪雙眼,瞧了瞧小鬧鐘,才六點多,但夏天天色早亮,窗外已大白,知了又在與公雞斗歌喉,「咿呀咿呀咿呀」唱著,偶爾有幾聲牛鳴幽幽傳來,表明有人牽牛出去吃草了。

許娟已起床,打掃好了房舍,正在燒稀飯。王志文一般要到七點半之後才起身。王叢樂不在家,在看守魚塘。

王小兵趿著人字拖,穿條齊膝短褲,出了門,左轉三十米,由小徑走一百多米,右轉,翻過一個土坡,再走百米就到了自家租來養魚的小魚塘,不到二分田。塘邊還種了些桑樹,但沒有養蠶。

「爸。」王小兵敲著塘邊的茅屋木門叫道。

「來了。」王叢樂開了門,叫黑妞的母狗倒是先躥了出來,人立起來,伸出舌頭要添王小兵的臉蛋。

王小兵脫了短褲,只穿一條褲衩,撲通一聲跳進塘里,不消二十分鐘,便捉了一尾紅鱗鯉魚,大約有四斤重。

「捉條小點的。」王叢樂連忙道。

「好。」王小兵放了手中的鯉魚,又鑽進水裡,十多分鐘之後,又捉了一尾二斤多的鯉魚。

「就這條吧。」王叢樂下了聖旨。

清晨下水,洗個澡,頗為涼快。黑妞還繞著王小兵不停搖尾巴。

用竹蔑串好魚,拎了回家。擦拭乾凈身體,換條褲衩,吃了兩碗稀飯,最後又吃了一條紅薯,才有七成飽。

謝家化來找王小兵,邊走進門邊叫道:「小兵,去。」

「要吃紅薯嗎?」王小兵指了指鋁鍋里半鍋的紅薯。

「要。」謝家化也不客氣,拿了兩條最大的,一手一條,卻沒工夫剝皮,乾脆連紅薯皮一起吃下去。

王小兵拎著鯉魚,與謝家化去村長家。

到了那裡,才七點半。黃麗華正在掃地,見了王小兵兩人,笑道:「這麼早來了。大工還沒來。先進來坐坐。」

「早上剛捉的。」王小兵把鯉魚遞過去。

「這麼客氣幹嘛。」黃麗華放下掃帚,接了鯉魚,拿到廚房去了。

「反正中午在這裡吃,就當是添菜。」王小兵找了一條還算合適的理由敷衍。

「吃過早餐了嗎?在這裡吃吧。煎了幾個荷包蛋,家發說喉嚨痛,沒吃。你們吃了吧。留著也是浪費,我這幾天也嗓子痛,不能吃熱燥的食物。」黃麗華眉花眼笑道。

「吃過了。現在還很飽。」王小兵笑道。

這時,王家發在裡間「咳咳」了幾聲,慢條斯理踱了出來。

「你們來了。」王家發做了個不須起立的手勢,在上首太師椅坐下,端起早已沏好茶的保溫鋼杯,喝了一口茶。

「村長好。」王小兵與謝家化還是站了起來,笑道。

「坐,坐。」王家發頗有上位者模樣揮了揮手,「昨晚你們為村裡做了好事。以後要多做好事,為人民服務。」

「村長說的是。我們向村長學習,捨己為人,鞠躬盡瘁。」王小兵應付自如道。鐵牛挨著他,一臉憨樣,只會張嘴笑,不懂說話。

「你們先坐,我到村委將那賊押到派出所去。」王家發穿了皮涼鞋,就出門了。

王小兵與謝家化在門口將村長送走,又回到客廳里坐下。黃麗華正在廚房裡打掃衛生。看著桌子上面的一盤紫色的菩提子,謝家化想伸手去拿幾枚嘗嘗,被王小兵制止了。

「連茶也不叫喝一杯,還會請吃菩提子?」王小兵洞察秋毫。

一會,黃麗華將幾個煎好的荷包蛋端了出來,拿著兩雙筷子,碎花襯衣里顯出隆起的奶罩,包不住的肉球呼之欲出,道:「你們吃了吧。不要客氣。」

「那多謝了。」王小兵接過竹筷,遞一雙給謝家化。

謝家化不管三七二十一,放開膽量就吃,轉眼便將幾個荷包蛋消滅了。

一會,大工來了,原來是村裡的鄭喜旦。王小兵與謝家化都極力忍住笑,以免惹起鄭喜旦的怒火。

這有個緣故。

有一次,鄭喜旦老婆小雙要找他,在家找不著,到隔壁鄰居去找,正好遇到大爺在洗頭,小雙就問:「叔,喜旦呢?」大爺聽了當然很不爽,也不回答,自顧自繼續洗頭。小雙又追問一句:「叔,鄭喜旦呢?」這回,大爺再也忍不住了,沉著臉氣咻咻道:「我還洗球呢1小雙忽然明白過來,紅著臉縮回家了。

這事在村裡傳開,當成了茶餘飯後的談資。

人們每當見到鄭喜旦,就會想起與他有關的「洗蛋」事件,都會莞爾一笑。只要被他知道是笑「洗蛋」事件的,他就會跟人臉紅脖子粗。

鄭喜旦兩夫妻結婚八年,還沒有小孩,村裡人背後也經常說這事。

不過,論到做手藝,鄭喜旦卻是個能手,砌圍牆,不單快,質量也好,村裡大部分人要建房或築圍牆什麼都會找他。

大小工都到了,便開工。

王小兵負責將沙與水泥拌成漿,謝家化就把漿提給鄭喜旦,還要把石頭搬過去,他真的一人幹了二人的活。

黃麗華時不時從屋裡出來觀察觀察,指點指點,然後去忙午飯。

頭頂烈日,雙手握著鐵鏟拌著水泥漿,動作很簡單,但重複次數多了,手臂也酸麻,汗水從眼角滲進眼眶,弄得眼睛火辣生痛,用衣袖擦拭額角汗珠,抬頭瞥了一眼威武無比的太陽,王小兵心忖道:「始終有一天我要做一番事業,改變這種貧賤命運1

謝家化脫了t恤,光著膀子,肌肉線條分明,刀劈斧削似的,渾身黑不溜秋的,單從背脊來看,那肯定像是我們的非洲兄弟。出了汗之後,更是肌膚光亮,在陽光下漾著一層淡淡的光澤。

「嘿喲嘿,嘿喲嘿1

干起活來,他嘴巴就洪亮地唱起來,反反覆復是這兩句,但絕不間斷。

鄭喜旦是個不喜歡說話的人,只顧低著頭幹活,也不知他心裡想著什麼。

要是娛樂的時間,半天工夫晃眼便過;做苦工的時候,半天就跟半年似的,時間老是不動。王小兵只盼黃麗華從屋裡出來叫一聲:「飯煮了,先吃午飯吧。」但是,等了很久,也還沒到中午。

當全身汗流浹背的時候,終於到了中午,樹影正了。

「先休息,吃飯。」黃麗華圍著圍裙,從堂屋走了出來,招呼道。

「就來。」王小兵盼不得她說那句話,脫下草帽,拿在手裡扇著涼,走向正屋。

黑牛從果樹權上扯下t恤,當手巾往臉面擦了擦,大步跟在王小兵身後。鄭喜旦也放下了砌刀,跟來了。

飯桌上擺著三菜一湯,清蒸鯉魚,紅燒肉,菜心,雞蛋煮西瓜湯。香氣撲鼻,誘人流口水。

看到蛋白浮在鐵盆上,王小兵就想起「洗蛋」事件,想笑,但還是忍住了。

風扇開到了三檔,依然感覺不到涼爽,吹出來的風熱呼呼的。屋裡很悶熱。王小兵與謝家化都脫了t恤,汗水還是不停流下來。鄭喜`蛋沒脫上衣,就跟剛從水裡出來似的,全身都濕了。

黃麗華穿著的確涼短袖襯衫,也汗濕了,襯衫貼在肉上,隱約可以瞧見肉色。

吃了小半碗飯,黃麗華便飽了,放下碗筷,笑道:「你們慢慢吃,不夠飯就再煮。」

「黃姐吃這麼少?」王小兵笑道。

「今天腸胃有些不好。不想吃飯。」黃麗華站了起來,自到后屋去了。

吃了兩碗飯之後,王小兵也感覺自己的肚裡腸子在翻滾,似乎要放幾個濕屁,感覺像是要拉肚子,丟下碗筷,夾著屁股,扯了廁紙,才出了門口就放了一個半響的濕屁。

從前門門口向右,繞到屋后,就可看到茅廁。從後門也可到茅廁,不過要經過室。

王小兵小步緊跑,用力提著菊花,以十二分功力忍住,跑到茅廁前,見木門掩著,也來不及多想,一把拉開木門,正想衝進去,卻嚇了一大跳。

裡面蹲著一個人,正是黃麗華。

剎那間,王小兵的目光已看到黃麗華下面那一毛不長的神秘領地,腦袋嗡一聲,一片空白,因為受了驚嚇,一個半響濕屁又放了出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