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002章敲門聲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汪地吠了起來,震天價響。「柳支書,在家嗎?」見到那隻脖子拴著鐵鏈的大黃狗,王小兵不敢推院門進入,隔著圍牆喊道。「唉喲,原來是小兵來了!進來吧。」白秋群挽著濕長發,走出門口,喝罵了兩聲大黃狗...

東和村是個大村,村中七百多戶人家,大部分姓王,也有其他姓的。房舍錯落有致地散布在田邊,山丘下,公路邊,每家每戶屋前屋后或多或少都載有幾棵果樹,一來夏天遮蔭,二來可以添些額外收入。

村中的道路是石子路,走在上面,吧嗒吧嗒響,有時踩中尖角石子,腳底生痛,但總比泥路要好些,至少雨天不會出現坑坑窪窪的小水塘。

柳大鐘的家就在村東面,是一所大院子,用磚頭砌了半人高的圍牆,裡面種了幾株果樹,還有數盆雞冠花,血紅血紅的。他家裡養了條大黃狗,特別凶,但凡有人路過都狂吠不止。

村裡人一般不到完全天黑不開燈。

一路走過去,沒見到哪家亮燈的,三三五五的村民聚在一起談天說地,也別有一番情趣。

淡淡的熱風迎面吹來,能給人丁點的清涼。

王小兵哼著鄧麗君的那首《月亮代表我的心》,不知不覺間已走到了柳大鐘的院子前面。那隻大黃狗汪汪汪地吠了起來,震天價響。

「柳支書,在家嗎?」見到那隻脖子拴著鐵鏈的大黃狗,王小兵不敢推院門進入,隔著圍牆喊道。

「唉喲,原來是小兵來了!進來吧。」白秋群挽著濕長發,走出門口,喝罵了兩聲大黃狗。

「我給支書送涼茶來了。」王小兵推開院子鐵柵門,笑著走了進去。

「大鐘去鎮開會了,今晚不回來。」白秋群邊說邊把王小兵迎進了客廳里,「坐吧,我泡杯茶給你。」

客廳放著兩張長藤椅,牆上貼著一幅迎客松與一幅童子招財進寶。桌椅一塵不染,傢具擺放得很平整

王小兵將一捆五包涼茶放在茶几上,笑道:「白姐,不用了,我這就回去了。」

「來了不坐坐,這麼快回去幹什麼,先喝杯茶。」不由分說,拉著王小兵坐在藤椅上,輕輕甩了甩濕發,給他倒了杯茶。

「白姐您持家有方,打理得整整齊齊。」王小兵端起熱茶,輕輕抿了一口,笑道。

「不要說了,再說我都羞死了。你媽媽才真正是持家有方,又勤勞又能吃苦,村裡沒幾個能跟她相比。」白秋群也在藤椅上坐了下來,明顯沒戴奶罩,胸前兩隻大球搖晃了幾下。

「白姐就愛誇獎人。」王小兵又抿了一口茶。

一男一女坐在客廳里,沒什麼共同話題好說,沉默了幾秒鐘。

「你比前二年長高了很多,也壯了。」還是白秋群拉開了話匣子。

「我媽還說我瘦呢。」王小兵眼角餘光瞟到白秋群那隆起來的乳`房,不禁口乾舌燥,茶雖熱,也硬喝了兩口,渾身更熱了。

「風扇在我房裡,你要不要吹風扇?」見王兵小擦拭一下額頭汗珠,明知故問道。

「不用了。」王小兵只想把茶喝完,好告辭回家,在這裡真是雙重煎熬,一來要受欲`火焚燒,二來要受天氣蒸烤,但越喝得快,則越冒汗。

「你看都熱成這樣了。來吧,吹吹風扇也好,順便幫我看看那黃曆,我認字不多,看不懂。看什麼日子好,到時打口水井。」白秋群邊向房走去邊向王小兵招手。

別人這麼熱情懇求,王小兵也不敢太拒絕,想起魚塘的事,就更得順著白秋群的脾性,不然,魚塘就租不到,家裡收入將大受影響。於是也跟著走進白秋群的房。

房裡一個大衣櫃,一張雙人床,一張梳妝台,梳妝台旁邊的靠背椅上放著風扇。這裡的空氣有些悶熱。

白秋群將王小兵迎進了房,又返身出去,閂上了大門,再走進來。

「難道……」聽到閂了門,王小兵心裡猜測著,渾身血液加快了流速,呼吸也急促起來。

「你幫我看看八月十八日子怎麼樣。」白秋群開了風扇,然後從梳妝台的抽屜里取出一本厚厚的黃曆,替給王小兵。

翻到八月十八那日,果然有「宜破土」一項,笑道:「可以打水井。」

白秋群也湊過來,臉快要貼著王小兵的臉,問道:「哪裡寫著?」

「喏,這裡有『宜破土』三個字。」王小兵指給她看,眼角餘光又瞄到了她那條深深的乳溝,渾身打了個激靈。

「那就好。」白秋群點頭道。

然後,她佯裝背脊癢,伸手搔,卻是很困難的樣子,一對乳`房向前挺,撞了撞王小兵的手臂。

那一剎那間,王小兵似觸了電,打了個顫。

「唉喲,癢死了。小兵你幫我搔搔癢。」白秋群背對著王小兵,掀起了的確涼襯衫,露出了白晃晃的肉。

「這個……」王小兵心裡猶豫了一下。

「怕什麼,又沒其他人。幫我搔搔。」白秋輕軟語道。

「是這裡嗎?」王小兵伸手在白秋群背脊撓了幾下,問道。

「是。」白秋群很享受的樣子,「你交女朋友了嗎?」

這突如其來的問話,使王小兵心裡沒有準備,怔了怔,道:「沒有。」

他非常想將手伸到白秋群的胸前去,好好捏一把,只是不知人家意思怎麼樣,不敢亂動,以免鬧出大事。

白秋群忽然轉過身來,一把拉著王小兵的手,往她酥胸上摸去。

受到這樣的挑逗,王小兵再也忍受不住,兩眼射出興奮光芒,如乾柴遇烈火,施展一對龍爪手,盡情搓起來。白秋群則微微哼著,極為享受。

一會,白秋群又來脫王小兵的褲子,動作之快,堪比急著投胎,一把扯掉了王小兵的齊膝短褲與褲衩,見到那支激情四射的寶刀,眼珠都快突出來了。

腦子一片空白的王小兵還來不及反應,連t恤也給白秋群扯去了,連忙道:「白姐,我還沒做過。」

「我教你。你只躺著就行。」白秋群說話也急促起來。

「我怕支書見到。」這可是非常現實的問題,王小兵擔心被捉祝

「他今晚不回來。你一百個放心。」白秋群一把將王小兵推倒在床上,看到他肚臍下面那支擎天柱,再也按捺不住,如猛虎遇羔羊,撲了上去。

王小兵看到了挪威的森林,下一秒,自己的擎天柱便被一股溫暖套住了,一股快感由神經傳到腦皮層,飄飄欲仙。

白秋群宛如騎馬,有規律地一起一落,胸前兩座山峰劇烈晃動,伴隨著撩人的呻吟,充滿了春天的氣息。

二十幾分鐘之後,白秋群軟成了一灘泥,喘著氣,趴在王小兵身上,香汗涔涔,胸前一對山峰一聳一聳,壓得王小兵差點窒息。

「白姐,我還要。」王小兵剛做了個熱身運動而已,已窺知路徑的他,開始親自操刀。

「你太強大了。」這回,輪到白秋群躺在床上。

半個鐘頭之後,白秋群臉頰緋紅,已進入天堂,享受神仙快活了。

正在王小兵繼續犁田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敲門,「篤篤,篤篤篤,篤篤」,曠夜晴空里,非常響亮。

快成神仙的白秋群也猛然變回了人類,張著耳朵,全神貫注聽著外面的動靜。王小兵雙手托著白秋群的臀部,也停止了攻擊,凝神屏息靜聽。

事發突然,嚇著兩人了。會是誰呢?兩人面面相覷,神色緊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