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七十二節兩顆心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3-03 17:53  |  字數:3810字

是幻覺嗎?

一定是幻覺吧,日思夜想太多,都出幻覺了……

唐天的臉上浮現苦澀自嘲的笑容,心神恢復過來,心中嘆息一聲,便要邁開步伐。

「天哥哥……」

這一聲輕喚,再次如同閃電般,擊中唐天,他的身體再次一僵。但是下一秒,他就猛地轉身,聲音帶著顫抖,大聲喊:「千惠,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青銅星門微弱的光芒,就像黑漆漆里夜晚里的陽光,穿透黑暗。

「天哥哥!」

青銅星門傳出的聲音充滿了驚喜和激動,唐天這個時候已經確定,就是青銅星門,聲音就是從星門裡傳出來的。

一個箭步,他就衝到青銅門前面,滿臉激動,大聲喊:「千惠,你在哪?你在星門後面嗎?能過來嗎?」

「我在一個古戰場,星門不完整,過不去,只能保持聲音聯絡。」

千惠的臉上,浮現溫暖甜蜜的笑容,就是這個聲音啊,就是這個直楞楞的聲音啊,就是自己願意用一生去珍惜的聲音啊。

真好。

小然提著手中的門板大砍刀,砰砰砰砍著地面,嘴裡哼道:「小情郎的嗓門倒是夠大!」

阿信深有同感地點頭,摸著下巴:「原來將軍喜歡的是這個類型,不合理啊,將軍那麼完美的女人,顯然我要比他好一萬倍……」

「就你這天蠍卧底?」小然一臉鄙視。

阿信勃然大怒:「臭娘們,不要以為我真的怕你……」

小然偏著腦袋一臉傲慢地舉起手中的砍刀,寒光四溢,瘮人得慌。

「咳,這是男人之間的戰鬥!」阿信正氣凜然道,腳下不動聲色往後退了兩步。

「我說,他應該是你們南十字兵團的繼承人吧。」

小然的話,讓阿信的身體一僵。

南十字兵團的繼承人……

阿信的眸子一下子變得深沉起來,忽然,他的嘴角扯起一抹弧度,若有所指道:「你呢?去尋找蛇夫兵團?」

小然隨手把手中的大砍刀往地面一剁,大半刀身沒入地面,她站了起來,風吹過英氣的臉龐,短髮飛揚,她注視著蒼涼的古戰場,自言自語:「我就跟著將軍,蛇夫兵團早就消失了吧。如果將軍不要我了,我再考慮這個問題。」

兩人一陣沉默。

就在此時,大嗓門從星門傳來。

「千惠,是你嗎?我很想你,從你離開之後,我天天都在想你,想去找你!」唐天很激動,他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嗓門在不斷地提高。

日日夜夜的思念太久,它們已經發酵,它們已經迫不及待,它們連一秒都不想耽擱。

他是如此迫切,如此急不可耐地想告訴千惠,他不自主攥著拳頭,對著青銅星門微弱的光芒,就像在星風城外的山頂,對著燈火通明的星風城,對著星辰,對著夜風,用盡全身的力氣大聲喊:「上官千惠,我很想念你,很想念很想念……」

他的心中彷彿有個聲音在說話,就是這樣!沒錯,就是這樣啊!喜歡她呵,那就大聲告訴她,用盡全力地告訴她!

告訴她,自己是多麼的想念她!

告訴她,自己是多麼的喜歡她!

猶豫什麼,遮掩什麼,全都統統滾蛋,我就是要這樣,用盡全力大聲地告訴她!

越用力越大聲,她就能聽得越清楚吧……

直白得沒有半點修飾的語言,直白得沒有半點餘地感情,那簡單重複語無倫次的話語,卻是這個世上最有力最致命的武器,瞬間粉碎上官千惠的心防,她的眼淚刷地奪眶而出,視野一片模糊。

她捂著嘴,不讓自己哭出聲,眼淚不受控制地往外流。

這些年的艱辛,這些年受過的委屈,那些無時不刻的壓力,人前笑臉矜持揮灑自如內心卻如走鋼絲。你再脆弱卻也要表現得若無其事,你再恐懼也要表現得鎮定自若。

她早學會控制和偽裝,她是執掌上官家家主,她是戰無不勝的女戰神。

身陷這片孤寂荒涼的古戰場,不知道怎麼離開,不知道希望在哪裡,連寂寞都帶著絕望的味道。哪怕連死後,都要禁錮在這裡,那是多麼令人戰慄的恐懼啊。

她完美的軀體內,早已經布滿暗傷,支撐著她沒有放棄,就是那個簡單、傻氣卻又桀驁的少年,就是她心中縈繞著對他的強烈思念。

沒有見到他,怎麼可以死?

上官千惠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眼淚會一直流,她只知道自己很開心,無比地開心,前所未有地開心。

這就是幸福的味道嗎?

好喜歡……

小然和阿信被唐天簡單直白語無倫次怒吼式的告白震住,不過,兩人卻沒有笑,因為些語無倫次被重複的話語裡面,那熾烈的情感是如此毫無遮掩,如此毫無修飾,是如此真誠,如此勇敢!

「真爺們!」小然忍不住贊道,砰,她情不自禁一腳踢在砍刀的刀柄上。

阿信的表情沒什麼變化,只有他的目光,流露出幾分笑意,這種性格的兵團繼承人,倒也不令人討厭啊……

唐天不知道自己到底喊了多久,當他停下來的時候,覺得說不出的痛快。

只是……

青銅星門那邊有點太安靜……

難道自己把千惠嚇到了?唐天有些撓頭,試探著道:「千惠……」

「我好開心!天哥哥,我也好想你!」千惠甜美溫糯如水的聲音從青銅星門後面傳來,讓唐天鬆一口氣。

啊哈哈,千惠說好想我,啊哈哈……

唐天咧著嘴一臉傻笑,可是,腳下有點發軟是怎麼回事啊……

青銅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