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六十八節螺旋的執著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3-01 16:50  |  字數:3740字

唐天的身體變成罕見的零能量體,可是他的武魂,卻偏偏無比精純。這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不可思議至極,矛盾至極。

雖然到現在為止,武者們依然沒有弄明白武魂的本質是什麼,但是毫無疑問,武魂和能量有著極深的聯繫,比如聖階的魂域,就是武魂對能量的重新擬態。

而更讓大家感到疑惑的是,唐天怎麼戰鬥?再精純的武魂,沒有能量,根本無法形成魂域,那又有什麼用?

然而,唐天很快便用實戰告訴他們,他堪稱恐怖的戰鬥本能。

第一個慘遭毒手的是何俞明。

被追了那麼久那麼狼狽,顏面盡失,何俞明一聽唐天要實戰陪練,二話不說第一個沖了過來。

除了出一口氣,何劍聖還是有自己的打算,這麼多聖階,如何脫穎而出,就是一個費盡思量的問題。就簡單的辦法就是讓唐少年好好見識自己的實力。

既然報仇,又能落好處,何俞明打心底要好好露一手。

雖然唐天有著諸多古怪,但是何俞明還是堅信,只有聖階才是武者的巔峰。

何俞明修鍊是劍法,他的魂域,是,一旦開啟魂域,他能夠把握到周圍五百丈內任何一絲氣流的變化。而他的劍法,便叫做。從能夠從細微氣流的變化,找到對方的破綻。

只要有空氣的地方,他的劍法就能發揮出驚人的威力。

他不敢託大,魂域全開,劍指唐天,凝神靜氣。

唐天也躍躍欲試,他最近被這些傢伙,折騰得夠嗆,各種千奇百怪的測試讓他都覺得自己就像馬戲團的動物。很多測試,都非常枯燥。最重要的是,隨著這些測試,讓他對自己新身體,越來越熟悉。

他戰鬥的慾望,也愈發強烈。

好想痛痛快快打一場的感覺究竟是什麼回事啊……

他兩眼滿是狂熱地盯著何俞明,拳頭捏得咔咔作響,嘿然道:「我來了!」

話音未落,他面前的空氣驟然炸開,一圈白霧狀氣流轟然向四周擴散。

音障雲!

雖然早就知道唐天的速度突破音障,但是直接面前時,那股強烈的壓迫感,依然讓何俞明眼睛驟然眯起來。

好快!

那些狂暴而混亂的氣流,在何俞明眼中,變得清晰無比,他能夠清楚地判斷出唐天的落點,手腕一抖,便要一劍揮出。

唐天雖然沒有真力,讓他也無法生成魂域,但是他精純無比的武魂,也讓他的直覺和預判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何俞明的手腕剛剛一抖,劍還未刺出,唐天的目光暴漲,他同樣洞察這一劍的落點,步伐悄然一變,上半身微縮。

唐天的變化讓何俞明說不出的難受,手中這一劍,竟然刺不出去!

不過,他到底是聖階,戰鬥經驗豐富,沉住氣。唐天的破綻極多,缺乏魂域,他渾身都是破綻,何俞明手腕再抖,劍尖一顫,便要刺出!

唐天的目光更亮了一分,身體像風中樹葉,一個誇張的擺動。

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這都不算一個很好的應對,在實戰中動作的幅度越大,往往意味著破綻更大,唐天此時就這樣,可是……

剛才何俞明劍尖直指的破綻消失。

何俞明難受得直欲吐血,索性手臂微盪,劍尖的方向為之再變。

哪知唐天就像彈簧人一樣,姿勢重新恢復,而且彷彿先知先覺,何俞明的劍尖剛停,唐天的身形恰好完成改變。

在極短的時間內,雙方快如閃電,連續五次肉眼難以捕捉的變招,何俞明額頭浮現一抹汗珠,手中這一劍竟然硬生生刺不出去。

唐天衝到面前,沒有半點花巧,一拳轟至!

何俞明臉色微變,堪堪把劍豎擋在在面前,拳頭狠狠撞上劍身。

何俞明只覺得自己被一頭狂奔的野獸迎面撞上,他終於知道,能夠擊碎十二厘米13號青銅靶的力量,是個什麼概念。

他的身體倒飛出去。

唐天猛地一蹬地面,以更快的速度沖了過來,轟,音障雲再次炸開,唐天帶著殘影,倏地出現在何俞明面前。

拳打腳踢!

都是粗淺無比的基礎武技,但是頻率之快,何俞明的眼睛根本無法捕捉。最要命的是,每一擊都勢大力沉,何俞明覺得自己就像被一群狂奔的野獸從身體踐踏而過!

踐踏……

一股劇痛從下巴傳來,在失去意識之前,何俞明都沒搞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輸的。

砰!

飛出去的何俞明像沙包一樣,划出一道優美的弧線,重重摔在地上,人事不知。

周圍一片死寂。

大家每個人的表情都是目瞪口呆,他們張大嘴巴,獃獃地看著唐天,場內安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夠聽見。

王軒手上的秒錶清楚地顯示剛才那一戰的時間:6.8秒!

沒有人看明白,唐天是怎麼贏的,他們只看到何俞明的手腕就像抽風一樣詭異地抽動,然後在原本一動不動,像個木頭樁子一樣,被唐天一拳轟飛。

6.8秒解決一名聖階,這種事情,從來沒有聽說過,一定是何俞明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竇勇和白思思兩人。

「老何……」竇勇想到一種可能,臉上不由浮現同情的表情:「可能上次留下的心理陰影太深……」

眾人恍然,覺得竇勇的說法很可靠。

想想吧,要是自己被那麼恐怖的劍渦風暴追了幾天幾夜,然後眼睜睜看著劍渦風暴把三個兵團切瓜砍菜殺得血流成河,再堅韌的人,也會有心理陰影吧。

唐天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