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六十二節移動的劍渦風暴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2-25 12:21  |  字數:3602字

……戰鬥……

隱約的聲音,像在風中,像在呢喃。

戰慄的身體,帶著哆嗦,向前邁出一小步,風暴中心的身影一個踉蹌。

如同積雨去般的劍渦風暴一顫,如同堆得高高的積木,突然受到衝擊,一個顫動,隨時可能轟然倒塌一般。站在近處的井豪,看得最為分明,無數劍芒如雪崩般層層流淌而下,挾著令人頭皮發麻的劍嘯。

這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井豪心裡如掀起驚濤駭浪。

轟隆轟隆。

劍渦風暴搖搖晃晃,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緩緩向一個方向移動。

井豪傻眼了,這玩意會移動……

這這這……真的是劍渦淬魂法么?

他目瞪口呆,劍渦淬魂法他很了解,身為劍客,他對各種劍法流派有著相當的了解,劍渦淬魂法被譽為最殘酷的淬魂法他又豈會不知?他不僅知道,而且專門研究過一段時間,立志開創自己武道的他,對於劍法中任何極致的技巧,都充滿了興趣。

劍渦淬魂法,從來沒有聽說過,可以移動……這玩意從來都是用淬鍊武魂的啊……不是用來喝完酒滿地亂跑的啊……

過了大概幾分鐘,井豪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好吧,但凡是和唐天有關係的東西,如果沒有變得面目全非,沒有變得奇怪又變態,那才是真正的奇怪啊!

這個傢伙存在的價值,大概就是為了讓這個世界不太正常吧。

不過……千萬不要有事啊!

井豪眼中閃過一絲凝重,提劍在手,身形如風,緊跟著移動的劍渦風暴。

山坡的三名聖階,傻眼了。

「它是沖著我們來的嗎?」竇勇獃獃道。

「好像是吧。」何俞明表情獃滯。

白思思瞠目結舌地看著滾滾而來的劍渦風暴,半晌之後吐出一句:「這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怪物?」

這句話說到另外兩人的心坎里去。

劍渦風暴體積龐大得驚人,轟隆轟隆而來,聲勢極其駭人。哪怕三人已經踏入聖階,但是在如此恐怖的威勢而前,也感到心悸神搖。

這才是真正的天地之威吧……

「怎麼辦?」竇勇很乾脆地問:「這怪物肯定是沖著我們來的!」

「跑吧!」何俞明同樣乾脆道。

「跑吧!」白思思乾脆利落道。

竇勇看著兩人:「我們這樣,有點丟人吧,好歹咱仨也是聖階啊!」

「要不你先去試試?」何俞明眼神充滿了鼓勵。

白思思的美眸也看著竇勇。

「跑吧!」竇勇很乾脆地掉頭就跑。

三人狂奔,速度飛快,然而身後像喝醉了酒一樣的劍渦風暴速度也跟著加速,身後的轟隆聲不僅沒有遠去,反而越來越近。

三人壓力陡增。

「思思,用琴!」何俞明高喊。

白思思頓時醒悟過來,連忙取出自己的白玉琴,也顧不上形象,單手抱在懷裡,右手五指在琴弦上滑過。

錚錚錚!

琴音彷彿帶著撫慰人心的力量,整個世界都好像平靜下來。這便是!這是白思思的成名曲,是她融合了梵唱、定魂而創作的曲子,最能靜人心。

哪怕是狂暴的九階星魂獸,一曲之下,都安然入眠。

可惡……劍渦風暴追得更快了!

白思思一咬牙,琴音為之一變,剛剛靜人心神的,瞬間變得綺麗誘惑,令人氣血翻騰,參考了而創作的,最是迷惑人心,幻象叢生。

哪怕是黃金武者,在這一曲之下,輕則血脈賁張,心猿意馬,重則爆體而亡!

可惡……劍渦風暴再次加速!

三人已經可以感受到身後無數劍芒組成的風暴渦流,在瘋狂地切割空氣產生的波動,那威能,便是聖階,他們也覺得背後發涼。

「分開跑!」何俞明提氣高喊。

三人驟然分開,分別朝三個方向飛去。

三人明顯感到身後的劍渦風暴一個停頓,哈哈,看你這下怎麼辦!三人不約而同鬆一口氣,然後劍渦風暴只停頓了一秒,便毫不猶豫朝正中間的何俞明追去!

何俞明臉刷地一下白了,頭皮為之一麻,當下已經顧不上自己瀟洒風流的形象,催動全身的真力,撒開腳丫子,全力狂奔。

看到何俞明引走劍渦風暴,消失在地平線上,飛出老遠的竇勇和白思思原路返回,兩人臉上都是一臉慶幸。

「老何會不會死?」白思思有些擔憂。

「我會給他上香的!」竇勇信誓旦旦。

白思思一臉欲言又止。

「你想去救他?」竇勇見狀便問。

白思思搖頭:「不是,我在想到哪給他上香。」

兩人無言。

風吹過,兩人齊齊感到一股涼意。

竇勇看著蒼涼的荒野,忽然道:「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白思思沉默不語。

「陛下這次的決定,有可能是錯誤的。」竇勇自言自語:「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古怪的傢伙。我在想,如果唐天這次沒有死,會不會成為像獅子王雷昂那樣的傢伙。」

「有可能。」白思思開口道:「如果這麼強的劍渦風暴下,唐天都沒有死,他的武魂一定會被淬鍊到極其可怕的地步。他步入聖階,只是時間問題,會很快。而一旦他步入聖階,他遠比別人強大的武魂,會讓他變得更可怕。」

竇勇看了一眼白思思,有些意外,白思思性格冷僻,這是竇勇第一次聽到她一口氣說這麼多的話。

但是白思思的話,讓他沉默了下。

片刻後,他抬頭直視白思思:「我們怎麼辦?」

兩人再度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