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六十二節移動的劍渦風暴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死,會不會成為像獅子王雷昂那樣的傢伙。」 「有可能。」白思思開口道:「如果這麼強的劍渦風暴下,唐天都沒有死,他的武魂一定會被淬鍊到極其可怕的地步。他步入聖階,只是時間問題,會很快。而一旦他...

……戰鬥……

隱約的聲音,像在風中,像在呢喃。

戰慄的身體,帶著哆嗦,向前邁出一小步,風暴中心的身影一個踉蹌。

如同積雨去般的劍渦風暴一顫,如同堆得高高的積木,突然受到衝擊,一個顫動,隨時可能轟然倒塌一般。站在近處的井豪,看得最為分明,無數劍芒如雪崩般層層流淌而下,挾著令人頭皮發麻的劍嘯。

這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井豪心裡如掀起驚濤駭浪。

轟隆轟攏

劍渦風暴搖搖晃晃,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緩緩向一個方向移動。

井豪傻眼了,這玩意會移動……

這這這……真的是劍渦淬魂法么?

他目瞪口呆,劍渦淬魂法他很了解,身為劍客,他對各種劍法流派有著相當的了解,劍渦淬魂法被譽為最殘酷的淬魂法他又豈會不知?他不僅知道,而且專門研究過一段時間,立志開創自己武道的他,對於劍法中任何極致的技巧,都充滿了興趣。

劍渦淬魂法,從來沒有聽說過,可以移動……這玩意從來都是用淬鍊武魂的礙…不是用來喝完酒滿地亂跑的礙…

過了大概幾分鐘,井豪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好吧,但凡是和唐天有關係的東西,如果沒有變得面目全非,沒有變得奇怪又變態,那才是真正的奇怪啊!

這個傢伙存在的價值,大概就是為了讓這個世界不太正常吧。

不過……千萬不要有事啊!

井豪眼中閃過一絲凝重,提劍在手,身形如風,緊跟著移動的劍渦風暴。

山坡的三名聖階,傻眼了。

「它是沖著我們來的嗎?」竇勇獃獃道。

「好像是吧。」何俞明表情獃滯。

白思思瞠目結舌地看著滾滾而來的劍渦風暴,半晌之後吐出一句:「這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怪物?」

這句話說到另外兩人的心坎里去。

劍渦風暴體積龐大得驚人,轟隆轟隆而來,聲勢極其駭人。哪怕三人已經踏入聖階,但是在如此恐怖的威勢而前,也感到心悸神遙

這才是真正的天地之威吧……

「怎麼辦?」竇勇很乾脆地問:「這怪物肯定是沖著我們來的1

「跑吧1何俞明同樣乾脆道。

「跑吧1白思思乾脆利落道。

竇勇看著兩人:「我們這樣,有點丟人吧,好歹咱仨也是聖階啊1

「要不你先去試試?」何俞明眼神充滿了鼓勵。

白思思的美眸也看著竇勇。

「跑吧1竇勇很乾脆地掉頭就跑。

三人狂奔,速度飛快,然而身後像喝醉了酒一樣的劍渦風暴速度也跟著加速,身後的轟隆聲不僅沒有遠去,反而越來越近。

三人壓力陡增。

「思思,用琴1何俞明高喊。

白思思頓時醒悟過來,連忙取出自己的白玉琴,也顧不上形象,單手抱在懷裡,右手五指在琴弦上滑過。

錚錚錚!

琴音彷彿帶著撫慰人心的力量,整個世界都好像平靜下來。這便是!這是白思思的成名曲,是她融合了梵唱、定魂而創作的曲子,最能靜人心。

哪怕是狂暴的九階星魂獸,一曲之下,都安然入眠。

可惡……劍渦風暴追得更快了!

白思思一咬牙,琴音為之一變,剛剛靜人心神的,瞬間變得綺麗誘惑,令人氣血翻騰,參考了而創作的,最是迷惑人心,幻象叢生。

哪怕是黃金武者,在這一曲之下,輕則血脈賁張,心猿意馬,重則爆體而亡!

可惡……劍渦風暴再次加速!

三人已經可以感受到身後無數劍芒組成的風暴渦流,在瘋狂地切割空氣產生的波動,那威能,便是聖階,他們也覺得背後發涼。

「分開跑1何俞明提氣高喊。

三人驟然分開,分別朝三個方向飛去。

三人明顯感到身後的劍渦風暴一個停頓,哈哈,看你這下怎麼辦!三人不約而同鬆一口氣,然後劍渦風暴只停頓了一秒,便毫不猶豫朝正中間的何俞明追去!

何俞明臉刷地一下白了,頭皮為之一麻,當下已經顧不上自己瀟洒風流的形象,催動全身的真力,撒開腳丫子,全力狂奔。

看到何俞明引走劍渦風暴,消失在地平線上,飛出老遠的竇勇和白思思原路返回,兩人臉上都是一臉慶幸。

「老何會不會死?」白思思有些擔憂。

「我會給他上香的1竇勇信誓旦旦。

白思思一臉欲言又止。

「你想去救他?」竇勇見狀便問。

白思思搖頭:「不是,我在想到哪給他上香。」

兩人無言。

風吹過,兩人齊齊感到一股涼意。

竇勇看著蒼涼的荒野,忽然道:「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白思思沉默不語。

「陛下這次的決定,有可能是錯誤的。」竇勇自言自語:「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古怪的傢伙。我在想,如果唐天這次沒有死,會不會成為像獅子王雷昂那樣的傢伙。」

「有可能。」白思思開口道:「如果這麼強的劍渦風暴下,唐天都沒有死,他的武魂一定會被淬鍊到極其可怕的地步。他步入聖階,只是時間問題,會很快。而一旦他步入聖階,他遠比別人強大的武魂,會讓他變得更可怕。」

竇勇看了一眼白思思,有些意外,白思思性格冷僻,這是竇勇第一次聽到她一口氣說這麼多的話。

但是白思思的話,讓他沉默了下。

片刻后,他抬頭直視白思思:「我們怎麼辦?」

兩人再度沉默。

如果唐天沒死,那麼鯨魚座必然會落敗。雖然他們是聖階,但並不意味他們不需要考慮未來。獲得勝利而寬恕對方之前的行為,這樣的王者之風,只存在書里,更多的雄主們喜歡做的是秋後算賬。當年有三名聖階,對雷昂的兵團造成頗大的傷亡,而戰敗之後,三位聖階想逃離,結果被雷昂直接派兵團圍剿而亡。

孤家寡人的聖階是極少數,絕大多數聖階背後都有家族,哪怕沒有家族,也有繼承衣缽的弟子。

風,好像越來越涼。

三魂城。

角落裡的戰鬥,驚動了所有人,大家都被聞江的實力給震祝二十名高階武者,圍殺聞江,聞江也依然看上去遊刃有餘。

那些看似普通的武技,在聞江手中的,凌厲得驚人。

二十人,竟然拿聞江沒有半點辦法。許多正在訓練的機關武者準備支援,但是很快,所有人都收到上面的命令,不準出手!

這個命令讓他們感覺很奇怪,但是他們還是老老實實在一旁旁觀。

唐丑的位置絕佳,可以看到戰場的每個細節,他的雙眼亮起妖異的光芒,全神貫注,手中的筆以驚人的速度在書寫。

聖階在他眼中不斷地被解構、分析。戰場上每次對抗,每個細節,在他的腦海中,都被肢解成一個個數據。

那些花哨而令人震撼的攻擊,就像被一層層剝掉的衣服,在他眼中變成最原始的狀態。

他面前的白紙上,畫滿各種各樣的圖案,每個角落,都被文字佔滿。

妖異的目光,瘋狂地書寫,一張張滿是圖形和文字的紙,不斷地在唐丑筆下完成。

魔笛無聲出現在唐丑的身後,沒有打擾他。

唐丑忽然停下來,丟掉手中的筆,頭也不回地問:「你怎麼來了?」

「結束了?」魔笛問。

「嗯,結束了。」唐丑伸了個懶腰,妖異的眸子恢復清冷:「這次得到的數據非常充足,我要好好研究一下。」

「難道你和聖階有仇?」魔笛輕笑,他的笑容總是那麼令人如沐春風。

「我是註定要成為名將的魂將,聖階是我要剋制的對象。」唐丑接著提醒:「你要警惕一點,我們讓光明武會那麼狼狽,他們一定會想方設法對付我們。這麼好的機會,他們應該不會錯過吧。」

唐醜話音剛落,基地另一個方向,也傳來激烈的打鬥聲。

「阿丑真是料事如神埃」魔笛一臉讚歎。

「雖然不想麻煩你,但是這次,我們需要時間。」唐丑冷冷道:「你最好乾得漂亮點,好好震懾一下宵校」

魔笛溫和勸道:「你的殺氣太重了。」

「一將功成萬骨枯,我要成為名將,豈能不殺人?」唐丑頭也不抬道,他在收滿滿一桌的紙稿:「我不僅要殺人,而且要殺很多人。」

魔笛無奈地笑了笑,飄然而去。

唐丑這次晉階,性格更加偏執堅決,比以前,崢嶸外露。而且唐丑沒說錯,大家的道路不同。

他縱身飛上基地的最高塔,整個基地盡收眼底,摩挲著手中亮的銅笛,溫和的眸子深邃寧靜。

沒想到,自己死後這麼多年,竟然有機會變得更加強大。

命運真是無常。

風拂在他臉上,吹起他的長發和衣袂。

公子如畫,迎風而立,白衣如飛。

那些模糊的回憶,浮上心頭,感慨和噓唏,從沉澱的歲月年華下,汩汩而出。

或如那時,或如那時,縱情而歌,一曲流年華。

恍然今日,恍然今日,風中獨立,再奏七重殺。

一聲噓唏,公子斂容,垂眉闔目,銅笛橫置唇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