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六十一節要戰鬥【第三更】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把熊蛋都吞噬。 剛剛從三魂城帶著一批毒藥回來的兵,被眼前的場面震住了。 唐天對外界的感覺,已經被完全被隔絕,劍渦風暴厚實無比,他眼前什麼都看不到。只有頭頂始熊荒骨的光芒,如同刺破雲層的...

「求求你!您一定要殺了她1

那個嬌柔的聲音帶著悲愴和驚惶,他可以為她做任何事。

或許這次自己會死吧,聽說三魂城很強。

聞江露出苦笑,但是步伐卻依然堅定,他根本拒絕不了她的任何要求。他守在她身旁,看著她長大,成為人婦,生兒育女,本來他以為自己可能會守著她去世。到那個時候,自己會成為她的守墓人。

只可惜……

當年的舊事被翻了出來,當年被趕出來的小丫頭,翻身成為機關大師。那個老傢伙,竟然想用茜茜的命去換賽雷,這是他絕對無法坐視的。他知道自己沒有機會接近那個老傢伙,雖然自己已經聖階了,但是伊凡家族的底蘊,深厚得驚人。

他在那幢破舊的小屋裡,感受到好幾股若有若無的氣息。

那就賽雷吧。

他的目光冰冷,對他而言,這個世界只有一個人不可以死,那就是茜茜。他想起當年的往事,那個相貌和楚茜有幾分神似的女人,那個自己深愛的女人,臨死前把那個襁褓中的女嬰託付給他,逼著他立下守護女嬰一世的誓言。

就連那狠辣,也是那麼相似埃

他早心如鐵石,但是想到那一幕,心臟依然刺痛。

自己還沒遺忘她。

真好。

高聳的青銅城牆,裡面燈火輝煌,隔著厚實的城牆,也能聽到裡面傳來訓練的呼喊聲。他的表情重新恢復冰冷,高聳的城牆對他而言,沒有半點難度,他就像裊裊的輕煙,悄無聲息地便掠上城牆。

他的身形隱藏在黑暗中,他的氣息絲毫不露,連空氣的振動都沒有。他沿著陰影前進,輕飄無力,卻速度飛快。下方的一切,都盡收眼底,他的眼力銳利無比。

沒有看到賽雷。

想必藏在更深的地方。

他悄然從城牆飄落,他的身體就像沒有重量一般,輕飄飄地落地,連一點灰塵都沒有揚起來。

他剛落地,便發現自己被包圍了。

真是警覺埃

他心中暗贊,看來三魂城的戒備,比自己想象得更加森嚴。不過包圍他的八人,並沒有讓他神色動容,他之所以選擇潛入,只是想省點事。既然不能潛入,那就硬闖吧,反正也沒什麼區別。

殺一個人,和殺一城人,在他眼中,沒有什麼區別。

他眸子一冷,身形驟然消失。

下一秒,他就出現在一名武者面前。這八人之中,此人實力最強,距離聖階不過一線之隔。不過,封聖這一線之隔,便是天壤之別。

他五指如鉤,沒有半點變化,卻快若閃電。

對方顯然慢半拍,只來得及用手中的銅棍封住身前,然而,他的五指卻倏地化剛為柔,輕柔如風,詭異無比擦著對方的銅棍,直插對方的胸口。

這一招簡潔利落,難的是如此之快,還能變化隨心,強如黃金武者,一招之下,便陷入危險。

叮。

一柄刺劍,不知什麼時候,斜刺而至。一旁的刺劍武者鼓足真力,急忙支援。

聞江有些驚訝,這一劍速度倒是不錯,只可惜,快卻無力。

他五指隨意舒展,指尖驀地在劍尖上一彈。

鐺!

萬鈞力量如怒濤驟然爆發,劍尖寸寸崩斷,刺劍武者如遭重殛,整個人橫飛出去。

但是就這麼一耽擱,其他幾名武者就趁機上前。

聞江毫不慌亂,指掌或彈或擋,明明招式簡潔無比,威力卻異常驚人。但是五六招之後,聞江便察覺到不對。

這些人之間的配合,明顯設計過,而且,有點水平礙…

只不過幾招,聞江就感覺自己像掉蜘蛛網,招式越來越施展不開,周圍好像有一種無形的束縛。

他不知道,在不遠處,有一雙眼睛在密切關注他們的戰鬥。唐丑看得很入神,神情專註,聖階作為一種強大的單兵力量,對戰局的影響極大,今後自己總是要對上他們。

唐丑面前擺放著一張白紙,上面有個標題

——「克制聖階的戰術要點」。

真是個好案例礙…

熊蛋。

外面的一切,唐天有所感覺。

幾十萬人的修鍊停止,那隻會有一種可能,出事了。唐天心急如焚,可是劍渦依然沒有並點停止的趨勢。

可惡!

便是那淬鍊武魂的痛苦,都無法抵擋他心中的焦急,他只恨不得馬上能夠停止,自己能和大家一起並肩作戰。

大家在戰鬥的時候,我怎麼可以在一旁束手旁觀?

連續四周,那些豺狼武者們都沒有回來,唐天明白,情況只怕相當危急。他躁動的心反而安定下來,劍芒包裹的眸子,閃過一絲堅決之色。

被淬鍊的武魂,如同觸手纏上劍芒,就好似手掌握上劍鋒,驚人的刺痛如同潮水般,讓他險些昏迷過去。那種痛楚不是從哪裡傳來的痛楚,而是直入心扉,直接作用在武魂層面的痛苦!

他的思維停頓了好幾秒,才緩緩適應過來。只能適應,直入武魂的痛楚,根本無法轉移注意力而稍有緩解。

疼痛的每一個細節,都是如此清晰。

真是夠痛礙…真是想讓大家也試試礙…

「啊啊啊礙…」

唐天的慘叫異常凄厲。

在不遠處打坐守護唐天的井豪驀地睜開眼睛,他從唐天的慘嚎中聽出異樣,怎麼回事?

很快,他察覺到劍渦正在發生變化——它在加速!

井豪驀地起身,臉上先是一驚,旋即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但是幾秒之後,他猛地明白過來,是神經唐!

「啊啊啊礙…」

前所未有的凄厲慘叫,蘊含著無比的痛楚,但是卻多了一分說不出的慘烈、悲壯和決然。

井豪驚得呆祝

唐天……

劍渦旋轉的速度不斷地激增,數目驚人的劍芒,不斷從唐天的武魂周圍掠過,每一道劍芒,都會讓唐天的武魂一顫。

啪,忽然亮起一團火花,唐天的武魂劇烈地一顫,瞬間極度的痛苦讓唐天大腦一片空白。

火花一閃一閃。

當劍渦的速度不斷地增加,一蓬蓬耀眼的火花如同煙花般在他的武魂旁炸開,他的身體佝僂,渾身如同篩子般劇烈地顫抖。

唯獨那眸子,瘋狂而決然。

我知道,這個時候,自己才更應該老老實實等待完全淬鍊。我知道,這個時候萬無一失,這才更理智,這才更合理。

可是……

在這裡心安理得修鍊,看著你們戰鬥,我做不到啊!

在危險來臨的時候,看著你們擋在我面前,我做不到啊!

很蠢吧……

反正……反正我是神經病,你們想嘲笑就嘲笑吧!

「啊啊啊礙…」

瘋狂而肆意決然的慘叫,撕心裂肺。

始熊荒骨飛上唐天頭頂,星力驟然濃郁無比。天路注視著天空的武者,驚訝地發現,蒼穹北斗的勺柄悄然偏轉。

星力暴漲。

劍渦轟攏

井豪急速後退,膨脹的劍渦,如同一團風暴,絞碎著周圍的一切。熊蛋內的繩索,瞬間被絞碎,無數斷繩在空中飛舞,旋即被絞得更碎!

平台被絞得粉碎。

熊蛋內,一個超級劍渦風暴,在迅速成形。

井豪連退了幾十丈,劍渦風暴依然在以驚人的速度膨脹,星力源源不斷地注入,大熊座的星力濃度在直線下降。

井豪再退!

轟!

劍渦風暴把熊蛋完全吞噬,所有的一切,都在劍渦風暴中,絞得粉碎。

看到面前的龐然大物,便是強如井豪,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新熊首城的居民,被遠處的異響驚動,紛紛走出來。

龍守靜看著遠處如同積雨雲般龐大得的劍渦,目瞪口呆。在他身旁,每一名武者,都是神色戰慄,臉上浮現深深的敬畏。

在熊蛋約五十裡外的一處小山坡上,三位聖階看著那龐大得驚人的劍渦風暴,面色如土。

「這個傢伙……還是人嗎?」拳聖竇勇結結巴巴,臉色發白。

白思思花容失色,她轉過臉問何俞明:「何兄,劍渦淬魂法,難道有此威能?」

何俞明眼中閃過一絲驚恐,他只覺得口乾舌燥:「從來未曾聽聞……匪夷所思,簡直是匪夷所思……怎麼可能?這人在裡面,豈不是要絞成肉泥?」

熊蛋的體積何其驚人,劍渦風暴的體積,如今已經把熊蛋都吞噬。

剛剛從三魂城帶著一批毒藥回來的兵,被眼前的場面震住了。

唐天對外界的感覺,已經被完全被隔絕,劍渦風暴厚實無比,他眼前什麼都看不到。只有頭頂始熊荒骨的光芒,如同刺破雲層的陽光,投射而下,讓他感到一絲溫暖。

他的武魂完全被火花包裹。

他的意識一片模糊,被潮水般的痛楚吞噬,身體不斷地顫抖。他的臉,反而沒有像剛才那般猙獰,緊閉的雙眼好像也舒展下來。

他感覺自己好像在一片海洋中掙扎,一會在水裡,一會浮出水面,無時無刻的窒息感,渾渾噩噩,如同本能。

那一片混沌中,隱約有個聲音。

「……戰鬥……」

戰鬥……

唐天的睫毛,顫動了一下,過了一會,他睜開眼睛,眼睛內一片茫然。

戰鬥……戰鬥……

他的身體依然抖動如篩子,忽然,就像一隻野獸嗅到獵物,他抬起頭,偏過腦袋。

依然一片獃滯的目光,正對的方向,赫然是三位聖階藏的小山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