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六十節四周【第二更】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2-24 03:48  |  字數:3537字

鯨魚座王宮,氣氛一片凝重。

前方的每條戰報,上面猩紅的數字,都是如此血淋淋,如此觸目驚心。

第一周,已經有超過四千名鯨魚武者死亡,光明武會要小很多,尤其是高階武者,只陣亡了六十七人,但是血脈專家團,陣亡了近七成。

第二周,傷亡的數字已經超過一萬兩千人,光明武會剛剛增援的血脈專家團,人員銳減。對方的毒素五花八門,而且不斷地在改良,光明武會的血脈專家根本無法應付。

第三周,光明武會以巨金請來著名的血脈大師阿金森,哪知道卻引起黑魂血脈專家們的巨大熱情,各種最新最奇的毒素,送到費老頭他們手中。

有什麼比在眾目睽睽之下,踩著大師而一戰成名?

好漢架不住人多,配備了黃金秘寶的阿金森大師,最終倒在一種聲名不揚的毒素之下。這種名叫「大師之吻」的毒素,名聲大噪。而它的發明者霍爾,真正的一戰成名,立即被黑魂吸收成為長老,而他的「大師之吻」單瓶價格,從一萬星幣無人問津,直接飆升到15億星幣。

無數人扼腕嘆息,無數人眼紅無比,無數人躍躍欲試。

但是到此時,哪怕強如光明武會,也請不到血脈大師。沒有人會願意成為眾矢之的,阿金森用他的生命,成全了霍爾的威名。在黑暗中,有無數人在等待著成為新霍爾,他們就像眼放綠光餓極的狼。

再出色的血脈大師,這個時候出來也會成為這群餓狼的獵物。

大熊座的戰局陷入僵持,超過八成的鯨魚武者已經重新返回鯨魚座。三年的星力使用費雖然誘人,但是比起小命來,又算得了什麼?

短短的兩周時候,死亡的武者快到兩萬人,這令絕大多數人心中寒意直冒,退意萌生。而當大約一千人的人群,突然毫無聲息,像割麥子一樣倒下,再也沒有起來,引發的恐懼,當場蔓延開來,直接造成一波返星潮。

無數人在很多年後,說起當時那一幕,眼睛裡依然是深深的恐懼。

鯨魚座再也沒有樂觀的情緒,所有人都意識到,這場戰爭已經滑入他們根本無力控制的局面。那些準備撈一筆的,此時都灰溜溜地回來,一時間,鯨魚座竟然陷入低迷。

「三魂城!」張長老咬牙切齒:「我們必需要先乾淨三魂城!沒有三魂城,大熊座就沒有支點,我們就可以專心對付大熊座!」

宮慶的面容蒼老了幾分。

雖然三支兵團還沒有失去聯繫,但是三支兵團的損失極其嚴重。

大熊座的毒戰法,沒有人預料到,它的威力竟然如此驚人。現在在黑魂,毒素類血脈專家炙手可熱,身份倍增,各大勢力紛紛伸出橄欖枝。大家都知道,想要再打一場這樣的毒戰已經不可能,但是誰都想在手上囤幾個毒素類血脈專家,免得不知不覺被人幹掉。

影像里那些無聲無息死亡的畫面,令人震撼和恐懼。

而那些在這場戰爭中證明過自己的毒素類血脈專家,更是身價暴漲得令人震驚的地步。

在關注這場戰爭的勢力,都在拚命地思考,該如何對付這樣的情況。這個世界沒有萬能的東西,毒素雖然厲害,但是肯定有克制的辦法。

光明武會深厚的底蘊,在這個時候體現無疑。

金剛壁,一種偏門而粗淺的武技,可以在周身形成密不透風的真力罩。它被發現可以有效地阻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毒素。這個辦法,被一位長老提出來之後,立即得到完善。尤其是兵團,在武將的控制下,可以輕易地形成大規模的金剛壁。

而兵團形成的金剛壁,雖然用來抵禦攻擊還不夠,但是用來防止中毒,卻是效果極佳。

第四周,鯨魚武者的傷亡銳減,而一直無法動彈的三支兵團,終於開始向前進。

一個小辦法,卻讓戰場的形勢陡然急轉直下,發生巨大的變化。

沒有毒素的幫助,豺狼武者盜匪式的騷擾,威力銳減。三支兵團雖然還有傷亡,但是傷亡數字已經達到開戰最低的水平。

鯨魚座上下,再次充滿信心。

三支兵團索性拋開所有的城市,三支兵團互為犄角,相互呼應,滾動式前進。他們的目標很明確,直撲熊蛋的唐天!

三魂城青銅基地。

費老頭他們個個悶悶不樂,之前的戰局,他們還牢牢佔據上風,沒想到轉眼間就被人破局。金剛壁這種破武技,一點都不高深,它是在人體周圍形成一層壓縮的真力罩。和其他的真力罩比起來,它更加實質化。

金剛壁除非修鍊到極其艱深的地步,否則防禦性其實相當雞肋。金剛壁雖然堅硬,但是缺乏彈性,硬碰硬的防守,也是相當讓人吐血的。但是這層堅硬若瓷的金剛壁,卻對毒素有著極佳的隔絕性。

兵還專門跑來安慰他們。

「大家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他們被我們拖住了整整四周,這四周對我們的時間,可是相當寶貴啊!」

「我們的毒素現在沒用了。」費老頭有些沮喪。

「戰爭中這很正常啊,威力大而單一的手段,一定會有破解的辦法。而且,你們已經超任務完成目標了,四周!已經足夠了!」兵的眼中閃過寒光。

費老頭知道兵說的是正理,但是他心情依然不好,悶悶道:「我去研究一下,看金剛壁這東西有什麼辦法破掉么?」

說完費老頭就轉身離開。

兵沒有阻止,有心氣是件好事。戰爭需要堂堂正正的對戰,也同樣需要各種新奇的手段,局部的優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