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五十七節盜匪毒野【第三更】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是我多慮了。」 「這大熊座,已半數在陛下手中,只等拿到始熊荒骨,兩星座融合,鯨魚座必然成為黃道級別的星座。」張長老恭維道。 宮慶心中欣喜,臉上卻故作平靜:「現在談這還為時尚早。對了,獵...

鯨魚座。

王宮內,歌舞昇平,高朋滿座,美女如雲。

但是宴會上大家討論得最多的,還是對大熊座的戰爭。這是鯨魚座這麼多年第一次主動發起的戰爭,一開始幾天,大家還心懷忐忑,但是很快,戰局的發展讓大家的心情立即變得熱切起來。

除了藍鯨兵團被牽扯住,速度比較慢外,白鯨兵團和玄鯨兵團勢如破竹,連續佔領多個星球。

轉眼間,整個大熊座已經有接近一半的星球被佔領。戰局之順利,鯨魚座上下,無不振奮無比。

會場內年輕的世家子弟們,罕見地沒有把注意力放在美女身上,而是熱切地討論著是不是帶著家族的護衛,去大熊座撈點軍功。

有軍功以後就有大好的前程,發達了還怕沒有美女嗎?

這些世家子弟個個耳眼通天,內幕消息一清二楚。

「恭喜陛下1一位白袍老人含笑向宮慶致意。

宮慶矜持一笑,他雖然已經年過六十,但是看上去不過四十左右,半點不顯老態,舉止儒雅,微欠身回禮:「還要多謝張長老,沒有貴方的情報,誰能知道,大熊座虛張聲勢,其實如此虛弱呢。」

張長老微微一笑:「唐天此人,雖然囂張了些,確有幾分本事,不過所謂物極必反,他此時春風得意,行事就沒有往日謹慎,反而給我們可乘之機。」

宮慶輕輕抿了一口紅酒:「三魂城那邊,張長老沒有什麼想法么?此時若不出手,豈不便宜了別人?」

張長老意味深長道:「三魂城是個香餑餑,有的人想吃下它,有的人想毀了它。」

宮慶有些意外,他在心裡慢慢琢磨這句話,片刻後方展顏笑道:「看來是我多慮了。」

「這大熊座,已半數在陛下手中,只等拿到始熊荒骨,兩星座融合,鯨魚座必然成為黃道級別的星座。」張長老恭維道。

宮慶心中欣喜,臉上卻故作平靜:「現在談這還為時尚早。對了,獵戶座的形勢如何?獅子座最近沒有什麼動靜?」

張長老的神情有些凝重,慨然道:「一寸山河一寸血埃這唐天好運氣,燕永烈把人都丟到獵戶座了,這傢伙奪來完全不費功夫。我們在獵戶座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不過好在態勢良好,只是損失大了點。不過,我們又有了新援1

宮慶有些意外:「不知是?」

張長老搖頭:「陛下請恕罪,這個還不能說。」

宮慶也不著,只是笑著舉起手中的酒示意:「盟友越來越多,足見光明武會深得人心!長老請放心,一旦佔下大熊座,我們便會源源不斷地支援武會在獵戶座的戰鬥。」

兩人相視一笑,碰杯一飲而荊

三魂城。

兵親切地在站在血脈實驗室的講台上,發表熱情洋溢的演講。

「……所以,這次戰爭的關鍵,就全拜託各位了!只有各位生產出足夠多足夠有效的毒物,我們在戰場上的主動性就能夠保證……」

三魂城的血脈實驗室的老頭老太們,個個熱血沸騰,如同打了雞血一般。所有的血脈專家,都只有一種感覺,揚眉吐氣!

每名血脈專家的心中都有一隻野獸在咆哮翻騰:終於輪到我們了!

容易么!

隔壁簡直就是一群畜牲,一堆破銅爛鐵都賣了快五千億星幣,瞬間便把這邊的成績碾壓到差不多零分……

生存在一個打鐵的破娘們的陰影之下,是多麼令人悲憤欲絕多麼屈辱啊!

好不容易有個表現的機會,這一下大家還不下死氣力?

各種毒物轉眼間堆積如山。

唐丑站在兵的旁邊,冷眼旁觀:「身為一代名將,用如此卑鄙下作猥瑣陰險的戰法,令人唾棄1

「小丑丑不要這樣嘛。」兵笑嘻嘻地彈了彈煙灰:「你知道我最喜歡這個時代什麼了嗎?就是大家都不知道我是名將啊!哈哈,終於可以為所欲為了1

唐丑冷冷道:「所謂名將,不應該是驕傲的內心和對戰爭的虔誠么?請大人自重1

兵哈哈一笑,一隻手搭在唐丑的肩膀上,另一隻手夾著香煙在半空中揮舞:「不要那麼死板嘛,做人嘛,最重要是靈活。靈活,才是真正的取勝之道……」

唐丑打斷兵的話:「做人?大人,請正視您是魂將這個事實。」

兵一滯,接著打了個哈哈:「啊哈哈,小丑丑越來越風趣了,這真是好現象!放心啦放心啦,很快就會勝利的。」

「雖然我的上司已經糜爛墮落,但是我對於名將之道的追求,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改變的1唐丑冷梆梆地丟下這句話,揚長而去。

「糜爛墮落……」兵睜大眼睛,幾乎不敢相信耳朵,過了一會反應過來,沖著唐丑的背影咆哮:「喂,回來!給我好好解釋一下什麼叫糜爛墮落1

唐丑頭也不回地往前走,聲音順風飄過來:「如若大人無法取勝,可以換屬下出戰,戰則必勝1

看著唐丑的背影消失,兵啞然失笑,狠狠吸了一口手中的煙,自言自語:「小屁孩有點本事就叛逆,哎,家長不好當埃這種傢伙,只有放神經唐來教育!哎,這個辦法好,我簡直太猥瑣……不,太天才了1

一百萬人有多少?

沒有人比符燕的感受更深刻,他臉色陰沉得幾乎可以擠出三斤水。當年拒絕唐天進入鯨魚座的,便是出自他的主意。當唐天奪下大熊座,他的心情可想而知。這次出征,他最為積極。

但是……

當看到前方消失在遠處樹林的身影,還有前面水窪折射出來詭異的慘綠慘綠,怒火就不自主地躥上出來,燒得他肝疼!

不用回頭,他也知道身後的士兵們,個個肯定也不會比那水塵的慘綠好到哪裡去。

這是第幾天了?

自打五天前,他們就開始遭遇各種沒有底限騷擾、攻擊、投毒!

對方來去如風,三五百人成群,符燕差點以為自己進了匪窩,錯了,這裡已經完全能夠稱得上盜匪的聖地!

盜匪數目之多,密度之高,簡直令人髮指,而這些盜匪們的手段,更加令人髮指!

所有的水源,全都被投毒,實力高超的武者,當然可以真力護住經脈,普通的士兵就遭殃了。兵團配備了擅長毒藥的血脈專家,可是,對方毒藥種類之多,連兵團的血脈專家都中毒了,現在還在車上哼唧。

一開始,那些盜匪符燕還打算一路清剿過去。可是,很快他就發現,派的人少了,就被對方一口吞了。派多一點吧,對方撒腿就跑。符燕索性派兵團內的高手,想來個大開殺戒,一開始看到高手像老鷹抓小雞一般,所向披靡,符燕正興奮。結果這位高手飛上天空,剛闖進雲里,就像沙包一樣一頭栽下來,砸個稀爛。

這一下,兵團里的高手也不肯出動了。

大家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地里隨時可能會出現點什麼,至於是什麼,看運氣。兵團里已經有二十個人斷腿了,有中毒鋸腿的,有被機關絞斷的,有被自爆獸爆炸炸斷的……

死傷數量雖然不多,但是對士氣的打擊,卻是極大。

前面那窪慘綠的水窪,讓大家的腳步不自主一滯。一開始大家遇到這種水窪,都是從上面飛過去,大家的輕功飛越這個小窪,小菜一碟。結果有一次,一小隊剛飛到水窪上空,就像下餃子一樣,撲通撲通掉下去,過了幾分種,飄起一層骨頭。

自打那之後,大家再也不敢玩凌空虛渡了。

這片水窪有點大……

符燕轉身看著大家,每個人發綠的臉上都是滿滿的疲倦,那幫混蛋半夜根本不讓人睡覺。只要一紮營,總會飛過來一大片的箭雨,這些箭雨力量不錯,準頭離譜。煩了幾晚,大家終於習慣了,個個頂著盾牌睡,好吧,就當下雨。

結果這次飛來的箭雨裡面,混了幾十個毒囊,雖然值守的武者擋下大部分,還是有兩個毒囊掉進營地,死了三十多人。

這一下大家再也不敢睡了。

大家都是精銳,每個人都是八階的實力,幾天不睡覺,小意思,我忍!但是五天過去了,符燕終於知道什麼叫做人是鐵睡是鋼了……

關鍵是,在如此極端疲倦,極端緊繃的情況下,你還得忍受這幫混蛋沒日沒夜的謾罵嘲諷——一幫六階小屁屁的嘲諷!

已經有四名武者情緒崩潰失控,砍傷了六名隊友。

符燕簡直快哭了,他從來沒有遇到如此下作,如此陰險,如此卑鄙,如此沒有底限的對手。

他獃獃地看著遠處,突然覺得,從這裡到熊蛋,好遙遠啊!

「停!就在這裡駐紮,離水遠一點!分兩批,一批休息,一批值守,無論有什麼情況,不得出戰1符燕是有實力,他知道,手下的士兵再不休息,很有可能發生嘩變。這裡的位置不錯,距離樹林起碼有十里,周圍五六里內,一覽無餘,藏不了人。

所有的士兵徹底鬆一口氣,終於可以好好睡個安穩覺了。

符燕覺得自己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求援,向陛下求援,向光明武會求援。

他們會有辦法吧……

符燕不是很確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