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五十節賽雷的身世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藹。 賽雷冷笑:「我十二歲被逐出家族的時候,早就和你們劃清界限了。這裡不歡迎你,你們可以滾了1 中年人臉色一沉,他身後的美貌女子按捺不住,罵道:「放肆!一個被逐出家族的賤人,也敢口出狂...

有人找上門來。

兵咬著煙嘴,隔著繚繞的煙,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對面的男子。

中年人四十歲左右,衣著考究,氣度不凡,自顧自地喝茶,沒有半點不自在。他身旁肅立的美貌女子,實力非同小可。

「我說過,這段時間不要來煩我!你們難道把我的話都當耳旁風了……」

賽雷的咆哮從門外傳來,顯然她的心情極度不爽,處在暴走的邊緣。

兵注意到中年男子身後的美貌女子臉上閃過一抹不屑之色,哦,看來似乎有點意思喲……

賽雷一頭沖了進來了,咆哮道:「撲克臉,你今天不給我個說法,你就死定了……」

她的語氣戛然而止。

「小雷。」中年人微微一笑,放下手中茗杯:「怎麼?不認識二叔了?」

賽雷臉色陰沉:「你來幹嘛?」

「我恰好有事到魂區,就來看看你。你父親很是想念你,希望你能回去看望他。」中年人臉上的笑容很和藹。

賽雷冷笑:「我十二歲被逐出家族的時候,早就和你們劃清界限了。這裡不歡迎你,你們可以滾了1

中年人臉色一沉,他身後的美貌女子按捺不住,罵道:「放肆!一個被逐出家族的賤人,也敢口出狂言1

她渾身氣息轟然四逸,室內溫度驟降。

賽雷臉上浮起一絲笑容,忽然道:「端木,給她掌嘴。」

端木早在那女子罵賽雷的時候,就心中充滿驚訝,這女人腦袋被門夾了么?敢罵賽雷大姐頭!這樣的勇氣,真是令人敬佩礙…

當他聽到賽雷大姐頭的話,頓時一個激靈,在基地混久了,幾個頭頭的脾氣他也摸得差不多,大姐頭怒了!

如果今天沒有給這死女人幾巴掌……

端木不寒而慄。

幾乎想也不想,端木身形一晃,如同鬼魅般出現在女子的身側。

女子怒極反笑,在她眼中,賽雷身份低賤至極,竟然口出狂言給自己掌嘴,她心中殺機瀰漫,便欲動手。

呼,一隻手掌,穿透繚繞的煙霧,一把抓住中年人。

中年人大怒:「豎子敢爾……」

兵不費吹灰之力,把中年人拖拽了過來。他嘴裡咬著煙嘴,手掌啪啪啪拍在中年人的臉上:「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個時候說豎子,可真不是什麼好選擇呢。」

美貌女子大驚,她的注意力全都被端木吸引,萬萬沒想到,那名魂將竟然會突然出手。主人被擒,她的局面立即陷入被動。

她尖叫:「你們瘋了……」

啪啪啪,響亮的耳光聲,打斷了她的尖叫。

兵好整以地給了中年人幾記耳光,中年人威嚴的臉龐浮腫得像豬頭,中年人氣得渾身發抖,他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屈辱的事!

「嘖嘖,豬一樣的手下,可是會拖累主人的哦。」兵拍拍中年人高高腫起的臉頰,一臉語重心長。

他忽然抬起頭,一臉詫異地看著美貌女子:「主辱臣死,你怎麼可以沒有點表示?」

女子驚怒交加,便要不顧一切朝兵撲過來。

端木身形一晃,擋在女子面前。

兵對著中年人悠然道:「你的屬下一點都不憐惜你呢。」

啪啪啪,又是幾記耳光,完全把中年人打懵了。

美貌女子驀地停住,她氣得全身發抖,但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作任何掙扎,主人遭受的屈辱就會更多。她任憑端木把她綁起來,她的目光怨毒,咬牙切齒道:「你們會後悔的1

「多謝關心1兵咬著煙嘴,裝模作樣的回禮。

兩個被綁得結結實實,臉頰紅腫的傢伙並排站在角落。

兵彈了彈煙灰,朝賽雷道:「要不要親手來幾下?」

賽雷看著兵:「你知道他們是誰嗎?」

「不知道。」兵不以為意:「當然,你現在說一點都不晚。唔,你想說後果?這種陳詞濫調就不要在意嘛,顯然他們是想挖牆角嘛,嘖嘖,沒把他們剁了喂狗,就已經很不錯了。神經唐在這的話,他們已經是肉渣了吧,我還是太仁慈埃」

「他們的勢力很大。」賽雷咬著嘴唇,心情複雜,她知道兵這是給她出氣,但是……

兵哈哈一笑:「比光明武會還大?」

賽雷一愣,也跟著笑了起來:「那倒沒有。」

她的臉上的陰霾盡散,說得也是呢,光明武會大家都不在意,那個可惡的家族,他們又豈會放在眼裡?

「你可是我們的機關大師,多少年沒出機關大師了?喂,還指望著你給我們賺大錢呢!竟然跑到我面前來挖牆角,呵呵1

兵最後兩個「呵呵」殺氣四溢,走到兩人面前,噴兩人一臉煙:「當年敢這麼做的傢伙,全都被我揍得喊媽媽。可惜神經唐不在,唔,他會怎麼做呢?哦,他肯定會把你們吊起來,哎喲,這個沒文化的傢伙最喜歡這個調調,不好不好,我得給他培養點更高的追求。」

「閣下,你如此折辱於我,意欲何為?不妨明說1中年人沉聲道。

他心機深沉,從憤怒狀態冷靜下來,立即覺得兵毫無徵兆的爆發,只怕另有深意。手下人之間的爭鬥,稍有點層次的人,都不會直接動手,那太落下乘。

「原因?」兵一臉欣賞地看著中年人:「原因很簡單啊,讓賽雷出口氣。」

中年人表情凝固。

「小夥伴的情緒當然要照顧啦。雖然不知道你們之間的矛盾,但是很顯然,我們是幫她的喲。」兵笑嘻嘻道:「她可是我們機關大師,讓她出口氣,她心情大好,效率爆表,我們才有錢賺。老兄,這年頭賺錢不容易啊1

「閣下如此,未免太草率了吧1中年人沉聲道:「賽雷雖然在機關術上小有成就,但是寒家的實力,終究不是一個小小的機關師可以比擬的。如果閣下願意把賽雷交給寒家,寒家一定可以付出令閣下滿意的報酬。」

兵輕佻地吐出一個煙圈,朝賽雷眨了眨眼睛:「人家土豪喲。」

賽雷面無表情道:「金牛座伊凡家族,金牛座歷史最悠久的望族之一,確實是土豪。」

「聽上去很厲害啊1兵一臉吃驚。

美貌女子此時臉上露出傲然之色,中年人要沉穩許多,但是還是不自主地挺直腰板。

「那這兩個可以換回不少贖金吧。」

兩人再次呆住,忽然他們覺得渾身有些冷,這才注意到,兵熾熱的目光就好像要把他們吞了一般。

賽雷臉上浮現冷笑:「換個十億八億肯定是沒問題。」

兵頓時有些興緻缺缺,懶洋洋道:「才這麼點啊,看來這兩人的地位不怎麼樣埃不過,蚊子再小也是肉,那就將就一下吧。」

中年人臉上青紅交加,一再被羞辱,他終是忍不住厲聲喝道:「賽雷,你身上流淌的終究是伊凡家族的血脈,不念生育之恩也罷,竟然如此對待你的長輩……」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把中年人的話打斷。

賽雷語氣冰冷徹骨:「搞清楚,你是誰長輩!十二歲,我媽去世第二年,你們把我逐出家族。我身無分文,若非遇到老師,我早就餓死在街頭。怎麼?現在來成了我的長輩?」

賽雷驀地厲喝:「端木1

端木一個激靈:「大姐頭1

「把他們吊起來1賽雷惡狠狠道。

「好1端木連忙拖著兩人便往外跑。

「賽雷你敢1中年人驚怒交加。

「伊凡家不會放過你們的1女子尖叫。

端木二話不說,把兩人打昏,他在心裡拚命地念,千萬不要殃及池魚礙…千萬……

沉默,房間陷入沉默。

賽雷怒氣漸消,注意到兵已經一臉怪異地盯著她看了半天,想到剛才撲克臉很義氣的表現,她沒好氣道:「想說什麼就說吧1

「嘖嘖,吊起來,賽雷,你的品味在向神經唐接近喲,果然這傢伙就是來拉低大家的品味么?」兵摸著下巴調侃道。

賽雷一屁股坐下來:「我們這算是徹底把伊凡家族得罪了,知道伊凡家族在金牛座的綽號嗎?流氓家族,他們的報復從來都不擇手段。」

「哈哈,小賽雷,比流氓,可沒多少人能比得過我們1兵哈哈大笑。

「我是認真的。」賽雷沉聲道:「伊凡家族的勢力比你想象得更強,他們在魂區的根基很深厚。」

兵嘿然一笑:「沒事,我心裡有數。」

「這邊請。」領路的武者很客氣道。

花晨雲四下打量,不由暗自點頭,三魂城基地的規模宏大,遠超過他的想象。他的目光,落在修鍊場上。

雪亮的燈光,開闊的修鍊場,隨處可見機關武甲在進行修鍊。

噢,不是機關武甲,是機關魂甲。

他停了下來,駐足觀看,領路的武者也不催促,耐心在一旁守候。

果然不愧是機關魂甲,花晨雲很快就得到出結論,這種全新的機關武甲,比傳統的機關武甲,要強大得多。

聽說機關魂甲是一位叫做賽雷的機關大師所創,而且賽雷還是位女子,花晨雲不由心中充滿了好奇和期待。

忽然,他注意到修鍊場正中間,吊著一男一女,不由訝然道:「那是?」

領路的武者瞥了一眼,哼道:「據說是什麼伊凡家族的,說是賽雷小姐的長輩。哼,賽雷小姐真是可憐,十二歲就被逐出家族,差點餓死,現在小姐發達了,這些狗屁玩意腆著臉跑過來。」

這名武者看向被吊的兩人,目光充滿了不善。

伊凡家族……

賽雷竟然是伊凡家族的人!

花晨雲忽然覺得,這次的事情沒有那麼容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