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四十九節天蠍醒【五千字大節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2-16 14:10  |  字數:5870字

「劍渦淬魂法,嘖嘖,果然不愧是神一樣的少年啊!」

司馬笑柔軟的棕栗色頭髮,被風吹得像鳥窩,廂車頂上的風很大,他卻渾然未覺。在他身邊,秋之君盤膝而坐,披肩的長髮被風吹起,蒼白孱弱的臉龐,如同大病初癒。

秋之君帶著幾分自嘲道:「劍者不敢用的淬魂法,卻被用在一名肉搏專家身上。」

「哎呀,師兄不要自卑喲,不是每個人都是神經病呢。」司馬笑嘿然安慰。

秋之君洒然一笑,正欲閉上眼睛,忽然,遠處亮起幾個小黑點。

他的目光銳利如劍,一眼便認出來,是己方的探哨。

他的心臟猛地一跳,德容的行動,是整個計劃的關鍵。他知道,師弟為了這個計劃,準備了多長的時間。這傢伙早在被發配到偏遠星座的時候,便已經開始構思這個計劃。

他的目光,不自主落在師弟臉上。

司馬笑也注意到迅速接近的探哨,那張還有幾分稚氣的臉龐,此時卻是令人驚訝的沉靜,如同一泓深潭,平靜無波。

探哨利索地落在廂車上,神情激動:「大人,一切順利。」

強烈的欣喜湧上心頭,秋之君的臉上不由露出難得的笑容,一旦這一步完成,那麼整個計劃便已經成功大半。

司馬笑臉上露出嘉許之色:「辛苦了,勝利就在眼前,我們萬萬不可鬆懈,讓大家都打起精神,此戰勝後我為大家慶功!」

「是!」探哨激動應道,士氣高昂,轉身一折,如同大鳥,消失在遠方。

「這下你放心了吧。」秋之君嘴角含笑,心中十分開心。此戰若勝,師弟可謂一飛衝天,再無人可擋。師弟在這個計劃花費了如此多的心血,勝利是對他最好的嘉獎吧。

司馬笑的目光投向遠方,他眼中的狂熱之色一點點變強,柔軟凌亂如鳥窩般的窮極無聊栗色頭髮下,那張臉龐稚氣一掃而光,隱隱透著一股霸氣。

廂車的速度飛快,三日後,他們降落在一處莽莽深山之中。

德容迎了上來。

「怎麼樣?」司馬笑沉聲問。

「周圍的十三個寨子已經肅清,沒留活口,沒驚動其他人。」德容回答很乾脆。

司馬笑接著問:「傷亡情況呢?」

德容沉聲道:「死亡二十二人。」

司馬笑拍拍德容寬厚的肩膀,道:「地方找到了嗎?」

「找到了。」德容走在前方帶路。

片刻後,幾人來到一個深不見底的洞口,洞口霧氣繚繞。

「好強的死氣。」秋之君不自禁地握上劍柄,濃重的死氣從洞內傳來,令他感覺得極其不適。

「怨魂封靈,難怪大家找不到它。」司馬笑喃喃自語。

德容脫口而出:「裡面是什麼?」

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這次行動極其隱秘,他很清楚大人所圖甚大,若是外界得知,定然一片嘩然。為了不走漏消息,十三個寨子,他沒有留一個活口。

這裡是天蠍座地域!

司馬笑輕輕一笑,吐出四個字:「天蠍勾玉。」

「天蠍勾玉……」德容愣了一下,過一會臉色大變,語氣哆嗦顫抖,他四個字對他的衝擊之大,讓他的大腦一片空白。

過了不知多久,他才回過神來。

天蠍勾玉……是天蠍座的聖寶!

天蠍王朝的崩潰,天蠍座的聖寶天蠍勾玉也隨之消失不見,導致天蠍座走上了沒落。但是,天蠍座再怎麼沒落,也是黃道星座。很多人曾以為,天蠍座也會像蛇夫座一般,從黃道掉落到赤道。然而,天蠍座卻始終頑強地堅守在黃道星座。

德容接到這次任務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心中疑慮重重,任務的目標竟然在天蠍座深處。若是他們的行跡暴露,會立即引起天蠍座的強烈反彈,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族盟現在的實力比起天蠍座,還是有所不如,大人會立即陷入很被動的局面。

不過德容知道司馬笑素來布局深遠,有這樣的命令,肯定早有準備。而且大人性格果決堅定,一旦下達命令,是絕對不會動搖。

德容沒有吭聲,便帶著兵團悄然進入天蠍座。很快他就發現,大人的準備極其充分,星門駐軍被收買,他們沿途的行軍路線,顯然經過精心準備。都是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沒有半點人煙,而且路上還避開好幾處強大星魂獸的領地,整支兵團有驚無險地靠近目的地。

之後的戰鬥,沒有太多出奇之處,在兵團面前,這樣的寨子就如同不設防一般,除了沒有想到寨民的反撲會如此猛烈,導致出現較大的傷亡之外,整個戰鬥過程基本稱得上順利。

他很快找到計劃中重點標註的所在,當時他就在想,這裡面肯定是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才會讓大人甘願冒這麼大的風險大動干戈。

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天蠍勾玉。

大人的目標竟然……竟然是天蠍座!

德容那張歷經風霜的臉色終於發生變化,他一臉駭然地看著司馬笑。他對司馬笑一直相當佩服,大人目光深遠,手段老辣,為人也算坦誠,是個不錯的效忠對象。司馬笑不動聲色掌控司馬家,不動聲色便在長老會上爭取到多數長老的支持,暗中掌控族盟。

而且他力排眾議,一力推動族盟魂將融合的技術,打造兵團等等一系列措施,可見其是一位雄主。

但是族盟成份複雜,組織鬆散,派系家族林立,有先天的弱點。德容對司馬笑的判斷,也就是一方豪強。

直到此時,他才明白,司馬笑的野心,比他想像的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