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四十九節天蠍醒【五千字大節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一旦下達命令,是絕對不會動遙 德容沒有吭聲,便帶著兵團悄然進入天蠍座。很快他就發現,大人的準備極其充分,星門駐軍被收買,他們沿途的行軍路線,顯然經過精心準備。都是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沒有半點人...

「劍渦淬魂法,嘖嘖,果然不愧是神一樣的少年啊1

司馬笑柔軟的棕栗色頭髮,被風吹得像鳥窩,廂車頂上的風很大,他卻渾然未覺。在他身邊,秋之君盤膝而坐,披肩的長發被風吹起,蒼白孱弱的臉龐,如同大病初癒。

秋之君帶著幾分自嘲道:「劍者不敢用的淬魂法,卻被用在一名肉搏專家身上。」

「哎呀,師兄不要自卑喲,不是每個人都是神經病呢。」司馬笑嘿然安慰。

秋之君洒然一笑,正欲閉上眼睛,忽然,遠處亮起幾個小黑點。

他的目光銳利如劍,一眼便認出來,是己方的探哨。

他的心臟猛地一跳,德容的行動,是整個計劃的關鍵。他知道,師弟為了這個計劃,準備了多長的時間。這傢伙早在被發配到偏遠星座的時候,便已經開始構思這個計劃。

他的目光,不自主落在師弟臉上。

司馬笑也注意到迅速接近的探哨,那張還有幾分稚氣的臉龐,此時卻是令人驚訝的沉靜,如同一泓深潭,平靜無波。

探哨利索地落在廂車上,神情激動:「大人,一切順利。」

強烈的欣喜湧上心頭,秋之君的臉上不由露出難得的笑容,一旦這一步完成,那麼整個計劃便已經成功大半。

司馬笑臉上露出嘉許之色:「辛苦了,勝利就在眼前,我們萬萬不可鬆懈,讓大家都打起精神,此戰勝后我為大家慶功1

「是1探哨激動應道,士氣高昂,轉身一折,如同大鳥,消失在遠方。

「這下你放心了吧。」秋之君嘴角含笑,心中十分開心。此戰若勝,師弟可謂一飛衝天,再無人可擋。師弟在這個計劃花費了如此多的心血,勝利是對他最好的嘉獎吧。

司馬笑的目光投向遠方,他眼中的狂熱之色一點點變強,柔軟凌亂如鳥窩般的窮極無聊栗色頭髮下,那張臉龐稚氣一掃而光,隱隱透著一股霸氣。

廂車的速度飛快,三日後,他們降落在一處莽莽深山之中。

德容迎了上來。

「怎麼樣?」司馬笑沉聲問。

「周圍的十三個寨子已經肅清,沒留活口,沒驚動其他人。」德容回答很乾脆。

司馬笑接著問:「傷亡情況呢?」

德容沉聲道:「死亡二十二人。」

司馬笑拍拍德容寬厚的肩膀,道:「地方找到了嗎?」

「找到了。」德容走在前方帶路。

片刻后,幾人來到一個深不見底的洞口,洞口霧氣繚繞。

「好強的死氣。」秋之君不自禁地握上劍柄,濃重的死氣從洞內傳來,令他感覺得極其不適。

「怨魂封靈,難怪大家找不到它。」司馬笑喃喃自語。

德容脫口而出:「裡面是什麼?」

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這次行動極其隱秘,他很清楚大人所圖甚大,若是外界得知,定然一片嘩然。為了不走漏消息,十三個寨子,他沒有留一個活口。

這裡是天蠍座地域!

司馬笑輕輕一笑,吐出四個字:「天蠍勾玉。」

「天蠍勾玉……」德容愣了一下,過一會臉色大變,語氣哆嗦顫抖,他四個字對他的衝擊之大,讓他的大腦一片空白。

過了不知多久,他才回過神來。

天蠍勾玉……是天蠍座的聖寶!

天蠍王朝的崩潰,天蠍座的聖寶天蠍勾玉也隨之消失不見,導致天蠍座走上了沒落。但是,天蠍座再怎麼沒落,也是黃道星座。很多人曾以為,天蠍座也會像蛇夫座一般,從黃道掉落到赤道。然而,天蠍座卻始終頑強地堅守在黃道星座。

德容接到這次任務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心中疑慮重重,任務的目標竟然在天蠍座深處。若是他們的行跡暴露,會立即引起天蠍座的強烈反彈,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族盟現在的實力比起天蠍座,還是有所不如,大人會立即陷入很被動的局面。

不過德容知道司馬笑素來布局深遠,有這樣的命令,肯定早有準備。而且大人性格果決堅定,一旦下達命令,是絕對不會動遙

德容沒有吭聲,便帶著兵團悄然進入天蠍座。很快他就發現,大人的準備極其充分,星門駐軍被收買,他們沿途的行軍路線,顯然經過精心準備。都是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沒有半點人煙,而且路上還避開好幾處強大星魂獸的領地,整支兵團有驚無險地靠近目的地。

之後的戰鬥,沒有太多出奇之處,在兵團面前,這樣的寨子就如同不設防一般,除了沒有想到寨民的反撲會如此猛烈,導致出現較大的傷亡之外,整個戰鬥過程基本稱得上順利。

他很快找到計劃中重點標註的所在,當時他就在想,這裡面肯定是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才會讓大人甘願冒這麼大的風險大動干戈。

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天蠍勾玉。

大人的目標竟然……竟然是天蠍座!

德容那張歷經風霜的臉色終於發生變化,他一臉駭然地看著司馬笑。他對司馬笑一直相當佩服,大人目光深遠,手段老辣,為人也算坦誠,是個不錯的效忠對象。司馬笑不動聲色掌控司馬家,不動聲色便在長老會上爭取到多數長老的支持,暗中掌控族盟。

而且他力排眾議,一力推動族盟魂將融合的技術,打造兵團等等一系列措施,可見其是一位雄主。

但是族盟成份複雜,組織鬆散,派系家族林立,有先天的弱點。德容對司馬笑的判斷,也就是一方豪強。

直到此時,他才明白,司馬笑的野心,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

「魁師,你來看看。」

司馬笑對身邊看上去十分普通的老者道。

德容瞳孔再度收縮,老者很陌生,他從未見過,但是「魁師」這個名字,他卻不會沒聽過。魁師,族盟內最厲害的煉魂專家!

魂將的融合吞噬,裡面有著諸多的技巧和學問,就像血脈專家一般,只不過煉魂專家卻是族盟所獨有的職業。族盟最強大的幾名盟將,全都出自魁師之手。

「好地方1魁師站在洞口邊觀察,不由興奮道:「怨氣死氣之重,下面必然有極強的魂將1

司馬笑肅然道:「天蠍王朝崩於內亂,王蠍王橫死宮中,在忠衛的保護下,其妻攜勾玉連夜逃出王宮,輾轉逃亡數萬里,然後勾玉便消失不見。今日見此洞,我才明白過來,這些護衛身死化魂,把勾玉封存。想要封存聖寶,這下面,必然有聖階魂將!而歷萬年未消,則需要死氣極重才行,這處洞口非同尋常。三大兵團時代,這是天蠍座一個重要的通道口,爆發過極慘烈的戰鬥,據說當時鮮血幾乎灌滿整個洞口。後來這裡死氣太重,就被廢棄封存了。」

魁師更加激動,臉上浮現亢奮的紅色:「好地方!好地方!血戰之地,聖階魂將,沒有比這更好的地方1

「有勞魁師了。」司馬笑躬身行禮。

「魁必全力以赴1魁師神情肅然,他小心翼翼取出一枚水晶試管,裡面一團霧氣翻騰:「大人,請滴一滴血。」

司馬笑聞言,割破手指,擠出一滴鮮血,滴入水晶試管。

血滴一觸及到霧氣,便劇烈翻騰,無數血絲激蕩,過了一會,血絲重新彙集成一個拇指大小的人形。

血絡布滿全身,隱約人形。

「這滴噬魂胚,是最新的技術,從魂將卡內提取最凶厲的精魂融合而成,它噬魂的能力,比以前任何盟將都要強大千倍。大人莫小看這滴噬魂胚,可是花費了三張無雙卡,十張紫金卡,黃金卡更是不計其數。」

魁師談到自己的專業領域,神情嚴肅而自信。

他倒轉試管,裡面的血絡小人,如同水滴般,滴落到霧氣繚繞的洞內。

葉朝歌緩緩睜開眼睛,他的眼睛寧靜深邃,沒有半點戾氣。臉上如鋼絲般的胡茬依然濃密無比,頭髮凌亂,渾身傷痕斑駁,衣服破舊不堪,然而渾身透著一股寧靜的味道。

他恭恭敬敬地向木屋行一禮:「我走了。」

抓起身旁的劍,起身,沒有一絲猶豫,轉身離開。

當他推開院門,早就垂手恭敬守在門外的武者,看到葉朝歌,足足愣了好幾秒。這……還是那個殺神葉朝歌嗎?充滿寧靜的氣息,讓葉朝歌如同換了一個人。

過了一會,他如夢初醒,連忙迎上來:「葉大人1

葉朝歌的目光看過來,武者只覺得渾身莫名一緊,心中竟然提不起半點抗爭之念,不由駭然。他識得厲害,猛地咬破舌尖,劇痛讓他的意識清醒許多,顧不得滿嘴的血腥味,他低頭恭敬道:「緊急會議!長老們希望大人出關后,立即前往參加會議。」

葉朝歌哦了一聲:「前方帶路。」

武者只覺得周圍的壓力頓消,不由鬆一口氣。

就在大家還在討論大熊座時,一個更加驚人的爆炸性消息,如同颶風般掃過各大星座。

天蠍座星力濃度驟然大幅度提升!

所有人都明白,這意味著什麼,只有一種可能,聖寶出世!

天蠍座聖寶,經歷萬年之久,重新與天蠍座建立聯繫。

這個消息甫一現世,所造成的轟動,令當下所有的其他消息黯然失色,立即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天蠍座,可是建立了王朝的星座,三大兵團時代最後的贏家。雖然沒落已久,但是不像蛇夫座,天蠍座可從未從黃道星座中掉落。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數萬年的積累,非同一般。

天蠍座沒落的唯一原因,就是聖寶的消失。天蠍座武技,是眾多星座之中,保存得相當完整。一旦天蠍座找回聖寶,天蠍座必然迎來複興。

歷代天蠍武者,花費無數精力,四處尋找,卻一無所獲。他們不在意,誰成為他們的王,他們在意的是,他們連王都沒有。

天蠍座沉寂,繼續沉寂……

直到今天,天蠍座星力濃度驟然飆升了7個點……

天蠍座經歷短暫的震驚,立即陷入前所未有的狂歡。

而天路則陷入前所未有的沉默。人們遺忘他們太久,可是,誰也沒有忘記,這是一個曾經建立過王朝的星座,這是失去聖寶卻依然未曾從黃道十二宮掉落的星座,這是一個危險而可怕的星座。

如今,它醒了。

時局已如此紛亂,風雨已如此飄搖,未來變得更加模糊。

這件事的影響之大,連激戰正酣的光明武會、獅子座,不約而同選擇休戰。

整個天路都在摒息靜氣,等待著天蠍王的現身。

三魂城。

兵看著面前的影像,愜意地吐出一個煙圈,自言自語:「天蠍,呵呵,老對手啊,越來越有意思了。」

他最近有點閑。

學員兵團已經解散,學員們重新回到天武狼院。對於這些學員,他寄予厚望,這次的戰鬥只是讓學員們感受一下實戰。雖然他們的表現提升巨在,但在兵眼中,他們還需要繼續學習。不過這些學員沒有回豺狼座,因為天武狼院從豺狼座搬到熊蛋。

熊蛋如今人滿為患。

連唐一的豺狼兵團,此時全都在熊蛋內「特訓」。

塔頓的仙女兵團,也悄然來到熊蛋「特訓」。

召集熊蛋內只有一個主題——特訓!

唐天的劍渦淬魂法,讓熊蛋的星力濃度直接突破40%,這樣的機會,誰都不肯錯過。兵仔細地分析了一下局勢,大膽地把所有的兵團,全都調到熊蛋特訓。

這些兵團的短板都是真力的境界。當然,在兵的眼中,這些兵團都是炮灰,不過如果能夠把真力提升兩階,那就能升級為精英炮灰。

放在星力濃度只有可憐的1%豺狼座,真力提升兩階,那個花銷和成本,無疑極其驚人。

但是在超過40%星力濃埃只要不是太懶,就不是什麼大問題。這也是為什麼,黃道十二宮要遠遠超過其他星座的原因,他們擁有更濃郁的星力濃度,可以吸引更多有天賦的武者。

黃道十二宮的都人口不多,高昂的星力使用費,普通人根本無法在那裡立足。

它們就是金字塔的塔尖,下面的星座層層向上輸送人才。最出色的武者,最好的修鍊環境,黃道十二宮怎麼可能不強?

但是兵對於黃道十二宮,卻沒有絲毫畏懼之心。

當代的人,對於亂世,對於真正的天路大戰,沒有概念。可是從最慘烈戰役中活下來的兵,很清楚,什麼才最重要。

人口!

唐天手下幾個星座,兵最重視的,反而是最貧瘠的豺狼座,就是因為豺狼座擁有無比龐大的人口。

一旦大戰曠日持久,大家拼的就是造血能力。

黃道十二宮這樣走精兵路線的星座,一旦高手被消耗,補充就會變得很困難。和平的時候,他們還能依靠優越的條件吸引其他星座的天才。可是在戰時,各星座之間的人口流動會受到嚴格的控制,到那時,黃道十二宮就會面臨人手不夠的窘境。

這個問題稍有點水平的武將都能看得出來,但是沒有人在意,因為沒有人相信,戰爭會發展到那一步。

那得打多少年啊?

只有身為過來人的兵卻在暗中作準備,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這段時間,其他星座摸不清楚大熊座的虛實,再加唐天的劍渦淬魂法,更是讓人忌憚,反而會獲得一個難得的平靜期。如果不抓住這段時間儘可能提升實力,那後面的日子就沒那麼好過了。

唐天的劍渦淬魂法,把兵也嚇一跳。

當然兵對於唐天自虐的行為,一向是持鼓勵的態度。為了激勵士氣,所有來熊蛋修鍊的武者,都會被帶到唐天跟前,美其名曰「找幸福」,哦不,是「找動力」。

兵就像一位耐心的獵人,冷靜而耐心等待實力的上升。

不過,拚命的不僅僅只有兵團。

機關實驗室,燈火徹底通明,每個人渾身髒兮兮,眼睛布滿血絲,成堆成堆的廢棄零件、金屬屑,幾乎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不少機關師就在角落裡隨便找了個地方打著盹,睡得極香。

忽然角落裡有人高呼:「成功了!我成功了1

轟,整個機關實驗室一下子炸開,所有的機關師從各個角落一下子涌了過去。

一塊晶瑩剔透的晶石上,飄浮著一個手指大小的魂將。

賽雷臉上狂喜,魂芯龍晶礦是她指名要的東西,這種極其珍稀的材料,是天龍座的特產。賽雷在研究各種材料的時候,曾經在一塊魂芯龍晶礦有驚人的發現——魂芯龍晶礦可以封存魂將。

當四百噸魂芯龍晶礦送到機關實驗室,整個機關實驗室如同上發條一般,沒日沒夜地投入到研究之中。

很快,不斷有新的特性被發現,魂芯龍晶礦除了可以封存魂將之外,經過提煉之後,還可以滋養魂將,讓魂將變得更加精純強大。

這個發現讓整個機關實驗室的機關師們徹底瘋狂。

這就意味著,一旦成功,他們可以製作出具備成長屬性的機關魂甲!

然而,很快他們在提煉魂芯龍晶石的時間,遇到一個問題,他們無法提煉出一顆完整的魂芯龍晶礦!提煉的魂芯龍晶礦越完整,它可以容納封存的魂將就越強大。

而今天,他們終於提煉出一塊完整的魂芯龍晶礦!

新一代機關魂甲,即將誕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