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四十八節龍守靜的期待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但是他們現在對陛下所抵觸,而豺狼座本身沒有太多的這方面人才,仙女座還未恢復元氣。這對我們,是難得的機會。讓各家派一些內政不錯的能手過來,別弄庸材充數,以後後悔,可別怨及他人。」 幾人無不大喜,...

唐天清晰地感受到每一絲痛苦。

這才是劍渦淬魂法最殘酷的地方,它不僅不會讓武者昏迷過去,相反,隨著劍芒不斷淬鍊武魂,武者的六識會愈發敏感,那源於魂魄的痛苦,體會得無比深刻。

而且,要命的是,連周圍的聲音,都透過厚厚的劍渦鑽入他的耳朵。

「聽聽!聽聽!多麼勇敢的哀嚎……」

劉中光的聲音,讓唐天恨不得一腳丫子直接踹到他臉上,聽個混蛋啊,勇敢個混蛋啊,我不想啊,換你來勇敢一下礙…

這還不是最過份的。

兵大叔嘴裡叨著一根煙,站在唐天的劍渦不遠處,吐出一個煙圈,咂著嘴巴:「真是天籟之音啊1

「他肯定很爽1凌旭很篤定很認真道,言語間很是羨慕。

「要不要爽一下?」兵瞥了凌旭一眼。

凌旭正義凜然擲地有聲:「兄弟不奪其所好1

聽到耳邊傳來沙沙聲。

兩個人轉過臉龐,只見鶴默默地用劍,在地板上寫了個「贊」。

「果然不愧世家子埃」兵大叔一臉讚歎:「這麼有紀念意義的時候,確實要留下點什麼。」

兵大叔蹲了下來,取下嘴裡的煙嘴,在地板上嗦嗦洋洋洒洒地寫下:「你百轉千回,你高亢嘹亮,你綿綿不絕,你感情飽滿,你是誰?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經病1

凌旭撓頭,大家都寫,就自己不寫,顯得檔次有點低啊,他彆扭地提起銀槍,七扭八歪地寫下:「真的勇士,敢於直面慘嚎的人生。」

「真是可惜。」兵大叔站了起來,彈飛手中的煙嘴:「如果可以收門票的話,我們可以大賺一筆吧。」

「走了。」鶴率先沿著繩索飛掠而去,他手上的事情多如牛毛,早就忙得焦頭爛額,但是聽了唐天半個小時的慘嚎,他的人生重新充滿了希望。

果然,幸福是比來的啊!

鶴身形瀟洒,飄逸出塵。

每天來聆聽唐天的嚎叫,成為大家舒緩心情的最好方法。

唐天終於對人性的陰暗有了無比深刻的了解,這幫混蛋,等我出去了,你們給我等著!唐天一邊哀嚎著,一邊在心裡拚命地詛咒。

芽芽不知從哪裡鑽了出來,賊溜溜地跑到唐天不遠處,聽到唐天的慘嚎,頓時興奮起來,小手雨點般捶著胸,仰頭啊啊啊地叫。

但是他的聲音,淹沒在唐天中氣十足的慘叫聲中,完全聽不到。

芽芽停了下來,嗖地又消失不見,過了一會,它帶著青銅羊烏龜和松鼠偷偷摸摸地過來。青銅羊身上掛著四面大小不一的鼓,烏龜背上馱著一面踩,一臉呆萌的小松鼠兩隻小手,一隻手舉著一面。

完整的架子鼓配置!

芽芽不知從哪裡摸出兩根腿骨,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

「啊啊礙…啊啊礙…」唐天的慘叫。

「咚咚……咚咚……」小短腿小短手的芽芽跳起來,揮動手中的棒槌。

「啊啊啊啊啊啊啊1

「咚咚咚咚咚咚1

芽芽頓時嗨了,陷入前所未有的亢奮,它就像個靈活無比的小跳蚤,地在鼓間跳來跳去,鼓槌如雨,頻率奇快無比。每一下都用出吃奶的力量,鼓起臉頰。

劉中光驚呆了,阿秀驚呆了,阿德里安驚呆了,所有的豺狼武者都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

雙方的節奏好合拍……

這個世界,太令人絕望了!

唐天屈辱地發現,他竟然不自主地跟著芽芽的拍子哀嚎……

「真是充滿了藝術的美感埃」

龍守靜聆聽著熊蛋里的聲音,不由感慨道,好久沒有聽到,如此純正充滿爆發力的架子鼓演奏了。雖然技法還有瑕疵,但是如同野獸般的狂野,急風驟雨般的酣暢,配合淋漓盡致撕心裂肺的慘嚎,堪稱完美!

他身邊的天龍武者,無不連連點頭,守靜殿下的藝術修養極深,能得到他這般評價,想必對方的造詣極深。

熊王陛下身邊果然藏龍虎,竟然還有音律大家,想必這位大家一定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緩解陛下的痛苦吧。

音樂能讓人放鬆。

眾人無不肅然。

對於唐天,大家已經從一開始的抵觸,逐漸到佩服。有勇氣嘗試劍渦淬魂法,這樣的人,是真正的勇士。更何況,貴為一座之王,還如此毅然決然,果決狠厲,令人敬畏。

如果說,之前大家都還有幾分其他的念頭,但是如今,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他們雖然出入宮廷,耳濡目染,對陰謀詭計什麼的十分精通,但是畢竟是武者。武者最佩服的,永遠是強者。

跟著這樣一位老大,前途光明!

更讓他們高興的是,守靜殿下一見到陛下,便受到重用。對於天龍座的武者來說,這令他們疑慮大消。

而且熊蛋內最核心的區域,給天龍座留下足夠的配額。對於天龍座各家族來說,這是一個無法抵抗的誘惑。

40%的星力濃度!

各家族已經選派出最有天賦最傑出的少年前往大熊座,這裡面就有他們的子侄。天龍座上下,已經開始接受併入大熊座的這個結果。

守靜殿下能夠進入唐天的核心權力圈,對他們來說,至關重要。正是在這樣的刺激下,他們的工作都非常賣命。

「查清楚了嗎?」龍守靜柔聲問。

一名天龍武者沉聲道:「通過感應距離,我們大至判斷出他們的實力,應該是聖階。他們雖然偽裝了容貌,但是裝束還是留下了蛛絲馬跡。經過排查,我們大致找到對象。三人皆是鯨魚座的聖階,光頭男子是拳聖竇勇,中年文士是劍聖何俞明,白衣女子是琴聖白思思。」

「鯨魚座……」龍守靜沉吟,若有所思:「我知道了。」

過了一會,龍守靜沒有半點回應。幾名天龍武者面面相覷,他們費儘力氣,查清楚這三人的來歷,就是心存立功之念,如今殿下竟然只說了一句「我知道了」便沒有下文,頓時讓幾人有些不知所措。

「殿下,這些傢伙一定是想對陛下不利,如果放任下去,只怕……」一名天龍武者試著勸道。

龍守靜目光落在幾人身上,直接問道:「你們有把握勝過他們?」

「沒有……」這名天龍武者猶豫了一下道:「若是梁峰聖階能夠出手的話,我們未必沒有機會。」

「未必沒有機會是多少機會?」龍守靜的語氣雖然平淡,卻不由透出一股威勢。

「四成……」天龍武者囁嚅道。

龍守靜徑直搖頭:「那你們起要付出六人以上的傷亡。天龍座的黃金武者還剩下多少?六人而已。准黃金武者呢?才不過三十餘人,這已經是天龍座最後的力量。」

眾人默不作聲。

「我明白你們的想法。可是,為什麼他們這麼多天了,還沒有動?很簡單,劍渦實在太厚了,他們找不到下手的機會。」龍守靜柔聲道:「這裡是大熊座,坐擁主場之利,執掌聖寶,一旦陛下完成淬鍊,他們又怎麼會有機會?」

「可是……」

龍守靜輕嘆一聲,他天性淡泊,不喜爭權奪利,若非不忍見天龍滅亡,他怎麼會攬下這些事?他本打算進入大熊座之後,便安安份份做好傀儡的本份,反正傀儡什麼的,對他沒有什麼不同。

沒想到,唐天沒給他抽身而退的機會,直接丟給他一大堆事情。如今天龍座上下的目光,全都落在他身上,他成為天龍座的代表,他的地位將直接關係天龍座在這個體系中的地位。

完全沒有退路埃

這些人急切地想立功,就是趁機鞏固天龍座的地位,龍守靜能理解這種危機感。

「你們莫過於著急。」龍守靜安撫他們,柔聲道:「這段時間,對方是沒有機會的。你們要做的,是努力地提高自己的水平。梁峰聖階地位超然,並不代表天龍座,你們若想有所得,只有兩個途徑。一個是成為聖階。另一個,認真培養新生代。這場戰爭,絕對不是幾年時間會結束的。」

看到幾人臉上擔憂的表情。

龍守靜心中忍不住再次嘆一口氣,做都做了,那就做好一點吧,他沉吟片刻道:「大熊座內政人才保存得很完整,但是他們現在對陛下所抵觸,而豺狼座本身沒有太多的這方面人才,仙女座還未恢復元氣。這對我們,是難得的機會。讓各家派一些內政不錯的能手過來,別弄庸材充數,以後後悔,可別怨及他人。」

幾人無不大喜,果然不愧是殿下,眼光老辣。

只要這些人站住腳跟,那麼未來天龍座的地位,自然不會低。

「殿下放心,我們一定會把天龍座最好的內政人才送來。」

幾人見龍守靜臉上露出疲態,連忙告退。

待幾人走後,房間重新恢復清靜,龍守靜臉上露出苦笑之色。想做一個閑人,沒想到也不容易。

不過,他也並不是亂出主意,天龍座這些年能夠保持聲威,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們的內政水平很出色。不像仙女座的商業,大熊座的善戰,天龍座其實並沒有多少優勢資源,能夠有今天的地位,就是因為他們有一批中堅的內政人才和完善的培養機制。

未來的大熊座,會是怎麼樣的呢?

龍守靜忽然有些期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