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四十七節三合一【懶得取名了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將陷入沉睡。 他的嘴角,忽然浮現一抹笑意。 二貨,好好享受吧…… 唐天的意識慢慢恢復,無以倫比的痛苦,從他的魂焰最深處傳到全身每個角落。 「啊啊啊礙…」 撕心裂...

梁峰在講課,他面前坐滿了人,唐天幾個坐在最前面。大家的神情都很專註,梁峰是實打實的聖階,平日里他們連見一面都難。若不是因為陛下要聽課,若不是陛下慷慨,他們怎麼會有機會聽到聖階講解?

每個人都異常珍惜。

梁峰講得很認真。給唐天他們講解,他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以後要在唐天手下混飯吃,這麼好的表現機會,要是不抓住,他就太蠢了。

他是個聰明人,善於審時度勢,又有自知之明。自己雖然是聖階,但是其實給唐天幾人講課,他心裡還是有點虛的。在他看來,按照正常情況,自己未必有資格給他們講課。

比如射手座的那位女人,肯定會嗤之以鼻,那個脾氣怪僻讓人無法揣測的瘋女人會不會找人把自己幹掉……他有點擔心……

她眼中,自己只是小角色。

那個暴躁槍狂,手上的傳承也是大有來歷,銀霜騎的傳承,想想梁峰也覺得有點蛋疼。這種頂級的傳承,自己都沒有……

他定了定心神,繼續闡述。

「所謂真力,就是我們汲取並且轉化之後,能夠被我們所用的能量。那什麼是星力呢?就是星座所產生的,有著獨特屬性的能量。所以為什麼會有星座武者的分別?有人說是星座傳承,但其實根源是星力。每個星座的運轉方式不同,它們產生的星力,千差萬別。如何發揮出這些性質截然不同星力的威力呢?那就形成各星座所獨有的傳承武技。這些傳承武技為什麼其他星座武者學去了,威力會大打折扣?就是因為他們體內的真力,性質和武技不相符合。有人說,我修鍊了相應的心法啊,但是,你吸入體內的星力,本身的性質是固有的,你要改變它,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所以效率更低。」

大夥聽得更加入迷,這些東西他們平時也有所了解,但是從來沒有人能夠像梁峰這樣深入淺出的講解明白。

「當你的真力不斷地積累,越往上越困難。為什麼?這是因為人的身體本身容納星力是有極限的。如果說,我們把人可以容納的最大真力值設定為100,那麼你會發現,當你的真力達到80的時候,再往上升就相當困難。古代的先賢們,很早就發現了這個問題。當真力達到80之後,再往上提升,效率非常低下,而且對實力的提升,也相當有限。這個時候,先賢們就把主意,打到武魂上面。」

「那什麼是武魂呢?大家還記得武魂是怎麼來的么?武魂是當你的真力達到一定程度而產生的。一開始的武魂,很淡,像霧氣,隨著它不斷凝實,它就會形成不同的形態。那到底什麼是武魂呢?武魂是你被能量化的精神,如果你們有修鍊武魂的心法,你們就會發現,這些心法的本質,就是用真力去淬鍊你的精神。能量化越徹底,武魂等階就越高。」

「有人肯定想問,那精神的本質是什麼?這裡我得很抱歉地告訴大家,這個問題到現在,還沒有哪位大師搞清楚。所以,對於這種力量,古代先賢們,用的是一個字來定義它。古代先賢們,很快發現,當武魂強大到一定的程度,比真力更強大。因為,它可以模擬各種物態,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魂域。」

所有人精神不由為之一振,齊齊豎起耳朵,唯恐漏過一個字。魂域,一直而來,對武者來說神秘莫測。領悟魂域,是封聖的標誌,而魂域亦是聖階之後,最主要的攻擊手段。

「事實上,我們現在盛行所有武技的終極目標,都是魂域。」梁峰語出驚人,他的面色也不由有些亢紅,這些都是他多年研究的心得,平日是里秘而不宣,如今對著這麼多闡述,竟讓他有幾分佈道的神聖感。

「這一點,就要從魂域說起來,魂域的本質是武魂的擬態。怎麼才有可能領悟魂域呢?很簡單,就是當你對某種法則,有極深的理解,而你的武魂又足夠強大精純,就可以形成屬於自己的魂域。有人由劍入道,有人觀天象入道,有人由棋入道,各不相同,但是有一點是必須的,那就是對某項法則,有著深刻的理解。就像世界沒有兩張相同的樹葉一般,這世上也沒有完全相同的魂域。這個世界的法則數以億萬,而同一法則,不同的人理解也絕不相同。」

「如何來領悟這些法則呢,武技!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說大家修鍊的武技,終極目標是魂域。我們修鍊的武技,除了戰鬥之外,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幫助大家領悟相應的法則。越是頂級的傳承,它所蘊含的法則痕就會越多,它的威力自然就越大,也越有利於你領悟法則本身……」

梁峰口若懸河,講了兩個小時,大家才意猶未盡地散去。

當大家散盡,只剩下唐天幾人,梁峰這才開口。

「陛下的真力已滿。接下來的修鍊,當以武魂為主。若是陛下想長期維持熊蛋……」

說到這裡,梁峰的嘴角抽動一下,強自克制建議陛下改掉熊蛋這個名字的衝動。

冷靜……冷靜……衝動是魔鬼……

「只需要把始熊荒骨置於熊蛋中心即可。不過,始熊荒骨內極有可能藏有大熊座的不傳之秘,1

這才梁峰準備已久的大殺招,作為一個新人,想要在老大心目留下深刻的印象,那必須有大殺招才行!

「北斗?」唐天嘿然,得意洋洋的:「明明是啊!小骨頭已經告訴我了1

梁峰的表情凝固在臉上,結結巴巴道:「始熊荒骨已經告訴您了?」

小骨頭……

「是啊1唐天理所當然地點頭:「我已經開始修鍊了1

梁峰只覺得一口逆血直衝嗓門,費盡心思,翻遍典籍,才準備的一個殺招,竟然落空了……

唐天伸開手掌。

無數耀眼的光芒,從四面八方彙集,猶如耀眼的星團。

片刻后,光芒散盡,一把極其袖珍的透明小傘,飄浮在唐天的掌心。這把小傘的輪廓並不清晰,頗為模糊,彷彿風稍大些就會吹散一般。傘面偶爾會有光點變亮,就像夜晚的星辰。

「大熊星辰森…」

梁峰喃喃自語。

三魂城。

基地內氣氛喜氣洋洋,唐天打下大熊座,令大家信心大增。以前的時候,基地的待遇雖然很好,但是未來如何,誰也不知道。但是擁有大熊座,毫無疑問,在即將到來的亂世之中,大家可以擁有一睛落腳之地。

當然更關鍵的是,卡得緊了許多的經費一下子鬆了很多。

一些老傢伙暗中打聽到,老闆這得大賺了一筆,這一筆究竟有多少不知道,但是傳言起碼千億級別。

千億!

大夥的眼睛一下綠了,傳言不是瞎傳。費老頭可是知道,連之前沒有動靜的天爐座攻略,都開始逐漸推動。

天爐座攻略預期經費,可是千億級!

唐天並沒有驚動太多人,他來到賽雷的實驗室。賽雷注意到唐天的到來,瞥了他一眼,不耐煩道:「你不要跑過來添亂,忙著呢1

唐天見狀,很識趣地離開。

然而當唐天在大廳看到神態悠然的兵大叔時,嚇一跳:「喂,大叔,你怎麼在這裡?」

「天龍座有星門,通往魂區。」兵挑了挑眉。

唐天這才明白過來。

轉念一想,也對,兵大叔只要進入魂區,在任何地點都可以很輕鬆地回到三魂城。

「不過很遠。」兵的下一句話,把唐天的想法破滅了。

「咦!叮鐺枇杷和唐丑都在埃」唐天這才注意到,起身便欲往外逃離:「呃,你們在開會?啊哈,那我就不打擾了1

開會什麼的,最是讓人崩潰礙…

所有人的表情凝固。

「喂,身為首領,這樣也太不負責任了1兵沉著臉,殺氣騰騰擠出一句話。

感受到背後的殺氣,唐天打著哈哈轉身,重新落坐:「哈哈,大家說大家說,我聽我聽。」

「我們在討論接下來計劃。」

枇杷的話,讓唐天立即坐直,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我先來說說最近的情報。」叮鐺很自覺地開口:「先說天路的局勢,獅子座和光明武會之間的戰鬥,除了獵戶座之外,就在兩天前,赤道十殿中的鯨魚座、天鷹座和小犬座同時宣布加入光明武會陣營。光明武會的外交手段很出色,而至於獵戶座,現在已經成為一個巨大的絞肉機。雙方都不斷地投入高階武者進入,據說裡面的戰況很慘烈。總體來說,獅子座開始處於下風,當然,戰爭還沒達到白熱化,未來局勢並不明朗。」

叮鐺狠狠灌了一口水,抹了抹嘴巴,接著道。

「接下來說我們。大熊座的處境,並不是太好。之前有不少星座,對我們蠢蠢欲動。但是豺狼族大遷移,很多勢力退縮。但是,還是有幾個星座,對我們抱有較大的敵意。最值得擔心的,就是鯨魚座。以我們雙方和光明武會的敵對關係,鯨魚座如果吞併我們的話,光明武會是樂見其成的。如果鯨魚座能夠吞併我們,對獵戶座的支援就可以大大加強。而鯨魚座本身,對大熊座是相當垂涎的。北斗喚醒,還有傳說中大熊座的遠古傳承,都是他們極欲得到的東西。」

「最有可能對我們動手,就是鯨魚座。而我們和鯨魚座之間,是有星門的。當然,其他星座,也極有可能會趁虛而入。我說完了。」

叮鐺很乾脆地坐了下來。

唐丑沉聲道:「如果鯨魚座打算對我們動手,那他們的動作一點會很快。現在是我們最虛弱的時候,大熊座剛剛易主,我們立足未穩。而且大人的兵團,遠在天龍座,這個時候動手,時機正好。」

「刺殺?」枇杷的臉上有些擔心。

唐天咧嘴一笑:「不用擔心,我最近的實力,可是進步很多!嘿,讓他們見識一下神一樣少年的厲害1

從三魂城回來,唐天沒有想太多,只是把這件事告訴梁秋,便如同往常一樣投入到修鍊之中。

根據梁峰上午所說,他現在需要做的是淬鍊武魂。

唐天坐在熊蛋的正中心,他雙目緊閉,意識完全投入到體內的星力之中。在他的內視中,大熊座的星力清晰地呈現在他眼前。洶湧的星力,從四面八方彙集到唐天這裡,沖刷著他的魂焰。

唐天的臉上浮現痛苦之色。

梁峰聽唐天說鯨魚座有可能動手,不敢大意,索性守在唐天的身邊。此時他察覺到異樣,猛地睜開眼睛,目光落在唐天身上,臉色驟然大變。

不好!

唐天的魂焰在洶湧的星力之中,忽明忽滅,岌岌可危。

梁峰怎麼也沒有想到,唐天竟然如此魯莽!該死!周圍的星力流動雖然很緩慢,但是數目實在太過於驚人,彙集在唐天的體內,洶湧得可怕。唐天強橫的身體承受住,但不代表他的魂焰能夠承受得祝

唐天的魂焰就像一點蠟火,被如此激烈的星力一衝,那隨有可能有可能熄滅!

魂焰一旦熄滅,對武者的創傷之大,幾乎意味這名武者,完全廢掉!魂焰倘若不熄滅,受傷是可以恢復的,但是如果一旦魂焰熄滅,根本是不可能恢復。

梁峰后後悔今天自己說的那些理論。

這如果唐天出了什麼意外,那……

梁峰根本不敢想象,只覺得手腳冰冷。

唐天完全沒有想到,會是如此反應。魂焰淬鍊的過程,是極其痛苦的,以前每次淬鍊武魂,那刀割入骨的痛苦,唐天印象深刻。

但是這次的痛苦,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強烈一百倍!

那麼一瞬間,唐天的大腦一片空白。

「白痴1

他的腦海深處,響起一聲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唐天失去焦距的瞳孔,一下子收縮如針!

梁峰緊接著看到詭異無比的一幕。

唐天的雙手一顫,緩緩往上抬。

他的雙手彷彿重若千鈞,短短几厘米,他渾身就被汗水濕透。

,唐天身上的骨頭,彷彿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

唐天就像換了一個人,明明還是那張臉,但是梁峰卻覺好像是另一個人。唐天的嘴唇緊緊抿住,哪怕全身的力氣運到極致,但是唐天的臉龐一點都不猙獰,反而透著一股說不出的冷冰漠然。

但是梁峰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唐天升起的雙手吸引。

梁峰的感覺何其敏銳,他能夠感受到,唐天雙手每上升一寸,周圍的星力都發生明顯的變化。

就好像……

嘶!

唐天身上的衣服,忽然出現一個口子,就像被鋒利的氣勁切破。

嘶嘶嘶!

無數鋒利的氣勁,轟然向四周激射開來。

梁峰臉色微變,不好,是劍芒!

幾乎下意識地,他雙手結印,土黃色的光芒從他身內綻放,一座一人高的山峰擋在他面前。

噗噗噗!

劍芒如雨點般沒入了山峰之中,驚魂甫定的梁峰忽然臉色再變,猛地抽身疾退,身形一晃,便到二十丈開外!

砰!

剛才那座小山峰,轟然崩碎。

梁峰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竟然如此輕易被破……

梁峰的武技重攻輕守,但是到了聖階之後,他還是琢磨出幾招專門防守的招式,這招便是其中之一。用魂域模擬出來的山峰,裡面的結構,他參考許多盾芒的結構,小小的不動峰內,有著九層防護,這是他的得意之作。

便是對上聖階,也不是那麼容易被破壞。

但是在這些劍芒面前,竟然如同紙一般。

這個傢伙,明明沒有修鍊過劍法……

梁峰彷彿見鬼一般看著唐天。

唐天的雙手此時終於抬到胸前,那張漠然的臉龐,神態終於有一絲變化。

真是讓人沒辦法……和這個白痴一個身體,實在太危險了……

不過,這二貨的運氣,似乎真的不錯……

幾乎一目十行地看完的法門,片刻后,他便有所領悟。

像我這樣陰險狡詐的人,每次都被這個二貨,逼到免費做好人,這個世界,真是讓人無奈……

這一下,不知道自己又要沉睡多久了……果然,自己沒有和這個二貨爭奪主導權,其實早就奠定了失敗的基調么?

喂,你能應付得來么?

好吧,其實自己也沒得選,沉睡總比死了好……

或者……

唐天的注意力落在體內的始熊荒骨上,始熊荒骨彷彿察覺到危險,哧溜一下,從唐天的身體里飛了出來,飄浮在唐天的頭頂。

連塊骨頭都這麼賊……

二貨,你應該感到羞愧吧……

星力在他的不斷努力下,在他的體內,漸漸形成一個漩渦。隨著時間的推移,漩渦的不斷增強,旋轉的速度不斷增加,越來越洶湧湍急。

唐天魂焰恰好處在漩渦的正中心,隨著漩渦不斷地加速,漩渦在不斷地增大,魂焰周圍的星力在不推地向外推移,它就像處在一個風眼。

把我弄醒了,又要把我弄沉睡了,二貨,你以為會這麼便宜你?

唐天的臉上驀地浮現森冷的笑容。

梁峰險些以為自己眼花,呃,那個神經病一樣的傢伙,臉上竟然會出現這麼看上去很高檔的「笑容」?這傢伙一直都是咧嘴傻笑才對吧……

唐天沉重的雙手,緩緩捏出一個奇怪的劍訣。

劍·渦!

嘶嘶嘶,令人心悸的嘶嘶聲,在唐天體內響起。星力漩渦突然變成無數細小的碎流,每一道細流,都鋒利如劍。

每一道碎流亮起淡淡的光芒,就像無數細劍,彙集而漩渦。

劍芒!

亮起的劍芒,就像高速旋轉的砂輪,瘋狂地磨摩擦著魂焰。

唐天的魂焰,亮起耀眼的火花。

梁峰獃獃地看著不遠處,被無數劍芒包裹其中的唐天,每一道劍芒都熾亮耀眼,圍繞著唐天的身體,急速旋轉。

數以萬計的劍光繚繞。

梁峰的臉色蒼白,他見多識廣,眼前詭異的景象,讓他不由想起曾在典籍看過的一種非常極端的修鍊方法。

劍渦淬魂法!

梁峰從來沒有看過真正的劍渦淬魂法,但是他卻幾乎百分百肯定,眼前唐天正在進行的,就是傳說中的劍渦淬魂法

——公認為最殘酷的淬魂法!

劍渦淬魂法,不知何人所創,一直流傳劍武者之中,卻鮮有人敢嘗試。各種淬魂法方法各異,但是原理相同,就是用真力來淬鍊武魂。

但是劍渦淬魂法卻不是,它是用劍芒來淬鍊武魂,這也是比被公認為最殘酷淬魂法的原因所在。

真力來淬鍊武魂,這個過程是極其痛苦的。但是真力畢竟經過經脈的煉化,柔和許多,傷害小很我。而劍芒,卻是極端無比、充滿殺傷性的能量,用它來淬鍊武魂,那種痛苦堪稱酷刑。而劍渦淬魂法則更進一步,由無數劍芒組成的渦流,如同砂輪般高速淬鍊武魂,這種痛苦,罕有人能承受。

劍渦淬魂法不是什麼不傳之秘,很多劍武者都知道,但是卻極少有人敢嘗試。除了勇氣之外,在歷史上,出現過很多因為無法忍受劍渦淬魂法的痛苦,而崩潰身亡的先例。

所以當梁峰看到唐天周圍瘋狂繚繞旋轉的劍芒渦流時,整個人傻眼了。

梁峰被震住了!

唐天突然冒出來的劍法什麼的,讓他感到很疑惑,但那是唐天的秘密,他沒有探詢的意思。而唐天敢於用劍渦淬魂法,則讓他深受震撼。

雖然二了點,卻委實悍勇無雙!

哪怕當年以勇悍而著稱的燕永烈,也絕不敢用劍渦淬魂法!

夠狠!

梁峰第一次,心中生出佩服之意。之前他對於投靠唐天,更多的是出於形勢的考量,但是此時此刻,他對唐天的敬佩,是一名武者最本能的敬佩。

光這份勇氣和狠勁,此子前途,必然不可限量!大熊座的未來,必然一片光明!

梁峰忽然對未來充滿信心。

果然不愧是劍渦淬魂法……

「唐天」痛得臉頰一直抽,他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在迅速地模糊,他知道,自己即將陷入沉睡。

他的嘴角,忽然浮現一抹笑意。

二貨,好好享受吧……

唐天的意識慢慢恢復,無以倫比的痛苦,從他的魂焰最深處傳到全身每個角落。

「啊啊啊礙…」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頓時響遍整個熊蛋。

新的熊首市,也日益興盛起來,它的位置,距離熊蛋只有大約五十里。這裡居住的大多是原本熊首市的居民,這裡的治安很好。

上次治理的過程中,龍守靜帶著幾名黃金武者,闖進幾家不老實的家族,把對方族長直接押了回來,其他家族個個噤若寒蟬。

龍守靜負責熊首城的各項工作,隨著仙女商盟在市場注入活力,新熊首城已經開始煥發出生機,市場上也變得興旺許多。

留下來的武者大多是生活武者,對於如何利用他們,仙女商盟有著豐富的經驗。

不過最近,大家討論最多的,卻是熊王陛下。

當然,絕大多數大熊座武者都不願意這麼稱呼,隨著唐天各種層出不窮的蠢事和風評流傳開來,他們都喜歡稱唐天為「大熊蠢主」。

茶店裡幾名閑人一邊喝著茶一邊討論著。

「嘖嘖,這是第幾天了?」一名老頭啜了口茶,頭也不抬地問。熊蛋的慘嚎大老遠就能聽到,蠢主用劍渦淬魂法的事,在熊首城轟地傳開,成了大家茶餘飯話最喜歡談論的事。

「第六天1另一名老頭比劃了一下。

「還別說,蠢主雖然蠢了點,但是這股狠勁,還是有點強的。劍渦淬魂法,多少年沒出這樣的狠人了?」

「好多年了吧,不過還得瞧瞧,捱得過去,那才是真漢子1

「對,瞧瞧!要是他真能捱過去,那這熊王的位子,他來坐也未嘗不可1

「老苗頭,你這話啥意思?難不成,永烈王你這麼快就忘了?」

「姓何的,別用話來擠兌我。誰是熊王,對老頭子我來說,就那麼回事。老頭子沒什麼本事,就服真漢子!蠢主要真捱過這一輪,永烈王敗在他手上,也沒什麼話可說!輸沒啥了不起,輸在真英雄手上,才讓人服氣。」

周圍有人連連點頭:「是啊是啊1

……

樓上的包間,坐著三位衣著普通的武者。樓下的議論聲,隔著房板清晰地傳入三人的耳中。

三位武者,兩男一女,各踞一方。

「劍渦淬魂法,這唐天簡直是不要命了。」說話的男子粗眉光頭,看上去憨厚老實:「難道他知道我們要動手?用這種方法自保?」

「不可能。」女子一身素白,容顏妍麗,但是神色清冷:「我們再看不起他,他也是新熊王。如果他得到消息,怎麼會沒有手段?何況,他周圍還有梁峰這樣的強者。」

「是埃」坐在女子對面的中年文士開口:「那就只能是他自己用的。劍渦淬魂法,多少年沒有人用了?此子性情狠厲,這次不除,日後必成我們的大敵。」

「怎麼除?」光頭男子冷哼:「整個大熊座的星力,都彙集到他身上循環,他周圍的劍芒有多厚?你是使劍,你說。」

中年文士滿臉無奈:「現在他周圍的劍芒,起碼有二十丈之厚。」

光頭男子攤手:「二十丈的劍渦,大家省省吧,反正我的魂域是絕對擋不祝」

白衣女子臉上浮現驚容:「二十丈之厚,劍渦淬魂法怎麼可能有如此之厚?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曾經出現最厚的劍渦,也不過是五丈厚吧。」

「不。」中年文士搖頭:「是七丈厚,七百年前的瘋劍聖林朝光。」

三人一下子沉默下來,大家都有種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感覺。

過了一會,中年文士苦笑道:「希望他被絞得粉碎就好。」

光頭男子冷笑:「別做夢了,這傢伙慘叫聲中氣足到我在二十裡外都能聽到1

三人又沉默了,大家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熊蛋。

「啊啊啊礙…」

唐天的慘叫,響徹整個熊蛋。

所有的豺狼武者,全都拚命地坐在繩索上修鍊,劉中光的咆哮不時響起。

「聽聽!聽聽!多麼勇敢的哀嚎!全都給我打起精神,你們的狼王陛下,都這麼勇敢,都這麼發憤,你們還有什麼懶下去的理由?」

「劍渦淬魂法,公認為最殘酷的淬魂法,你們狼王陛下承受的痛苦比起來,你們現在承受的痛苦,那就是搔癢!錯了!連搔癢都比不起!慚愧了吧,羞愧了吧,熱血沸騰了吧,修鍊,只有修鍊,拚命地修鍊,瘋狂地修鍊,不顧一切地修鍊,你們才對得起你們的狼王1

劉中光就像變身狼人,踩著繩索,沿路督查,嘴裡不斷地咆哮。

阿德里安站在一處入口,看著繩索上密密麻麻的豺狼武者,頭也不回地問:「星力濃度多少?」

阿秀看了一眼數據,冷靜道:「已經接近40%,這幾天的上升幅度很大,劍渦淬魂法似乎對星力的濃度有所提升。」

「正常。」阿德里安點點頭,他的經驗豐富,一眼便看出其中關鍵:「之前星力的彙集,是始熊荒骨作用,但是吸力並不強,劍渦產生的漩渦,對星力的彙集作用更加明顯。整個大熊座的星力,都在朝這裡彙集,外面的星力濃度會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阿秀恍然:「那就是說,這種升高,是暫時性的?」

「嗯,所以讓中光抓緊點,這段時間一旦錯過了,下次就很難遇上了。」阿德里安囑咐道。

「不用去提醒了。」阿德里安瞥了一眼場內那密密麻麻的豺狼武者,慨然道:「他們已經非常拚命了。說實話,這些豺狼武者的天賦雖然一般,但是勤奮刻苦,我遊歷這麼多星座,卻從未見過。」

阿秀臉上露出贊同之色,這些豺狼武者的確吃苦耐勞。

每個人只有一半米長短的繩子可以立足,如此艱苦極端的修鍊的環境,換作其他地方,學員們早就抱怨滿天,他們會要求隔音的靜室,會要求可以付費但條件更好的包間。可是這些豺狼武者,沒有一個人抱怨,每個人在繩索上,一坐就是一整天。餓了,啃乾糧,渴了,身上帶著水壺。

不眠不休,這種瘋狂的修鍊,阿秀以前不是沒有見過。每個學院,總會有幾個這樣的修鍊瘋子,不足為奇。

可是當一百萬人都是這樣,那樣的場景,所帶來的衝擊性,是無以倫比的。

真是一群可怕的傢伙。

他們沉默寡言,除了默默修鍊,很少說話。但是每當看到他們睜開眼睛,浮現的那抹狂熱,阿秀總是會感受到一種無形的壓力。

這股無形的壓力讓他的內心,總是不自主地戰慄。

如此瘋狂地修鍊,再普通的天賦,也能夠擁有不俗的實力。而當這一百萬成長起來,那該是多麼可怕!

而且,他們還有一位,更加可怕的首領……

阿秀的目光,投向正中心,那個被劍光層層包裹的身影。

慘嚎不絕於耳,但是阿秀臉上卻沒有半點嘲諷之色,反而是佩服。時至今日,他才真正服氣,敗在這樣的人手上,一點都不恥辱。

「老師,劍渦淬魂法會持續多久?」阿秀忍不住問。

「很難說。」阿德里安的目光也落在唐天身上:「但是最短,也要一個月的時間。」

一個月……

阿秀的眼睛一下子瞪圓,這樣的酷刑,竟然要持續一個月的時間,這傢伙承受得住么……

阿德里安瞥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干好我們自己的事吧。40%的星力濃度,這已經黃道級別星座的水平了,一個月的時間,如果沒有點成果出來,那就有點丟人了。」

阿秀一愣,但是卻不由點頭:「老師說得是。」

如何教學生,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同的學生,有著不同的特長,好的老師,都會因材施教。

阿德里安的經驗很豐富,當他得知自己要培養一百萬人時,他做的第一件事就從這些豺狼武者中,挑選老師。

這很方便,只需要挑選那些有威信的長老便可以。

根本不需要擔心他們不聽從命令,這些豺狼武者的服從性,簡直好到阿德里安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步。你讓他們做什麼,他們便毫不打折扣地做,從來不問為什麼。

若是在平時,阿德里安還會嫌這樣的學員過於呆板,但是面對如此大的數量,如此短的時間,他心中充滿慶幸。

他準備了幾項簡單的測試,然後把這些豺狼武者,分成幾大類型,然後分別制訂不同的修鍊計劃。

這些豺狼武者中,到底能出多少強者多少聖階,他沒有半點把握。

但是把這些豺狼武者的水平,提高兩階,他卻是有著十足的把握。他沒有半點驕傲,只要稍有教學經驗的人便可以做到這一點,這些豺狼人太堅忍太刻苦了。他能做到的,就是把這個時間縮短。

整體提升兩階的話……

阿德里安自己都感到窒息,他彷彿看到一股令人戰慄的狼潮,席捲天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