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四十三節丟炸彈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 「戰埃」司馬笑抬頭,一本正經。 德容轉身就走。 司馬笑愣了一下,在後面高喊:「喂喂喂,我沒說去打大熊座啊,我們的目標是……」 秋之君在一旁一臉無奈。 忽然,他的目...

「大人1德容沉聲道,哪怕面對自己的大人,他的神色依然冷峻。

正在埋頭苦吃的司馬笑臉上卻露出笑意,舉起手中的糕點示意:「要不要來點?」

德容皺起眉頭,不悅道:「這等甜食,豈是男兒所食?」

司馬笑也不生氣,笑嘻嘻道:「德容你太不懂得享受了。」

德容不為所動,冷梆梆道:「屬下軍務繁忙,若是大人沒有什麼事情,屬下告退。」

「喂喂喂,我好歹是大人,給點面子會死埃」司馬笑不滿地嚷道。

德容就像沒有聽見,冷得像座雕塑。

德容相貌醜陋,他今年已經五十六歲,長期不得志的生活,讓他衰老得頗老,眉宇間濃濃的苦色,加上渾身散發的冷峻,不由給人偏執、頑固、傲慢的印象。

司馬笑放下手上的糕點:「要不是叫你來,連你的人影都看不到。小鈺怎麼樣?」

德容聽到這個名字,冷峻的臉龐柔和下來:「她要好很多,身體比以前強,這半年來,都沒有生玻我還沒有感謝你。」

小鈺是他的女兒,以前染上一種怪病,情況危急,如果不是司馬笑,只怕已經一命嗚呼。

司馬笑擺擺手:「你不用感謝我。我救你女兒,只是為了你替我效力,大家誰也不欠誰。我這人最不喜歡講人情,大家還是講利益來得實在。」

德容滿臉傲氣點點頭:「也是。」

「你看看這段影像。」司馬笑吃完最後一塊糕點,拍掉手中的碎屑,站了起來。

一段影像,在他面前亮起。

「這段影像,是撼山兵團覆滅的完整過程。」秋之君靜靜道:「因為涉及到兵團的戰鬥,我們認為你更專業,所以想聽聽你的想法。」

德容的目光被眼前的影像牢牢吸引,漸漸,他的神情變得凝重。

影像很快便結束。

德容怔然失語,剛才影像的畫面,還在他腦海中不停閃現,他就像木偶般,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漸漸回過神來。

「怎麼樣?評價一下。」司馬笑悠然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很強1德容不自主地攥緊拳頭,表情猙獰,過了一會,他鬆開拳頭,神情也平復許多,沉聲道:「比我們強。」

「我想也是。」司馬笑好像早就料到這個答案,臉上沒有半點沮喪之色,挑了挑眉:「來,說道說道。」

「對方的武將非常強1德容已經冷靜下來,沉聲道:「豺狼兵團的衝鋒,很有可能是無雙級別。」

「無雙?」司馬笑臉上的笑意消失不見。

「是的。」德容臉上浮現一抹狂熱之色:「豺狼兵團,比起我們的兵團,其實要差一些。而他們衝鋒的威勢,顯然超出他們兵團的水平很多。那唯一的可能,便是對方的主將身上。無雙,只有可能是無雙。」

「另外一支機關兵團呢?」秋之君問。

德容沉吟:「擅長調教新兵,布局水平很高,節奏不錯。其他的東西,看不出來太多。」

「如果讓你對付豺狼兵團,你有幾分把握?」司馬笑認真地看著德容。

德容沒有問為什麼,想了想問:「給我多少人?」

「你需要多少人?」司馬笑反問。

「五百對五百,必輸。給我一千人,勝算三分。兩千人,勝算五分。五千人,則必勝。」德容道。

司馬笑臉上露出訝色:「別人名將什麼的,都是以少打多,你怎麼這麼沒志氣,張口就要人多勢眾?」

德容不屑地瞥了司馬笑一眼:「你不懂!若我沒猜錯的話,對方主將的無雙只怕是衝鋒,而且統率必然不高。他們就像一把刀,足夠鋒利。但是他們就那麼多人,后力不足。要對付這樣的對手,需要磨。」

「我們不可能有五千人。」司馬笑攤了攤手。

德容冷冷道:「我知道,所以打不過。」

「真讓人不服氣埃」司馬笑充滿不甘心:「你回去收拾兵團,準備出發1

德容很乾脆地回答:「好。」

司馬笑有些驚訝:「你不怕去送死嗎?」

德容坦然道:「沒差別,反正命都早給賣給你。」

「說得也是。」司馬笑歪頭摸著下巴:「不過我這人,對私人財產一直很重視,不能揮霍礙…」

「到底戰不戰?」德容有些不耐煩。

「戰埃」司馬笑抬頭,一本正經。

德容轉身就走。

司馬笑愣了一下,在後面高喊:「喂喂喂,我沒說去打大熊座啊,我們的目標是……」

秋之君在一旁一臉無奈。

忽然,他的目光被忽匆匆趕來的信使吸引,他心中有種預感,有大事要發生了。

當他接過情報,臉色大變。

大熊座聯合光明武會,突襲獵戶座的這場戰爭,吸引了整個天路的目光。

獵戶座是獅子座的傳統盟友,其本身的實力,在赤道十殿之中,亦是頂尖。而另一個關鍵,是獵戶座的位置有關。

由於獅子座和獵戶之間的關係密切,雙方之間的星門眾多。一旦大熊座佔領獵戶座,那就意味著,他們能夠直接威脅獅子座本土。可以想象,一旦奪下獵戶座,光明武會便會不惜一切代價,把它打造成一個抵在獅子座后腰的尖刀。

在各個勢力有識之士看來,獵戶座之戰有可能會成為整場戰役的轉折點。

各方的戰略家們,紛紛推算局勢的變化,但是,誰也沒有想到,接下來的變化,是如此令人瞠目結舌。

大熊座閃電般易主!

而獲利者,名叫唐天。

唐天這個名字,大家並不陌生,豺狼座之戰,讓人們記住了這位初出茅廬的少年。但是,豺狼座在天路的地位實在太低,黃道、赤道、極地、北天、南天,豺狼座屬於第五檔的星座,而且還是第五檔排位墊底的星座。再加上唐天並未得到豺狼座的聖寶,在很多人看來,唐天一伙人其實也就是一群稍有點實力的匪團。

這樣的小勢力,在天路如同恆河之沙,不計其數,根本上不了檯面。

哪怕豺狼座和仙女座之間形成的同盟,也沒有引起什麼人在意。仙女座元氣大傷,大部分星門盡失,內憂外患。再說,仙女座屬於北天級星座,第四檔星座。仙女座和豺狼座的結盟,在天路大佬們眼中,就是窮鄉僻壤山溝溝內的一個小村子和鄰近的一個小鎮結盟,無關大局。

比起他們,大熊座無疑是個龐然大物,它可是有資格和赤道級星座一較高下的豪強。

蛇吞象。

唐天這條小蛇,竟然一口吞下大熊座!

很快,近一步的消息,讓所有人愈發覺得不可思議。重定聖寶、北斗喚醒,這一切,就像那些傳奇小說里的故事,如此離奇。

星座重新裁定聖寶並非沒有發生過,但是也相當罕見。而北斗的覺醒,讓那些對歷史熟知的戰略家們,個個大驚失色。

大熊座當年的輝煌和強大,只能從歷史記載中去尋找。許多歷史記載在描述遠古大熊座的強大時,最喜歡用的句子往往便是「那頭令人戰慄的暴熊」。

而北斗,就是這隻暴熊的魂。

果然,很快,消息靈通的勢力,便得到大熊座最新的能量濃度,12%。這個數據並不算高,事實上,比起之前的大熊座,還要低一些。燕永烈時代的大熊座,能量濃度在15%左右。

似乎這個數據並不足奇,可是,大熊座易主時,元氣大作的大熊座能量濃度,只有7%。

能量濃度,亦被稱之為星力濃度,是評判一個星座等階最關鍵的標準。

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星力濃度恢復到12%,說明大熊座已經穩定,並且正在迅速地恢復。恢復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數日之間,從7%便驟然飆升到12%,而且增長的勢頭,沒有半點停止跡象。

按照常理,任何一個星座重新裁定聖寶,必然會進入一個漫長的恢復期。大熊座反常的現象,讓人們的目光,再次落在神秘的北鬥上。

北斗被點亮的大熊座,會變得到底有多強?

還沒有等大家消化這個令人震驚的「蛇吞象」,接下來的戰報,再度讓人一片失聲。

天龍座撼山兵團進入大熊座,與唐天麾下兵團遭遇,全滅。

統一裝備最強仙女秘寶的豺狼兵團、龐大得驚人的機關兵團,立即成為最熱門的話題。秘寶的成形,根本無法控制,這也是一直以來,阻礙兵團進一步發展的最大桎棝。竟然有一支兵團,已經裝備了統一的秘寶!

當豺狼兵團浮出水面,人們才終於明白,原來秘寶也是可以人工製作。

仙女織寶名聲大噪。

而那支龐大的機關兵團,同樣引人注目。沉寂消失已久的機關兵團,再次踏上戰場,那些龐大的金屬身影,終於不再是玩物,而成為戰場上的金屬凶獸。

但是真正重磅的炸彈,卻在兩日後,轟然炸響。

天龍座正式發表聲明,加入大熊座。

消息一出,頓時許多人坐不住了。

所有人不約而同想到另外一個龐然大物,仙武!

仙武便是由兩個極地級別的星座合併而成,仙武因其獨樹一幟的情報能力,而一躍成為可以和黃道十二宮媲美的強大勢力。

當天龍座宣布加入大熊座時,人們不由自主地聯想到仙武。

這會不會是另外一個仙武?

如果真的出現一個仙武級別的新勢力崛起,對於整個天路局勢,實在影響太大。

而隨後,仙女座宣布加入大熊座。

天路各勢力,被這一連串炸彈,炸得目瞪口呆。

**************************************************************************

最近一片忙亂,無法三更,年前欠的三更,只能暫時押后了~~~~對了,小少女的乳名已經起好了!不叫圓圓!不叫正正!不叫一更!更不叫十更!

她叫小城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