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四十節陰險司馬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1-30 18:48  |  字數:3705字

這場戰鬥,震驚了所有人。

哪怕是站在宮殿房頂的鶴和凌旭,兩人看著犬牙交錯的戰場,看著橫空出世的豺狼兵團,看著龍竹的臨死反撲,看著兵是如何遊刃有餘地把撼山兵團切割、肢解。

整個過程,除了豺狼兵團的那次衝鋒,給人耀眼鋒利無匹之感。後面的戰鬥,全然沒有半點美感,甚至兵率領的機關兵團,磕磕碰碰,不斷出現各種失誤,比如戰術動作變形,比如包抄不到位等等,讓這場戰鬥看上去充滿混亂。

就在這片混亂中,撼山兵團一點點被切割、肢解成一小塊一小塊。

整個過稱,沒有太令人眼前一亮的地方,甚至有些平淡無奇,但是當戰場變成一小塊一小塊時,人們才恍然驚覺。

「真是可怕的武將。」鶴倒吸一口氣冷氣,忍不住贊道:「兵大叔原來如此厲害!」

凌旭也被震到,上次兵表現出的,是一位武將出神入化的控芒技巧,而此今天,兵甚至沒有出手,只是有條不紊的指揮調度。有如高明的棋手,沒有鋒芒畢露的招式,每一步棋不顯山不露水,但是連數十步之後,人們就忽然驚覺,他已經贏了。

更讓兩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兵大叔竟然把這當作練兵場。

這需要多強大的自信啊……

兵表現得很平靜,這樣的勝利,對他而言,稀鬆平常得很,他更加註意的是各個學員的表現。當年他被調到新兵營的原因很多,他好說話、年紀小等等,但是最重要的,便是他擅長練兵。

以戰代練,這樣的方法,就是他當年摸索出來的方法。當年的戰況之激烈,是今日無法想像的,雖然南十字兵團有著完備的預備役,但是依然面臨兵源緊張的問題。

如何縮短的新兵期,如何在提拔那些有潛力有才華的基礎士官等等,這些問題,當年花費了他無數的心血。

完成分割之後,他便一聲不吭,除了學員犯了致命的錯誤,一般的小錯誤,他根本就當沒看見。他更多的是在暗中觀察,觀察那些在戰鬥中表現出色的學員。

戰鬥是最好的試金石。

其實他並不想這麼早把天武狼院和機關兵團暴露出來,但是,常規的方法,想要達到他的要求,需要很長的時間。而時間對他們來說,才是最關鍵的東西。

兵對這場戰鬥很滿意,他之前並沒有料到撼山兵團會出現。但是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帶上了唐一的豺狼兵團,給這支完全的新兵團保駕護航。當發現撼山兵團時,兵立即精神一振,開始布局。

在極短的時間內,他便完成了整個戰鬥方案的構想。

只可惜,撼山兵團的反撲,沒有他想像中的暴烈,兵有些遺憾。若是撼山兵團的反撲能夠更加兇猛一些,對這群新兵的洗禮,效果更好,很多問題也可以暴露得更徹底。

好吧,天龍座的兵團,也就只能這樣了……

兵有些寂廖地想。

而身為武將的本能,喜歡提前思考下一步,兵在考慮,是不是就趁勢殺入天龍座。天龍座的兵團幾乎沒有了,那麼剩下的,大概就是聖階。

天龍座只有一名聖階,還有四名神龍武者,這樣的實力,自己能不能吃得下呢?比較有利的因素是士氣,菜鳥們士氣高漲,唔,沿途消化這一戰的收穫,實力會有所提升……不過豺狼兵團的仙女戰袍,在聖階眼皮子底下,就很難發揮作用了……

拿下天龍座的戰略意義有多大呢……又會引起各方什麼反應……

兵已經懶得看戰場了,他已經直接跳過這場戰鬥,去思索更後幾步的方案。

然而這場戰鬥,把其他人都嚇傻了,尤其是王夜。

王夜早在形勢不妙的時候,便連滾帶爬從撼山蜥背上跳下來。當時的龍竹等人,根本無暇去顧及他,而他的運氣不錯,那麼混亂的場面,竟然被他從中掙脫。

「救我!」

王夜那四名護衛拚命大喊,他心中充滿恐懼,他只是一位謀士,讓他動動嘴皮子、耍些陰謀詭計,那是沒有問題,他那孱弱的實力,在這個混亂的戰場,能活到現在,簡直是個奇蹟。

四名護衛正和阿莫里四人對峙,然而雙方都被突然爆發的戰鬥所吸引,都忘了開打。此時四名護衛聽到王夜的呼救,頓時反應過來,二話不說,便捨棄阿莫里四人,朝王夜跑去。

「想跑?」阿莫里眼睛一瞪,發足便朝四人狂沖而去。

身邊人影一閃而過,卻是韓冰凝!

四人之中,韓冰凝的輕功,僅次於司馬香山,幾乎眨眼間,就沖對方身後,寒劍出鞘。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音,一隻手掌,擋住韓冰凝的劍尖。

一股詭異的真力,沿著劍尖直入韓冰凝經脈,韓冰凝冷哼一聲,真力一吐,同乎同時,一股更加兇悍的真力衝撞而來。

砰。

人影乍然分開。

韓冰凝這才看清楚敵人,竟然是一名魂將。只是這名魂將,和她見過的任何一名魂將,皆不相同。因為它根本不像人,而像神話中的惡鬼,身體骨瘦如柴,頭顱碩大,面目醜陋,雙臂極長,幾近觸地。十指如鳥爪,指甲尖銳,泛著烏黑色。

韓冰凝心中一凜,她第一次見到如此畸形的魂將。

魂將是武者死後武魂所化,因此都會保留著生者之前的相貌。所有的魂將,皆是如此,從來沒有聽說,像眼前這般畸形醜惡的魂將。

其他三名護衛,也紛紛喚出自己的魂將。

另外三名魂將,雖然形狀相貌各不相同,但畸形醜惡,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