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437、438、439【三合一】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仙女戰袍的作用,竟然是隱身! 龍竹心中絕望,撼山蜥此時的速度已經提升起來,撼山蜥驚人的體形讓它在衝鋒時威不可擋,但是這註定了它另一個軟肋,那就一旦提起速度,就幾乎不可能轉向! 好快!...

龍竹的皮膚白,雙目狹長,眼尾向上微挑,長發披肩,雖然是男子身,卻頗有幾分嫵媚的味道。因為這一點,他受很多女子的垂青。

龍姓,在天龍座,是大姓,天龍座的高層,幾乎百分之七十,都姓龍。龍竹的出身高貴,他的祖父,是當年天龍座的兩位聖階之一。但是他從小就對修鍊沒有多大的興趣,反而留連煙花柳巷,整天不務正業。

當時很多人都在嘆息,聖階之孫,竟然如此墮落,無藥可救。

其父沒有辦法,便一橫心,把他送入兵團,想讓他吃幾年苦頭。沒想到,幾年之後,他回歸家中,卻如同換了一個人,氣度非凡。他父親驚喜之餘,便開始暗中運作,想把他推到一個要職。

而恰在此時,撼山兵團的原兵團長身患怪病,不得不選拔新任兵團長。龍竹連敗幾位候選人,一躍成為天龍座最強兵團的統帥。

龍竹談吐不凡,人情練達,深得天龍王的喜愛,而他風流不羈的性情,更是讓他在高層得到頗多讚譽。

龍竹手段極其厲害,很快就把撼山兵團經營得有如鐵桶一般。

他注視著遠處,心思飛揚。他畢竟年紀輕,資歷淺,統率天龍座最強兵團,一直以來,爭議不斷。他迫切需要一場勝利,在坐穩自己的位子。

大熊座之變,不過幾日之間,天龍座上下,面對如此劇變,一時茫然。極地五域,若論戰力,大熊座最強。以綜合實力來論,仙王座和仙后座合併成的仙武,是當之無愧的第一。而小熊座和天龍座,則要差得一大截。

就在天龍座上下茫然無措時,龍竹卻得到大量的內幕消息,燕永烈已死、屠青受阻……

龍竹立即意識到,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絕佳機會。

大熊座精銳盡出,如今本土空虛,倘若能趁虛而入,有相當大的可能,一舉拿下大熊座。哪怕不能吞掉整個大熊座,佔下幾個星球,那也是莫大的功績。

更何況,自己還有強大的盟友!

「那些小雜魚,就有勞王先生。」龍竹微微一躬,一臉笑意中年人示意。

「沒問題。」中年人爽快道。

王先生心中冷笑,龍竹野心勃勃,不甘寂寞,若非如此,又豈能說動它?而且龍竹此人看似洒然,其實心中算計極多,這樣的人,若不讓他看看己方的實力,如何會服氣?

若是能收服此人,對主上的幫助極大。龍竹此人年紀輕輕便身居高位,未來前途,不可限量。運作得好,未必不能成為天龍王。

王先生朝身邊幾名武者下令:「去,把那些礙事的傢伙,都清理掉。」

「是1幾名武者應命,接著跳了下去。

龍竹身邊的幾名護衛露出不屑之色,這幾名武者跳下去的輕功實力,一看就不怎麼樣。他們實在無法理解大人,怎麼理會這些人。

王先生神色平靜,他見過太多這樣的表情,早就習慣了。

他很期待呆會這些人的神情,會是一副怎麼樣的光景。

司馬家。

秋之君稟報道:「撼山兵團已經進入大熊座,他們很快就會和唐天他們遇上。」

「可惜不能親眼目睹這一戰,真讓人遺憾。」司馬笑臉上有些遺憾,手指飛快地從點心上掠過,點心如同雨點般向他的嘴裡飛去。

「王夜對龍竹此人的評價是,有城府深,精算計,野心極大。」秋之君看了一眼司馬笑:「這樣的人,就算歸順,只怕也是兩面三刀。」

司馬笑嗤地笑了一聲:「難道你還指望他忠心耿耿?他野心越大越好,野心越大,才越敢有所動作。又有能力野心又大,那再好不過。我可以扶持他作天龍王啊,控制?我壓根就沒有想過,控制極地五域。那樣的窮酸破地方,讓我去我都懶得去。」

「這樣說來,你的目標,便只有可能是唐天1秋之君有些意外:「說起來,我一直很奇怪。唐天和我們根本沒有任何衝突,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明白為何你一直很注意他們,甚至忌憚他們。」

司馬笑停了下來,把到嘴邊的點心重新放回碟子內,神情認真道:「因為我很看好他們。」

「很看好?」秋之君訝然:「豺狼座不過南天四十二宿最沒落的星座之一,哪怕仙女座,也不過是北天星座。這麼一點小勢力,我實在看不出來,唐天什麼地方值得你如此忌憚和看好。」

司馬笑皺起眉頭,過了片刻:「其實我也並不明白為什麼,但是,每次我看到唐天,或者聽到唐天的消息,都會覺得,這個人以後會對我構成威脅。」

這個說法,讓秋之君更加驚訝:「唐天的實力不錯,潛力巨大,是一名出色的武者,這一點,我也承認。但是你居然把他視作自己的對手,我就有些無法理解了。」

秋之君接著道:「以你的性格,既然已經把他視作對手,那你一定會事先埋下伏筆。我明白了,龍竹就是你給唐天準備的敵人么?」

「果然不愧是師兄1司馬笑臉上露出陽光般的無邪笑容:「既然我感覺到威脅,我一定會正視這股威脅。危險總是要扼殺在搖籃中,才是最好的。如果他死了,那就一了百了。」

「如果他贏了呢?」秋之君忽然道。

「那他就是眾矢之的。」司馬笑若無其事地拈起一塊點頭,送到嘴裡:「龍竹佔了大熊座,他能不能守住,都很難說。而如果唐天佔領了大熊座,那周圍該有多少人眼紅埃這麼一大塊肉,誰不想分一杯羹呢?」

「你的手段,有些太陰沉。」秋之君皺起眉頭。

司馬笑嘻嘻道:「錯了,我不是陰沉,而是不擇手段。只要可以勝利,需要光明正大,我就會光明正大。而且,我對唐天手上的魂將很感興趣,如果我們能夠造出更厲害的魂武將,那就厲害了。」

「這次盟里例行的長老會你打算參加嗎?」秋之君問。

「去幹嘛?」司馬笑不以為然道:「兩個老頑固,談一些虛頭巴腦的東西,浪費時間。哦,他們太老了,老得已經跟不上這個時代。人老沒關係,但是人老還固執,那就是蠢。再說,我不喜歡沒有進取心的人。」

秋之君聽明白兩位長老的命運,他忽然道:「十二席,你已經得到九席的支持,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沒有奪走盟主的位子。」

司馬笑拚命往嘴裡塞著點心,頭也不抬道:「那個位子有什麼好?一個傀儡而已,我一點都不想要。就像司馬家的家主,我也一點都不想要,讓一房去做嘛。現在這樣就很好啊,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人敢反對你,還有人給你當擋箭牌,這樣的好事,到哪裡去找?」

秋之君忽然道:「你覺得龍竹和唐天,誰會贏?」

「不知道。」司馬笑搖頭:「不過王夜帶走最新的魂將哦,我很好奇,這些魂將的表現。」

秋之君有些意外:「不是技術還沒有成熟么?」

「就是不成熟,才要去實戰檢驗一下嘛。」司馬笑停了下來,有些不滿道:「我們之前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好不容易發展出一種獨到的戰法,結果整天勾心鬥角,把時間都浪費在內耗上。如果我們當年,就把精力放在研究更厲害的魂將上,我們不知道要強大多少1

「你覺得你這條路真的走得通?魂將強而武者弱,從來就沒有好下常」秋之君是傳統武者,對於魂將談不上排斥,也沒有多少喜歡。而族盟以魂將為主的道路,在他看來,已經是走上歪路。

「誰知道呢。」司馬笑看著師兄,微微一笑:「但是,總是值得冒險的。這是族盟崛起的唯一的機會,比武技秘寶,我們不是光明武會的對手。比兵團,我們不是獅子座的對手。比血脈,我們不是黑魂對手。我們總需要一些自己的東西,才能夠變得更強大。這條路雖然前途未知,但是起碼是現在看起來,最有可能的一條路。」

「其實你就不想屈居人下吧,哪怕是光明武會、黑魂、獅子座這樣強大的存在,你也不願意低頭。」秋之君淡淡道:「老師說你的性格才是真正的驕傲,果然沒有說錯。」

司馬笑笑眯眯道:「人總是需要有點追求。」

龍竹的撼山兵團出人意料地停了下來,四名武者從隊伍中衝出,朝王宮飛去。

但是半路里,卻被人攔祝

「總算沒有來太晚。」梁秋鬆一口氣,他臉頰上有一道血痕,神色沉靜。

他們四人遇到了兩名王熊武者的阻擊,費儘力氣,才取得勝利,四人都不同程度受了小傷。

「哈哈哈哈!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一來就有架打,真爽1阿莫里把拳頭捏得作響,咧嘴而笑,他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

韓冰凝扶劍而立,一言不發,她轉過臉,瞥了一眼遠處的光柱,便收回目光。

司馬香山抱著雙臂,像一團霧氣般飄浮在空中,給人陰森森的感覺。

高處的龍竹輕咦一聲,轉臉對王夜笑道:「沒想到,人數剛好。」

他忽然對身旁的武者淡淡道:「停止前進,讓出戰場,讓大夥好好欣賞一下這場龍爭虎鬥。」

王夜哈哈大笑:「大龍有此豪情,看來成竹在胸,小弟自然奉陪1

「好1龍竹撫掌而笑:「此景此戰,我等旁觀,自當助興。李古,讓兒郎們,給勇士以壯聲勢。」

王夜身旁一名神情剽悍的武者應命:「是1

他飛出亭子,真力激蕩,厲聲道:「奉將軍令,全軍都有,以助豪興1

五百隻撼山蜥有節奏地拍地面,如敲重鼓。

轟!轟!轟!

王夜只覺腳下地動山搖,天旋地轉,大驚失色,身體險些飛出去,耳畔響起整齊的震天怒吼。

「戰!戰!戰1

怒吼聲和地面震顫的悶音,混在一起,王夜只覺得如同置身一片怒濤之中,不由心中駭然。他的目光掃過龍竹等人,這群人個個臉上都露出亢奮和兇悍之色。

王夜腦海中不自主跳出四個字「驕兵悍將」!

這龍竹果然有幾分水平,這撼山兵團,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更強。

龍竹眼角餘光早就把王夜神情變化盡收眼底,心中一哂,不過,當他發現對峙的八名武者,卻沒有受到任何驚嚇,不由有些意外。一般的武者,面對兵團突然爆發的氣勢,根本無法從容以對。

王夜身邊的四名武者,看上去實力不堪,但是竟然相當鎮定。

看來,族盟的實力,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更強……

而這突然半路殺來的四人,也很淡然埃

有趣,說不定真是一場龍爭虎鬥……

龍竹正思忖間,忽然,地面顫抖。

龍竹反應極快,沉聲道:「全軍右轉,保持戒備,有兵團靠近1

話音未落,右側的地平線,忽然升起一抹青銅色。地面的顫抖愈發劇烈,轟隆悶響就雲層里的雷聲,滾滾而來。龍竹臉色微變,他對這聲音太熟悉,這就是重型兵團在急速前進時的聲音。

從哪裡冒出來的重型兵團?

唐天麾下,不是只有一支豺狼兵團嗎?怎麼會有一支重型兵團?

龍竹和王夜面面相覷。

阿倫努力地控制著體內的真力。這幾天日夜兼程地急行軍,一開始大家的體力消耗都非常之快,但是好在大家平日里的訓練沒有水份,很快大家就找到節奏,變得遊刃有餘起來。

阿倫到現在,也不知道他們的目的地是什麼地方。只是在兵大人的命令下,不斷前進,前進,再前進。他們沿途沒有遭遇任何敵人,這和大家之前預料的完全不一樣。

或許是一次遠途拉練?

很多人都在心裡暗自嘀咕。

阿倫沒有那麼多的想法,對他來說,服從命令才是最重要的。

忽然,前方的哨官嘶聲高喊:「準備戰鬥!前方發現敵人1

阿倫一個激靈,體內的鮮血一下子直衝腦門,要戰鬥了嗎?

頓時周圍一片混亂,班長們的怒吼,頓時炸開,充斥在整支隊伍。

「打起精神,咱們班絕對不能丟,誰要在這個時掉鏈子,回去之後,大家一起收拾他1

「注意你的位置1

「穩住穩住1

「放鬆放鬆,不要緊張,和平時一樣……」

亂鬨哄的一片,對於這群新兵來說,當他們真正遇到敵人,永遠不要指望他們能做到像平時訓練一樣。

兵一聲不吭,他就像沒有看見自己隊伍的混亂一樣,依然前進。

龍竹經歷最初的驚訝,很快便鎮定下來,看著對方隊伍的混亂,不由一笑:「原來是一群菜鳥,剛才那聲勢,真是嚇人埃」

周圍的武者全都放鬆下來,發出一陣鬨笑。

剛才這支機關兵團的混亂,他們盡收眼底。在戰場上,新兵和老兵之間的差距,就是生死的差別。哪怕平時訓練再有素的新兵,到了戰場,能發揮到一半的實力,就已經相當不錯。

撼山兵團是天龍座最強兵團,每個人都是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他們看到這麼一個新兵兵團,就像看到一個大笑話,一片哄然。

「喲,他們開始向我們衝鋒了哎1一名武將就像發現了新大陸,興奮道。

「哈哈哈哈,這麼遠就開始衝鋒,真是蠢到家了1

「這明明是蠢到不要命!1

……

龍竹臉上也不由莞爾,對方的衝鋒實在太業餘。對於任何一支兵團來說,衝鋒都是最主要的戰鬥手段之一,因此衝鋒的訓練,往往是日常訓練內容。

發起衝鋒有著諸多的講究,比如一往無前的士氣,比如高速的衝擊能夠更加有利於撕開對方的陣形,而這些的關鍵,便是距離。距離過長,長途的奔跑,會消耗過多的體力真力,會讓兵團的速度變慢,士氣逐漸下滑,而讓衝鋒變得缺乏衝擊力。

所以,當龍竹等人,看到對方在大老遠的地方,便亂鬨哄地開始衝鋒,才會如此轟然大笑。

如此長的距離,等對方衝過來,早就疲乏無力,任人宰割了!

對方的武將,究竟有多業餘啊!

一時間,大家心頭最後一絲陰霾也消散而去,個個摩拳擦掌,等著對方衝到他們面前,他們給對方迎頭痛擊。

兵一聲不吭,駕著天空虎,沖在最前方。

身後的隊伍,經歷最初的混亂,開始變得嚴整起來。畢竟平日的訓練,是非常的嚴苛,而且這些學員都是百里挑一,素質相當出眾。

但是落在龍竹他們眼中,卻依然讓人忍俊不禁。

「對方武將太厲害了!你瞧,要按正常衝鋒,哎喲,這隊伍還亂成粥呢?怎麼辦,那就拉長距離唄,好吧,兩里的衝鋒距離,咱來四里,喲,有點短,那咱來六里,跑了四里,總能把隊伍給整齊了吧……」

龍竹手下一名武將繪聲繪色地比劃著,眾人無不哄然大笑。

龍竹也笑了,他拍了拍手掌:「好了,我看對方這衝鋒,起碼還得兩分鐘才能衝到咱們跟前。」

眾人更是大笑,有些人眼淚都笑出來了。

「不過呢,我覺得我們要好好給他們上一課,讓他們明白一下,什麼叫衝鋒。」

所有人連忙斂去臉上的笑意。

龍竹神情一肅:「準備衝鋒1

「是1眾人轟然應命。

命令第一時間傳達下去,所有的撼山蜥全都伏低身體,昂起腦袋,它們背上的武者們,也全都神情肅然。

「全體準備1

偌大的撼山兵團,竟然沒有丁點聲音。

王夜心中凜然,這撼山兵團的聲名遠沒有暴熊兵團那麼顯,但是今日親眼目睹,卻發現撼山兵團的實力驚人。

「衝鋒1

一聲令下,便聽到轟地一聲巨響,數百隻撼山蜥的腳掌同時發力,匯成的悶音,讓王夜胸口一悶。撼山蜥龐大無比的體形,動作卻異常的敏捷,高速衝擊之下,產生的衝擊感無以倫比。而數百隻撼山蜥同時全力狂奔的場面,震懾人心,就像一股無可抵擋的洪流。

置身其中,王夜覺得自己是何其渺校他知道這是龍竹在向他炫耀武力,但是他依然為之震顫,他甚至相信。

這股洪流前方所有的一切,都會被徹底的碾碎!

雙方的距離在迅速拉近,撼山蜥在瘋狂地加速,當雙方撞擊的那一刻,撼山蜥的速度會加速到最大。

龍竹臉上浮現一絲獰笑,機關兵團又怎麼樣?在自己的撼山兵團面前,就像脆弱得像紙一樣!

就在此時,忽然一股奇異的轟隆聲,從另一個方向傳來。

龍竹眼角一跳!

他連忙轉臉向隊伍的右側望去,一隻銀光閃閃的兵團,彷彿從虛空中衝出來。

不好,有埋伏!

龍竹臉色大變,對方拙劣的衝鋒,根本就是一個幌子,對方真正的殺招,就是埋伏在一側的這支兵團。豺狼兵團!龍竹猛然間意識到,這支看上去銀光閃閃的兵團,就是唐天麾下那支豺狼兵團!

自己怎麼可能沒有發現……

龍竹的目光落在那些銀光閃閃的古怪戰袍上,仙女戰袍!那就是仙女戰袍!一定是仙女戰袍的作用……難道,仙女戰袍的作用,竟然是隱身!

龍竹心中絕望,撼山蜥此時的速度已經提升起來,撼山蜥驚人的體形讓它在衝鋒時威不可擋,但是這註定了它另一個軟肋,那就一旦提起速度,就幾乎不可能轉向!

好快!

豺狼兵團的速度,讓龍竹大吃一驚。而且對方明顯是訓練有素的兵團,哪怕衝鋒起來,隊形依然嚴整得像尺子量過。

龍竹心中驀地升起一股寒意,雖然不知道對方的衝鋒戰術,會是什麼樣,但是光這份軍容,就讓他明白,對方絕對很強。

「棄騎1

龍竹嘶聲怒吼,他的臉龐扭曲猙獰,早不見之前的風度。他就像瀕臨絕境的野獸,在發出最後的怒吼。

所有人臉色一變,哪怕以前再危急的時候,大人也從來沒有讓他們放棄過撼山蜥。他們與身下的撼山蜥朝夕相處,感情極深,此時讓他們棄騎,很多人不由出現一絲猶豫。

而且在很多人眼中,雖然中了埋伏,但是豺狼兵團不是重型兵團,雖然己方要付出一部分傷亡,但是足夠厚的陣形、撼山蜥龐大的體形,都足以讓對方的速度遲滯下來。而一旦對方的速度降下來,哪怕傷亡一半,他們都有信心,幹掉單薄無比的豺狼兵團。

龍竹臉上不由浮現絕望之色。

就這麼一絲猶豫,豺狼兵團便衝到撼山兵團五十米的距離之內。

唐一雙目如電,精光暴漲,他手上的斬馬刀揚起,面前的撼山兵團,沒有讓他有半點動容。撼山兵團的衝鋒對於別人來說,或許有著極大的衝擊力,但是對於唐一來說,他卻根本沒有放在眼裡。

哪怕是正面衝鋒,他亦沒有半點懼意。

他的無雙,就是衝鋒!

他的衝鋒,天下無雙!

一旦他開始衝鋒,撼山蜥也罷,其他兵團也罷,在他眼中,沒有任何區別。

「殺1

舌綻春雷,斬馬刀轟然揮下。

「殺1

豺狼兵團怒聲怒吼,同時揮刀。無數刀芒如同雨點般,彙集在唐一身上。

一道巨大的光矛,從唐一手中揮出,如同一根燒紅的鐵簽,劃過厚厚的凍油脂。厚實的隊形,如山一般的撼山蜥,被輕而易舉從中一分為二。

重矛衝鋒!

緊跟其後的,是三十根小一號的光矛,排成層層疊疊的扇形,沒入一片混亂的撼山兵團之中。這些光矛犀利無比,毫不費力地洞穿撼山蜥的身體,繼續向前飛,往往穿透五六具撼山蜥,才崩碎消失。

龍竹手足冰涼。

他想到對方很強,但是沒有想到,對方的衝鋒竟然強到如此離譜的地步!

一個輕型兵團,竟然毫不費力,洞穿一個重型兵團!

這樣違背常理的事情,活生生發生在他眼前。

但是此時他卻顧不得其他,豺狼兵團全部穿透撼山兵團,他們必需完全調頭、加速,才能夠開始下一輪衝鋒。

對龍竹來說,這是唯一的機會。

龍竹陡然厲喝:「沖,衝進機關兵團里1

他的手下頓時反應過來,沒錯,只要衝進機關兵團里,雙方混一起,對方顧忌友軍,反而無法發揮出恐怖無比的衝鋒威力。

砰砰砰!

前方一片混亂,龍竹驀地抬頭,眼中一片愕然,對方什麼時候開始……加速!

在撼山兵團被半途殺出的豺狼兵團吸引心神的時候,兵忽然下令加速,這是從開戰開始,他下達的第一個命令。

而經歷了超長距離的衝鋒,這群新兵的心態,已經逐漸調速過來,這次的加速就完成得勉強湊和。

兵從一開始,就沒有把寶押在天武狼院的這群學員身上。在他眼中,這是一個絕佳的實戰機會,更何況,他手上還有裝備了仙女戰袍的豺狼兵團這樣的王牌,他有足夠的底氣。

兵擔任了那麼多年的首席教官,對於新兵的了解,遠超乎其他武將。他很清楚,貿然把新兵丟入一場殘酷激烈的戰鬥,那是找死。如果和撼山兵團硬碰硬,哪怕有兵的統領,也依然會一敗塗地。

兵費盡心機,做了種種安排,就是為了眼下的局面。

洞穿撼山兵團的豺狼兵團,已經脫離對方的戰陣,而且在對方的戰陣中,留下一段超過五十米的空白區域。也就是說,對方前後脫節。當初在衝擊位置的選擇上,兵也要求,在對方隊伍的四分之一處,發起攻擊。

也就是說,在這個短暫的時間內,整個機關兵團,只需要面對數量大約一百的敵人。

兵毫不猶豫率領機關兵團,陡然加速!

機關兵團轟然撞入對方的隊伍。

機關魂甲的重量,比起撼山蜥,絲毫不輕,因此發起衝鋒時的衝擊力,極其驚人。這批學員雖然初經陣仗,但是個個血氣方剛,個個爆發全力。

令人心頭震顫的撞擊聲,同樣的龐然大物,同樣的勢大力沉,雙方如同兩股洪流,狠狠撞在一起。

但是,雙方的士氣完全在不同的層面。

撼山兵團還未從剛才的突襲中回過神來,對面前的這支菜鳥兵團,也沒有放在眼裡。而兵率領的機關兵團,卻沒有太多的想法,這些少年們或者不夠冷靜老練,但是衝勁十足。最重要的是,他們擁有壓倒性數量上的優勢。

往往數架機關魂甲,同時沖向一頭撼山蜥,這些熱血沖腦的少年,有的甚至把平時修鍊的武技都忘了,只是本能用上蠻力。

可是,架不住人數多。

在經歷一個短暫的僵持,撼山蜥便一個接一個地轟然倒飛。撼山蜥小山一般龐大的身體,被撞得飛起的場面,充滿震撼力。

這些被撞得飛起來的撼山蜥,砸進後面的隊伍之中,又是一片混亂。

龍竹完全沒有預料到眼前的場面,他如墜冰窖,全身都是徹骨的寒意。如果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局,那對方的主將,可怕到何等地步……

兵團一片混亂,撼山兵團經歷過很多陣仗,但是沒有一場陣仗,像今天這麼慘烈這麼詭異。

但是此時,龍竹已經沒有退路,如果等豺狼兵團完成調頭,那今天所有人都要倒在這裡。

龍竹一躍而起,跳到自己那頭八階撼山蜥的頭頂,猛地一拍撼山蜥,鼓盪真力,嘶聲怒喝:「沖!向前沖!後退者死1

周圍的武將,看到披頭散髮,狀若瘋顛,沖在最前方的主將,眼睛頓時紅了。

「沖1

「拼了1

……

所有人全都瘋狂地催動撼山蜥向前沖,他們不顧地上掙扎哀嚎的隊友和還未死透的撼山蜥,洪流踐踏之下,全化作肉泥。

兵知道,真正的考驗,現在才剛剛開始。

對方臨死的反撲,只會比之前更加兇猛。

「小五!防守1

兵冰冷的聲音全隊可聞,他幾個閃身,抓住幾名沖昏頭腦的機關魂甲,扔回身後的隊伍之中。

兵在這些學員之中的威信極重,雖然剛才的勝利刺激得大家熱血直衝腦門,現在逐漸冷靜下來。

而早就有所準備的小伍,率領一隊機關魂甲,衝到最前方,牢牢站定。這些機關魂甲,和其他的機關魂甲都不相同,他們裝備的是專門的防禦性機關魂甲。小伍的性格非常沉著冷靜,山崩於前也不變色,正是這樣的性格,兵才讓他統領專職防禦的小隊。

超過十米高的巨大青銅盾,上面犬牙交錯的尖刺,極其駭人,就像一面帶刺的青銅牆。而他們身旁,是半蹲著的替補人員,準備隨時接應。而他們身後,有長達十五米的空白區域,半蹲著一隊盾防機關魂甲,他們的任務,對付企圖從空中跳入陣中的敵人。

極度收縮的防禦陣,密不透風。

看到眼前的防線,龍竹當下便明白,這一步步都是對方精心布置的。

真是可怕……

但是此時,他已經沒有任何退路,除了向前衝擊,沒有任何選擇。

「殺1

龍竹嘶聲怒吼,一騎當先。身後的武者,不斷地揮出一道道光芒,如同雨點般,沒入龍竹的體內。

龍竹和他身下的撼山蜥,身上陡然亮起一個錐形光罩,錐形光罩直指前方,猶如攻城錐。

這才是他們真正衝鋒,!

轟!

雙方毫無花巧地撞上。

正對龍竹的學員,在手上盾牌和對方光罩接觸的瞬間,他就知道這股力量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承受的。在被撞飛的瞬間,他拚命向上跳。

這是訓練時教官拚命叮囑的,優秀的盾防兵,並不是說他可以擋住所有的攻擊,而是他總能作出正確的選擇。

他的機關魂甲直接彈飛到空中,他心中一松,太好了,沒有干擾到身後的防線。

龍竹勢不可擋,硬生生洞穿五道防線,才被攔了下來。

然而,他已經失去了速度的優勢,陷入陣中,岌岌可危。更糟糕的是,他撞出的缺口,被小五迅速的補上。

「三一班,上1

兵沒有出手,而是下令一個班,上去纏鬥。陷入陣中的主將,就是掉入網中的野獸,再怎麼掙扎,也不可能掙脫。

而且,這可是一個絕佳的實戰機會。

想要找到一個這樣的強悍的武將來作陪練,可不容易。

看到龍竹在三一班的包圍中左衝右突,兵神色平靜。

他不斷地指揮學員們,開始切割對方的兵團。

以班級為單位,在兵的指揮下,不斷地從防線中殺出,就像一把把刀,不斷地插入撼山兵團之中,失去主將的撼山兵團,就這樣逐漸地被切割、分隔、肢解。

自始至終,兵都顯得很從容。

很快,撼山兵團被切割成數十塊,他們瘋狂地衝殺,想衝出包圍圈,但是對方的人數太多,而且配合也逐漸默契許多,撼山兵團感覺束縛在他們周圍的那根線,越來越緊。

豺狼兵團絲毫沒有上前衝殺的意思,唐一的任務其實只有那一次衝鋒。

他對大人的手段,也佩服得五體投地。

難道大人,從一開始就打算用這支兵團來給天武狼院的這群少年們練手嗎?

這樣的氣魄,大概只有大人,才有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