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三十三節很厲害的答案【第一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1-27 15:07  |  字數:3662字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音,染上銀霜的銀藍色刀芒,如同一塊銀藍色的玻璃,轟然粉碎。

鶴身形一顫,如同在冰上滑行,倏地在地上犁出七八丈的筆直深痕。

擋住了!

鶴的嘴角,一絲血痕蜿蜒,他平靜的眸子里,閃動激動的光芒。聖階強者,全力一擊,竟然被他和凌旭聯手擋下!那些曾經遙不可及的背影,如今就在面前,觸手可及。

謝謝你,鶴劍!

鶴緊了緊手中的鶴劍,感受著劍柄傳來的滾燙戰意。在不遠處,剛剛摔飛出去的凌旭,重新爬了起,翻身坐上火烈鳥。

「沒事吧?」鶴盯著邵德,頭也不回地問。

「死不了。」凌旭漫不在乎地吐出一口血沫,盯著邵德,神情驟然變得桀驁兇狠:「聖階也沒我想像的強嘛!」

血肉模糊的手掌,牢牢握著銀槍。光潔鋥亮的銀槍槍身,布滿長長的血痕,那是剛才銀槍脫掌飛出時,磨破他手掌擦出的血痕。

邵德有些不相信眼前的結果,剛才那一刀,他沒有半點留力,可是……

難道是剛才與唐天的戰鬥,讓自己損耗了太多的真力?

邵德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遠沒有那麼鎮定。剛才那層銀霜,幾乎把他的刀芒凍結,否則的鶴那一劍,怎麼可能破去自己的刀芒?

銀霜……忽然,三個字跳入他的腦海中——「銀霜騎」!

雖然他早就知道凌旭的槍法,和銀霜騎有著莫大的關係,可是,當這詭異的銀霜出現時,他依然感到震駭。

身為聖階,他知道得遠比一般的武者多得多,更何況,消散不過數百氣的銀霜騎。

銀霜騎,代表的可是黃金十二宮之一,白羊座最正統的傳承!

邵德心中忽然有些火熱,他對權勢沒有半點熱衷,但是對於武技,卻是充滿狂熱。他在山中封隱這麼多年,就是為了追求武道上的更進一步。

但是,這些年來,他的境界,始終停滯不前。

當他意識到,凌旭手中的傳承,有可能是真的,他的心不由躁動起來。銀霜騎的傳承,培養出來無數聖階,這樣古老強大的傳承,哪怕看一遍,也會受益無窮!

邵德的目光,不由盯著凌旭。

凌旭察覺到邵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卻半點不懼,把攻擊重點放在我身上嗎?

這簡直太好了!

凌旭的橘瞳陡然躥起一團火焰,火烈鳥一下子沖了出去,拖出熾亮的火痕。低伏的白袍身影,長長的銀髮在空中飛揚。

迎面的狂風,血肉模糊的手掌,緊了緊槍身。

手中的銀槍,再次端平,紋絲不動。

槍頭系著的羊角風鈴,在風中悠揚叮咚,遠遠傳開。

銀藍色光芒,再次亮起,直斬而至。

凌旭夷然不懼,鳥背上身形巍然不動,那張兇狠的臉龐,怒目圓睜,一往無前的氣勢,肆意如同他飄揚狂舞的銀髮。

風鈴如風,銀槍如星,少年如火。

槍尖和刀芒撞個正著,銀霜盡染,凌旭青筋暴起,死死握住銀槍,強大的力量讓他的身形再度橫飛出去。

風在耳畔呼嘯,凌旭咬牙切齒,用儘力氣抓住銀槍——哪怕聖階,也絕對無法讓我的槍,脫手兩次!

鮮血灑長空。

一個靈動的黑色身影,翩然而至,一劍刺出!

叮!

刀芒粉碎。

倒飛出去的鶴,喉頭一甜,不由噴出一口鮮血。他的胸中,卻是萬丈豪情。

呵,我們又擋住了!

唐天坐在地上,想得很入神,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圍的狀況。

自己竟然能夠壓制一名聖階,這樣的結果完全超出唐天的想像。基礎武技,怎麼可能壓制一名聖階呢?

聖階無疑是最強大的武者,他們的真力強橫,對武技的理解超乎尋常,擁有自己的魂域……

他們強大的地方太多,但是若說,聖階最強大的地方是什麼,那毫無疑問是魂域。魂域代表著這位聖階對戰鬥、武技的理解。對武技的理解愈發深刻,聖階的魂域便會越加強大。傳說那些最頂尖的聖階,他們的魂域,甚至有可能是一個完整的世界。

他們的修鍊、對武技的研究,都能夠在這個由他們操控的世界中完成。

魂域的境界代表著聖階的境界。對聖階而言,這只是強和弱的差別。但是聖階對於非聖階,在這點上,卻是有和無的區別。

真力的積累,是有上限的,很多准聖階武者,他們的真力比起那些聖階,毫不遜色。但是雙方戰鬥,他們卻根本不是聖階的對手。很簡單,他們的境界相差太遠,這使得他們在戰鬥中處在絕對的下風。

到了聖階,大家的真力相差不大,比拼的是魂域的強弱,魂域的強弱,說白了就是境界高低。

魂域強境界高,天地為我所用。這句話聽起來比較玄虛,但是說白了卻很簡單,那就是優勢的積累。同樣的環境,同樣的實力,境界高就意味著他能夠發現更多的破綻、找到更多利於自己的因素,這些看上去很虛的東西,都會讓他利用獲得微弱的優勢,當這些優勢不斷地積累,他就可以更容易控制局面。

境界高的武者,更容易控制戰鬥的節奏,就是這個道理。

唐天以前也是這樣覺得的,以往的戰鬥,也讓他相信這是真理。

可是,今天這一戰,卻讓他突然意識到,這個真理,似乎並不完全正確。他體內星力很強,邵德的真力也不弱,自己略佔上風,但優勢不明顯。但是在其他方面,自己全面落下風。

按照常理來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