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三十三節很厲害的答案【第一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 槍尖和刀芒撞個正著,銀霜盡染,凌旭青筋暴起,死死握住銀槍,強大的力量讓他的身形再度橫飛出去。 風在耳畔呼嘯,凌旭咬牙切齒,用儘力氣抓住銀槍——哪怕聖階,也絕對無法讓我的槍,脫手兩次!...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音,染上銀霜的銀藍色刀芒,如同一塊銀藍色的玻璃,轟然粉碎。

鶴身形一顫,如同在冰上滑行,倏地在地上犁出七八丈的筆直深痕。

擋住了!

鶴的嘴角,一絲血痕蜿蜒,他平靜的眸子里,閃動激動的光芒。聖階強者,全力一擊,竟然被他和凌旭聯手擋下!那些曾經遙不可及的背影,如今就在面前,觸手可及。

謝謝你,鶴劍!

鶴緊了緊手中的鶴劍,感受著劍柄傳來的滾燙戰意。在不遠處,剛剛摔飛出去的凌旭,重新爬了起,翻身坐上火烈鳥。

「沒事吧?」鶴盯著邵德,頭也不回地問。

「死不了。」凌旭漫不在乎地吐出一口血沫,盯著邵德,神情驟然變得桀驁兇狠:「聖階也沒我想象的強嘛1

血肉模糊的手掌,牢牢握著銀槍。光潔亮的銀槍槍身,布滿長長的血痕,那是剛才銀槍脫掌飛出時,磨破他手掌擦出的血痕。

邵德有些不相信眼前的結果,剛才那一刀,他沒有半點留力,可是……

難道是剛才與唐天的戰鬥,讓自己損耗了太多的真力?

邵德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遠沒有那麼鎮定。剛才那層銀霜,幾乎把他的刀芒凍結,否則的鶴那一劍,怎麼可能破去自己的刀芒?

銀霜……忽然,三個字跳入他的腦海中——「銀霜騎」!

雖然他早就知道凌旭的槍法,和銀霜騎有著莫大的關係,可是,當這詭異的銀霜出現時,他依然感到震駭。

身為聖階,他知道得遠比一般的武者多得多,更何況,消散不過數百氣的銀霜騎。

銀霜騎,代表的可是黃金十二宮之一,白羊座最正統的傳承!

邵德心中忽然有些火熱,他對權勢沒有半點熱衷,但是對於武技,卻是充滿狂熱。他在山中封隱這麼多年,就是為了追求武道上的更進一步。

但是,這些年來,他的境界,始終停滯不前。

當他意識到,凌旭手中的傳承,有可能是真的,他的心不由躁動起來。銀霜騎的傳承,培養出來無數聖階,這樣古老強大的傳承,哪怕看一遍,也會受益無窮!

邵德的目光,不由盯著凌旭。

凌旭察覺到邵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卻半點不懼,把攻擊重點放在我身上嗎?

這簡直太好了!

凌旭的橘瞳陡然躥起一團火焰,火烈鳥一下子沖了出去,拖出熾亮的火痕。低伏的白袍身影,長長的銀髮在空中飛揚。

迎面的狂風,血肉模糊的手掌,緊了緊槍身。

手中的銀槍,再次端平,紋絲不動。

槍頭系著的羊角風鈴,在風中悠揚叮咚,遠遠傳開。

銀藍色光芒,再次亮起,直斬而至。

凌旭夷然不懼,鳥背上身形巍然不動,那張兇狠的臉龐,怒目圓睜,一往無前的氣勢,肆意如同他飄揚狂舞的銀髮。

風鈴如風,銀槍如星,少年如火。

槍尖和刀芒撞個正著,銀霜盡染,凌旭青筋暴起,死死握住銀槍,強大的力量讓他的身形再度橫飛出去。

風在耳畔呼嘯,凌旭咬牙切齒,用儘力氣抓住銀槍——哪怕聖階,也絕對無法讓我的槍,脫手兩次!

鮮血灑長空。

一個靈動的黑色身影,翩然而至,一劍刺出!

叮!

刀芒粉碎。

倒飛出去的鶴,喉頭一甜,不由噴出一口鮮血。他的胸中,卻是萬丈豪情。

呵,我們又擋住了!

唐天坐在地上,想得很入神,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圍的狀況。

自己竟然能夠壓制一名聖階,這樣的結果完全超出唐天的想象。基礎武技,怎麼可能壓制一名聖階呢?

聖階無疑是最強大的武者,他們的真力強橫,對武技的理解超乎尋常,擁有自己的魂域……

他們強大的地方太多,但是若說,聖階最強大的地方是什麼,那毫無疑問是魂域。魂域代表著這位聖階對戰鬥、武技的理解。對武技的理解愈發深刻,聖階的魂域便會越加強大。傳說那些最頂尖的聖階,他們的魂域,甚至有可能是一個完整的世界。

他們的修鍊、對武技的研究,都能夠在這個由他們操控的世界中完成。

魂域的境界代表著聖階的境界。對聖階而言,這只是強和弱的差別。但是聖階對於非聖階,在這點上,卻是有和無的區別。

真力的積累,是有上限的,很多准聖階武者,他們的真力比起那些聖階,毫不遜色。但是雙方戰鬥,他們卻根本不是聖階的對手。很簡單,他們的境界相差太遠,這使得他們在戰鬥中處在絕對的下風。

到了聖階,大家的真力相差不大,比拼的是魂域的強弱,魂域的強弱,說白了就是境界高低。

魂域強境界高,天地為我所用。這句話聽起來比較玄虛,但是說白了卻很簡單,那就是優勢的積累。同樣的環境,同樣的實力,境界高就意味著他能夠發現更多的破綻、找到更多利於自己的因素,這些看上去很虛的東西,都會讓他利用獲得微弱的優勢,當這些優勢不斷地積累,他就可以更容易控制局面。

境界高的武者,更容易控制戰鬥的節奏,就是這個道理。

唐天以前也是這樣覺得的,以往的戰鬥,也讓他相信這是真理。

可是,今天這一戰,卻讓他突然意識到,這個真理,似乎並不完全正確。他體內星力很強,邵德的真力也不弱,自己略佔上風,但優勢不明顯。但是在其他方面,自己全面落下風。

按照常理來說,自己應該處於絕對的下風才對。

唐天之前也是這樣想,他對於這場戰鬥,更多的是爽一爽的想法。好不容易逮住聖階哎,不爽一下,以後想遇到,還不知道什麼時候。當然,他也很好奇,聖階到底有多強。

可是,當雙方的交手,唐天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壓制住邵德。

經歷最初的狂喜和亢奮之後,唐天忽然想到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自己為什麼可以壓制聖階?

雖然唐天很清楚,這樣的壓制,時間肯定長不了,但是這依然鼓舞了他。

而當他想到這個問題,他立即被這個問題所吸引,因為,他覺得這個問題的答案一定非常厲害!

不厲害,能壓制聖階嗎?

在那段壓制的時間內,到底是什麼東西,讓聖階也被壓制了呢?

他隱隱約約有些想法,但不是很清楚,他怕呆會這些靈感消失,便立即叫停,坐下來認真思考。他現在走的道路,以前從來沒有人做過,全都要靠他自己摸索,如果能想明白這個關鍵,自己的武技一定會突飛猛進。

唐天仔細地回憶著剛才那段戰鬥的過程,一點點推敲。他知道自己遠沒有鶴那麼聰明,就用一個笨辦法,一個細節一個細節地推敲。

自己只是一股腦拚命地進攻,沒錯,完全是一股腦,根本沒有管邵德用的是什麼招式……

真是無賴的打法礙…

唔,為什麼邵德沒有反擊呢?他當時在幹嘛?為什麼沒有反擊?哦,他在擋自己的攻擊,呃,為什麼擋完不反擊呢?哦,因為自己又出拳了,然後他又去擋自己的拳頭,擋完呢?還是沒有反擊,因為自己的拳頭又到了……

咦,原來是這樣礙…

唐天忽然有些明白過來,邵德之所以沒有反擊,是因為他根本沒有時間反擊。

唐天好像一下子找到關鍵。沒有時間反擊,是因為自己出招非常快,快到邵德根本沒有時間反應。

沒錯,自己能夠壓制邵德,就是因為自己出招快!

自己的破綻很多,但是任何破綻的利用,都需要時間,邵德沒有時間,就無法反擊。想讓他沒有時間,那就需要你出招足夠快,快到完全擠壓掉對手思考的時間。

就是這樣的!

唐天興奮起來,這麼高深的問題,自己都能夠想通,簡直太厲害了!

原來自己出招這麼快……

唐天有些洋洋得意,快到能壓制聖階,這是多麼厲害埃咦,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快啊?哦,因為自己用的是基礎武技,難怪難怪。基礎武技是他最熟悉的武技,才能夠達到如此之快,換其他任何一種武技,都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效果。

唐天激動起來,直到此時,他才肯定,自己胡亂折騰的東西,是很厲害。這條路,沒有選擇錯誤。

他興奮之餘,腦海里蹦出一個極其大膽的想法。

如果一直能夠保持這麼快,那豈不是可以一直壓制邵德?不,如果自己可以更快,快到邵德連招架都感到困難,那豈不是更厲害?

這個想法,讓唐天一下子激動起來。

打敗聖階,那是多麼偉大的事埃

他終於想通自己的道路,自己把那些高階武技的技巧融入到基礎武技,讓自己的基礎武技變得更快!

沒錯,就是這樣!

既然沒有別人那麼聰明,看不懂那些破綻,那就一心一意打自己的,不要理會別人。

出手要快,越快越好!

他腦海中的疑惑,豁然而通,體內星力激蕩,他一下子站起來,恨不得仰天長嘯。

忽然一聲劇響,打亂唐天的滿腔豪情。

他抬起頭。

************************************

PS1:今天三更,這個三更是K土豪的。

PS2:年前還有一個三更,是V土豪的,之前漏掉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