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三十二節邵德的魂域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人的戰意,從劍身傳遞而來。 鶴的目光恢復清明。 是啊,你還在與我並肩戰鬥埃 你是如此渴望戰鬥嗎? 你也曾是聖劍呵…… 你的光芒,也一定很絢爛吧! 彷彿感...

邵德被唐天突然叫停唬得一呆。

「不打了。我想到一個問題,我要好好想想。你找小鶴子和小旭旭先打一會,等我想清楚了,我們繼續打。你們誰幫我頂一下?」唐天嚷了句,徑直一屁股坐了下來,然後就不理邵德了。

邵德獃獃地看著唐天,他的腦子有些轉不過彎。

等等,這傢伙剛才說什麼……

過了足足好幾秒,他才反應過來,眼睛一下子瞪圓,不打了?我們在生死搏殺好嗎?我就要反擊了嗎?我我我……被無視了……到底誰才是聖階啊?

邵德感覺自己快氣炸了,他從小到大,戰鬥之多,數不勝數,但是沒有一場戰鬥,會比這場戰鬥更加離譜,更加令他生氣。

絕對沒有。

凌旭和鶴兩個小夥伴也被唐天突如其來的叫停驚呆了,但是兩人對唐天的了解很深,轉念一想,覺得這種離譜的事情,倘若是發生在神經病少年身上,好像也是很可能的。

兩人頓時釋然。

只是……

鶴臉頰抽搐,壓低聲音道:「這樣不太好吧,是不是不太尊重人家,人家好歹是聖階埃」

凌旭同樣壓低聲音:「那怎麼?這樣晾著,更不尊重吧。」

鶴點點頭:「也是。」

凌旭:「上吧,先爽一爽再說。等神經病少年醒了,就落不到你我手上了。」

兩人雖然壓低聲音,但是邵德的耳力何等強大,一字不落地全都聽在耳中。他的臉色鐵青,肺都要氣炸,他的拳頭不自主地攥緊。

爽一爽……

他心中下定決心,今天一定要這三個混蛋,一個不落地全都幹掉。看到三人,他胸中的殺意,就忍不住翻騰。就連一直被他認為有禮貌有修養的鶴,此時亦是面目可憎!

他深吸一口氣,恢復平靜,眼睛里是徹骨的寒意。

就讓我來對教你們,該如何對一位聖階保持尊重。

一點晶瑩的藍色,從邵德腳下擴張開來,與此同進,周圍迅速暗了下來。轉眼間,周圍的景色便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聖階,最強大的地方,就是擁有屬於自己的魂域。

「歡迎來到我的魂域,。」

邵德的聲音如同微風,在兩人耳畔掠過。凌旭和鶴,這才駭然發現,他們置身於一片藍色的湖泊上方。喇,像寶石般晶瑩剔透,微風拂過,湖面泛起層層漣漪。湖內可見五彩的魚兒在歡快地游地,連河底的水草,都清晰可見。

鶴不動聲色地伸開五指,風從指掠過,帶著溫潤的濕氣。

這就是魂域啊,被稱為聖階最強大的根本所在。每一位聖階,都會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魂域。

鶴的目光閃過一絲光芒,許多未曾明白之處,此時卻不由豁然而通。他的劍道前方,那些困擾他的迷霧,一掃而空。現在的自己,還無法結成自己的魂域,但是他知道只要自己堅持下去,總有一天,會結成屬於他的魂域。

他的嘴角由浮起一絲由衷愉悅的笑容。

凌旭眼中光芒熾亮,他在這裡聞到熟悉的嘻之前,一直不明白他的槍法之中,那股淡淡的味道到底是什麼。現在他卻明白過來,那就是魂域的味道!

他心中充滿喜悅。

就好像突然發現,自己一直夢寐以求的目標,離自己再也不是那麼遙不可及。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成長到,自己以前不敢想象的地步。

完整的聖域,會是什麼樣子呢?真讓人期待啊!

唐天獃獃地坐著在原地,一動不動,他臉上的表情不時發生變化,忽而皺眉,忽而呲牙,各種奇奇怪怪的表情,不時變化。

外界的變化,他渾然未覺。

藍色的源泊,出奇的寧靜,便是空氣中的風,也帶著令人安靜的力量。邵德懸空而立,他的神情重新恢復寧靜淡泊。

「沒想到,我再次開啟魂域,竟然是因為你們三個小傢伙。」邵德神色感慨:「看來我這些年,進步實在乏善可陳。」

邵德的語氣淡然,聽不出喜怒,他就像在述說一件和自己毫不相關的事情一般。

「我的刀,於靜刀湖中溫養近十載,今天重見天日。希望你們,不要太讓我失望。」

凌旭不自主地握緊手中的銀槍,面前的邵德,沒有半分咄咄逼人,雲淡風輕得不帶絲毫煙火氣,但是卻讓凌旭不自主更加戒備。

眼前這個傢伙,變得更加危險!

鶴的目光異彩連連,他懂得比凌旭更多,對邵德前後的變化,有著更加深刻的體悟。倘若說,之前的邵德仙風道骨,氣質淡泊,那麼現在的邵德,身上已經沒有多少「人」的氣息。

這才讓大家感覺到危險。

邵德腳下,湖水裡忽然亮起一片銀光,是一大群銀光閃閃的小魚。小魚的數目相當驚人,看上去就像一團銀色怪物在水裡蠕動。

嘩啦嘩啦。

它們緩緩升出水面,銀光閃亮得幾乎令人難以睜開眼睛。

啪啪啪!

猶如一團銀色暴雨,銀魚紛紛從湖水裡跳出,朝邵德撲去。每一隻銀魚一飛出水面,便化作一片銀色鱗片,數以萬計的銀色鱗片,合而為一。

一把銀色刀身,飄浮現在邵德身前。

刀身長七尺,布滿細密的鱗紋,帶著令人心悸的弧度,然而令人訝異的,卻是它沒有刀柄。就在此時,邵德伸手輕輕一引,一道藍色水柱從湖面飛出,落到刀身尾端,凝成一把刀柄。

藍色如寶石般的刀柄,銀光閃閃鱗紋密布的刀身,精緻得沒有半點瑕疵。

一隻手指修長的手掌,握上透明的藍色刀柄上,刀身向上一揚。

剎那間,凌旭和鶴渾身汗毛陡然根根直豎。

生死關頭,凌旭反而冷靜下來,身下的火烈鳥,陡然發動,在空中劃出一道殘影。鳥背上的凌旭,全身真力鼓盪到極致,他的注意力空前集中。火烈鳥全力狂奔每一絲起伏,手指和槍桿之間微妙的摩擦,銀槍刺出時的旋轉……

所有的一切,都彷彿在他的掌握之中。

銀槍帶著驚人的旋轉刺出,凌旭便覺得世界安靜下來,他臉上無悲無喜。

鶴第一次如此強烈地感覺到死亡,明明對方只不過把刀身微微上揚而已。他的世界彷彿驟然失去所有的陽光,極端的負面情緒在他心中蔓延。

他想到早逝的父親,想到母親的悲傷,想到童年的孤獨……

悲傷、孤獨、失敗、失望如同潮水般,把他幾乎淹沒。

忽然間,他感覺自己這些年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沒有任何意義。呵,自己想承擔起這一切啊,自己想完成父親沒有完成的願望啊,自己想告訴這個世界,自己他的兒子,而不是天後的侄子!

好像有個聲音,在他心底不斷地說,算了吧,這一刀之後,你的世界就已經結束了,這些對你,沒有半點意義,你註定一事無成。

鶴的臉上,露出灰敗茫然之色。

忽然,他手心劇燙,就像握著一把燒紅的烙鐵。

鶴下意識地低頭看,手中的鶴劍,劇烈地顫動,一股溫潤平和的力量,從劍柄沒入鶴的體內。

一聲清亮的鶴唳,在鶴的心底回蕩,直入雲霄。

鶴身體一震,他怔然注視著手中的鶴劍,鶴劍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劍身劇顫,一股驚人的戰意,從劍身傳遞而來。

鶴的目光恢復清明。

是啊,你還在與我並肩戰鬥埃

你是如此渴望戰鬥嗎?

你也曾是聖劍呵……

你的光芒,也一定很絢爛吧!

彷彿感應到鶴的念頭,鶴劍光芒陡然爆漲,劍鳴貫空,狂風大作,平靜的湖泊頓時撕扯出一道道波紋。

邵德心中訝異,他沒有想到,兩人竟然同時在這個時候突破。但是此時,他的氣勢正處在巔峰。別說兩個小傢伙突破,便是其他聖階前來,他亦無懼。

他的魂域內,豈容他人撒野!

刀光一斬。

一道銀藍相交的刀芒,悄無聲息地撞上凌旭的銀槍。

叮!

這一聲撞擊聲,彷彿直接在凌旭心中響起,驚人的力量從槍尖傳來。他死死握住槍身,槍身和他的手掌劇烈摩擦,皮開肉綻,血肉模糊,可怖的真力沒入他的經脈,凌旭悶哼一聲,卻咧開嘴。

我又怎麼會如此輕易放棄?哪怕你是刀聖!

他怒目圓睜,暴喝如雷,鼓起最後一點力量,血肉模糊的手掌驀地發力,槍身一抖!

羊角風鈴跳了起來,撞上刀芒!

銀藍色的刀芒染上一層銀霜,邵德瞳孔陡然圓睜,這層銀霜……

巨大的力量,凌旭和火烈鳥的身體,直接橫飛出去。

天鶴劍綱在他腦海中浮現,鶴目光湛然,執劍傲然而立,身上寬鬆的武者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氣勢達到巔峰。風在他身邊彙集,猶如鶴翼,把他的身體托起,無比輕靈。

順著劍身傳來的劇顫嗡鳴,鶴腳下一個滑步,迎著那道充滿死亡氣息的銀藍色刀芒,一劍刺去!

清亮的鶴唳,陡然從劍身上響起。

如同一隻靈巧凌厲的黑鶴,閃電般,一喙啄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